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一粟园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一粟园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炼到底瞒着家里偷偷和许季芳好上了,二人这几日如胶似漆,今天一起来探望养病中的徐煜。

    天气晴好,隔着老远就见一座宗宫样式的门墙,巍峨气派的大门上高悬一块御赐金匾,上书先帝亲笔“英国公府”。

    正门外一侧歇着些轿子和马,两侧矗立一排挺胸跨刀的校尉和趾高气昂的管家门卫,来来往往尽是些武官,大门内挤满了亲兵差役。

    不时有四人官轿如飞而来,执事递上名帖,管事接了,转身一溜烟的往里面跑去。不一时,又跑出来一个体面的管家,擎着帖子说请。

    徐炼带着许季≦wan≦书≦ロ巴,a◎nsh√uba.芳走了侧门,由一位管事领着他们进去,先绕过一带抄手游廊,好半天走到一座四四方方的院子。

    管事却不进去,转而往东首游廊的墙门内走去,徐炼边走边解释道:“老二他住在这边,独门独院,不是内宅,不然你我很难进去。”

    “哦!”

    头一次进国公府的许季芳掩饰着内心震撼,暗道这房子也太多了吧?问题这还是外宅,怪不得一如侯门深似海,不仅仅是个比喻。

    进了门,见一座巨大的落地大理石屏风挡着,代替影壁。转过屏后,朝着左廊的花厅走去,一路上古树参天花圃处处,一派鸟语花香的环境,十分幽雅。

    长廊上都悬挂漂亮的竹帘,全都半卷着,帘子外一堆堆的假山奇石挡住了视线。许季芳心中赞叹,从天然的石孔望过去,隐约是些古色古香的亭台楼阁,等转过了长廊,眼前豁然开朗,一道十米高的人工瀑布飞流直下,四溅的水汽中。花园里的景致尽收眼帘,宛如仙境。

    正当许季芳忘情欣赏的时候,打右首走廊里出来几个书童,说道:“炼二爷先到书房坐一会儿,我进去禀报一声。”

    许季芳顿时愣住了,问道:“这里难道不是贵府二公子的住处么?”

    徐炼笑道:“错了,是老二的书房,住处还在里头呢。”

    “啊!”至此许季芳心服口服,总算亲眼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富贵。

    另一个书童把他们请到书房里,许季芳随着徐炼坐在了下首椅子上。椅子上都铺着簇新的大红绣金椅披,整个地面厚厚的名贵锦毯,一侧的七孔隔断上摆着各式各样的古董玉器,另一侧则是数排大红木书架,琳琅满目的书籍。

    吃了一杯茶,又等了一刻钟,书童进来说请,二人被他在前面引导,走出来向西转弯。一条长长的花墙夹道,地上铺着碎纹石子,大约走了六七十步,身侧是一条雨廊。

    园门口是月洞式的。四扇大冰兰格子嵌着,上刻醒目的“一粟园”,四个妇人站在门前。

    许季芳跟着走了进去,迎面就是一座高高的假山。一排栏杆围绕,上头好像有凉亭阁楼。

    左手游廊是渐高渐远的,一望不到尽头。管事妇人领着他们走向右边靠山游廊,走了一会儿到了山脚,拐来拐去前方现出一个山洞。

    管事妇人回头说道:“走这里近些,若走正厅又远了,要绕过四五个院子呢。二位公子是爱逛逛,还是抄近路呢?”

    徐炼露出询问的神色,许季芳笑道:“走这边也好,实不相瞒,在下两条腿都疼了。”

    “那好,随奴家来吧。”管事妇人一笑,于是径往山洞走去。

    许季芳发觉这假山宛然真的一般,纹理壁面形象百出,却不吓人,光线也没有想象中的昏暗。

    一方碑石上写着“别有天地”四字,走过弯弯曲曲的石径,两边常有透亮的石孔和灯笼壁架。

    出了山洞,许季芳一看,眼前真换了一番天地,山坡接着一座九曲红栏的石桥,两岸桃树杨柳正是要茂盛的时候,半遮半掩的藏些巧夺天工的建筑。

    一池的春水绿的可爱,水面上微波粼粼,人在桥上行走,那人影倒映在桥下随之晃动,清澈见底。许季芳万分羡慕之余,暗暗赞叹,走过几曲桥栏,望着两岸池畔的水榭,或临水开窗,或有粉墙遮挡,或有假山花木护卫,层檐飞栋。

    一个个妙龄少女在里头时而或隐或现,春风吹来掀起浣纱飘飘,真正令人目不暇接,许季芳干脆当做逛西湖了。

    九曲桥的中心是一座三层高的八角亭子,周围俱是白石栏杆环着,亭子八面开窗,窗户上一色绛纱,嵌着蓝色的玻璃,窗楹的图案雕刻得极为玲珑精致,上面一块“洗翠亭”匾额。

    可惜门关着,楹联是泥金北魏的书法:渡水箫声催月上,隔湖人语采莲归。下署名“徐煜”的款。

    好字,好联,好地方,许季芳暗暗点头,一进来顿感俗气全消,毫无庸俗富贵,建筑没有雕梁画栋金碧辉煌,而是别有趣味又不显平凡,细节处才凸显豪门世家的奢华底蕴。

    转过亭子走到了岸边,道路平缓,前方有一堵青粉花墙,也开着月洞门,上面写着“绿云深处”。

    管事妇人转身说道:“请二位进院子里坐坐,奴家去左右问问,省得来回跑。”

    许季芳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当下随着徐炼走了进去,本以为到了终点,哪知左右两侧沿着墙还是长长的回廊,中间是水泥砌成的甬道,白色的石栏,两边多种竹子,几乎没有杂树。

    因远方站着人招手,徐炼便领着他走向左侧的游廊,花墙是透空的,能看见对面藏着许多院落。走着走着,栏杆外一道潺潺作响的清泉向往流淌,都灌注到一方池子里了,迎面是一扇扇碧纱窗,窗前又有一带朱红栏阚衬着。

    从窗外走过去,中间是一个落地大风窗,乃是三明两暗的格局。许季芳走进去一看,桌椅全是湘妃竹制成的,也无需什么披垫,取其自然,两侧分间的竹格子,一水各式各样的寿字。

    里面是紫竹藤心的大炕,前面装着葫芦藤的落地罩,正中悬着一面大镜,镜面有“清香轩”三字。

    麝脑半销金鼎火,虫声新透绿窗纱,署名则是“兰香”二字。

    两个七八岁的小丫头端着黑漆盘走进来,轻轻放下两盏茶,微微一福,脚步轻盈的走了出去。

    “多谢。”许季芳欣赏着屋内摆设,问道:“这里是煜二爷的住处?”

    哪知徐炼茫然道:“不知,我也没想到竟修得这么大,几乎不亚于内宅正园了。”

    许季芳忍不住说道:“未免修得太奢华了吧?仅仅是二公子的住所。”

    “我知道了。”徐炼明白过来,解释道:“这里无疑乃老二和兰香姑娘的新房,将来分家后,稍作修改就是一座独立的宅子,这些院子房子是预留给子女的。”

    许季芳叹道:“也就是堂堂财大气粗的国公家了,等闲连大臣也修不起。”

    “那可不。”徐炼也叹道:“其实我三伯也很反对如此,奈何这内宅是太太的一亩三分地,趁着他不在家,一声令下就开修,甚至宫里还派人来帮忙呢,等我三伯回来,一切都修好了。哈哈!他老人家无话可说。”

    许季芳羡慕不已,心说只恨这世道不许男子娶男子,不然的话,自己岂不是成了国公家的乘龙快婿?徐炼家虽说比不了正枝,可据闻那也是徐族屈指可数的近枝,他父亲徐溶似乎是徐三爷和郡主的心腹,说话很有分量,他家也堪称胜似王侯了。

    聊了好一会儿,二人自然不敢在这里亲热,这时管事妇人打外头进来,说道:“附近几处没有,应该是在栖凤楼了。二位公子若休息好了,就随奴家来吧。”

    “是。”许季芳苦笑着捶了捶大腿,站起身来。

    徐蓉牢骚道:“我算是明白为何在内宅跑马了。”

    妇人忙说道:“哎呦,非是奴家故意怠慢,那川马最近都不在家,被丫头们骑着去了正园。过几天,会从倭国过来数十匹倭马,性情和川马一样温驯,且矮小得多,适合女孩家乘骑。”

    二人遂随着妇人一路向北,道路不时被山石挡住,走廊从山洞里穿过,能明显感觉越走地势越高。

    原来这长廊是依山势而建,凿山成石阶,五步六步一级,约有二十余极,不是很高也不是很陡,马和轿子也很容易走。

    右手一侧的石壁上有许多名人的字迹,大多是本朝的名家诗词或留字,竟多达数百人之多,大概是徐灏希望留给后人一笔珍贵名胜,即使房子或许会被烧毁,这石壁很可能完整保留下来,并且不为人知的,山里藏着一整套的洪熙大典以及历代帝王的起居史书等等。

    这方面,徐灏采取分散各地的保存方式,把珍贵遗产一次印刻十套,分藏天下。

    左手边是长长的坐栏,依山而建,随处皆可小坐,眺望远处的那些亭阁,只露些飞檐挑角,郁郁葱葱的树木无处不在。

    不一时,二人走到了上面,往四周一望,这满园的建筑不止数十处,都被高低生长的花草树木所掩映遮挡,惟洗翠亭和清香轩因地势开阔能看得完整。再往远处瞅瞅,广大的正宅更别提了,那边的山比这边的山还要高,视线尽头,则是雄伟的紫禁城以及庞大的附属建筑。

    山上一座种满花木的出尘院落,绣楼上似乎写着“听秋声”,一边是一座青石堆砌的月台,列着石桌石凳,对面一个秋叶门。

    在上面则是一座古希腊罗马式的别墅,雪白的石柱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人像,对面的山崖上是一座传统高楼,飞出一角,悬在半空中。(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