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火冒三丈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火冒三丈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煜回到家,陪着爹娘吃了饭,没有说出来徐炼的事。

    傍晚,他辞了萧氏出来,四个丫鬟在院子里等候,兰春接过他买的一篮子小玩意,问道:“今儿玩得开心么?”

    “开心什么?”徐煜边走边将外衣脱了下来,“你们不知这里头的玄机,罢了罢了,说出来不雅。”

    兰春把东西交给了芳春拿着,帮着他解下冠带,也没有多问。

    徐煜却问道:“这几天怎么不见湘月姐和煊儿过来?他们在做什么?天色还早,我过去串个门。”

    &↘,▼ans$︽omnbsp;“天冷,你这一身着凉怎么办?不行。”芳春不同意。

    兰春笑道:“瞧这血点般的大红裤子,配着藕色袄儿,越显面色白如玉了,兰香姑娘就是手巧。”

    “过两天我就去谢香妹妹。”徐煜笑道,“你们嫌路远不愿去就回去,我一个人还怕丢了不成?”

    “可不怕丢了。”芳春又说道:“我们四个手里都有东西,像个摆执事的宫女,成什么样子?”

    “你们俩先回去吧。”兰春把两个小丫头打发走了,悄悄对徐煜说道:“你还不知道吧,煊哥儿要出事了,这会子你躲远还来不及呢。”

    “怎么了?”徐煜问道。

    兰春瞧瞧左右无人,小声说道:“听说他在屋里和表小姐胡天胡地,被太太知道了,那还得了?你去了岂不是显得你们兄弟蛇鼠一窝,你不怕连累我们不三不四似的。”

    徐煜不在意的道:“不是有我爹护着吗?只要他们彼此有情,怕什么?”

    兰春和迎春立时无语,迎春说道:“你怎么就知道护着?谁告诉你的?”

    “不是吗?”徐煜说道:“向来此种事只要有我爹在,就断没有其她人任意处治的余地,爹他老人家比谁都开明,还用问我?”

    兰春摇头哀叹“我的傻少爷”,迎春则无语的道:“你别听人家道听途说。三爷是开明不假,那是指内宅之外,咱家内宅的事他早就不管了,不然那还了得?家里谁敢私下里勾搭你?”

    徐煜说道:“那几位姨娘是怎么回事?”

    兰春幽幽的道:“那得身为爷们的有担当,你说煊少爷有担当吗?”

    “怎么没有?”徐煜说道:“他早就对我说要娶如意妹妹了,只要他去求我爹,我爹就一定会为他做主。”

    迎春问道:“那他敢去吗?”

    “怎么能不敢呢?”徐煜觉得不可理喻。

    迎春轻蔑一笑,说道:“莫忘了秋月秋雨,你又为何不去求三爷把人留下呢?”

    徐煜顿时语塞,解释道:“我又没和她们有私情。再说也太不像话了,长辈打发走人,我又能说什么?”

    迎春叹道:“少爷你要记住,当年三爷身边不拘是谁,哪怕是老祖宗和太太发了话,他也敢护着,宁可为此被撵出家门。人家的身边人是去是留都必须是自己来做主,没有任何商量余地,试问你能做到?正是因此。那些姨娘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你若是没有这份担当,那今后可千万别滥情,没得连累了大家伙。”

    徐煜怫然不悦的道:“我不是那样的人。唉!罢了,我确实没有我爹的勇气。是忍不住和秋雨有了肌肤之亲,我对不住她。”

    见他一脸颓丧,兰春忙安慰道:“此事是咱们一致商量的,原怪不得你。秋雨生来水性杨花。当日床单上没有落红,私下一问,才知她早与人有一腿了。岂能留在你身边呢?连她自己也没有叫委屈。”

    徐煜垂头丧气的道:“但我也应该学我爹,即使让她出去也得我做主,大概现在家里人都骂我薄幸软弱。”

    “没有,谁是谁非大家心里有数。”兰春安慰道,实则和迎春不着痕迹的对视一眼,委实这事令很多丫头大失所望,不管如何,既然两个人好上了,身为男方又是少爷,怎么能一句话都不说呢?

    好在这也是常态,谁家的孩子敢和长辈抗衡?这方面连徐灏也是忍着不亲近晴雯她们,直到成了亲后,妻子和长辈无话可说的时候,方一一收了,如此才能名正而言顺,不然三番四次的为此和亲人长辈闹来闹去,惹得各方都不痛快,纯属自寻烦恼。

    与此同时,刘如意避了几天风头,见上面没有什么动静,少年情热之余,又提出要帮着值宿,而玉霞等人一如既往的不敢争执,就让了她。

    徐煊仅仅十岁,他排行第二,上头有哥哥徐焜继承父亲的三代伯爵之位,身为继承人有无数人盯着,打三岁起就得每天读书识字。

    徐淞夫妇把所有心血都灌注在长子身上,恰好徐焜争气,身子骨也健康,倒是二儿子徐煊自小多灾多难,随着袁氏生下了幼子徐灿,徐煊总算是解脱了出来,由着他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父母长辈都不大干涉了,就怕把老二逼出个好歹来。

    徐煊是个贪玩的孩子,兼且人小鬼大,或许是补药吃多了的缘故,七八岁时就差不多情窦初开了,喜欢和女孩子玩耍,结果玩来玩去就和表姐如意玩到了床上,十岁就破了处男之身。

    里屋,如意和徐煊搂在一起亲嘴,嘻嘻哈哈,如意分开了嘴唇,一丝晶莹的口水连接着彼此。

    断了,如意柔柔的问道:“那天被太太撞见了,你说要是察觉咱俩好上了,骂我狐狸精怎么办?”

    徐煊把头埋在表姐光滑柔嫩爱不释手的一对小小鸽-乳上头,又亲又抓的,含糊不清的回答:“怕什么,反正长大了要把你许给我,祖母亲口说过的。”

    如意年长,说道:“可是咱们一来还太小,二来私下这样于礼不合呀。”

    怀里的徐煊渐渐往下拱去,嬉笑道:“那又怎么了,你是我的娘子。”

    “是呀,我是你的妻子。”如意随即娇喘吁吁,胡乱抓着他的头发。忘情的叫道:“你好好舔一舔,我最喜欢你舔那里了。啊!真舒服,我是你的娘子,我是你的娘子。”

    半夜之际,三太太刘氏带着袁氏等人闯了进来,袁氏黑着脸吩咐道:“开门!”

    玉霞赶紧开门,却惊动依然在戏耍中的两个孩子,如意嚷道:“哪个不懂事的贱人?没见我和二爷在休息嘛?”

    正躺在隔壁的如意贴身丫鬟唬得魂飞魄散,喊道:“小姐,快起来!太太奶奶来了。”

    徐煊听了也不慌。坐了起来披上小袄,笑嘻嘻的瞅着祖母和母亲等人走到炕边,还问道:“娘,你们怎么来了?”

    倒是如意晓得好歹,把锦被蒙在身上,不敢起来。徐煊跳下炕来,笑道:“娘,您和太太到外间坐。”

    “滚开!”袁氏使劲把锦被一扯,随手丢在了地上。

    只见如意赤条条的一个雪白身子。连肚兜都褪下了,浑身上下一丝不挂。

    袁氏骂道:“好个没脸面的贱货。”

    刘氏沉得住气,此种事三个儿子演过太多次了,盯了捂着胸部的如意。不紧不慢的道:“这里太脏,煊儿身子虚弱,先让他们穿上衣服要紧,出去说话。”

    等徐煊穿好了衣服。满不在乎的走出来,刘氏也气不打一处来,指着他厉声道:“你这个小畜生。徐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我都替你臊的要死,你却不当回事怎地?”

    袁氏加油添柴的跟着叫道:“我白白生了你,竟生了个如此逆种,我也不愿做人了。丫头快拿把剪子来,剪去了头发,到皇姑寺去修行吧。”

    刘氏冷笑道:“何苦你去做姑子?干脆把这不孝子赶出徐家,任他自生自灭,不管乞讨为生还是出将入相,权当没有这个孩子。”

    如此一来,十岁的徐煊被吓得不知所措,跪在地上哭道:“求长辈开恩,恕孩儿初犯,若再犯,听凭祖母,娘亲处死我好了。”

    刘氏冷哼道:“这小畜生毕竟年少,是个糊涂东西,最可恨被贱人勾引坏的。”

    袁氏立时大声说道:“如意你个贱人还不出来?躲得了吗?丫头去拿她出来。”

    几个丫鬟冲了进去,把人给拖了出来,如意满脸通红,远远把面部靠在板壁上。

    刘氏说道:“提着她耳朵过来,这会儿子知道丢人现眼了?”

    两个大丫头当即一左一右的扯着耳朵,把人硬生生的提了过来,说道:“跪着!”

    如意身为小姐自持乃徐煊的未婚妻,哪里肯跪?袁氏瞧着越发生气,反正又不是她的娘家侄女,骂道:“踢她的狗腿!”

    下面人见太太不管,她们身为身边人自然不怕事,还真的提起脚在如意膝弯上使劲一踹,如意站不住,啪的跪下了。

    刘氏想起了当年庶子徐江的媳妇富氏,当时夫妇俩惹了多少气?碍于富氏他爹不便发作,却不想为此而威望大跌,不但闹得徐湖死活娶回来一个娼妓瞎子,沦为亲戚间的笑柄,下面人也不服管束,一桩桩恶心事成出不穷,甚至还有人强-暴老三的丫鬟不成,把气撒在了邻居家的闺女身上,残忍手段令人发指。

    所以自从徐江夫妇和徐湖夫妇先后搬出去了后,痛定思痛的刘氏开始严厉调教起了门风,徐焜徐煊都是她嫡亲的孙儿,更是一刻不敢怠慢。因生怕徐煊调皮,效仿徐灏父子,千挑万选了如意这个侄孙女接进家来,日夜陪伴,满指望两个孩子青梅竹马的相伴长大,就算偶有不当的行为也无妨。

    竟万万没想到他们敢公然睡在一起,还是这么小的年纪,整个院子里的人都看见了,那岂不是全家都晓得了?

    一想到此节,刘氏就不禁火冒三丈,也彻底的横下心来。(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