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七可厌与南风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七可厌与南风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介寿堂,萧氏搂着长大一大截的徐煜问这问那,面前站着族中与徐煜年纪相差无几的徐炼。

    “三太太来了。”丫鬟打起了帘子。

    刘氏带着儿媳妇袁氏走了进来,袁氏瞅着面如冠玉的徐炼,惊奇的道:“呦!这孩子是谁家的?可把烨儿煜儿他们通比下去了,好一个俊俏的小公子。”

    萧氏笑道:“咱家的孩子都不认得了?”

    站在一边的萧雨诗小声提示道:“是溶兄弟的二儿子,比煜儿还大了三岁。”

    “长得太快了,一年不见就变了模样。”袁氏笑道,“别说,我认出来了,和小时候一样的俊俏。”

    “真看不出比煜儿岁数大。”刘氏也端详着促局不安的徐炼,笑道:“这孩子俊的像个女儿,柔柔弱弱的反倒看着比煜儿小两岁呢。”

    萧氏说道:“谁说不是呢。煜儿这一年里在军营里吃苦受罪,身子骨也打熬的强健了。倒是炼儿的老子哥哥常年在辽东帮巧巧,他哥哥壮得像个牛犊子,炼儿则留在母亲身边受宠,比咱家的孩子还要娇贵三分,心肝宝贝等闲不放出来,上上下下没有不喜欢他的。”

    “看来是个多情的公子哥喽。”刘氏似笑非笑的坐在嫂子身侧,握着徐煜的手,对着徐炼问道:“房里几个丫头?”

    “回太太,四个。”徐炼低着头。

    “别吓着孩子。”萧氏转而对徐煜说道:“带着你小哥哥出去玩吧,记住,人家不比你跟个猴子似的,碰着磕着看你溶婶子骂不死你。”

    “知道了。”徐煜做个鬼脸,拉着徐炼跑了出去,六七个婆子丫头赶紧跟了过去。里面没有一个是徐煜身边的。

    刘氏摇头道:“怎么瞧着人家的孩子才像是正牌子的国公少爷,富贵逼人斯斯文文,咱家的孩子竟是旁系似的?”

    萧氏笑道:“没法子。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儿子。你别看炼儿一副温柔公子的模样,其实那孩子天生怪性子。成天说女人家有七可厌,最不喜在女人堆里厮混。”

    “咦?”刘氏问道:“嫂子说说,什么七可厌,也让咱娘们长长见识。”

    这时候沐凝雪带着萧雨诗涟漪等人也过来晨省,一番热闹下来,萧氏说道:“昨儿煜儿告诉我的,人家问他哪七可厌?他就说涂脂抹粉,以假乱真。一可厌也;戴钗钻耳,矫揉造作,二可厌也。”

    满屋子女人顿时面面相觑,哭笑不得之余也不得不承认,徐炼说得有些道理。

    萧氏笑了起来,继续说道:“亏他会琢磨,三可厌,乳-峰突起,赘若悬瘤,你们说有没有道理?”

    “何止有道理。”袁氏凑趣道:“自小我娘就教导我要以胸为耻。为了遮羞,恨不得把裹胸勒进肉里,疼得直咬牙。倒是三哥反对此举,湘月她们都没受过罪。”

    大多数女人都对此深有同感,自唐朝后战乱频繁,宋代社会风气趋于保守,再不复盛唐时期的豪放了,没有几个女人会以丰满的胸部为傲,似乎那就象征着淫-邪,裹胸就和裹脚一样成了少女发育后的必备,士林以小脚和所谓盈盈一握的鸽乳为美。一直到了民国。因崇拜西方文明,才开始兴起了解放胸脯的运动。那时期诞生了许多大胆的电影明星和思想新潮的豪门小姐,拍摄了许多露胸的前卫照片。轰动一时,由此最能凸显女性身体美的旗袍大兴,而传统的汉服则越发沉寂了。

    涟漪接着说道:“我知道,出门不得,斤斤计较,四可厌也;家长里短,不得自由,五可厌也;月经来后,濡席沾裳,六可厌也;生育之后,茫无畔岸,七可厌也。”

    “这哪里是什么可厌。”萧雨诗微微摇头,“分明是做女人的七可悲了。”

    大家都在讨论着此事,徐妙锦和徐翠柳走了进来,听闻后,徐妙锦私下里对沐凝雪说道:“你真当徐炼是厌恶女子么?”

    “难道不是?”沐凝雪问道,因她有打理不完的琐事,徐煜不是住在萧氏这边,就是由姑姑照管。

    徐妙锦说道:“我给你学一段话,你就清楚了。徐炼曾说女人怎如美男子的姿色,有一分就是一分,有十分就是十分,全无一毫假借,从头至脚,一味自然。任你东南西北,带在身边,既少嫌疑又无挂碍,做一对洁净夫妻,何等妙哉?”

    沐凝雪吃惊的道:“他竟是好南风的?哎呀,可别带坏了煜儿。”

    徐妙锦忙说道:“煜儿不好这个,你放心吧。”

    “我哪敢放心?”沐凝雪苦笑连连,叹气道:“罢了,孩子大了我也管不了,交给你和他爹去管教,大抵除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能如何?恶心巴拉的,洁净二字从何谈起?”

    徐妙锦说道:“因人而异,煜儿和他爹一样厌恶此道,至于那好此道的,据说闻起来别有一种异香,尝起来也有一种异味呢。”

    “快别说了,脏了耳朵。”沐凝雪蹙眉又说道:“好多亲戚家的孩子年轻轻的沉溺女色,盖因身边的女人太多了,家里也疏于管教。想烨儿自小到大,身边有涟漪和内定的琴儿陪伴,加上他爹护着,咱们谁也无可奈何,幸喜孩子间虽小有肌肤之亲,却终没铸成大错。如今煜儿也长大了,姑姑您可得盯得紧些,万不能还未等成亲,屋里人就成了群。”

    “灏儿说过懂人事太早对发育影响很大,我不敢等闲。”徐妙锦附耳说道:“他身边有两个丫头,一个漂亮娇媚,说话尖酸刻薄,也十分淘气,惯能寻衅生事的主;一个呢是弱不禁风的病秧子,天性也懒,不但不做事反吆喝煜儿端茶送水,我就私下做主放出去了。要说丫头不够使,这几日再挑上来几个就是了。”

    “正该如此。”沐凝雪也知道此事,“女大十八变,生得好看的女孩往往自持容貌,煜儿比不得他爹有计较,等闲压不住身边人,还是得咱们替他拿主意。”

    再说徐煜领着徐炼去了自己院子,他知道徐炼嗜好南风,还是个可攻可受的家伙,因貌如处子,深受一些豪门公子的追捧。

    徐煜不好这个,可也不歧视,今日是因好久不曾和徐炼见面,故此请他过来坐一坐。

    徐炼也知道徐煜不是同道中人,虽然有交往之心,却忌惮徐煜的身份,不敢造次,再说他也不缺玩伴。

    进了院子,果然徐炼对一干妙龄丫鬟视而不见,皱着眉在长廊里坐下,唉声叹气。

    徐煜便问道:“怎么回事?成天见你无忧无虑,为何一年不见,竟愁眉苦脸?”

    “唉!你看看我的喉咙,看看我嘴上。”徐炼指了指自己。

    “我瞧瞧。”徐煜低下头瞅了半天,一股子脂粉香扑鼻而来,他稍微往后靠了靠,“看不出来,就是你怎么搽粉了?你不是最厌恶吗?”

    “那是你年纪还小。”徐炼没好气的道:“这一年我突然声音变粗了,又长了胡子,皮肤变的粗糙不时生个痘子,很多朋友都开始疏远我了。”

    徐煜不在意的道:“这证明你要成人了,依我说南风有什么好的?不过是因你未冠时节哄着罢了。那些小相公哪个不是一过十八岁即被人弃之如敝屣?除了个别天赋异禀。你觉得有趣,实则就是人家的玩物,亏了你欣然沉溺此道,你可见正经人谁愿意理你?”

    “这我清楚。”徐炼显得很苦恼,“你是知道我天生就讨厌女人的,绝不是为了钱财等,我要找的是有情人,不然宁愿一辈子不娶妻。”

    徐煜怎么也想不明白,若是贪图新奇偶尔找个男人耍耍还可以理解,但是为何自古以来不断出现男人爱上男人的事呢?两个一模一样的大男人,怎么就能爱上对方?

    徐煜回忆了下先生讲的话,说道:“太古女娲造人,故男人身上凸出一块,女人身上凹进一块,一阴一阳一雄一雌,天造地设,乃女娲娘娘特意如此。盖因男女体态秉持天地赋形之意,以其有余,补其不足,男欢女爱的乐趣岂是矫强得来的?乃至男精女血,结而成胎,十月孕育方生男育女,传宗接代又岂是侥幸得来的?只有顺阴阳至理男女之情,法乾坤覆载之义,像造化陶铸之功,自然而然,不假穿凿,所以亵狎不碍于礼,玩耍而有益于正。”

    “别说了别说了。”徐炼不耐烦的打断了他,“此种话我都听得腻了,你无非是想说南风一事,论形则无有余不足之分,论情则无交欢共乐之趣,论事又无生男育女之功,不知何所取义,创出这桩事来,有苦于人,无益于己,做他何用?”

    “没错啊。”徐煜正色说道:“人家年长鳏夫,家贫不能婚娶,借此以泄欲-火,或公子常年在外读书,不愿招惹女人,用书童来解乏;或年幼姣童,家贫不能糊口,借此以觅衣食,也还情有可原;可是类似你这样的,偏是有妻有妾的男子却酷好此道,偏是丰衣足食的子弟喜做此道,我不能理解。”

    徐炼黑了脸,冷笑道:“罢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原以为你是明白事理的,才知也是不通情理之辈,话不投机半句多,告辞!”

    徐煜看着他生气离去,自言自语的道:“看来还是爹说得对,大千世界千姿百态,什么人什么事都有,很多事根本没有对错,存在即合理!确实是我显得迂腐了。可是,男人就怎么能喜欢上男人呢?”(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