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章 奈何桥上,等三年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五十章 奈何桥上,等三年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沈碧在宫里住了两月光景,已是初春天气。国丧期间,这里宛如成了遗世独立的角落,除了不许穿艳色衣服、涂脂抹粉、不许拌嘴不许这个不许那个外,其余没有什么不同。

    这一天,下午,沈碧正在日复一日独坐远思的时候,忽然闯进来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官,说道:“今天是挑选的日子了,你们快些预备,出来应选吧。”

    终究还是到了这一天,女孩子们急忙梳洗打扮,换上早已准备好的漂亮衣服,戴上别出心裁的首饰。沈碧此刻身不由己,也只得匆匆换了件衣裳,跟在人群中仍旧去了那天初进宫时的那间大院子里头。

    将近二百位女孩都来了后,陌生的女官命众人站成二十排,每排十人左右,依次进屋子里站好。

    十几位宫娥站在她们周围,看了许久,有人说道:“这个太高,那个又太矮。”

    “这个太白了些,像鬼,那个又稍黑了些。呦,她的眼睛太过狐媚,你的牙齿过黄,从小不刷嘛?”

    整整三个时辰,只剩下了五十人左右,沈碧遗憾的中选了。又是分成十人进了一间大屋子,一位面相严肃的宫娥走到她面前,仔细看五官的位置和头发的发质以及手指的模样。

    沈碧虽然不是绝色可也是典型的江南小家碧玉,身段适中娇媚过人,她不自在的任人检查,面无表情,感觉就好像被贩卖的牲口似的,心里反复的祈祷落选。

    突然,宫娥伸出了枯瘦的双手,隔着衣服摸乳,沈碧身子一颤微微退缩。强忍着耻辱感,清楚这一关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的。

    胸部太大太小形状不美都会落选,包括腋下的毛发浓密有无狐臭。此乃沿袭千年之久的老规矩。而身体健康发育良好的沈碧没理由不通过,甚至无需打点。因为她们仅仅是一群地位无足轻重的秀女而已,清朝‘灿烂’的选秀文化与明朝根本挨不上边,很少有大臣之女被送入宫。

    摸了半天,就听宫娥满意的道:“不错。”

    沈碧咬着嘴唇,也不知是该兴庆自己是个合格的‘女人’还是该满腹悲愤,稀里糊涂的被要求走起路来,如此折腾一番下来,又去掉了二十人。只剩下了三十人。

    女官等宫娥的态度明显变得和蔼多了,细声细气的请她们坐下说话,沈碧不知道这是在听她们的声音,不然装也会装得嗓音嘶哑些,喝茶的举止稍微粗鲁些,言谈词不达意也好呀。

    貌似今次的选秀很匆忙也很别致,尽管最终脱颖而出了十九人,宫娥却只挑选了综合条件最好的五名女孩,沈碧恰好是那中间的一个。

    然后不管三七二十一,女官交代她的手下领着五个女孩到澡房去沐浴。最不舒服的时刻来了,沈碧光着身子被耻辱的检查下身,宫娥好像有所顾忌。动作轻柔也没说话,默默的一挥手,叫她赶紧洗完穿上衣服。

    外头,一位宫女问女官:“这是直接送到乾清宫去?不合规矩呀,为何不让皇后娘娘先过目?”

    “你知道什么。”女官瞅了眼心腹,“今时不同往日,圣人二个月来不近女色,太后和皇后都很担心,命把这些新晋秀女引过去。叫圣上瞧瞧,哪怕问问话轻松轻松也好。”

    “若是圣上相中了?当场宠幸怎么办?”宫娥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就宠幸好了。”女官耸耸肩。“不会的,那是乾清宫不是御花园。”

    等五个秀女出来。就跟着女官朝着内宫而去,进了太和殿侧门,女官命沈碧等小心站着,她自己去和总管太监说了许多话。

    忽然脚步声传来,数名太监喝道:“圣上驾到!”

    女官唬了一跳,赶忙抢步上前在甬道旁边跪了下去,说道:“现已选中五位秀女,请万岁爷选看。”

    五个女孩一时间都不知所措,沈碧知道是宣德皇帝来了,偷偷抬起头一看,皇帝一副斯文书生的模样,身穿一袭青黑色的朝服,五官端正相貌略硬朗,年纪不过二十来岁,倒也生得一表非俗。

    相比之下,他身边那位看上去三十来岁的男人令人眼前一亮,相貌俊逸气质儒雅,一身白衣翩翩若仙,好似万千少女心目中的高人雅士。

    “跪接!”太监们又一次喝道,沈碧等女孩纷纷慌忙跪下。

    “她们是秀女?”宣德皇帝朱瞻基显得很意外,对身边的徐灏说道:“朕委实不知是怎么回事。”

    徐灏笑道:“选一两个佳人红袖添香而已,不算声色犬马。不过这里头若有那位写了词的才女,哪怕是绝色,也请圣上按照约定,放她随我出宫。”

    “那是自然,朕岂敢言而不信?”朱瞻基松了口气,同时也不禁有些恼怒,后-宫的事竟被外臣看到了,太过不体面。

    沈碧心中惊喜,她在家乡乃是素有名气的小才女,临进宫之际作了一首离别诗,莫非这位大人指的是自己?

    就见这位不知姓名的大人走了过来,沈碧的心立即砰砰乱跳,就听大人神色温和的问道:“你们中可有一位叫做郭爱的人?”

    啊!沈碧心中哀叹,满腔期盼化成了泡影,忽然身边的女孩声音发颤的说道:“奴家就是。”

    不等徐灏继续询问,朱瞻基饶有兴趣的问道:“那你说说那首词。”

    “是。”叫做郭爱的女孩俏脸红了,低下头羞涩的念道:“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好!”朱瞻基拍了下手,神色赞赏,“字字情真意切,凄婉缠绵中带出铮铮誓言。朕已经答应送你归家,去和你的心上人团圆吧。”

    “啊!”郭爱整个人都惊呆了,徐灏和朱瞻基相视而笑。

    沈碧羡慕万分的注视着同伴磕头谢恩后,带着笑容随着那位大人离去,有心想说自己在家乡一样有山盟海誓的情郎,可怎么也说不出口来,因为邯郸学步很容易弄巧成拙,被人鄙夷,也是私下里与人定盟会致使父母蒙羞,毕竟没有郭爱姑娘的好运气,竟有一位重臣向皇帝开口。

    总之她没有及时说出来,良机稍逊即逝了,而朱瞻基略微看了她们一下,微微点了一点头,女官顿时笑容满面,知道有人已经幸运入了皇帝法眼,兴冲冲的带着四位女孩去了一间别室歇息。

    到了晚上,有旨下来,太监说圣上准备用膳,命四人前去服侍。

    女官接了旨,再一次叮嘱道:“你们到了圣上面前,先叩头谢恩,一定要低着头,圣上命你们起来,你们才可起来,切忌哭泣!否则惹恼了圣上,咱们谁也好过不了。一定要记住,休要因一时糊涂,落得个被贬到冷宫服役终生的下场。”

    “知道了。”其她三人点头答应,神色兴奋,到了这份上了,距离九五至尊近在咫尺,谁还会跟自己过不去?别说皇帝是位英俊的年轻人,就算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也要含笑伺候,唯独沈碧听了默默无语。

    来到一座侧殿,她们谁也不敢到处乱看,见宣德皇帝坐在上面,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伏地不起。

    没想到沈碧竟豁出去了,站在殿中的金柱边,站着不跪也不说话,泪眼朦胧的注视前方。

    她本来就生得娇艳,上头琉璃灯的光彩映在她的脸上,五光十色好像站在舞台的明星,明明只有八分美貌,此刻也映衬成了十二分。

    朱瞻基动容了,悲戚中的少女眼泪婆娑,好像一朵柔弱的蔷薇花,更觉得鲜艳欲滴,那模样实在是可爱极了,抬手示意太监不要干涉,主动问道:“你为何哭?是哪里人氏,多少青春,姓甚名谁?”

    心情激荡的沈碧没有听清,听清了也不没心情理会,咬着牙闭上眼睛,选择沉默中对抗。

    朱瞻基见状皱起了眉,若有所思的问道:“有没有夫家?”

    “夫家”两个字一下子触动了沈碧的心事,泪水瞬间倾泻而下,二话不说就要直接撞到柱子上。

    可是女官等宫娥早就围了上来,一把抱住了他,沈碧放声大哭,使劲的挣扎,那头上的云髻被震散了,青丝似的长发笔直的拖到地上,足有三尺多长。

    朱瞻基看着这一幕,心情大坏,原本身为帝王本该胸怀四海,遇见此等事笑一笑成全就是了,朝野内外都会齐声赞扬,誉为一段帝王佳话。

    问题是先有徐灏把人带走,后有这位姑娘以死明志,加上道听途说的那些民间传言,难道进宫取悦帝王竟是最凄惨的事情吗?

    是!朱瞻基自己也承认,毕竟他非是不知民间疾苦之人,但他同时也是人,有着七情六欲和自私的一面,并且还是个非常自信的年轻男人,哪怕除去皇帝的身份,我朱瞻基就比不过你的情郎?

    这一刻,朱瞻基免不了动了争强好胜的心理,他倒要看看假以时日,你亲自比较一下,到底是朕好还是你那情郎更好。

    故此他反而不恼了,平静的道:“把她带下去,好生安排住处,好好劝慰,不要再自寻短见了。”

    “是!”女官等人赶紧强行搀扶着大哭的沈碧退了下来,一出来,不但不生气反而喜上眉梢。

    宫里能混上品级之人眼光何等利害,马上猜出了皇帝的心思,晓得这姑娘定是将来的宠妃,是以谁敢怠慢?

    各路太监闻讯后无不大开绿灯,把人安排在一处精致院落,闹了一场后的沈碧万念俱灰,好似行尸走肉般的任人摆布。(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