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儿女大婚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儿女大婚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大明文魁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更多支持!

    小合疏棂春昼长,沉烟半穗弄轻黄。

    老铃略不知人意,故故搴帘放出香。

    导演:年轻时代的老太君;编剧:少女时代的张氏;主演:老太君,群众演员:徐家一干下人。

    诵经声中,在全家人的注视下,老太君跪在祖宗的神位之前,说道:“父母在上,夫君虽然不会当家,把二老辛辛苦苦挣来的家业一朝败尽,但怜他为了驱逐鞑子,还我汉家山河之c★shuc★ba,↓ans@≮om心。并且在家也是因被人欺骗,以至于此,媳妇诚心替他忏悔,求二老宽恕夫君吧。”

    说完又走到了丈夫神位之前,拜了三拜,老太君大声说道:“承你所托的事,我都做到了,蒙你教导的话,我也都试过了,果真一毫不差,件件都有应验。只是家里那些偷奸耍滑之人,还请你一一说出来,我一个不肯饶他,定要明彰报应,净我家门不可。不过?”

    顿了顿,老太君缓缓转身,威严的目光扫过那些心里有鬼的下人,所到之处无不望风而惊。

    “可怜都是些愚蠢的男女,不过因贪财好利小偷小摸不断,如今也忏悔了,求你看在神佛的面上,饶恕他们,舍他们一条性命,再过几年,等他们做些功劳,准许折了罪过吧。”

    这些下人听了这番话,个个顿时毛骨悚然。原来偷米的偷钱的见老太君凭空得了钱粮,震惊之余生怕那是自己的东西,赶紧跑去摸了摸仓库,探一探藏钱的地点,然后一个个捶胸顿足,知道贼情已然败露。

    偷盗之举被主人发现。大多数人都会悔不当初,心里羞愧。当然也不免有些人心里暗恨,同时又惊疑不定,他们自以为藏匿的地方十分稳妥,几年来神鬼不知,为什么就被夫人知道了呢?难道她真是神仙不成?

    本来就在猜疑之际,此刻听了这番话,一个个自以为是的豁然大悟,竟是故世的家主阴灵不散,托梦给她。指引了藏匿之处。

    想凡夫俗女谁敢怨恨亡灵?惧怕还来不及呢,又是在这肃穆庄严的功德场,故此那些下人吓得抖成了一团。

    等老太君拜过之后,他们赶紧跪在神位之前,一面磕头,一面祷告,只求故世家主和神灵佛祖大舍慈悲,赦了大家的偷骗之罪吧,发誓再也不敢了。

    倒是其他手脚干净的老实人问心无愧。站在旁边神色自如。

    礼忏之后,老太君从此再不和尼姑道婆之流往来,连走家串户的卖婆也不让进门,自家关起门来种地种菜。养蚕织布。

    下人们受此一番惊吓,背地里都说主母是有鬼神俯着的灵人,以前家里丢失的东西尚且能搜出来,何况她自己持家后的财物?今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事吧。省得欺心。

    再来老太君对待下人,懂得同甘共苦,有赏有罚。这方面与朱元璋等枭雄御下的手段其实一模一样,都能把手下良莠不齐的各种人拧成一股绳,改造成名留青史的功臣义士,恩威并举,如此家业又何愁不中兴起来呢?

    此外老太君对金银田产看得很淡,徐达送回来的奇珍异宝,全部收藏起来,既不拿出去趁机购置无主良田,也不跟着功臣之家拿去放账,最大的爱好是堆积粮食。

    这无疑符合一句良言“堆金不如积谷”,粮食才是乱世的硬通货,凭此养活全族老少可谓是富富有余。

    徐达就受嫂子的影响很深,功成名就后也不愿大肆买田地,也不去大肆捞钱享受奢华,也因此虽也受到朱元璋的猜忌,但徐家人没有触怒于帝王,落得个满门抄斩的结局。

    徐灏对祖母早年的事迹佩服的五体投地,要不能被赐封“老太君”么。

    在千寿堂吃过午饭,收到长子落水险些丧命的禀报,他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对老太君和萧氏笑道:“烨儿很快就要进京了,回来后就拜堂成亲吧。”

    全家人大喜,萧氏当即和沐凝雪吩咐把涟漪小叶子的所有家具全部搬到了新园,徐青莲也押着嫁妆亲往园中料理新房。

    因徐灏生平最酷爱翠竹,孩子们也喜欢,故此投其所好,园子里移植了近千竿湘竹,围着两栋静雅非凡的竹阁,一侧还有冬天住的砖瓦院落。

    在家里陆续选好了款待来宾的地方,外头的事有徐海徐湖负责,内宅四品以上的夫人一座楼,五品以下的命妇一座楼,亲戚们也都考虑到了,这方面徐灏反倒是无事一身轻,什么也不用操心。

    陪着徐庆堂到新园走走,此时残雪未消,树竹亭台别具一种风景,处处张灯结彩,父子俩眼看着徐烨即将成家立业,都不禁为之感慨万千。

    第二日,徐烨和杨稷回京,先进宫见了皇后张氏和太子朱瞻基,领了赏赐,然后回家。

    当晚徐青莲给女儿涟漪暖妆,张辅看着早就不中留的闺女,什么心情也不消多说了。

    次日一早,叶嫂子给女儿开脸,两位新人穿上凤冠霞帔,拜辞祖宗,拜谢父母亲人,彼此抱头大哭。

    徐烨用了国公府全副仪仗执事,浩浩荡荡前来接亲,亲戚们纷纷送来上轿礼,公主都是送的十六样水礼,二十四色表礼;其他家的太太大多是八色水礼,十色表礼。

    徐家带去了白银五千两,赏张家的家人、小子、姑娘、嫂子们和其他人等。

    张辅同妻子商量后,每家酌情收一两件礼物,余礼璧谢,徐家也是如此,大抵各家的喜钱都收下,分赏家里的男男女女。

    接亲的繁琐礼仪不必赘言,徐烨和傧相好友们好不容易闯关成功,骑上了马,四十位红衣执事鸣锣开道,先往徐家新园而去。

    后面是张涟漪和叶琴的八人抬龙凤大轿,亲戚姐妹则一律是四人大轿。一百六十名家将骑着对马举着红伞,新郎官在轿子前领马,其他人等或骑马、或坐轿、或坐车,丫头小子跟在两侧。

    一长串各家公伯侯府的仪仗,在京的皇亲国戚、郡主县主、有交情的官宦家公子小姐,门生故旧、出生入死的军方兄弟,竟有数千人之多,反正前方走了半天,后面还在等着。

    家族兴盛,亲戚太多。即使想低调也做不到。京城百姓早已赶来瞧热闹,云集内皇城,很多年轻人都说自出娘胎也没见过这等场面,打执事的小厮笑道:“这才过去了一半,热闹的还在后头呢!”

    徐家这边,面对前来贺喜的亲朋好友,文武官员,徐灏一会儿就应接不暇了,只得苦笑道:“让我静一静。静一静。”

    张辅先到的,管家先递上喜茶,一连三次。徐灏走出来迎接,谁知张辅也苦笑道:“什么虚礼尽数免了。你我都不善应酬,快找个清净地方。”

    “免不了,走吧。”徐灏拉着姐姐的手,把迎门喜酒递给姐夫。

    在所有人的恭喜声中。一路鼓乐伴奏,直奔千寿堂,拜见了老太君后。徐灏夫妇和张辅夫妇行了亲家大礼,连递五道喜茶,至于这到底是什么讲究,徐灏也不知道。

    二人出来,场面上的应酬无需哆嗦,正在应付一个接一个的问候时,只听轰隆隆的火炮喧天,紧接着震耳欲聋的鞭炮齐鸣,悠扬欢快的鼓乐齐奏。

    徐灏和大家伙一起看过去,最前方是宫里四班骑在马上的细乐,六班礼部步行的鼓乐,无数民间的乐手,吹吹打打的不亦乐乎。

    一整套的文武仪仗,看上去要多威武有多威武,二十四个俏丫鬟簪花披红的骑在马上,彰显着国公家长孙媳妇的尊贵身份,四十八位身穿锦绣汉服的宫女手持红纱宫灯,代表着皇后娘娘和太子妃的祝福,十六对明角灯由张府小子提在花轿前。

    左右两侧是十六个贴身丫鬟提炉,执扇什么的,后头是各种各样提着扛着东西的执事,徐灏一眼望去,竟长达三里多的路。

    一望尽是人们善意的眼睛,两旁人如潮涌,争抢着要挤到花轿前看看新娘新郎,而如今的风气堪比盛唐,公主出嫁都不避百姓,所以花轿的珠帘是卷起来的,涟漪和小叶子都没有披大红盖头。

    不消说新郎官英俊挺拔,一表人才,两位新娘更是人比花娇,姿容娇艳欲滴,真真闹得人人喝彩,赞不绝口。

    这里头就数徐烨最是急切,恨不能一步跳到花厅,赶紧拜完天地,好拉着两个媳妇去洞房花烛夜。

    前方停下,行进中的整个队伍也跟着停了下来。忽然挤过来数百位妇女,围着轿子不看新娘,光一个劲的端详新郎,其中有个很漂亮的年轻女子手里拿着个橙黄色的橘子,笑嘻嘻的递了过去,“恭喜新郎官了。”

    “谢谢。”徐烨不好拂人家的美意,连忙俯身接在手中,并且向女人点头笑谢。

    问题是你接就接吧,竟把朱橘在拿起来闻了闻,使得那女子大喜,娇笑着一脸得意。

    其她妇女瞧见了有样学样,一来凑趣,二来仰慕新郎官实在俊俏,三来也图个喜庆,人人都要送一个橘子,片刻间把一边挑着两担橘子的小贩抢买一空,喜得小贩两只手攥着大把铜钱傻笑。

    徐灏等人就见人群呼啦一下四散,又呼啦一下的聚集,一群女人争着递给徐烨橘子,无不失笑。(小说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