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奇怪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奇怪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孟家外头,也不知埋伏了多少人马,分明是纠集了十里八乡的人前来以多欺少,这使得孟姑娘大怒,不顾自己势单力薄,举起齐眉棍照着最前头的那人就打。

    “哎呀。”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身边两个人瞬间抽出佩剑,迎了上去。

    观战的徐烨闻着沁鼻的梅香,遥见孟姐姐棍法纯熟,以一敌二越战越勇,佩服的道:“姐姐太利害了,住手,别打了。”

    刘嫂子又好气又好笑,“你这孩子,不表明身份哪个会听你的?这些人怎么如此不讲道理?”

    “听,一定会听。”徐烨一点也不着急,笑吟吟的坐下下去。

    果然外头有人喊道:“住手!我到此地来找兄弟,刚刚过来,遇上你把人打了出来,我命人替你将人拿住,你却不问青红皂白上前就打,你这姑娘也太过性急了吧。”

    孟姑娘听了,自己也觉得好笑,因都是些陌生的外乡人,收手问道:“你们不是强盗?”

    那人失笑道:“你觉得我像强盗?”

    孟姑娘抿嘴笑道:“请问你找什么兄弟?”

    “就是金陵徐烨。”

    原来此人正是杨稷,孟姑娘转身往回走去,举起棍子一指,“人在里面。”

    杨稷大喜,急忙跟着进来,喊道:“烨兄弟你在哪?”

    里面应道:“兄长快来!”

    狂喜的杨稷几步冲了进去,就见徐烨披毡高坐,笑嘻嘻的看着他,真如同得了活宝,也如同隔世重逢一样,上前一把抱住了徐烨。

    一众家人、小子、护卫、兵丁纷纷进来请安。一个个喜得手舞足蹈,乱叫乱嚷,能不开心嘛。真要是徐烨死在这里,大概大家伙都得逃出海外落草为寇了。

    刘嫂子和孟姑娘让了出去。短短半日间,不知不觉之中和徐烨亲近起来,现在亲眼瞧见这么大的阵势,心里既替他欢喜,也免不了生出几分惆怅的情绪,总之心情很复杂。

    徐烨问道:“哥哥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竟这么快找来,神了。”

    “你们回去两个通知,把烨大爷的衣服靴帽取来。”杨稷吩咐完。对着他苦笑道:“眼睁睁看着你落水,我连死的心都有了,大家拼了命在海上到处寻你,有一只船靠近岸边,这时候急病乱投医,他们就问岸上的百姓,谁知百姓说瞧见有人背着一个人打船上下来,我就干脆死马当作活马医,带着人寻了过来。”

    徐烨感慨的道:“今日险些丧命,多亏了连遇好人。这番奇遇一辈子也忘不了。”

    “可不是嘛,兄弟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杨稷也由衷的感到万分庆幸。说道:“请二位出来一见,小弟要给恩人磕头拜谢。”

    刘嫂子扭扭捏捏的走出来,连说无需如此。而孟姑娘却躲在闺房死活不肯出来了,全没了先前以一敌众的勃勃英气。

    刘嫂子问了杨稷家世,得知竟是内阁大学士杨士奇的公子,十分钦敬,彼此客客气气的让坐。

    徐烨忍不住说道:“嫂子,我有一件事要同你商量。你们救了我,无以为报。不如都随我进京吧,我发誓要给孟姐姐找一位文武双全的好男儿。”

    “可惜我早成了亲。年纪也大了。”杨稷故态复萌心直痒痒,如此武艺超群的美女。何等另类新鲜,可叹无缘。

    刘嫂子笑道:“哪有这么报恩的?大妹妹性情古怪,婚事须她自家做主,没见那些挨打的后生么,我可不敢答应你。至于随你进京享福,这么好的事奴家自然千肯万肯,不过我得先和她商量,看她怎么说。”

    “是。”徐烨点头,“我语出至诚,徐家人有恩必报,还请姐姐放心。”

    “晓得。”刘嫂子欢欢喜喜的进去了一会儿,又笑嘻嘻的出来说道:“婚事没得商量,倒是进京有的商量。可妹妹又说江湖上人心难测,变态多端,看你们俩虽不像骗子强盗,但你说落了海,他何以这么快就知道人在这里?未免令人生疑,因此你们哥俩的话难以相信,咱们迁到京城非同儿戏,她说必须得有凭证,方能遵命。”

    杨稷笑道:“应该的,我这就把本地官员请来作证。”

    如此既然有本地官府出面作证,能从偏远乡村搬到繁华京城落户,有堂堂英国公府照顾,生计自是不必担心,小家小户的刘嫂子和孤身一人的孟姑娘都很是欢喜,福建人天性喜欢冒险,并没有故土难离的愁绪。

    姑嫂二人遂请来村里的妇女,帮着杀鸡煮饭,款待这些贵客。杨稷拿出来五百两银子,赠送给村民。

    外头热热闹闹,屋里徐烨说道:“不知到底是谁把我救出水,又辛苦的背回家,结果被他妻子打骂一顿,关了门,连致谢一声都没有做到。”

    刘嫂子笑道:“不是那老婆凶狠,我们哪有这样的奇遇,你能记起是谁家么?明日定要去谢谢才是。”

    徐烨回忆道:“是三里地远的密林里,当时我一心活命,到处白茫茫一片,委实记不清了。”

    “密林?”刘嫂子思索着,“好像是那对脾气怪异的麻家夫妇,向来不喜外人去打搅,也不和我们村子来往,夫妇俩靠打渔为生,据说早年家族遭逢大难,在外流浪多年才回到的家乡。”

    “明日一早就去道谢。”徐烨说道。

    一屋子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月上梅梢,清越的香寒满屋。这时从船上赶来了老妈丫鬟等妇女,一进屋,纷纷扑上去抱着徐烨大哭。

    “祖宗啊!你这一跳不打紧,几乎要了几百人的命!今后可不许在冒失了。”

    “嘿嘿。”杨稷讪讪的吐吐舌头,赶紧躲到一边去了。

    村里的老人孩子,男人女人就见一担担的箱子川流不息的抬进孟家,衣衫华贵的来人喜色满面,令人眼花缭乱,知道的是家里有贵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豪门上门来提亲呢。

    徐烨身边的人不多也不少,大概百八十人有了,加上护送他的军队,足足五百人。毕竟身为徐家嫡长孙,又是远赴海外,非是他父子的意志为转移,这方面萧氏和沐凝雪才说的算。

    徐烨也知道自己冒失了,险些命丧,害得大家伙惊慌失措,老老实实的说道:“我记住了,再也不敢了。”

    当下又是一阵客套,徐家女人无不对刘嫂子和孟姑娘千恩万谢,拿出众多礼物表示感谢,这让回家的男人们喜笑颜开,至少三年内不会饿肚子了。

    忽然打外头走进来一老丈,约有八十多岁的高龄,高鼻方瞳,白须盈尺,足下一双白色布鞋,身穿古铜色的厚絮道袍,手执一柄古藤藜仗,一派世外活神仙的模样。

    就见他缓缓走进屋里,说道:“恕老朽不能为礼。”

    徐家人进他仪表非凡,不像是村子里的乡老,所以不敢怠慢,赶忙上前见礼。

    杨稷好奇问道:“您老尊姓,今年高寿几何?”

    老人笑道:“听闻徐家嫡孙在此,老朽想见见。”

    徐烨赶忙走出来,恭敬的道:“在下就是徐家徐烨,见过老丈。”

    那老人凝视着他,笑道:“天上石麟,果然不错。老朽姓名早已忘记,依稀记得曾与令祖辈徐公一同辅佐高祖驱逐鞑子,归隐山林已数十年矣。你父亲可是名满天下的徐灏?”

    徐烨惊道:“请问先辈是哪位?小子给您老人家磕头了。”

    这么大的辈分,别说是他了,连杨稷都大吃一惊,赶紧一起出来大礼参拜。

    老人含笑受之,得知杨稷乃杨士奇的儿子,也不禁惊讶,说道:“早年因缘际会,我与你父亲徐先生见过一面,我就说此子断非凡品,乃徐公刘公之流的奇人,此后他辅佐燕王功成名就也不消我多说了。

    倒是杨士奇与老夫堪称忘年交,在苏杭见过数次,观他器宇非凡,才华横溢,知其日后官位不可限量,便将他举荐给了徐灏,还记得徐先生当日格外高兴,直说老朽举荐之人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老夫自归田之后,隔断红尘,不知魏音。犬子愚拙,不令读书,以种地为业。目下正值年关,老夫怕闻音乐金鼓之声,与二三老友相约踏雪访梅,不想能与两位数十年好友后人相见一面,天工之巧令人难测,奇怪!”

    口中反复说着“奇怪。”老人竟转身扬长而去,大家伙谁也不敢挽留,呼啦啦的送到门口,就见老人回头一笑,扶杖缓步走入了林中。

    徐烨和杨稷当下面面相觑,一肚子疑问,这到底是哪位先人前辈?太祖和徐达这一辈的人物几乎都故世了,竟然还有同时代的人物活在世上,也或许正是因为不眷恋荣华富贵,早早归隐山林,这才免去了后来的屠戮功臣,能活到这么大的岁数。

    徐烨说道:“万没想到,我能连番奇遇,三代人都见过这位老人家,确实奇怪,看来冥冥中自有天意。”

    “是呀!”杨稷心中震撼,以往他压根不信鬼神回轮,今次算是大开眼界,此刻不可避免的后怕起来。

    想自己做了半辈子的孽,幸亏遇到了徐三叔,把自己扔到倭国以毒攻毒,今后可不敢再胡作非为了,不然早晚会遇到报应。

    想到这儿,他深深看了眼身边的徐烨,心说这老神仙看人神准,徐三叔和我爹都被他说中了,那么刚才又说徐老弟乃天上石麟,今后我得好好巴结他,可不敢得罪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