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痴呆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痴呆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春秋我为王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童伯来和温阿三两个人在屋里嘀嘀咕咕,温娘子趴在板壁后,把他俩的对话全都听在了耳朵里。听见丈夫说只许有其名,不许有其实这一句时,心中好生不快。

    都已然被双双光着屁股站在大街上丢人现眼了,温娘子如今还怕啥?更别提前半辈子那不堪回首的往事,是以她故意沉着脸走出来,大叫大嚷:“死乌龟,你做男子汉的,没本事赚钱养家,光靠着老娘勾搭男人过活,羞也不羞?告诉你,我宁可自己去讨饭度日,也不愿让你再吃软饭。”

    如今温阿三好不容易体面了,生怕隔墙有耳被邻居听到从前,赶紧脸上堆笑求道:“快别喊了,我就是和老童在这里闲话,并不曾说要你卖身养家,别生气了。你不信?只管问老童呀。”

    &n无错小说,.qu︾led√u.bsp;一头说,他一头快步走了出去,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意思是让童伯来劝劝。

    果然一背了他的眼睛,温娘子就不生气了,低声与童伯来商议道:“你的算计,无非是要弄浑了水,好趁机捉鱼的意思,能瞒过我?但我适才若不刁难他一番,他一准把谋占二字,时时刻刻的记在心里,成天防着咱俩。事到如今,我也看开了,那乌龟心里根本没我,咱们姑且奈何他一些时日,等赚不到钱,他还得来给你计较。”

    童伯来的眼睛亮了,一把搂住风韵犹存的妇人,大手麻利的伸进了裙子里,很快温娘子媚眼如丝,气喘吁吁。

    “你慢着些,哎呦!”温娘子喘着气,弓着身子任他摆布,断断续续的说道:“到时你就说,说设局圈人必须得我回心转意不可,让他再三来求我。我就问他:‘只怕我愿意了。你又要疑心我和别人相好,没完没了在家里聒噪,怎么解释也无用,万一赚够了钱,一纸休书我找谁去?若非要逼我做这营生,必须先写一张他逼着我的文书,老娘拼着人尽可夫,下半辈子才不受气。’”

    童伯来心悦诚服的道:“娘子定计,真真赛过张良,我自当依计行事。”

    过了四五日。家中七件事件件都缺,赚的那些钱,一来温阿三不舍得动用,留着做棺材本,二来开赌局需要打点四方,绝非他一人独挣,三来搬家开赌场都需要花钱。

    没有流水支撑日常花销,急得温阿三团团乱转,正好官差前来勒索。缴纳了一大笔保护费,不得已又和童伯来商议。

    童伯来依照温娘子的指示,说道:“找我也没用,这事还得嫂夫人点头才行。哥。你去求求嫂子吧,不然咱们一家人都得喝西北风了。”

    温阿三只好又去求妻子,温娘子死活不肯,如此每天都得花银子买吃买喝。打点道上的泼皮无赖,急得他两眼泪流。

    温娘子感觉到时候了,逼他上钩。温阿三暗叹一声饥不择食,人穷志短,不要说写一张保证书,写一千张也愿意啊,反正妻子陪人睡觉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她成天和童伯来私下里苟且,还不如和肥羊睡觉呢。

    如此温家重操旧业,童伯来摇身一变,做起了闲汉,四处去兜揽赌客。温娘子在家涂脂抹粉,打扮得异常妖娆,勾引的赌客们神魂颠倒,日日跑到温家赌钱鬼混。

    温娘子说家中缺米了,马上有人争相送米,说要绸缎,就有人送来绸缎,白天豪客在外头赌钱,晚上进来留宿,不停的给些小费。

    不到一个月,温家又热闹了,赚了大把的银子。有人问开赌的温阿三,“宅上这位美娘子,怎么称呼?”

    温阿三每每一本正经的说道:“这是老童的娘子,小弟与老童是旧日相知,他两口子借我的房住,都是为了糊口而已。”

    因昔日那帮人都不来往了,这些人都信以为实,然老童一个乌龟整日笑嘻嘻的赌钱,好好的老婆每天替温老板揽客赚钱,简直是个大傻子,大家纷纷猜测大概温老板早和他娘子有一腿了。

    当然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没人存心说出来,何况就算说了童伯来会在意嘛?事实正好相反,温娘子忙里偷闲,有机会便和童伯来大抽大弄,如今也不避着温阿三了。

    温阿三毕竟是个男人,免不了找妻子行房,结果温娘子不给他好脸子,竟不让丈夫亲近自己。

    时日久了,温阿三大为不满,这一日借着几分酒意,在家里杂七杂八的叫骂,又要打妻子,又要驱逐童伯来。

    骂了一会儿,提起了卖身契一事,口口声声叫奴才。童伯来如今也不怕他了,忍不住上前叫骂,问道:“卖身契在哪?谁是你的奴才?”

    “不好。”温阿三赶紧走进妻子房中,到处寻找卖身契,可怎么也找不到,问妻子交出来。

    温娘子骂道:“什么身契?活见鬼了,没有。”

    “你们这对狗男女,难道还想造反?”温阿三预感到要出事,不想酒意上涌,摇摇晃晃的躺在床上睡过去了。

    温娘子对童伯来说道:“他赚了钱就忘了约定,明日声张出去,究竟要断我还他。我名声没了没啥,你也落得干替他戴了多日的帽子,可不被人笑死?我寻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如寻一个了当的法子,你我做一辈子的长久夫妻才好。”

    童伯来说道:“这死乌龟,结果了他的性命,过于狠毒。我有祖传呆哑药的神方,等我去药铺买来,合成此药,调在茶里给他灌下去。要是有效,他迷了心窍,成了个傻子,虽生犹死,怎么样?”

    温娘子气得叫道:“你有这方子,为何不早说呢?真是的,赶紧去弄吧,别让他酒醒过来。”

    也不知道是否有这种药,还是温阿三运气不好中了风,反正第二天日上三竿,童伯来过来一看,温阿三口眼歪斜形如木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整日昏昏沉沉成了废人。

    温阿三害人害己,这下连活乌龟也没得做了,成了一痴呆乌龟,平白送妻子和财产给了童伯来受用。

    十一月的冬季,晚上,从前富甲一方的童家大院客堂里,墙脚下生了火,火上满满一锅明天喂猪的泔水煮熟了,散发着又臭又香的混合气味。

    柴火要省下来煮饭,舍不得烧,因此煮泔水的大铁锅放在了灶台上,凭里头的余烬烧锅,一屋子烟尘,熏得人一把眼泪一把鼻涕。

    晚上九点钟了,按习惯早该钻进被窝里的一家子,却还不肯睡。

    一辈子养尊处优的童大老爷,今年连童老爹的尊称也几乎降到了“童老倌”,短短一年就老得一塌糊涂,蜷缩在客堂里的靠背椅上,头罩着连睡觉也无须脱下的大风帽,仅仅露出须眉全白的枯瘦的脸,两手笼在青布袍子的袖口里,裹着棉套裤的双脚,穿着棺材似的大棉鞋。

    今年流年不利,先是无端端得罪了徐灏,送了钟来,紧接着大儿子就在青楼与人争风吃醋,同伴失手伤了人命,那死者竟是四品高官的公子,连累儿子被革退不算,又赔偿了五千两银子。

    先有小儿子葬送了童家至少三千两,加上这五千两,童家顿时元气大伤。徐灏又落井下石,公开让二儿子的巡检没了,很快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童家亲族纷纷抢占田地,宣称是祖上传下来的,被长房仗势谋夺了去。

    这件事闹得很大,惊动了官府,徐灏也召见县令要他彻查到底,对此太子不闻不问,朝廷没有一点动静。

    有徐灏撑腰的王四六等佃户,纷纷告状,历数童家如何借用天灾人祸,放利钱谋田地的罪行。县令断了官司,允许各家用昔日的本金赎回土地,于是徐灏无偿送给大家银子,以远低于市价的价钱,强买回了自己的田地。

    这还不算,几个月来,各种旧事不断被人揭发,什么放高利贷,欺行霸市,霸占民女,逼死丫鬟之类,也是童家多行不义必自毙,县里的房产一一变卖缴纳了罚银,连大院子的祖宅也只剩下三分之一。

    客堂由正厅旁边被逼到后进的东北角上,童老爷烤着火目光痴呆,靠墙的安静地方设着他的家长宝座。旁边的椅子,堆着那位嫌弃乡下环境的长子,驼着背,再无高高在上的样子,穿着破夹袄夹裤,夹袄上照着露出棉花的父亲的棉衣,脚上一双没有头尾的金鱼鞋。

    好歹老二两口子还剩下点积蓄,保存着一丝丝体面。他却已经一无所有了,整个人无精打采,两只手托着头发蓬松的头,架在膝盖上。

    再旁边的椅子上,坐着三十岁的弟弟,算是童家的中坚分子,自从出了事后,半年了皱着眉,很少说话。

    二人的妻子也没了少奶奶的尊贵,坐在角落里的靠背椅上,一个眯着眼睛,一个半袒着胸口,正在给孩子喂奶。

    屋里的火烛非常黯淡,黑乎乎的,反正谁也不愿看清彼此哭丧的脸,这一家子似乎人人都怕光,全都喜欢这黑暗的环境,孩子不算。

    除了偶尔的吐痰咳嗽声外,五个人都要融化在黑暗中了,无声无息,和火的余烬一样,快要熄灭了似的。

    今夜谁都无心睡眠,人人也没有打瞌睡,好像都在等待着什么。(想知道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qdread)(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