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葬牛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葬牛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顺天府大堂,刘礼脸都绿了,这才知道他收藏的东西被官府发现了,万幸上面的观点尽管惊世骇俗,倒是没有明说要推翻腐朽封建的明王朝等等。

    毕竟在外三年,眼光见识多少高了些,刘礼申辩道:“大人冤枉,我只是看看别人发的报纸,不能说我同这些人私通呀。”

    胡太守问了半天,看出他涉世不深,年纪不大,应该与反叛无关,并且素来没有劣迹。又把书店里的人一起提上来审问,都是些本分的东家伙计,也和此事无关。

    如此一来他又不禁犹豫了,圣上病重期间,没有确凿证据不好杀人立威。就算他执意要问斩,也过不了刑部和太子那一关,何况这些家伙都是土生土长的金陵人,其家属一定会聚众闹事,影响非小。

    黄侍郎也不是傻瓜,看出了胡太守沉吟不语,说道:“此人私藏不法之书,可见决非安分之辈,姑且免其一死,改为关押他几年,收收他的野性也好。”

    “那就十年吧。”胡太守信口说道。

    “十年太久,三年足矣。”黄侍郎说道。

    最后两个人说来说去,折中定了监禁六年的罪。书店收容匪人,立即封店,东家等人判了看管一年,其余伙计取保开释。

    不杀人这流程就好办了,无需刑部复审,心里有底的胡太守直接命人把刘礼押解到上元县收监,如此刘礼稀里糊涂的就被送了去。

    到了县衙,官吏拿出上头的文书给他看,说你犯了律法,要给你钉上镣铐,你呀老老实实地在牢里住十年吧。

    看着各种刑具。刘礼顿时傻了,这才想起爸爸,哭着求官吏要见他爹一面。

    此举正中人家下怀。叫人去通知其家里。可怜他父亲自从儿子怄气离家出走后,一连好几天不回家。急得什么似的。今天正想出门到书店去看看儿子,忽然看见地保同县里的差人来了,说“你儿子在县衙,等着见你一面,就要下监了,赶紧去吧。”

    老人家起初听不懂,问怎么回事?来人便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吓个半死。

    又急又痛的父亲连跌带爬的跟到衙门。父子相见,不禁大哭一场。老头子看看宝贝儿子的手上脚上,家伙都已上好了,真真是老泪纵横悔不当初,好好的一个学子,如今沦为了囚犯,怎能不伤心呢?

    都这样了,一肚子埋怨也不能埋怨,想教训也来不及教训,只说了一句:“悔不该送你去辽东。没想到害了你一辈子。”

    说完了又哭,看守的差人早已不耐烦了,上前喝开了他爹。一把牵着刘礼,叮叮当当的送到大牢去了。

    忽然刘礼死命回头喊道:“爹,你速去找徐三爷救我!”

    “徐三爷?”父亲流着泪叹道:“我上哪找人家去啊?你爹算哪根葱?傻儿子唉。”

    叹息着望着牢门好一阵,赶回家去凑了银子再送去,替儿子打点一切,省得孩子在牢里吃苦。

    此时徐灏蹲在王家牛棚,不停的叹息。大牯牛的病一天一天沉重,已爬都爬不起来了,牛的眼睛里经常流出泪水来。别说王四六一见就伤心,他的心里又何尝好受?

    王四六预感到灾难临头。最叫他想不开的,不是想指靠大牯牛帮他发家致富。也不是多年来苦苦挣下的全副家当这么一下子没了,最伤心的是为了买这头牛,把自己的亲生闺女送到童家大院的火坑里去受罪。

    一想起来,就像一把刀子插在他的心尖上。

    蹲着的徐灏目光幽幽,童家明明知道他每天都来王家,竟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分明是见他如今失了势,不再放在眼里。

    如果不仗势压人的话,童家就是不同意把小夭放出来,徐灏明面上也无可奈何,所以他没有让人过去说什么,一旦不开眼的童家就是不答应,乡亲们会怎么看待徐家?这无异于自取其辱。

    村里人对此事没觉得不对,徐家不会仗势欺人,既然王四六没先开口,他徐灏自是不好越俎代庖,再说契约就是契约,你签了手印岂能又反悔呢?

    夜里王四六蹲在地上呜呜哭了起来,妻子和儿子跑出来劝他,王四六边哭边说道:“我的女儿啊,爹对不起你呀。”

    眼看着大牯牛病逝垂危,连头也抬不起来,喘气越来越粗,就和乾清宫里的朱高炽一模一样,可见即使乃九五至尊的皇帝,总归逃不了一死,死后尘归尘土归土,身份地位金钱名誉谁也带不去。

    邻居们可怜王四六一大笔银子,女儿赔了进去,纷纷劝他趁牛还活着,杀了卖肉吧。王四六还是坚决不同意,他不忍心拿刀杀了好伙计,就是别人动手,他也觉得良心过不去。

    十天之后,大牯牛终于断了气,王四六像死了家人似的嚎啕大哭,一家人都陪着哭。

    这时候没人去劝他,就让他哭个痛快吧!整个大院的人家纷纷叹息,徐灏在一旁静静听着,听着大家伙的诉说。

    一个妇人说道:“王大人一等一种庄稼的好手,也像一头老实的大牯牛,今年碰到的倒霉事真够他受得了,老天也不体恤咱们穷人。”

    一位六十多岁的老辈叹道:“多少年来童家院自成一派,没有沾到村里郡望大族的光,这也就罢了。这些日子咱们正在羡慕他买了牛,眼见要发迹了,谁家不来给他鼓劲,巴望他能成事呢?就为了替咱们这些穷邻居出一口气。可惜现在全完了,庄稼歉收,铁板租一粒米也不能少,牛又死了,全部家当都打了水漂,秋板田也犁不成了,又影响来年的收成,女儿眼见也赎不回来了,何等倒霉透顶?让他尽情哭吧!”

    “三爷呀。”中年邻居指着周围,说道:“您瞧瞧大院子周围的人家,以前像王家这样的农户,何止十户八户?结果都一个一个败了下来,变成童大老爷家的佃户长工。所以咱们都希望他能靠着自己的本事,又有牛为他出力,真的斗得过童大老爷,也算替大家出一口恶气呀。”

    人人纷纷叹气,这时候,大院子的王老三来了,低声说道:“哥,我愿意出一点钱,把牛皮剥了吧。”

    王四六大吼一声,“我埋了它也不给你们大院子的人。”

    当下他真的拿起木锹,跑到附近的竹林旁开始挖土,各家的男人见状都去帮他挖。

    徐灏默默看着这一幕,很快众人挖了一个深坑,把死牛拖进了坑里,把土掩上。

    王虎拿出来一对蜡烛,点燃了插在牛坟边上。徐灏动容了,就见二三十个汉子神色肃穆的跪了下去,妇女陪着烧了纸钱,一群人久久不肯离开。

    徐灏扭过头去,望着高高大大的童家,心里生出了恶念。有一股冲动,想冲进童家大开杀戒,把童家人斩尽杀绝。

    当然这仅仅是念头,徐灏盘算着该怎么整倒童家,起码也得叫童家滚出萧家村,怎么给王四六一头牛,怎么让乡亲们不再受压迫的生活。

    时间久了,大家正在劝王四六回家时,突然听到竹林外有女孩子又跑又哭的声音。大家一看,是小夭那丫头,王四六以为是王老三告诉了女儿,家里死了牛,她特地跑了回来。

    竟然不是,而是小夭快跑回家的时候,才听人说她家的大牯牛死了,大家伙都在竹林外边埋牛,她哭着跑了过来,一头扑到父亲的怀里,叫道:“爹,爹呀!”

    王四六抱着闺女,以为她在哭牛,反过来安慰道:“莫哭了,牛已经死了,你跑出来干什么?”

    小夭又一下子扑进母亲的怀里,哭着喊道:“娘,我不回去了,打死我也不回大院子了。”

    王嫂子忙问道:“怎么了?他们又打你了?”

    小夭泣不成声的说道:“是幺少爷,他要欺负我,欺负我,我跑了,死也不回去了。”

    “啥?那畜生要欺负你?”周围的男人都气愤了。

    “卖力气不卖身,又不是死契,童家敢这么干?”

    “太欺负人了,走,咱们找他龟儿子讲理去。”

    “小夭别回去了,要钱大家凑,要人我们去。”

    大家伙七嘴八舌的议论,这令本已怒了的徐灏心里暖洋洋的,迅速冷静过来,还是没有借口收拾童家,顶多收拾一顿欺负小夭的家伙,没有得逞,罪不至死。

    除非童家出了昏招,但是明显不可能,不然童家没可能在萧家村屹立多年,早就被他随手干掉了。

    从大院子来了一个管家,王老三陪着,走到近前,管家对王四六说道:“你闺女跑了,奶奶叫你把她送回去,不送回去,你自己去说清楚。”

    “我不回去,死也不回去了。”小夭哭喊道。

    王四六怒火腾的一下冒出来了,一句话也不说,跑回家拎着一把菜刀出来,对管家说道:“走,我跟你们进去说清楚。”

    管家和王老三见他拿着菜刀,一溜烟的跑了。王四六大踏步的走了过去,看样子要冲进童家。

    邻居们忙上前把他抱住,夺下他手里的菜刀,劝道:“别发怒,此事并非没有解决的法子,去不得。”

    “不叫我活,我跟他们拼了。”王四六大喊一声,然后痛苦的蹲在地上,抱住自己的头。(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