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傻二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傻二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春秋我为王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李二也看见了徐灏,呜呜说着含糊不清的话跑了过来,薛文下意识的挥手道:“去去,自己玩去。”

    “带他洗个澡,换身衣服。”徐灏又对着李二问道:“这几天又跑哪去呢?”

    “城里。”李二嘟嘟囔囔的叫着,手也跟着比划,很兴奋的样子,很难听清他在说什么。

    李二今年十七八岁了,瘦瘦高高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整日在外头流浪,有时回家睡觉,有时随便找个地方,回家大抵是因饿肚子了。

    家里人见他能混饱肚子,是那种能明白事儿的,认得回家的道路,自己也有能力保护自己,不会伤害别人,很早就放任自流了,由着他到处瞎跑。

    每天他都在寻找可以让自己去帮忙别人的各种机会,比如看到一个店铺被人吐了很多痰,地面很脏,他便热忱的的上前比划。

    店家若认识他,基本都会点头,如此李二拿着一块抹布,一桶水,把柜台和地面清洗干净,然后给他些东西,有时李二要,有时不要,就算要也不会过分。

    看到生意人气喘吁吁的挑着沉重的货物,想快步走却很吃力,他看见了就会急急跑上前去,把沉重的挑子放在他的肩上。

    村里谁家缺水了,只要站在门口喊一声傻二,他马上就会跑过来,帮你挑水,只要家里有多余好吃的,给他一口就行了。这其中李二分得清远近,会优先帮助近邻和关心他的人。

    他动辄用一把竹扫帚,隔三差五到各店铺各住家的门前,扫干净整条街道;常常代替偷懒的更夫夜晚打更,或站在十字路口疏导交通,或管各种各样的秩序。总之。他是真的用劳动去做对别人有益的事,自己从这里面能得到一种快乐,他人的认同和赞赏。或怜悯,给他一点点的感激和酬谢。

    如果有人白白的受了他的帮忙。或捉弄他干这儿干那儿,李二也不去争,也不怎么抱怨,但下次你再想白用他,也不能够了。

    时间久了,李二相当于一个公共的仆人,半个衙门的人,人们都叫他傻子。

    徐灏记得有一次。在县城撞见了他,当时豆腐店老板娘养的鸡落到井里,这是供附近许多人家吃水的井,窄而且深,看下去是黑黝黝的小洞,鸡就在冷清清的水面挣扎。

    大家用竹竿或钩子去捞半死的鸡,全徒劳无功,为了保持井水的清洁,谁也不愿让鸡死在井里,便提议一个人下井。可是谁把脸接近井口,心都颤抖了。

    “太深了,这可怎么办呀?”一个女人失声叫道。人人脸上现出难色,互相看来看去。

    这时候,李二跑过来了,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拍着自己的胸口。

    当时徐灏看到人们初时惊诧,接着都欢喜了,纷纷说道:“对了,只有傻子才敢下去。”

    豆腐店风韵撩人的老板娘半是赞扬,半是嘲笑的说道:“傻二。你把鸡捞上来,嫂子给你豆花吃。”

    “呵呵。呵呵。”李二憨厚又高兴的笑了。

    于是大家从磨坊的牛身上解下来一条粗麻绳,捆在李二的腰上。他慢慢地沉到了井里去。

    井口,蜂拥挤满了人头,围绕在井栏外的男人女人,大家争先像看把戏似的看这罕有的一幕。李二的身体渐渐下坠,井外的喝彩声也愈大了。

    “呜呜。”李二的叫声从井里响了起来。

    然而人们不明白什么意思,笑着七嘴八舌的胡乱问话。“呜呜。”李二又喊。

    直到这声音一连响了好几次,人们这才意识到该拉绳子了,当下男人们合力拉拽,就见李二挟着已经溺毙的死鸡,一点点的升上来,满身*并染了许多污泥。

    “好傻二,你真有本事。”人们不吝啬表扬,却一个个躲得老远。

    李二只是笑呵呵的拍着胸口,毫不在乎弄脏的衣服,一副我有本事的自豪。

    因此,李二恐怕是附近最忙碌的人,常常被店老板叫去打扫铺面,被屠户叫去扯猪毛,被木匠叫去抬木桩,被农户叫去挑谷子。有时看见他在给人家抹石灰,有时看见他在给人家钉地板,被寡妇叫去买东西。

    凡是红白喜事,都能看到他跑前跑后的身影。这样的一个傻子,善良之人都不会欺负,帮助的人多了,不管做什么事都能得到照顾,买东西找他一准能买到最便宜的。

    当然很多人家也会防备他是个傻子,嫌弃他是个傻子,不愿对话,远远避开。

    徐灏很喜欢李二也很尊敬,能靠着自己的劳动自食其力,不在家张嘴吃闲饭,比起很多健全的人,强得太多了。

    但无论如何,这么勤快的人终究是一个傻子呀,人们永远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他,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闺女许给他,而李二脑海中似乎也没有女人的概念,从来不对任何妇女有过不好的举动。

    就连徐灏也没能免俗,每次看到他忙碌的身影,笑一笑也就走了。

    李二逐渐在公门里很吃得开,哪个差人都喜欢有一个既听话又腿脚麻利的手下使唤,这无疑给李二加持了一层光环,以往那些喜欢欺负他的泼皮无赖都不敢欺负他了,不过叫他去做什么事,李二依然会屁颠颠的跑过来,除非他记着前仇。

    上个月,李二替县衙打更,拿着粗大的麻竹棒,挂着气死风灯。当天郊外的夜空没有月亮,星光也不明显,街道山丘河流以及一切的一切,都非常模糊,黯淡而又黑暗。

    连轻风也没有,树林像那参禅的和尚,一颗颗静寂着;茂盛的树叶黑压压的覆盖,远远看去好似一团厚大的云块,眼前的竹林就好像一堆黛色绸子的帐幕。

    这样黑的夜晚,静到能听见巢中雏鸟的啼叫和母鸟的拍翼,很远的地方都能听到。

    空间像迷离的梦境,静悄悄的又朦胧,使人猜不透黑暗中躲藏着一些什么东西。

    夜深人静,人们都已安睡,只有岸边的蝈蝈,树上的知了在断断续续的叫着。此外,一声声响起的清脆声音,就是李二的梆子声了。

    二更天过去了,李二边走边望着城内最高处的钟鼓楼,准备打响三更的梆子。

    这里是县城和乡村东方的边界,打县衙经过笔直的主街,经过横横直直的三和街,经过七拐八绕的生僻小巷子,最后抵达这边的观音河,再从河西的观音堂门口转身,原路打回去。

    这条打更的路线和转折,李二熟悉无比,多年帮忙的缘故,差不多这一带的人家,哪一间屋子是谁人住着,家里几口人,他全知道。

    今晚也和往常一样,靠着灯笼微弱的烛光,慢慢的走,渐渐地走近了观音河。

    河水因干旱消失了一半,水流缓缓流淌,白天水面飘荡着青萍,堤边和水面有无数的蜻蜓飞舞。但是夜里,只有模糊的夜色,什么也看不清楚。

    当!当!当!他一面打起了三更响,一面慢步往前走去。

    忽然有流星似的亮光闪到他的眼睛里,紧跟着消失不见了,李二以为是贼偷探路用的那种纸火把,便用力的打起更,算是他和善的警告。

    职责在身,尽管只是免费帮忙的伪更夫,李二尽职尽责的努力让他的目光延伸到更远的前方,很快他发现了两个黑影,人影中间横着一件像箱子一样的东西,走路的速度很快,很慌忙的样子,向着河边走去。

    谁家的东西被偷了?李二死死盯着黑影,本想更用力的打梆子,使得黑影受到惊吓,把赃物丢弃。可是往河边走干什么呢?没有船只,厚厚的淤泥显然是条死路,贼是决不会走这条路的,于是他疑惑起来了。

    若不是小偷,这样的深夜却跑到河边来,并且抬着这么大的沉重东西,比贼更可疑。

    李二决定不打草惊蛇,想过去看个究竟,他轻轻吹灭了发亮的灯笼,轻手轻脚的顺着河边跑了过去。

    前方的人影似乎乏了力,脚步变慢了。

    夜色依旧朦胧,虽说李二已经渐渐地逼近,却还是看不清究竟是谁,只能模糊的辨认出身体的轮廓。

    这下子更奇怪了,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三更天抬箱子到河边做什么?

    忽然听到一种惊颤的尖细声音。

    “我害怕。”

    “怕什么?”这是男人的声音,很粗。

    “刚才不是地保在打更么?咱俩被他瞧见了么?”

    “没事,地保是我姨妈的儿子,我嫡亲的表兄,就是被他知道了,也不碍事,别怕!”

    “可我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马上就到河边了,再撑一下。”

    从这段声音细小的交谈中,李二轻易就猜到了二人的身份,那男人是羊肉铺的老板,女人是春香豆腐店的老板娘,大家都管她叫公孙三嫂。

    明明不相干的两个人为什么偷偷摸摸走在一起呢?为什么又抬着东西呢?为什么走到河边呢?

    忽然间,努力抬着东西的人影朝着李二的方向走来。

    李二心慌了,他和二人几乎要面碰面,赶紧蹲下来爬在河堤上,把身体埋在充满露水的野草中间,人影喘着气走过他的面前。

    从湿润的青草中间,李二睁着眼看那被抬的沉重的东西。

    啊!李二吓得险些喊出声来。(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