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婚姻自由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婚姻自由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谷家上房,屋里的温度暖洋洋的,四五个女人正围着桌子吃茶说话。

    面对谷太太的询问,早有准备的姑妈说道:“怎么没有?只要大嫂中意,我有个堂房侄女,今年一十八岁,做得一手好针线,还会做可口饭菜,那模样也不消说了,大约和侄儿是天造地设的一双玉人。嫂子你还记得么,前年我们在皇姑寺拜佛的那天,那孩子不也在跟前么?记得大嫂还赞她鞋绣得好,就是她自己绣的。”

    谷太太想了一想,恍然大悟,暗道:不错,是有那么一个闺女,皮色呢倒也白净,可是招牙露齿的,相貌实数寻常,配不上我儿子。

    然而不能扫了人家的兴,谷太太笑呵呵的说道:“我想起来了,果然人极好,难为姑娘替我请个八字来占占。要是合呢,定下来便是了。”

    姑妈顿时满面笑容的道:“大嫂放心,一定合适,这是老天定下的天缘。”

    这时谷福生打外面进来,几个长辈不免拉着他絮絮叨叨,谷福生听得不耐烦,避到书房去了。

    亲戚们至晚方散,谷福生到母亲房里坐下,谷太太把他姑母的话转述给他听,又说道:“我儿婚姻大事,一定要挑选门当户对,情投意合的人家。你姑母那头,依着娘的意思,还得托人再访访看。”

    “母亲所见极是。”谷福生先表示同意,“孩儿在辽东三载,有师长提出自由结婚,因传统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太过盲婚哑嫁。想夫妻二人是天天要在一块儿的,总要性情合适,情投意合才好。不瞒娘。那等守旧的女子,朝梳头,夜裹足。什么都不懂,只会做男人的玩意儿。我可不要娶这种蒙昧女子。”

    谷太太有些莫名其妙,问道:“那你要娶什么人家的闺女?”

    谷福生一脸向往的道:“如今外面的女学堂也不少,孩儿想在学校里挑选个称心的,将来好侍奉母亲,帮着孩儿成家立业,不用姑姑做媒了,孩儿不愿娶。因为就算有天仙般的容貌,但没有一点学问。也是徒然。”

    谷太太皱眉道:“这番话倒奇了,咱萧家村知书达理的姑娘多了,怎么说没有一点学问?谁家娶媳妇,都不过指望她精明能干,模样长得好,琴棋书画样样皆通,你竟另有一番见识。可是学堂里的女孩子,村里的我见过也不少,不缠足没什么,连束一下都不肯。一味放大了脚,天天在街上乱跑,心都野了。哪能帮你成家立业?哪会甘心侍奉我?反正我不明白你的道理。”

    “不然。”谷福生一本正经,“娘,学校里的女学生,别看天天在外,然而规矩是有的,出身大家闺秀的比比皆是。您想她既然读了书,晓得了许多道理,自己可以自立,自己有了见识。哪个敢欺负?再者,女学生熟悉世故。凡事讲道理,能做成事。我也不打算三妻四妾,心心相印的女学生再没有那等悍妒等等的古怪性情。”

    只能说谷福生想得太美好,也太一厢情愿了,谷太太这么大年纪,一针见血的说道:“未必,女人就是女人,纵使一肚子学问,归根到底还是女人,就和男人一样,做了大官也会当奸臣,也会贪钱。”

    “是!”谷福生说道:“可那也比什么都不懂的女人强,孩儿情愿娶这种女子,相貌倒是其次了。至于小脚,有什么好处?袅袅婷婷一步路也走不下来,假如世道不好,有点动乱的时候,说句不吉利的话,连逃难都逃不出来。”

    问题是他娘就是个小脚,听儿子这般菲薄,不免有些动气了,拿出母亲的身份,说道:“不要说了,我是不要抛头露面放荡的媳妇!婚姻大事,谁不是由父母作主?你爹不在了,就该听娘的话才是,怎么自己做起主了呢?真是岂有此理。”

    谷福生见母亲动怒了,只得委婉的解释道:“娘您天天在家里,不晓得外面的时事。如今新学盛起,许多人已经开始反思传统了,譬如说缠足,自朝廷到地方,公认那是楚王好细腰的陋俗,对女性的摧残太大,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怎能为了博得男人的喜好而如此糟蹋人呢?

    现在谁不是对裹脚女人敬而远之?咱们又岂能明知故犯?再来儿子学得了几门外国话,时常苦恼知己太少,就想娶个能说到一块去的妻子,不然一辈子鸡同鸭讲,万望娘依了儿子吧。”

    这时期的女子学校,虽然也免不了遭到整个社会的轻视,视为离经叛道,但是和近代一样,对普通人来说女子求学总归是一件好事,连养闺女给人当丫头,当小妾,当童养媳都正常的年代,除了某些文人对此痛心疾首,宣称势不两立外,阻力其实并不大。

    中国近代是因为莫大的屈辱,导致整个社会去效仿西方,而此时则是莫大的自信,对新生事物的包容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当然也是女子上学才刚刚兴起,远没到引起太多人关注的时期。

    谷太太思想很开明,供养儿子去辽东念书可见一斑,如今也证明当初她的眼光很准,见儿子委婉的软求,气也平了,叹道:“唉,我已经老了,你的终身大事,也管不了许多,随你去胡闹便是。”

    语气仍旧有些幽怨,可谷太太心里很高兴,巴不得儿子有主见,至于未来媳妇孝顺奉养云云,那也不敢惦记了,大抵夫妻俩有出息,彼此扶持操持好家业比什么都强,多买几个丫头伺候自己就行了,谁说一定要媳妇伺候呢?

    第二天,姑母叫人把她侄女的八字送来了,谷太太请了一位合婚的先生占了一占,批的是女方八字极好,也没有桃花星,扫把星等诸般恶煞,而且还有二十年的帮夫好运。

    儿子的八字更不用说,一身衣食有余,功名虽是异途,却有四品黄堂之分。但是两下合起来,却冲犯了白虎星,父母不利,有点儿邢克。

    这种事就连后世人都难免抱着信其有的态度,冥冥中玄之又玄,是中国的古老文化之一,不管无神论者再怎么嗤之以鼻,五行八卦星相之学风水之道都有着难以解释的道理存在。

    何况谷太太还是古代人,那先生又是本地极有名望的相学家,原本就不满意,这下子更是不同意了。

    谷太太叫吴妈把批单送给姑母看,临走前交代道:“你见了姑太太,就说我们太太极愿意结这门亲事的,为的是亲上加亲,可如今算命先生说有什么冲犯,少爷不肯,也是他的一点孝心,我呢只得依他,多谢姑太太费心了。”

    吴妈过去依言说了一番,姑母只能罢了,男女八字都在,不信可以找人算算去。

    谷福生得知亲事不成功,放下心来。闲来无事,进城去找他的朋友蒋子天谈心。

    一进蒋家,听到里面传来喧笑的声音,大约来的熟人不少,他三步两步的跨进了书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交际圈子,谷福生的圈子不外乎同学和做翻译的那些人,果然是四五个同窗好友,如今都在京城给各方做翻译,还有一个不认识的年轻人。

    众人见他进来,都起身招呼,却不见主人蒋子天,好友许大年介绍道:“这位是牛山兄,山东大学毕业,懂得倭文,最近从倭国回来。”

    反过来介绍了谷福生,因都会倭语,福生问他些倭国的风土人情,谈的非常热烈。过了一会儿,蒋子天从里面出来,大家纷纷嚷道:“子天兄,怎么进去了这半天?莫非嫂夫人嫌我们在这里吵闹,在责罚你吧?”

    蒋子天似笑非笑的答道:“说什么话?未免太把内人轻看了。拙荆虽没有上过大学,然而也受过女子师范三年的教育,素闻诸君的大名,佩服得很,只愁诸君不肯光临,岂有多嫌之理?”

    谷福生趁机说道:“正是,小弟还没有去拜见嫂嫂,顺便请教下师范学校里面,现今有多少学生,学的什么,嫂嫂必然深知其详,还望指示一二。”

    蒋子天说道:“问我就行了,那里一共四百多女学生,校长是张钗先生,不过她时常不在金陵。好像最近聘了两位副校长,一位是田侍郎的夫人,一位是王御史的夫人,什么算学、生理、历史、自然都有,至于针线女红等各科更不必说了,总之出来一位,就是一位内外兼美的闺秀。”

    谷福生叹道:“难得,女子果然能够学成,也是我们大明前途的幸事。”

    “哈哈,可不是么?”蒋子天伸出大拇指,“你们没看她们出来的样子,身子都是挺直,目正神清,没有羞羞缩缩的样子,我就觉得比寻常女子大方得体的多了。”

    许大年说道:“福生不是还没有嫂夫人么?何不替他说一个?成亲要两下愿意,那才叫做你情我愿,叫做自由。父母选得好比撞大运,有几人能有子天的福气?娶到金陵徐家的女儿,还是念过女子师范的。”

    蒋子天忙说道:“内人不过是徐家的旁系而已,当然确实是我三生有幸。”

    眼见谷福生脸都红了,他笑道:“明天两下钟,师范学校开堂演说,内人是一定要去的,诸位兄弟要高兴去听,小弟一定奉陪。”

    大家都说愿去,牛山兴奋的道:“如此好事哪个不愿?我羡慕死了子天兄娶了好嫂子,而我们却被礼俗所拘,就算长辈开明,也苦于无从发现呀。”

    说完装模作样的连连叹息,谷福生更是正中下怀,当下大家哄笑一阵,约定明日一点钟在蒋子天的家中集合。(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