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十章 大高明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一十章 大高明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今夜兄弟俩负责在上游把小船放翻,船儿撑到了应当沉船的地方,天还刚断黑不久。

    这里是个杳无人迹的荒滩,相传五百年前,勾吴两姓族人曾在此河岸各自聚集了二百余壮汉大战过一次,结果是双方同归于尽了,无一男人生还。

    据说因死伤惨重流血过多,导致元气大伤的两族认识到不能再这么任性下去,开始尝试和平共处,反正这里的石头皆是褐色,仿佛被鲜血所浸染似的。

    好像此事不仅仅是传说,因为岸上还有官府立的石碑存在,上面的字迹早已模糊不清,总之因这个故事,附近从没有人烟。但又因为这里是来往船只必经之路,很久之前有了一座庙宇,有了庙则使得撑夜船过此地的人不至于心虚,寺庙的香火也因此还不错。

    兄弟俩看看天空,时候还早,先出娘胎的哥哥说道:“还得一个时辰,咱们做什么?”

    弟弟说道:“喝酒。”

    船上有带来的一大葫芦黄酒,半只野山羊腿,一包干豆子,弟弟起身准备酒菜。

    哥哥说道:“不急,时间还早得很,咱们去看看老和尚吧。”

    这里除了寺庙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再远些时间就不够用了,哥俩放翻船后得到下游去凑热闹,他们的宝刀在数日前就已磨得锋利无比,不能错过砍大鱼的节日,一年才一次。

    兄弟俩游上了岸,哥哥说道:“老和尚也不知道在不在,上一次是三年前了。”

    并肩站立的弟弟望着天上的星月,不由得一声长啸:“好天气!”

    小半年没下雨了,天气的确太好了,长空无云。天空是深蓝色的,群星如嵌在宇宙中的宝石,熠熠生辉。水边的流莺飞来飞去如仙人指路的灯,荒滩上的蟋蟀三三两两的鸣叫。清越沉郁,四周的环境荒凉而浩瀚,使人有种像英雄一样在古战场刀枪剑戟的缝隙间徘徊阔步。

    因蟋蟀的声音,弟弟想起忘了携带笛子,惋惜的道:“有笛子好了,我们可以唱歌。”

    哥哥没回应,放开脚步奔跑,忽然停下来凝神静听。听到山上的木鱼声了。

    “上山看看和尚,这时候还念经。”

    弟弟也没有回应,他不想上山,只想在附近转悠转悠,不过做弟弟的事事追随兄长,哥哥已经向山上走去,他也只得跟在了后面。

    月亮的光芒照在滩上,林立的石头另一面为月光所不及,好似躲着鬼魅妖魔。萤火虫在月光下到处飞动,振翅发出轻微的嗡嗡声。每当从头顶上飞过时,宛然如在虫背上骑着小仙女,常常能嗅到若有若无的一种香气。

    “哥。小心蛇。”弟弟几步冲上来,腰上的刀瞬间出鞘。

    “汉子怕蛇么?”哥哥对趴在树梢上受到惊吓的毒蛇视而不见,仍然堂堂朝前走着。

    上了半山腰,人距离船大概有数十丈远。月光中的小船在粼粼波光上轻轻摇摆,目光尽头的下游平岗也沐浴在月色中,水面浮起了一层白雾,雾中闪着火光,一闪一闪。

    兄弟俩眺望着,哥哥想起了旧事。“这里死了我们族中二百汉子,他们也死了二百。”

    啪!哥哥的刀也拔出鞘了。顺手砍向路边的小树,砍断了不少树枝。弟弟马上有样学样。

    哥哥一面挥刀一面说道:“爹临终时说的话你记不记得?我们的刀要饱饮仇家的血,只要我有一天遇到仇人,这把刀就一定会喝了他的血。不过可惜,朝字辈的烟火已经绝了,我们的仇是报不成了。真是委屈了这口宝刀,只能砍砍水中的鱼,山上的猪。”

    “那也是没法子的事。哥你上去吧,我撒泡尿。”

    “好,你快点上来。”

    当下兄弟俩沿着窄小很不平整的山路向山顶攀登,随着与山庙的距离越来越近,与河水的距离越来越远,每次停顿回头望着山下,下面的一切皆如梦中景致。

    继续上行,有时感到木鱼的声音很近,有时反觉得渐远,兄弟俩胡乱的把刀向左右劈砍,隐隐约约能听到木鱼声音之外的念经声了。

    到了山庙门前,静悄悄的,山神土地小石屋中有一盏微光如豆的灯火。

    月光洒了一地,一方空地有石桌石椅供人休息,里头的和尚似乎毫无知觉,朗朗的木鱼声起自庙里,气氛祥和干净,弟弟不愿拍门。

    “哥,不要吵了人家。”

    他自己直接坐到石凳上去了,并且把刀也放在了石桌上,忽然看到一把野花,应该是不久采来散乱的丢在那里。

    弟弟诧异了,这绝对不是庙中和尚会做的事,年轻人好事多心,把花拿起来给哥哥看。

    “哥,这里有人来了。”

    “不奇怪。”哥哥不以为意,“很多砍柴的青年会爬到这里来烧香求神,想让佛祖保佑他得到女人的心。”

    弟弟观察着花束,“我觉得这是女人遗下的东西。”

    哥哥失笑道:“女人的又如何?这野花很平常,到处都是。”

    弟弟羡慕的说道:“倘若是勾族那些顶美貌的女人呢?”

    “近乎笑话。”哥哥缓缓摇头,“永远不敢来这里的,太危险了。”

    “反正我猜是女人丢下的,也就可以说是被美人丢下的,我得带回去。”弟弟拿着花爱不释手。

    哥哥无语的道:“只有小孩才做这种事。罢了,你还年轻,要拿去就拿去好了,却不要为此苦恼,哥会挣钱给你娶好看的媳妇。”

    “嗯。”弟弟喜悦点头,过了一会儿,他忽然说道:“哎呦,莫非和尚藏了?”

    说到这里他自己忍住了,不敢亵渎出家人,而里头的木鱼声急转,似乎非常不满。

    哥哥在月光下舞刀,做出祖传下来的种种刺劈动作。姿势优美,他的心全神贯注,在刀风中来来去去。进退的身手矫健不凡。

    这汉子可以说是吴姓族中最纯洁的男人,也是身手最好的猎人。最勇猛的战士。而弟弟珍而重之的把山桂野菊藏到鹿皮兜子里,喃喃自语,他天生有几分诗人忧郁的气质,身体不及哥哥强壮,故在事情上多遐想而少成就。

    原来按照这一带的山寨风俗,女子遗花被陌生男人拾起,则男人即可进一步对女子唱山歌,把女人的心得到。所以他在编织着浪漫的爱情故事。

    弟弟是刚满十八岁的年青汉子,其实还不明白女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因凡是女子声音身段衣服上的颜色等等皆趋于柔软,天生好奇的欲-望使他对年轻女人有一种狂热,如今偶遇这一束花,主人自然成了他的梦中偶像。

    这孩子平时就酷爱吹笛子唱歌,眼下明月清风使得他兴致高涨,先前不让哥哥拍打山门怕惊扰了和尚的功课,到此时,却情不自禁的唱起了山歌。

    承袭自春秋战国时期的吴国歌曲。世人已经很难听懂,大概是类似诗经里的“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或“你这心地善良的女孩,在梦中也不忘带一把花,因为这世上,也有做梦的男子,可以在梦中把花给他。”

    总之弟弟很有作词的天赋,当微风轻轻吹到他的脸上,如同女孩的小手摩挲。他陶醉的又唱道:“柔软的风拂我的脸,我站在你的门前。等候你开门,不拘哪一天我也不嫌迟。”

    忽然。山门旁的小角门开了,哥哥忙收刀说道:“对不住师傅,半夜三更惊扰了,咦!”

    出来的竟不是庙里的老和尚,而是一位身材消瘦,剑眉星目,带着一身肃杀之气的年轻男人。

    兄弟俩自小打猎,锻炼出野兽般的直觉,同时露出警惕的表情,这陌生男人身上的血腥气太浓郁了,不但杀过人,并且是似乎杀过很多很多的人,手同时按在了刀柄上,一触即发。

    倒是男子神色很平静,也没有任何的防备,扫了眼哥哥手上的刀,赞了句“好刀”后,侧身一让。

    后头是一身破旧僧服,人虽老迈却精神勃勃的老和尚,也是看了眼宝刀和刀鞘上的花纹,问道:“是第九族子弟么?”

    弟弟意外的见哥哥恭恭敬敬的道:“是,宗字辈的。敢问这位是?”

    老和尚说道:“远道而来的客人,护卫江山的将军,你辈真正的英雄,手刃过万千鞑子。”

    难怪了,兄弟俩知道和尚的介绍应该是真的,出于年轻人对于英雄的崇拜,露出了仰慕的神色来。

    不料那年轻将军冷冷的道:“我杀敌用的是火枪火炮,也不是什么英雄,战死的将士们才是英雄。”

    老和尚笑了笑,问兄弟俩:“你们是荆南先生的公子了?”

    哥哥说道:“惭愧!无用的兄弟辱没了第九姓吴族。”

    和尚神色唏嘘,说道:“荆南先生过世很久了。”

    弟弟傻愣愣的站着,茫然不知家族和老和尚有何渊源,哥哥说道:“是的,师傅与先父认识多年。”

    “是啊,我们还是,唉!”老和尚想起什么再不说话,借着月光仔细端详兄弟俩的模样。

    哥哥说道:“四年前曾随先父到过庙里一次,没有同师傅谈话。”

    “嗯。”老和尚点头,遮掩了自己的心事,赞不绝口的对青年将军说道:“这可是真正的宝刀,来,把刀给我一下。”

    弟弟赶忙把自己的刀抽出来,双手奉上,就见老和尚持刀在手,略一挥动,瞬间飕飕风生,寒光四溢。

    哥哥努力回忆起父亲说过关于老和尚的话,青年将军则不为所动,再好的武艺在战场上也没有用武之地,短兵相接,战阵之术直来直去,顷刻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结局。

    弟弟则兴奋的的抚掌,“师傅大高明,大高明。”(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