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 买牛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七章 买牛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清晨,徐灏在凉亭里翘首日观天象,努力回忆人工降雨是怎么个流程,如果当年在气象站工作就好了,眼下凭借一炮催雨,大概能被人们一举封神吧?

    “可惜!”徐灏想不出来要打什么化学成分,貌似干冰什么的?问题是做不到呀。

    体态略有发福的箫雨滢走了过来,昔日的萧家村第一美人,随着岁数的增长越来越成熟美艳,可也同时失去了少女时期的韵味。至于已年过五旬的美舅妈,不提也罢。

    “昨晚陆家村闹出了稀罕事,陆老爷昏倒不省人事。”箫雨滢神色唏嘘。

    徐灏既预料之中也很是意外,搂着表姐顺手掀起了裙子,自言自语道:“我打不了雨,可能一炮打人。”

    “真是的,昨晚还不够呀?”箫雨滢嘴上笑骂,人却顺势抬手扶着亭柱,熟练的翘起了圆滚滚的臀部。

    原来昨晚王奶奶最后竭尽全力的呼喊“你们把我们捆起来吧,多少人冤死在河里,哈哈哈,沉河!哈哈哈。”

    当时所有人都没有动静,这么凄厉的声音,犹如在召唤河底的亡灵,无不提心吊胆,担心下一刻是否天都要塌下来,地会不会陷下去,大河会不会倒流啥的。

    王奶奶忽然站起来,冲过去拉扯陆汉臣,疯了似的大叫:“我们一起去死吧,在阳间我奈何不了你,到阴间问问阎王好了。”

    当时的陆老太爷木然不动,一副不害怕被拉进河里淹死的样子,没等亲信上来救驾,他忽然感到血往脑门上一冲,一下子昏倒了,再也不省人事。

    后来听说陆老太爷醒了过来。犯了癫症,一天到晚胡言乱语,反复说封二和陆永芳的鬼魂来找他来了。王奶奶要拉着他去阴曹地府下油锅之类,疯了的陆汉臣吓得到处乱藏乱躲。动辄摔得头破血流,没过多久,一病不起,呜呼哀哉了。

    陆汉臣不是恶人,一辈子就做了这几件亏心事,维护封建礼教也有着积极意义的一面,平心而论陆家村被他治理的不错,他被刺激的过不了良心这一关。村里人念着他的好,不但帮着发丧,也一致推举他长子继承族长之位。

    而王奶奶回家之后,要求村里人推倒她那座讽刺无比的贞节牌坊,可谁敢呢?她也不管朝廷已经赐封,拿着棒子去敲打,拿着刀子去砍,奈何质量杠杠滴,不过砍了几道小口子,牌坊还是巍然不动。

    没奈何。王奶奶改为向大家宣传今后寡妇再也不要守节了,寡妇家的日子是最痛苦不过的日子。

    后来贞节牌坊仍旧坚挺,听说她去了尼姑庵吃斋念佛了。说要赎回自己的罪孽云云。

    徐灏不失时机的插了一腿,以出了五服的理由,要求陆家宗族同意陆皓与陆永洁成亲,而二人也证明了对彼此的情意,不过宗族要二人永远离开陆家村,今生今世不许回来。

    徐灏安排这一对新婚夫妇乘海船去了美洲,开始属于他们自己的新生活,希望夫妻俩能多生孩子,以保卫汉人的家园。

    王家渡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大清早,小夭早早起来把屋子打扫干净。烧火做了早饭。而事情突然间急转直下,朝廷宣布减去萧家村今年的田赋。徐家宣布联合多个大族以高于市价一成的价钱提前预购粮食,用来赈济衣食无着的百姓,也为了平抑粮价。

    这段时间徐灏的作为人人看在眼里,因此各个村子群起响应,王家得以提前卖出了粮,拿到了银子不说,县里那帮干高利贷的,不知怎么得知他和徐灏是朋友,恭恭敬敬的把银子送来了。

    王四六整个人都懵了,幸福竟来的如此突然?比预期多出了四五两呢,乘兴去大院子找到了王老弟。

    王老三跑了好几天,穷人家一听是童家,全都摇头,兼且朝廷和徐家这么给力,也不着急卖儿卖女了,他正为此发愁,提高银子也无人愿来。

    今天王四六自己找上了门,不过王老三还算是本分人,把昨天二少爷加到五两银子一年的消息告知,王四六快活的眉飞色舞,难道真的转了运?好消息一个接一个。

    但是王老三带着他和童二少爷一说,起了波折,王四六自然请求把一年的工钱和卖身银一次支出,那二少爷却说道:“你闺女仅仅做一两年而已,到时我还得找人,闹得孩子认熟了哭闹,这还算是卖身么?再说咱们又是邻居,就是你闺女来打两年长工罢了,所以得按照长工的规矩来。”

    王四六点点头,二少爷这话说得没错,那更好了,省得到时童家死活不放人,或趁机多要赎身钱,反正买牛的银子也够了。

    二少爷又说道:“一次支完也可以,毕竟是近邻嘛!不过要把预支的月银按月算利钱,不然我家吃亏呀,其他人有样学样都喊着要预支,坏了规矩。”

    “成。”王四六琢磨这也是道理,如此傻傻的去了账房,结果算到了头,还是等于三两银子干一年,拿着白花花的银子,他心说这大户人家真是想得精,做的绝呀。

    没有办法,走到这一步,就得捏着鼻子认了。于是王四六在一张约书上按了大拇指印,有种还是卖了女儿的感脚,心里不是滋味,拿着钱走出了大院子。

    下午,他来到徐家账房拿钱,徐家也不怕谁敢趁机撒谎,也没人敢。

    徐灏没事过来溜达,村民们纷纷大声问好,就见王四六也走过来,美滋滋的道:“我一会儿要去买牛,三爷你有空没?”

    徐灏笑道:“真的买牛了?这么大的喜事,我自然得去。走!”

    大家伙纷纷羡慕的看着王四六,王家看样子是真的发迹了,不但买得起牛,还交上了三爷这大贵人,成了货真价实的王大人。

    坐着徐家的马车。一路风驰电掣的来到牛屎坝,王四六兴匆匆的跳了下来,跑步进了场。

    徐灏笑了笑。不紧不慢地跟在后头,他还是发憷那遍地的地雷。好在不下雨,坑坑洼洼的地面变得干燥了。

    王四六一眼就望见那一头大牯牛还系在那里,似乎已经熟悉了,圆圆的牛眼也望着他。

    他径直走过去,好像要马上交钱,牵着牛就走的架势。可是当眼看心想事成的刹那,他自己却迟疑了起来,心说就买这一头?还是再仔细选一选。甚至多去几个牛市,多看一看牛,再等等行市呢?过了秋收到了冬天,价钱一准还得降低。

    徐灏买东西向来痛快,就算被坑了也顶多事后骂几句完事,除非严重,小来小去的东西不会去找人家算账什么的,天性豁达不喜斤斤计较。

    看出来老王犹豫了,但是徐灏没有说什么,耐心陪着他看来看去。买牛是王家的头等大事,身为外人不能乱发表意见。

    两个人就在牛屎坝乱转,徐灏见老王听着人家砍价钱。也侧耳听了起来。

    忽然那个认得的经纪人走了过来,笑眯眯的对王四六说道:“老哥,这一回是下了狠心了吧。瞧,钱袋子都拿来了。”

    “我先看看,先看看。”王四六不肯承认,对徐灏说道:“三爷对不住了,咱们再转一转吧。”

    “好好转转,咱不着急。”徐灏乐呵呵的应承,看了眼笑容不变的经纪人。微微眯了下眼。

    如此他俩匆匆走遍了牛市,不是很大的牛市。不到三十几头牛。王老四每一头都要仔细观察,拍一拍牛背。看一看牙口,只是不说话。

    徐灏则是不停的观察那个牛经济,常言道买的永远没有卖的精,有经验的人都能看出王四六挺胸抬头一副我要买牛的模样,这些常年卖牛的经济没几个老实人,应该会做些手脚。

    果然有两三个人朝着大牯牛走去,牛市不大,王四六一下发现了,这使得他下意识的感到紧张,不能叫别人把自己好不容易相中的牛牵走丫。

    当下他匆匆转了过去,徐灏还是不动声色的跟在后头,那几个人对着牛摸来摸去,称赞这是一头上好的牛。

    牛经济与其中一人嘀咕了几句,开始捏起了袖筒子,这就是说,他们开始讲价钱了。

    古代在这方面有约定成俗的交易规矩,古时商人最注重的就是信誉,奸商例外,其实后世也一样,一旦谈好了价钱,那这头牛无疑就没有王四六的份了。

    这怎么行呢?王四六忍不住走上前,对另一个牛经济说道:“老弟,这头牛我早就相中了,你不是说给我留着吗?”

    那牛经济说道:“这话我是说过,可是你一直不买,牛主人也不能光等你呀。”

    “看好了。”王四六把肩头沉甸甸的褡裢一拍,气势十足,“我这不是来了嘛。”

    那牛经济点点头,扯了正在砍价的另一个牛经济一把,说道:“你这一头的生意先搁一下,几位对不住了,得先来后到,这位老哥早就说过要买这头牛,刚才也来了,只是去别处转了转。”

    那几个人显得很不乐意,但还是没说什么,站在一边旁观。

    徐灏看着两个牛经济和王四六做起了生意,牛经济说道:“你可把牛看好了,看好再买,不要说好了又不算数。咱们公平买卖,休要事后反悔,又来啰啰嗦嗦的扯个不清。”

    徐灏没有参与也没有提醒,一来现在的牛价委实底,即使经济想多赚几个钱,情理之中,找人过来也是情理之中,不过分就行了,说到底都是为了生计。

    二来他不懂牛,没资格乱发表意见,但即使以外行的眼光,这头牛也是牛市上数一数二的好牛了,眼角没有牛屎,大体没有什么异味,体型好看,很精神的样子,应该没有问题。(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