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家祭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一千零五章 家祭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院子里,天上依然晴空万里,看来老天一时半会儿的不会怜悯百姓,一圈灰色的石墙磊的很漂亮,严丝合缝;精巧的篱笆围着菜园子,生长着无精打采的各式蔬菜,一侧的石磨洗涮的干干净净,各种工具整理的井井有条,见证王家人的勤快。

    小院一角,王四六忍不住对妻子说道:“你去问问吧。”

    “嗯。”妻子顺从的进了屋,正好儿子也在屋里看书,这事总归瞒不过去,是以直接说了出来,问女儿的意思怎么样?

    夫妇俩生了一双好儿女,王大人个头冠绝上元县,丑是丑了些,可也五官端正,加上孔武有力,勤劳质朴,当年有的是人家争着要把闺女许给他,所以王氏年轻时模样姣好,个头也不矮,性情又贤惠。

    有父母的优良基因,儿子王柱的个头也接近一米九,相貌堂堂,功课优良,对同学极好,重情义讲义气,曾带头揍过几个泼皮无赖,在学校的外号叫做托塔天王。

    女儿小夭一样出落的亭亭玉立,性子温柔模样讨喜,看起来比同龄人大了几岁,因自幼帮着父母天天干活下地,十分懂事,不像很多村里的女孩子喜好打扮,好吃懒做,村里人没有不称赞的。

    小夭一听,起初愣了,接着歪着脑袋在想,没有马上回答。

    王柱却不乐意了,反对道:“没有谁愿意在大院子里当长工,你倒愿意让妹妹去大院子当丫头?”

    王氏委婉解释道:“娘也不愿幺儿去伺候人,我是说,我是说,她只去苦一两年,换咱家一辈子好过了。”

    说到这儿。王氏想起前些年的自己久病在床,女儿年仅四五岁即懂得孝顺自己,喂水喂饭端屎盆子等等。每次看着她小小年纪,费力辛苦而又可爱的模样。无不感动的泪流满面,也正是因为丈夫和两个孩子的不离不弃,使得她有了一定要好起来的念头,所以已然是说不下去了,“不,不提了,这件事咱不提了。”

    连王四六也说道:“算了,只怪我运气不好。去年没有多挣十两银子出来。咱们继续下力气种地,看明年再说吧。”

    王氏说道:“那过他两年再说吧。老大即将长大,可以和你一样出力了,幺儿也快顶的上我了,到时她把家里的活计都担起来,我和你一起种地,老大一定要继续上学,好出人头地,咱家还是有希望的。”

    “就是。”王柱最宠爱妹妹,“这几年我会拼命帮爹娘干活。多攒些钱,等中学毕业,我要去报考讲武学堂。做一名保家卫国的军人。”

    “不行。”王四六怒了,“老子就算死了,也不许你去做卑贱的军户,丢祖宗的脸,你就给我老老实实的种地,娶妻生子,我和你娘就算累死,也巴望咱王家成为书香门第。”

    “爹,你根本不懂。”王柱神色兴奋。“如今不是以前了,当兵不丢人。何况我一毕业就是军官。”

    “那也不行,没门。”王四六却不为所动。气呼呼的又掏出了烟袋子。

    王柱自然不服气,刚想继续争辩,不料妹妹说道:“我愿意去。”这完全出乎一家人的意外,大家愣住了。

    说起来童家尽管传承很久,眼下更是大富大贵,但是萧家村却无人尊敬过,都讥讽童族是一百年的暴发户,远不能与其他大族相比。

    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其门风使然,几代家主吝啬成性,全无大族作风,就和那些土财主一样吝啬小气,把自家的下人当成骡马一样使唤。

    小夭很清楚童家不是徐家,邻居中谁家的姐妹有幸去徐家做丫鬟,人人都恭喜说是去享福的,事实也是如此,即使在徐家做个粗使丫头,也比在童家做头等丫头体面。

    而她一个仅仅做一两年的丫鬟,可想而知过去是要吃苦头的,并且是去吃大苦头的,童家一定会捞回本钱不可。但是她想啊,只要她的苦头能够叫父亲换回一头大牯牛,叫父亲从此不再站在犁头前头,死命的往前拉,拉得咬牙切齿,脖子上的青筋直蹦,再也不必为了借牛而每年坐在屋里唉声叹气,出门去向人家低声下气的求告,只要有了牛,那一切都会好起来,故此她心甘情愿的去吃苦。

    但毕竟年纪小小的小夭心里有委屈,有些赌气的说道:“哪怕去了童家是进了阎王殿,只要你们好,我就苦死了也值得。”

    全家人更吃惊了,王四六感动的把闺女抱起来,不禁泪花在眼里打转转,亲吻着女儿的头发,“我的幺儿这么一丁点大,偏偏这么懂事。”

    多年的梦想眼看就要实现,王四六又咧起嘴来,多少天想破了头还是找不到法子的事,女儿轻轻一句话就解决了,高兴的想赶快到牛市上告诉那牛经济,不要把他相准的大牯牛卖给别人,然后再到大院去找王老弟。

    忽然,他的笑容没了,紧绷着脸不住的摇头,喃喃道:“不行,不行。”

    把孝顺的女儿又拉进自己的怀里,粗糙的大手捏住女儿修长好看可也因劳动而变厚实的大手,认真端详了一阵。除了这双手之外,多好的姑娘,刚满十二岁,长得标致秀气,身段堪比十四五岁的大姑娘了,修长苗条不是江南绝大多数女儿家可比的。黑漆漆的眼眸,红红的脸蛋上有两个酒窝,乌黑发光的秀发,虽说手粗糙了一点,指头却还是十指尖尖呦。

    这样一个出色的女孩子,怎么舍得送进童家?看主人的脸色,听人使唤,挨打受骂,凭什么去吃苦受罪?

    不,不能这样,王四六缓缓摇头道:“幺儿,爹不能让你去。”

    王氏也爱怜的摸着女儿的脸蛋,谁愿意把自己的心头肉送到童家那样的老虎嘴里去?问道:“你可晓得去大院做丫头,有多危险么?”

    “我晓得。”小夭生于斯长于斯,岂能不知发生在童家那些作践下人的恶事?不舍的依偎在母亲温暖的怀里,“我都知道,可再苦也没有爹在田里顶着日头拉犁头苦呀。”

    “好孩子,好孩子。”王四六已经泪流满面了。

    王氏喃喃叹道:“傻丫头,还有比苦头更可怕的事呀,你怎么晓得?”

    “我不怕。”小夭越发的坚决了,人小一样聪慧,“每次三爷都叫我喊她徐叔叔,就凭这个,童家人不敢欺负我。”

    “这倒也是。”

    非但王氏松动了,连王四六也频频点头,是呀!萧家村毕竟还有个徐三爷,给童家人一万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动闺女半根汗毛,只要把女儿喊叔叔的事传出去。

    最反对此事的王柱也眨眨眼,找不到反对的理由了,徐先生在村子里就是一尊神,没有人敢触犯他。

    屋子里静悄悄的,似乎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与此同时,整个一下午,陆家村照着上一次的老规矩,三牲八礼抬进陆氏祠堂里,一对被捆着的‘奸夫淫-妇’抬到了祠堂石坝上示众。

    合族的家长又都来了,无需写告祖宗的祭文,有现成的,闹哄哄的把礼仪走了一遍,当着全村人的面,宣告惩办一对男女的办法:沉河!

    陆二等青年按照约定,保护着陆皓和陆永洁不受侮辱,事实上以陆永洁的身份,等闲村民也不敢上前。

    整个仪式都完成了,只等陆汉臣来宣布一声,把一对男女抬到大河边的船上。

    一直等到了半夜子时,就见陆汉臣颤巍巍的出来,忽然说道:“抬回我家的堂屋去,我要先拿他们来家祭,再抬到船上。”

    所有人都非常吃惊,猜不透陆老爷打得什么主意,可这理由貌似却是光明正大,贵为一族之长,代表着整个陆家乃至整个陆家村,弄什么家祭也说得通,就是不知怎么个家祭法,是打算家祭无忘告乃翁么,告知祖宗先人家里出了一个贱人?

    很快一对男女被抬进了陆家正屋去了,除了陆汉臣以及自家下人,自是谁也没资格跟着进去凑热闹,反正陆老爷吩咐关起门来搞幺蛾子的家祭。

    大门缓缓关上,陆汉臣又说除了血亲和少数几个亲信,连普通下人也无权踏进屋里,更遑论一干长工短工了。

    陆二等人站在外头,小声议论,陆三说道:“你们说老太爷磨蹭到天黑都没有办什么家祭,到底要捣什么鬼?”

    陆二纳闷的道:“大概是要向祖宗道歉吧,以前大房也没出过这档子事,如今出了,他肯定又惊又怒又失望,这家祭也是情理之中。”

    大家伙纷纷表示同意,事已至此,已经再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了,本来白天可以求徐三爷出面,却没有。

    现在大家都侯在门外,陆汉臣不可能做什么,他得顾着整个大房的体面及陆族的体统,大概不外乎在自家来一次祭告,为的是自己和亲人与女儿见上最后一面,听听她有什么遗愿。

    毕竟白发人送黑发人,解气不假,可陆老太爷的痛苦,是个人也能理解,只能说谁让你自作孽来着?终于轮到自己头上了吧?(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