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二章 美梦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九十二章 美梦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王四六正在院子里干活,没认出打他门前走过去的徐灏,不然非高兴的跳起来不可。

    每次徐灏回来,不是办堂会就是请戏班子,热热闹闹的摆三天宴席,任由乡亲们拖家带口连吃带拿,这俨然成了村民们最期盼的节日。

    忙了半天的王四六有些累了,走出来蹲在门口,这两年他只有一个嗜好,那就是抽叶子烟,当时是徐灏叼着自制的烟卷,顺手给了他一颗,结果王四六就染上了烟瘾。经过他的种植,田边地角收获豆荚等时鲜蔬菜,还可以收获够他一年抽的叶子烟。

    点燃了烟卷,王四六美美的嘬了一口,恰好被走过去的徐灏回头看见了,转身回来,问道:“啥烟叶?给我来一根。”

    “呦?这不是三爷么?您好!”王四六吃惊的站了起来。

    “回来住两天,来,咱们一块抽根烟,聊聊天。”徐灏直接蹲了下去。

    王四六有些受宠若惊,忙不迭的卷了一根烟递过去,徐灏用烟头对接引燃,轻轻吸了一口。

    徐灏上辈子是烟民,这辈子没事时也会偶尔抽两口,但平常不抽,不想给孩子们树立个坏榜样。

    “今年收成怎么样?”徐灏随口问了一句。

    王四六咧嘴笑道:“咱是一个老把式,时令节气,耕田播种,每一块地能种什么,一清二楚,只要天气不扯拐,雨水及时,只定一年两季满打满收。托您的福,这几年也有些余钱了。”

    “嗯。”徐灏笑着举起烟卷,二人如干杯一样。各自抽了一口。

    王四六是有名的勤快人,不问可知余钱是他辛辛苦苦省出来的。类似王家这样的农民,一年到头的手脚从来不会闲着,只有过年那几天才能休息一下,但就是那几天也要依照习俗。打扫房屋,挖明沟,清垃圾,顺便积些土杂肥料,沤几堆堆肥。

    平常每天他都是天不亮就把一家大小轰起来,辛苦一天。晚上背着月亮回家。吃完晚饭,还要编些东西贩卖,赚些零用,家里用的竹笼竹筐鸳鸯兜子竹席都是自己编织的。凭借这手艺,除了挣出油盐的钱。还可以给孩子扯几丈布,叫妻子给一家大小缝衣服做鞋子。

    徐灏建议道:“余钱最好是搞点什么,儿子大了吧?女儿也要嫁人,得多赚些钱。要不你从我这买一头小牛犊吧,不收利息,什么时候有钱什么时候还。”

    “三爷和我想到一块去了。”王四六很兴奋,却婉言谢绝道:“多谢三爷了,我已经选好了。就不麻烦您了。”

    徐灏点点头,多少知道这位萧家村姚明的性子,属于那种从来不愿求人的老实人。没错。王四六这一辈子,以能不求人就做到让一家人温饱而自豪。

    嗜好除了抽烟他也喜欢喝酒,喝酒很有节制从来不酗酒,他一向对遇到些不顺心事的邻居,动辄花钱打半坛子酒灌下去,借酒浇愁的人很不以为然。认为作为男人太没有志气了。

    每当他也买一点点酒来喝的时候,那是实在累得不行了。或是田里的农活委实忙不过来,请几个短工来帮忙。按照乡下的规矩,打酒请短工喝,自己也顺便解解乏。

    所有吃的东西都是自己种出来的,外头的吃食是一个铜钱也不会花的,稻米小麦轻易不舍得吃,平常他家只吃粟米玉米地瓜这种粗粮,只有过年了,要孝敬祖宗供奉神灵,才去买几斤肉回来打打牙祭,自家的猪都卖了。

    现在手里有了些余钱,擅长精打细算的王四六没少琢磨,一本万利的事莫过于像童大老爷那样,放债。但是他不敢做,更不敢去放伤天害理的“阎王债”,倒不是怕遭到报应,而是很清楚他没有一点势力,不像童家,可以派人去抢人家的锅,下人家的门板,或者雇两个无赖住在债主家闹,他的债一准会放黄,连本钱都蚀了。

    也想过做些小本生意,或去外地倒贩货物,可是农活缠住了他,抽不开身呀,也怕一路上被那些官差和收税的,随便编造什么理由,货物扣没了,还要交赎金,又怕货物倒不出手,茶楼酒肆什么的又没手艺。

    最后他打算养一头大水牛吧,种地最需要的,并且也想了不止三五年。借牛耕地要花钱,非常心疼,每次他在田里奋力拖犁头的时候,都会想到要是有一头牛该多好呀?有了牛少费力气倒是小事,最要紧的,是从此可以不误农时,可以深耕细作,多打粮食了。

    有了牛,反过来可以租给缺牛的,租钱不少。农闲了呢,可以拉出去运人运货,坐在车上抽一下响鞭,多美?

    徐灏的主意和他不谋而合,果然徐三爷是位行家,这令王四六很佩服。但其实他那一点余钱,买一条牛腿还凑合,买四条腿的一只整牛就差得远了。

    五年前,他曾经和几家自耕农合伙买了一头牛,他占了一条腿,可是四家搭伙,农忙时扯不清的皮,各家都往死了用牛,一点不爱惜,结果把牛整的半死不活,他见状退出来了。

    那时他就决定,非要买一头水牯牛不可,就算买不起,买一头黄牛喂大了也顶用。

    从那以后,买一头水牯牛成了王四六的人生目标,一定要把自己的家业发起来,立于不败之地,不至于给希望自己倒霉的童家和下面那些收利钱的师爷们,不声不响地把自己这份家业暗算了去,只有买一头牛才行,毕竟人总有衰老的那一天。

    等有了大牯牛,自己就像似肋生双翼,可以飞了,可以每年更多的积攒一些钱,两三年的工夫,也可以乘人之危了,对那些吃喝嫖赌的破落子弟放放债,赚大利,低价典当别人的田产,进而买田置地,过起财主们坐收租子的快活日子,那该有多安逸!

    每当想到这个的时候,王四六心里乐滋滋的,又抽着烟盘算起来。这个美梦他从未对任何人讲过,不求人的性格,所以他从来不认为世上有什么可靠的朋友,甚至没有对自己的家里人讲,把美梦深深埋在心里。

    是以徐灏的建议,换做任何一个萧家村人,都会欣然接受。而以徐灏的身份,怎么可能趁机谋算乡亲?当然王四六自己也清楚,但他只想依靠自己,不然纵使实现了美梦,那滋味也不会甘美。再来普普通通的农民不愿平白受人恩惠,也不想被村里人说闲话。

    总之他拒绝了,徐灏见他语气坚决,也就罢了。

    抽完一根烟,徐灏告辞离去,王四六依然蹲在那里,想呀想呀,更加想得入迷了。叼着早已熄灭了的烟杆,似乎漂亮健壮的大牯牛已经买回来了,他兴奋的眼睛发亮。

    眨一眨眼睛,仔细一看,哦!原来是大院子童二爷家的牯牛,放牛娃牵着牛从山坡上回来了。

    王四六忍不住站起了追过去看看,瞧瞧这牛多好看,洋洋得意的甩着尾巴,慢吞吞的迈着四条腿。

    谁也没想到,徐灏的一句话,竟彻底令王大人沉迷了。此后每天都要胡思乱想一会儿,时常坐在饭桌上吃着饭,忽然想起了大牯牛,便情不自禁的嘻嘻笑了起来。

    本来他是不爱笑的人,这不免引起家里人的惊奇,问道:“笑什么?捡到金娃娃了?”

    王四六收起了笑容,冷冷地道:“比捡到金娃娃还要好呢。”

    晚上,他在梦中醒来,猛然听到他的草屋里似乎有牛在吃草的声音,赶忙翻身起来,到草屋里去看个究竟。

    月光下的草屋里空空的,哪有什么牯牛吃草?失望的王四六回屋继续睡觉了,迷迷糊糊又沉入到他的美梦中去,梦见村里的晒谷场上,他在牛群里转来转去,看着喂养的又肥又壮的一头头大牯牛,得意的不得了,或者看着一头没养好的瘦牛,他板起了牛嘴巴,仔细数着牙口,看看这牛有几岁了,摸一下牛的背肋,估量牛的力气有多大。

    但是每一次醒过来,还是睡在自家的炕上,睁眼望着窗口外天上的星星,叹了口气,该叫一家大小起来了,原来不过是又作的一场梦。

    很快王四六忍不住了,一反常态,得空就匆匆的赶到牛市去。在牛群里走来走去,摸摸这一头牛,看看那一头牛的牙口,张起耳朵听一听有经验的人咬耳朵说些什么。

    或者站在买卖双方的跟前,看人家讨价还价,这是最令他兴奋的时候,似乎他就是那位幸运的买家。要不就是站在一头水牯牛的面前,仔细端详,背上的黄色绒毛摸起来十分的柔软,蹄子翻起来看看,很不错的脚力,就连拉出来的牛屎,好像也不臭,带有青草的香味。

    他再一次看了看牙口,不会错的,牛不到五岁,正是出大力的时候。可惜它的主人不大爱惜,没有尽心尽力的喂养,膘不怎么好,牛似乎用多情的目光盯住他,很有几分伤感的样子。

    “如果这头牛给我养,我决不会养成这样。”他正在发呆,一个牛中人走了过来,以为是个买主,问道:“相准这头牛了?”说着把袖筒子伸了过来,要和他商讨价钱。

    这一下子,王四六顿时醒了过来,忙把手伸到背后,喃喃的道:“不,我只是看看,看看。”说完低下了头,匆匆离开了牛市。(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