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九章 军训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八十九章 军训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几个书吏反应过来,非但没有害怕,反而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可笑县太爷精明一世,竟然也糊涂一时。

    这里是上元县,官吏压根就不怎么惧怕顶头上司,当下故意把一堆烂报纸,剃头的家伙还有那一颗宝印,一张派令都拿到了办公室去。

    屋里人渐渐多了,一个个都围过来看稀奇,老孙将缺了角的官印和派令上的朱红色大印合了一下,完全合上了,又仔细研究文书,原来是精心仿印的,显然是参照某御史的东西。

    能令县太爷吃瘪,大家都愉快的笑了起来,有的抿着嘴在偷笑,有的眯着眼睛在痴笑,有的张开大嘴哈哈大笑,有的用手按着肚皮爆笑。还有人莫名其妙的在同僚背上擂几拳头,无不乐见县太爷的笑话。

    只有那位补字圣手没有笑,他聚精会神的拿着官印和派令,在品评人家伪造技术的高低呢。

    官吏们又笑又叫,忽然县太爷缓缓走了进来,当然后头还跟着师爷。

    ---县太爷神色着急的用手指着后花园,尽管生气,不忘小声的责备道:“吵什么?要是把贵客吵醒了,我要重责不贷!”

    大家伙不做声了,纷纷溜回自己的座位上,一副此事与我无关的模样。补字圣手想了想,也赶快把官印等放在县太爷的桌案上,一转身跑了。

    县太爷背着手走近,先是愣了一下,伸手拿起了那颗官印。想他在这方面乃何等精明的人物?马上从重量和硬度上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起初他还强自镇定,或许假官印是谁捡来的,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仔细观察了会而假官印,又拿起派令认真一瞧。

    “草!”两天之内连续受到强烈刺激,县太爷支撑不住了,仰头昏倒在了椅子上。

    师爷早就冻住了。好在此事不是直接落在他的头上,晕了一下很快镇定下来,赶紧去抢救县太爷。

    大家伙都把头压到最低的程度,生怕自己被殃及城鱼。

    县太爷悠悠醒了,疯了似的站起来,挥舞着双手仰天呼喊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尽管怒火冲天,他还是不忘又看了眼假官印,并且拿着和派令上的印记合了一下,突然他用手狠狠一捏。肥皂印被捏变了形,然后使劲砸在了地上,还不解恨,又把文书扯得稀巴烂,也丢在了地上,恨恨的道:“妈的,老子非要。”

    “嘘!”师爷忙阻止了老爷,用眼神朝着后花园一瞟,县太爷的理智恢复过来了。

    啊哈!你个畜生正在客房睡大觉呢!神色狰狞的县太爷露出一丝残忍的冷笑。凶恶的叫道:“把他给老子抓出来!”

    知情的几个老书吏心中暗笑,不知情的立马跳了起来,伸胳膊撸袖子,一副不用衙役。要主动为主分忧的架势。

    一直在暗中偷笑的小卫瞬间变成很严肃的样子,跑到县太爷面前,说道:“老爷,他一早就提着包裹出城去了。说去密查案子。”

    “什么?他,他把那包裹拿走了?完了,完了。”县太爷心痛于自己的巨大损失。不住的用拳头打自己的脑袋,下意识的抬脚想踩烂那令他难堪的肥皂印。

    师爷忙抢了过来,说道:“慢着,大人,还要留下来办案子。”

    大家就看到县太爷的眼里忽然冒出凶恶的绿森森的火光,咬牙切齿的叫道:“马上派出所有人手,务必把那西贝货抓回来,我要把他大卸八块。”

    堂堂天子脚下,又是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县太爷连续出错,被一个江湖骗子当猴子一样的戏耍,这脸面可丢大发了,知道的人又多,自然很快就会传扬出去,沦为本年度的官场大笑话,真真是奇耻大辱。

    气急败坏的县太爷发誓一定要活剥了对方,经此一事,吏部肯定会降下处分,别说升迁了,能保住官职已算万幸,何况被骗走了一大笔银子,上任以来白干了。

    他倒是不太担心被抓到罪证,那都是可以解释为正常的人情孝敬,以及有赖于补字圣手的本事,整个县衙上上下下都有份,按理说应该无人揭发,当然又得破费一笔遮口费了。

    县太爷马上把县丞典吏等官员叫了过来,平时对他们很客气,今天却大动肝火,质问道:“你们做的什么官,骗子竟然堂而皇之的进了县衙?你们渎职!一群废物,只会搂女人赌钱的废物。”

    出了这么大的漏子,谁也脱不了干系,县丞已经很着急了,昨天的宴会去了,送好处他也同意了,可是县太爷的语气让人不舒服,也生气了,回敬道:“下官要请教一下,是哪个糊里糊涂的把骗子恭恭敬敬接到县衙门来的?”

    “你!”县太爷刚要发作,师爷好说歹说的把他们给劝到后面去了,起初还能听到几个官员相互间狗咬狗,你骂我我骂的,后来就没有什么声音了,大概是和解了。

    过了一会儿,师爷出来把昨天禀报骗子来的衙役等人叫了进去盘问,总之没有他们的疏忽,也不至于给县太爷造成那么大的错觉,反正总得有人背黑锅。

    正在这时候,大门口跑进来一个门子,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对师爷叫道:“师爷,师爷,来了,大人来了!”

    “什么?”师爷正莫名其妙,县太爷和县丞在里头听到了,三步当两步的跑了出来。

    县太爷大吼道:“那骗子在哪?给我抓进来,快点给我抓进来。”

    县丞也大叫:“快抓人!竟有胆回来,好一个大胆的贼子。”

    典吏和师爷也跟着喊道:“快抓人,抓人!”

    整个衙门闻风而动,一下子就把来人给抓住了,小卫也帮忙又拖又拉。

    “胡闹,你们要干什么?”来人身不由己,气得大骂。

    书吏和衙役们都跑出来围观,就见那人一下子摆脱了挟持,冷笑道:“谁下令抓的我?站出来。”

    此时此刻,县太爷、县丞、典吏、巡检、师爷都突然像庙里的雕塑一样站在那里,人人大张着嘴,呆呆的望着来人。

    不知是谁结结巴巴的说道:“徐,徐大人?”

    与此同时,徐煜和学生们站在军营里,顶着火辣的太阳,整整一下午就是听训话,从千户到百户到小旗班长,一级一级的训下来,那内容貌似都是照着一个模板讲的,什么忠君爱国,为民族为百姓巴拉巴拉的。

    大官兴奋的指出太子殿下也会来训话,只是越到下面的军官,讲得越是啰嗦,学生听得也越糊涂,各种细节要求及军事术语,花的时间也就越长。

    学生并未因为这些高大上的荣誉而感到兴奋,也没有因太子而激动,这不免令军官们感到惊异和不解,怎么就不灵了呢,每次新兵都会被激励的欢喜雀跃呀!

    学生们此刻只有一个共同愿望,牛皮糖不要扯了,跟个裹脚布似的解个没完没了,被大太阳晒得头昏脑胀,汗流浃背,盼望着一声解散,好回营房去休息。

    徐煜却听得津津有味,诚然这些内容他都听腻了,军校里的教官天天说的老一套,但是知道啰嗦是不假,也是为了顺便锻炼新人。

    反复的立正稍息,最后终于轮到了教官训话,条条框框背得滚瓜烂熟,他主要是讲解军营中生活中的种种戒条,很多都是近十年来才出现的东西,以及犯了戒条后的各种惩罚方式。

    教官的话半是告诫,半是威胁,好像站在他面前的不是脑筋灵活的大学生,而不过是一群无知的小学生,威胁着不听话,就要打手心或屁股。

    学生们其实多少都经历过军训,会基本的队列,这与只一心读圣贤书的读书人不一样,立正稍息做的熟练无比,不怪朱瞻基选择了他们。

    话说孝陵卫顾名思义,是负责戍卫皇陵的部队,前身是朱元璋的大汉将军仪仗队和神机营的一部分,这两支人马的结合,自然而然的催生出明朝最接近近现代的军队。

    好容易等到教官完事了,大家如劫后余生一样,带着浑身的汗水回到了营房。像平常一样,有的人把军帽拽下来随便扔在了床上,有的把制服解开,光这个膀子扇凉风,更多的人是直接躺在床上哼哼叫唤。

    就连徐煜也大呼吃不消,他想先解放自己的脚,布鞋和厚布袜子外加绑腿布,令两只脚热得难受,尤其绑腿捆得太紧了,十分的不舒服,于是想解开轻松一下。

    身边的学长叫苦道:“这到底叫咱们来干什么?看架势不像是受训仅仅两个月,倒好似训练完了直接拉出去打仗似的,现今对什么地方用兵呢?”

    “多了。”徐煜掰着指头说道:“北方西域不消说了,每年都得打几仗,水师常年忙着打倭寇,永乐洲和汉王洲打土著,南洋和一些小国的叛乱交战,据说第七水师舰队最近和奥斯曼国打上了,为了争夺通往欧洲的陆路商道,各地也时有叛乱。”

    周围的学生闻言都紧张了起来,纷纷问道:“难道朝廷无兵可用了?打上了咱们的主意?”

    “那倒不是。”徐煜回忆着父亲与皇帝伯伯的对话,“不缺兵员,而是很缺少有文化,懂得天文地理各方面的军官。”

    顿时学生一个个叫苦连天,“不是有那么多的军校吗?早知道就不入学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