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七章 井氏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七十七章 井氏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大明文魁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吴富安躺在床上哼哼唧唧不绝,忽然不知是什么原因,或许是下人借机懈怠,或是有人恶意报复,反正前厅火苗乱窜,很快浓烟滚滚袭来。

    家里着了火,也顾不得养病了,吴富安吓得一跃而起,连滚带爬的下了楼梯,正要呼喊人来救火,谁知梯子也着火了。

    “救火啊!”

    吴富安大声呼唤,不敢出前门,捂着嘴,跑向后面的库房,要去抢救放债的账本以及金银财宝。

    不想火借风势,木质结构的房子易燃,瞬间库房火也起来了,到处都是熊熊燃烧的大火,看了眼被吞噬的库房,吴富安使劲跺脚,没办法保命要紧,急忙冲到了后园门,门却被锁上了打不开。

    大火转眼间跟着烧到了后院,可谓是进退无路,吴富安腿脚不方便,无法跳墙逃生,只得钻到了粪窖里,所幸两日前粪被挑走了,可以容身。

    混乱之中下人们都逃走了,噼啪声不绝于耳,房子呼啦啦的倒了下来,结果把吴富安活生生的闷死。

    等大贵母子赶回来时,天色已晚,火势冲天,根本无法救火,只能眼睁睁看着几十万家私付之一炬。

    第二日,井氏闻讯也回来了,一家人住在船上,望着一片废墟发呆。

    金银细软和房契田契等并放债的账本都没了,损失惨重,只剩下了城内的两家典当行和田地,当铺里还有些银子,万幸证明田契的田产租簿在大贵身上,虽然元气大伤。却没有一败涂地。

    如今最重要的是把父亲的尸体找出来,母亲因伤心病倒了,大贵打发妻子去了庄子上,召唤佃户和欠债的那些人家,承诺债务一概免去。求大家伙帮着扒开瓦砾。

    整整搬了五天,终于在粪窖挖出了尸体,像一只被闷死的癞蛤蟆。大贵痛哭一场,和他上一任妻子一样,买来棺木盛殓,将父亲埋葬于祖坟。

    家里不能住人了。在村里找了块自家的空地,重新修建了几间屋子,重置需要的家伙,短时间内是休想恢复从前一样了,看上去与穷人家相差无几。

    自此以后。人人都在谈论吴富安遭到了恶报,可谓是大快人心也。

    大贵听到了,发狠一定要给父亲争口气,立誓要发奋读书,算计着后年科举,有服,考不了。好不容易服孝期满,又因家族名声不好。不许考试,只能花钱按例入监,即去省城读书。以期给学府宗师等官员留下个好印象,反正父亲已经死了。

    妻子向来不耐烦打理家事,大贵只好将家事托付给几个管家,他带着个书童去了昆明,一个月只能回来一次。

    他走后,有病在身的颜氏见媳妇一天到晚贪图安逸。依旧好吃懒做,什么事都不管。忍不住唠叨了几句。当晚,井氏竟负气回娘家了。屡次派人去接也不回来,大贵对此无可奈何,娘家清净,不回来也好。

    还是到了年尾岁终,娘家突然直接把人给送了回来,连礼盒什么的都没有。过了新春,大贵在城里忙于应酬,初三才返回,当晚夫妻俩亲热一番,井氏躺在床上说道:“你一走,你娘就没完没了的鸡蛋里挑骨头,骂我这个,骂我那个,逼得我只好躲回娘家。今年我惹不起躲得起,我要随你进城。”

    大贵宠爱妻子,本就早有此意了,无非是因孝道留在家中罢了。心想贾氏就是被母亲嫌憎死的,如今我在家日少,倘妻子被气出病来,则悔之晚矣!

    于是对母亲说道:“儿子在城内忙于会考作文,日常起居疏于照顾,不如让妻子过去吧。”

    颜氏马上同意了,这样的媳妇留在家里干什么?至此想念起了贾氏,时常念叨自己对不住她,贾氏若好生治病,家有贤妻,何至于连遭横祸呢?可惜后悔也晚了。

    当下大贵带着妻子移居城内,家里没钱了,一半下人早已遣散,剩下的还得伺候老母亲。故此只带了一个丫鬟,厨娘老婆一个,加上自己的书童,住在城内灵官庙附近。

    大贵还算孝顺,不放心母亲,每过一个月必须回乡探母,顺便料理家事,要一去数日。

    原来井氏生性淫-荡,前夫是位瘦弱的读书人,成亲不到一年,因夫妻俩房事无度而生病了。

    这病情也奇怪,人是愈加消瘦了,下边反倒虚火上升,年轻人又不懂事,就和萧家村的蒋老师一样,老是嚷着要行房。

    井氏呢,也不顾惜丈夫的病体,可谓是有求必应,如此不到几个月,那丈夫大约因油尽灯枯而死。

    热孝期间,井氏孤孤零零的,晚上趴在灵堂假哭。他丈夫的书童十六七岁,眉清目秀,井氏早就看上了。

    书童走进来说道:“奶奶,天晚了,进去歇息吧。”

    井氏抬起头,抹着眼泪,故意问道:“你一个人进来,是不是要强了我?”

    吓得书童急忙转身就走,井氏轻笑道:“回来,我有话对你说。”

    “奶奶,小的真没有犯上之念啊。”书童急得要哭。

    “哎呀,你先过来。”井氏笑吟吟的等他苦着脸走过来,附耳低声道:“我怕鬼,今晚你来伴我。”

    “哎!”书童眼睛立时亮了,笑嘻嘻的点点头。

    当晚二人苟且,可是书童本事不济,压根满足不了井氏。到了五七,家里人拜祭,请来了几个法师。井氏窥见一个小沙弥白白嫩嫩,夜晚引入到自己的房中春风一度。

    此后井氏的胆量渐渐越来越大,动辄勾引个下人睡觉,不料家里耳目众多,不久小姑子知道了,气愤不过,跑去告诉了父母,是以把井氏转嫁给了大贵。

    井氏改嫁到了吴家。大贵少年英俊,她美貌娇娆,彼此都十分满意,房事上头也和谐。吴富贵坐牢时,井氏受惊跑回娘家躲避。闲来无事与厨房干粗活的下人李三弄上了。

    等大贵进城读书,井氏一个人寂寞难耐,丈夫健在不愿勾搭吴家下人,可是被颜氏说了几句,负气回娘家后,又与李三接上了。因此颜氏屡接人也不回来。

    谁知没有不透风的墙,她娘早就怀疑女儿不贞,半夜时给抓住了,当即驱逐了李三,大骂女儿一顿。永不许见面,所以井氏莫名其妙的被遣送回来,送来时井家一句话也没有。

    现在井氏随着丈夫进了城,原以为夫妻可以夜夜恩爱,谁知大贵遭逢家变,整个人都变的成熟了,一心一意打算考取功名,房事上头也看得淡了。也是年纪大了,不像年轻时那么精力充沛。

    再来,就算井氏容貌再绝伦。七年之痒也到了,大贵喜欢归喜欢,未免也架不住娇妻夜夜求欢。

    井氏对此非常不满意,丈夫越来越正经,妇道人家不便主动要求,气得咬牙切齿。

    丈夫回乡后。她翻起了少儿不宜的书籍,就想着找人取乐。可家里只有两个女人,只得走出来在前门后门倚望解闷。

    后门正对着灵官庙。左侧有一带小树林,住着两个乞丐。井氏发现后又不担心被邻居瞧见,便长时间在门后偷窥。

    正巧有一个乞丐出来解手,露出了阳-物,尿完后自己打了会儿飞机,异常的雄伟。

    井氏心中惊喜,心说经历了数个男人,没一个比得上他的,那滋味一定不同。

    正胡思乱想呢,那乞丐走过来说道:“奶奶,赏我赵大几个钱吧。”

    离得近了,井氏发觉此人身材高大,就是脏兮兮的,难怪下面也大,是以捂着鼻子问道:“你叫赵大么?这样一个好人物,为什么讨饭呢?”

    赵大叹道:“奶奶,我也富人过,只因爱赌,穷了,没奈何乞讨为生。”

    井氏吃吃一笑,招手道:“你进来,我取钱给你,还有话对你说。”

    赵大见后院有个妇人在干活,客客气气的跨进门来,井氏对厨娘说要接济他,厨娘笑道:“奶奶好善心。”

    当下井氏回房拿出来一条旧布裤,短夏布衫一件,又给了一串钱,说道:“我央你一件事。我家相公结识个女人,就在北门第三家,不肯回来。你拿着这钱,到新开的浴堂洗个澡,换上这身衣服,到了黄昏人静,替我去问一声‘吴家相公可在此?’若人家说不在,你不要讲什么,过来告诉我一声。”

    厨娘是个不经事的,还真以为大贵在外有了相好呢,叹气道:“守着这么如花似玉的媳妇,还去找狐狸精,真是的。”

    “谁说不是呢,唉!”井氏轻轻一叹。

    赵大说道:“你家相公与我一样,身在福中不知福。”

    厨娘啰嗦着走到一边,井氏趁机继续说道:“到时若街上有人,你不要进来。等无人时,会虚掩着门等你,进来也不要出声,我担心丫头和邻舍对相公说,以为我查他,愈发的不愿回家了。”

    “我晓得了。”赵大拿着钱拱拱手,径自去了。

    井氏笑盈盈的送他出来,这一幕被赵大的同伴钱二看见了,羡慕的不得了,瞅着机会也来讨钱,谁知井氏冷着脸说道:“走开,我家又不是善堂,哪来的野人。”

    敢情钱二不是汉人,长得黑不溜秋的,不爱洗澡隔着老远一股子臭味,井氏焉能不嫌弃他?

    钱二碰了一鼻子灰,回去对赵大说道:“咱们兄弟好处均沾,你不能独吞。”

    赵大冷笑道:“谁和你是兄弟?老子不得已住在这里,以往与你没任何交情,如今落魄,不过是守望互助罢了。这些钱都是我的,我还要去赌几把呢。”

    说完仰着头扬长而去,气得钱二暗暗咬牙,骂道:“呸!汉人没一个好东西,抢了我的女人,烧了我的家,奶奶的,老子与你们不共戴天。”(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