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 曹鼐三不可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七十章 曹鼐三不可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大唐儒将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因天气渐渐炎热,徐灏带着家眷去了城外别院避暑,打算到了秋天返回京城。

    这几日,曹鼐每天挖空心思的显露才华,或写字,或作诗作词,或编个轶事笑话,想未来的状元之才,除了深厚的四书五经功底,对于世情时政的见解也颇有些独到的观点,不亚于马愉的才干,这自然使得徐湘月越来越为之敬佩。

    徐湘月与嘉兴乃闺中密友,一向对新学不太感冒,对涟漪入学兴致缺缺,不愿效仿,更倾向于传统的才子。而婚姻方面,其心里也不愿输给好友太多,庶出的姑娘在这方面尤为敏感,比较之心更强烈些,这也是她当初为何没有垂青两位表兄弟的重要原因。

    以徐家的富贵,家世门第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有无才华。

    所以曹鼐的出现,搅动了徐湘月的芳心,不过二人间没有捅破那一层窗户纸,徐湘月有她的顾忌,很担心曹鼐的风流性情,当然言语上已然亲近了许多。

    这一日中午,曹鼐饭后以讨彩线为名,求了淰儿带他进了内宅池子边。

    徐湘月正在岸上垂钓,见人来了没说什么,算是默认了。其她人见状也就没开口,毕竟这里是云南,三房仅仅来了袁氏与姑娘,这么多人盯着呢,不怕发生什么伤风败俗之事。

    曹鼐见过礼,从袖子里露出一物,说道:“在下想求几根线,以前的旧了褪色了。”

    徐湘月抬头一瞧,发觉是个光彩夺目的扇坠,问道:“这是什么?拿来给我看一下。”

    原来是个用蓝宝石雕成的小鱼,不满一寸,雕工上佳,鳞片等皆打磨的栩栩如生,晶莹剔透令人不忍释手。兼且此乃曹鼐的东西,徐湘月爱屋及乌,更加的喜欢了。

    曹鼐问道:“此物,小姐喜欢么?”

    不消说,他又开始了主动试探,而徐湘月看了眼周围的人,说道:“此物实在精致,嗯!你肯卖给我么?”

    曹鼐微笑道:“宁愿送与小姐,断不肯卖的。”

    “凭什么要你送?”徐湘月口是心非的说,虽说这话欲盖弥彰。然后一咬牙从腰上的裙带取下来一物,也是个水晶制成的双凤连环,递给了对方。

    她故作轻松的道:“罢了,我用这个换你的好了。”

    曹鼐心中得意,接过来说道:“小姐,你换了我的宝鱼,可谓是如鱼得水了。”

    这话未免失之于轻佻了,但是在郎有情妾有意的情况下,是以徐湘月笑道:“说得好。”

    不过也仅仅三个字而已。没有再进一步的吐露心意,让曹鼐为之抓耳挠腮,摸不清对方的真正想法,故此说道:“还有一说。这鱼可是我家传至宝,换就换了,别人出一千两金子我也不卖。今送给小姐,求不要埋没我一生苦心。”

    徐湘月心里受用。小手把玩着水晶鱼,说道:“虽说是个好东西,为何要说起价钱?想必是你觉得换的不值。心里不情愿么?”

    “自然情愿。”曹鼐步步紧逼,“但曹某的这条鱼,要比作雍伯的双玉,温峤的镜台,一直想用它聘娶一位才貌兼备的佳人,姻缘全靠着它呢。”

    这话愈发的露骨了,淰儿已经吃惊的捂起了嘴,暗道你真真胆大妄为,在徐家也敢情挑姑娘。而说到了这个地步,于情于理徐湘月都必须正面应答了。

    徐湘月脸也红了,神色却非常坦荡,并不觉得不应该。因不管在任何时代,即使是礼教最森严最保守的时期,也禁止不了胆大的青年追求心爱的少女。

    对于年轻人私下里海誓山盟,如何解读因人而异,比方下人与自家小姐,读书人与富家千金,人们的看法绝对会不一样,如果这读书人又是位难得的才子,求得女方的私下同意后,转而登门求亲,若女方父母是开明之人,无疑会谱写出一段动人佳话。

    当然佳话是有前提的,才子人品不好,或见异思迁,或锒铛入狱,或早早死了,其结局就要截然相反,沦为一场笑柄。

    徐湘月有自信只要自己坚持,除非曹鼐的人品不端,不然三伯是一定会支持的。奈何值此关乎到一生的大事上头,由不得她不犹豫一下,万一事不成呢?

    正在这关键时刻,忽然远处有人嚷道:“徐新,你怎么不知规矩,闯到内宅来了?”

    惊得曹鼐回头一看,乃是奶妈宋妈妈,一时间无言以对,徐湘月见状说道:“他要讨几根彩线,我就要淰儿带他过来,自己挑选好了。”

    “哦!”宋妈妈皱眉看了眼曹鼐,“那快出去吧,以后你要东西,叫我送出来,再不许随便进来。”

    曹鼐对此无可奈何,只得低着头走出来,坐在书房里说道:“可恶,再迟片刻,我就能知道小姐的心意了。”

    这时淰儿拿着丝线走进来,轻笑道:“未得陇先望蜀。”说完将丝线扔在桌上的盘子里,转身就走。

    曹鼐叹道:“别说蜀了,陇又得罪了。”

    他对着个空茶杯自言自语,忽然耳边听人说道:“喂!害相思病的请吃茶。”

    曹鼐大吃一惊,扭过头来,不知何时淰儿悄无声息的站在身畔,说道:“今次也要怪我了?哼!”

    曹鼐喜出望外,急忙站起身深施一礼,说道:“今天是姐姐厚爱,成全了我。”

    等他抬起头,淰儿又不见了,原来是担心他心情激动,强行搂抱不规矩。果然曹鼐急忙追出了书房外,淰儿进了角门,咔嚓一声,闩上了房门。

    曹鼐气道:“方才我怎么就耳聋了?眼睛也瞎了?唉!这妮子说话句句直指要害,做事件件乖巧,令人琢磨不透。你说她无情吧,原来是极有情的;说她有情,又是第一无情的,枉我也算个聪明人,竟被她弄得懵懂了,换了旁人。岂不是要被她活活戏弄死?”

    吃完饭,门上来人说道:“小新哥,你那朋友在外边找你。”

    曹鼐清楚一定是老管家曹德回来了,急忙出来,等在外头的清书说道:“我特来看望你。”

    当下二人走出来,曹鼐发现江面上有一艘张灯结彩的大船,说道:“那是谁家的船?”

    清书说道:“好像是平南伯郝家的,一大早在城里吹吹打打,好不热闹,说是要出城下聘。但不知求的谁家女儿。”

    “嗯。”曹鼐转而问道:“曹德回来了?”

    “回来了,好一通埋怨呢,现在城里客栈等着少爷。”清书又问道:“少爷,事情如何了?”

    曹鼐说道:“该做的我都做了,功夫用到了六分,若小姐与我一心的话,就有十分了。可惜她家门第太高,即使不嫌弃我,将来士林也得骂我高攀权贵。”

    清书笑道:“难道公伯侯和大臣家的女儿不嫁士林读书郎吗?少爷是与徐家小姐有情在先。顾虑门第,反而显得少爷心不诚,迂腐了。”

    “说得好。”曹鼐笑道:“是非笑骂皆由他,我问心无愧就好。若小姐垂青。我立即回家闭门读书,中举后即来光明正大的求亲,不会非等进士及第不可,科举凭借我自己的本事。与徐家无关。”

    清书嘻嘻一笑,随即苦着脸道:“少爷,你先随我进城吧。不然德叔非骂死我不可。”

    曹鼐说道:“我这样一身打扮,怎么去见他?”

    清书说道:“俞家已经派人来接你了,我不好说出来,只有德叔知情,人都在客栈呢。”

    “那我更不能去了。”曹鼐想了想,“你就说我不在昆明,把人打发回去,叫曹德好歹等我,三两日内必有着落。”

    说完他转身回去了,清书没办法,也只好回城了。

    那大船还真是郝家的,正好徐灏搬到了城外,无意中给了袁空以借口,召集那些帮闲,说徐家的别院与退休的王御史家的空花园相隔不远,管园子的管家与他交好,借来嫁女儿用,咱们可以瞒天过海。

    如此分派了人手各自行动,袁空对郝炎说:“徐灏爱静,一家人去了城外避暑,说就在那里嫁娶好了。”

    心急的郝炎不疑有他,他爹来不及回来,郝家认为一个庶出的三房小姐,远在云南,自然无需隆重其事,只要把亲事操办的轰轰烈烈,有徐灏同意,足矣!

    这样袁空将妻子女儿移到了王家花园住下,他亲自操办亲事,反正郝家有钱,办任何事皆轻轻松松。帮闲轮番撺掇郝炎聘礼要厚,恰好郝炎的母亲不太管事,身体多病常年在佛堂静养,由着儿子任意挥霍,只求面子上好看。

    今日众帮闲和郝家人乘船而来,故意在船上饮酒作乐,袁空装模作样的先坐小船去了徐家别院,又装模作样的返回。

    曹鼐看到了这一幕,疑惑的道:“这是做什么?”

    徐家人也疑惑不解,管事生怕那些是坏人,急忙禀报给徐灏知道,吩咐亲卫暗中戒备。

    最高的假山上,沐昂放下了望远镜,说道:“姐夫,你就任由郝炎被小人蒙骗娶媳妇?”

    徐灏不在意的道:“袁空虽然是帮闲,那也是靠自己的本事养家糊口的人,过往没什么劣迹,本人亦是个童生,他的女儿身家清白。”

    沐昂说道:“一旦郝炎察觉怎么办?”

    徐灏说道:“袁空此人不简单,他肯定自有主张,无需替人家担心。”

    “有意思。”沐昂笑道:“这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其实郝炎除了浪荡混账外,本性不坏。”

    “我懒得操心郝家的事。”徐灏微微皱眉,“我操心的是湘月,感觉她真喜欢上了曹鼐。”

    沐昂忙说道:“消息传回来了,那曹鼐很孝顺,年纪虽小却素有大志,在北平府名气颇大,被誉为江北士林仅次于马愉的后起之秀。”

    徐灏心说我还不是担心那家伙处处留情的风流性子么?奈何我自身不正,也不好以此为借口阻拦,不过终究要警告于他,敢妻妾成群,必阉了不可。

    他不知道曹鼐少年时期风流归风流,但人家的自制力很好,历史上在宁晋城广为流传“曹鼐三不可”的轶事。

    曹鼐科举时先是考中了会试乙榜,也算是名落孙山了,按例可以担任京城的教职,一辈子管教育、文书和修史的工作。当时曹鼐不愿受教职,请求去地方,吏部便改为去泰和县担任典史。

    典史的职位要比教职的工作忙碌,曹鼐的用意大概是想锻炼自己,工作繁忙之余,不忘进学不倦,打算复修举之业。好比高考考中了三流大学,选择复读打工一年,继续参加高考的性质一样。

    有人讥讽他说:“看来你可作状元。”

    曹鼐斩钉截铁的回答:“不如是不休。”

    一般来说,获得公职的人不可能继续科举了,但凡事没有绝对,曹鼐用心工作,又带领工匠去修建北京紫禁城,诸多功劳加在一起,上书祈求入试,吏部同意了,遂通过了顺天府的乡试,第二年一举得了一甲第一名。

    他的事迹深得朝野内外的赞誉,有名士曰:“所谓有志者事竟成也,读书人当观此。”

    明朝仿照唐宋时期的翰林宴,赐宴礼部,十分荣耀,就是自曹鼐开始的,多多少少与曹鼐的事迹有关。

    蔡鼐三不可的故事,当时可谓妇孺皆知,家喻户晓,就是发生在他担任泰和典史的期间。因抓捕盗贼,抓了一绝色妇人,人人看了皆心动。

    曹鼐也心动不已,绝色美人要官卖,他随随便便就能把人买回家,合乎律法人情,但是曹鼐却反复在纸片上写“曹鼐不可”四个字,然后用火烧了,反复数十次之多,最终克制住了自己的风流。(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