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 厚意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六十四章 厚意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曹鼐原以为徐家不过是普通的大户人家,充其量京城三四流的权贵世家,不然何必在云南买书童呢?可见是家中缺少下人。

    谁知徐家是一等一的当朝权贵,家人众多,门户森严,而袁氏的用意不外乎要把被丈夫盯上的淰儿配出去,苦于身边没有她看中的年轻人,到了云南临时起意,索性收个人品风流的读书郎。

    头一天,袁嫂子与李婶子给他送饭,曹鼐见有酒,就说道:“我酒量浅,二位长辈请留下一同吃酒吧。”

    恰好两位妇人也是贪酒的,年纪大有体面,也不怕人说三道四,遂坐了下来吃喝。

    曹鼐说道:“我初来乍到,不知高低,不想总是麻烦您二位送饭,我明日自己去取吧。”

    李婶子正色说道:“不可。徐家规矩严,男子非传唤不得擅入内宅,书房的饭菜向来是由我们传出来的。”

    曹鼐惊讶的道:“我区区一介书童,岂敢总是劳烦长辈?想厨房必定<.位于内宅外侧,我这么小的年纪走一趟有什么大不了?”

    “那可不行。”袁嫂子摇头道:“别说你这么大,即使七八岁的孩子,等闲也不能随意进去。不消说在金陵,眼下的厨灶在西楼的横头,早上的茶水是从屋里拿了就走的。你是个好孩子,体谅咱们,可以去外巷的灶边取,因早饭简单。但是午饭夜饭得轮着等候,不允许男人进来混杂,就算是丫头媳妇,天色晚了也不许在暗中单独行走呢,一经发现必被责罚。”

    曹鼐失望的道:“原来如此。”随即又释然了,这才是正经的大户人家,若男男女女随便接触,可想而知其门风如何不堪。那徐家小姐即使美如天仙,自己也要敬谢不敏了。

    正说着话,有小厮端进来一盆水,曹鼐看见门口灯影乱动,问道:“外头还有人么?”

    小厮叫道:“淰姐姐,你为什么不进来?”

    外头传来淰儿的声音,“你过来,把东西接了去。”

    原来是袁氏故意打发她来给曹鼐送新被褥,袁嫂子晓得奶奶的用意,走出来拉扯着她。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眼看着就要成夫妻了,这床是要你铺的。”

    “呸!”红了脸的淰儿啐了一口,气呼呼的把被子扔在旁边的空椅子上,夺了手就走。

    袁嫂子又笑道:“有什么可害臊的?罢了,我替你铺吧。”

    曹鼐忙说道:“不敢,让我自己来吧。”

    “你一个男人家笨手笨脚,还是我来吧。”袁嫂子笑道。

    内宅,徐湘月正想着和三伯一起去找小叶子。然后好生在浙江游玩几天,这可是异常难得的机会,等嫁了人,再想随便出门恐怕是不可得了。不禁十分羡慕涟漪起来,能嫁到自家,上有如此通情达理的三伯夫妇,真是万中无一的好际遇。

    贴身丫鬟采绿笑嘻嘻的走进来。说道:“小姐,淰姐姐有老公了。”

    徐湘月骂道:“说得什么话。”

    采绿委屈的道:“是奶奶亲口说要把淰姐姐许配给新来的书童,人家有才有貌。她能不愿意?这是奶奶说得,不是我说的。”

    徐湘月好奇的道:“真的?怎么没进来让我瞧瞧?随随便便指了婚,也不问问淰儿她自己愿不愿意?”

    采绿说道:“他说要拜见小姐,奶奶说不必了,如今住在外书房呢。”

    “太太怎么了?一个新来的人,轻易把丫头许出去?”徐湘月不解的摇摇头。

    说曹操曹操到,淰儿送茶进来,湘月故意说道:“看你春风满面,好像有什么喜事。”

    淰儿顿时涨红了脸,叫道:“姑娘,你为何这么说?我听不懂。”

    湘月说道:“刚刚听闻,太太要将你许配给新进的书童,可有此事?”

    “那是故意哄他的,哪个当真了?”淰儿不屑的撇撇嘴,“我知道太太对我有成见,大不了我回家去,凭什么拿人家开玩笑。”

    湘月笑吟吟的问道:“女大当婚,早晚你总得嫁人吧?说说,人物如何?”

    淰儿把茶盏放下,漫不经心的道:“平常。”

    湘月观察她的反应,笑问道:“你不中意么?”

    “什么中意不中意?姑娘越来越八卦了。”淰儿忽然笑道:“很快就能见到,见到了姑娘不就知道了?但据我看来,他在咱家未必长久。”

    湘月有些似懂非懂,说道:“我是担心误了你,故此才问的,若能见上一面,倒要瞧瞧乃是何方神圣。”

    第二天一早,曹鼐酒量钱,昨晚喝了几杯,早上没及时起来。

    袁嫂子还真把他当成兄弟看待了,特意进来唤他起床,几个住在隔壁的小厮在院子里嘻嘻哈哈的笑闹。

    曹鼐赶忙起来穿衣,袁嫂子年过四十,也不避讳一个未满二十的后生,一边帮他叠被一边说道:“我是来领你到外茶房认认路,下次你好自己去取热水和早点,顺便也领你进厨房看看。”

    如此曹鼐随着她先去了不远处的茶房,一群男人正在水泥砌成的洗脸台子刷牙洗脸,他也上前洗了脸,又走过一条长巷,打侧门进了内宅,由回廊走到了大厨房。

    院子里,有几个妇人丫头,袁嫂子挨个介绍,指着里面的影壁,说道:“这里不比金陵,那最高的前楼,是奶奶的卧房,后楼是小姐的闺房。现在人还未起,我领你从里面穿出去吧。”

    当下引着他穿过亭台楼阁,蔡鼐说道:“原来内宅这么大,到处都是房屋,不小心就会迷了路。”

    “这才哪到哪呢,金陵比这里要大上何止百倍?”袁嫂子轻笑。

    “啊!”蔡鼐心里暗暗震惊,说道:“嫂子,我没有买梳匣,劳您悄悄替我随便跟哪个姐姐借来一用,我梳了头,马上去街上买。”

    袁嫂子说道:“这容易,你回屋等我吧。”

    没用多久。她取过来一具花梨木的匣子,里面镜子梳子齐全,还有四色小瓶子。袁嫂子乐呵呵的说道:“这都是淰姐交给我的,她说瓶里是姑娘喜欢用的香水露油,没用过。你用完了若还想讨要,尽管叫我再取,而匣子木梳什么的,不必拿回去了,送给你用吧。”

    说完,袁嫂子还有事就走了。曹鼐仔细看了看梳子,乃是用过的,上面还有些痕迹,不过收拾的非常干净,云香犹滞,脂泽宛然,轻叹道:“淰姐姐,你有深意,曹某感激不尽。若能与小姐有缘。你亦有缘,若无缘,我岂能为你羁绊?我万万不敢污了你,作负心之郎。”

    叹息着对着镜子。解开了发髻,拔下了固定头发用的簪子,惊讶的道:“我好粗心,幸亏昨日不曾被夫人看见。哪有卖身的穷人插着紫金通气簪的?对了,何不将此簪赠送淰姐,算是答赠她一片厚意。”

    收拾完毕吃过早饭。他报备了管家说要买东西,出来后遇见了在附近溜达的清书。

    清书手里拎着包裹,曹鼐问道:“什么东西?”

    清书说道:“少爷忘了带梳洗之物,我今日就拿了过来。”

    “还是你细心。”曹鼐欣然接过来,“我正要去买一件梳妆匣子,送一位姐姐。”

    清书低声道:“少爷你冒失了,才进去怎么就送此种物件?人家若藏起来还好,拿出来用,岂不惹人猜疑?”

    “有道理。”曹鼐知道自己又粗心了,“那还是把她的还回去吧,我用自己的东西。”

    但他还是买了手帕一方,汗巾三条和泥金扇子一柄,打发清书回去,他独自返回。

    一进书房,袁嫂子拿着钥匙,说道:“夫人吩咐,回京之前,叫你去三爷的书房住,好生学学有大造化。切记不可乱翻书籍,还有贵重的零散物件。”

    曹鼐疑惑的道:“三爷?”

    袁嫂子解释道:“此次来云南,是随着我家三爷来的,我家少爷排行第四,乃三老爷夫妇的嫡子,而三爷是二老爷的嫡子,整个徐家,向来是三爷做主。”

    “哦。”曹鼐身不由己,遂跟着她去了徐灏的书房。

    徐灏的书房向来很多,来云南也不例外,这间是紧靠着内宅的东书房,从未用过。

    袁嫂子开了锁,推开房门,曹鼐见里面布置的十分清雅,好像没有人住,比之原来的书房好多了,马上回去把铺盖等物搬了过来。

    忙碌一番下来,他拿出了手帕和一条汗巾,要送给袁嫂子,“无以为敬,聊表寸意。”

    袁嫂子再三不要,曹鼐说道:“若您不收,是不肯照顾我了。”

    袁嫂子见状只好说道:“那手帕我收下,你这孩子怎么乱花钱呢?这么好的汗巾,不如送你淰姐吧。”

    “这不好吧?谁知道将来呢。”蔡鼐故意说道。

    袁嫂子笑道:“看夫人的意思是想成全的,等她询问大家伙的意见,我少不得赞成,她娘是我的好姐妹,此事**能成。”

    蔡鼐说道:“谁知道淰姐姐心上怎么想的?她连句话都不肯对我说。”

    袁嫂子笑了,她本来就打算替袁氏分忧,兼且又欣赏曹鼐,淰儿也是她的侄女,如此一对佳偶岂能不卖力成全?再来曹鼐算是徐家的下人,撮合年轻人并不触犯家规。

    当然,因淰儿身为徐家小姐的丫鬟,身份非常敏感,若不是有原因,类似袁嫂子这样大户人家的妇人,绝对不敢私下保媒拉纤。同时,古代要想勾搭妇女,最大的障碍或最佳的带路党,也毫无疑问是丫鬟,也不怪明朝中叶之后,对内宅的约束越来越严厉了,最过激的大户人家,男女下人连句话都不许交谈。(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