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三章 恭祝万事如意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六十三章 恭祝万事如意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首辅沈栗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曹鼐说道:“作保就劳烦你老人家,立契约不急,可以过一个月后再说。”

    这方面也有试用期一说,也有双向选择一说,因曹鼐算是自愿卖身为奴,若嫌弃主人家吝啬,或主人家嫌弃其偷懒耍滑,往往先彼此熟悉一段时日,不中意可以一拍两散。

    但是婆子不愿意,不当场立下契约,岂不是没有保钱可收?遂摇头道:“不行,倘若你三心二意,不告而别,一旦徐家说你拐带了财物,告到了我身上,我去哪里寻你?”

    曹鼐明白了,瞧瞧左右无人,取出了五钱银子,说道:“妈妈,我不比没有来历之人,到底是读书人出身,就是说立契,我自己会写,凡是礼帖等我都擅长,与寻常人的身价不同,却只要区区三十两银子。况且做了契约,你就要担上干系,我要是想走,你可责备他家委屈了我,没有契约也诬赖不了什么。这五钱银子先谢您,只要你引我进去,成事后还要重重酬谢。”

    婆子见钱眼开,笑道:“看你是个老实人,银子怎么好收呢?”

    “权当≡ .茶钱,谢在后边。”曹鼐也笑道。

    婆子的丈夫卖豆腐回来,听说后也很欢喜,毕竟徐家是外地人,拿了银子管他将来呢?当下就要领曹鼐过去,婆子说道:“你不会说话,还是我自个去吧。”

    如此来到这边,婆子进内宅求见袁氏,半响后出来,说道:“奶奶甚喜,唤你进去呢。”

    原来袁氏要买书童,就是要一个识字的,最好有些才华,长相也得干干净净,所以来的人虽多。却没有一个满足条件。

    听说曹鼐是读书人出身,当场传他进去见一见。曹鼐随着婆子在内宅转弯抹角,走到了正房大院。

    进了外厅,瞧见四五个丫鬟站在两侧,其中有个十五六岁的大丫鬟,容貌非常秀美,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曹鼐一脑袋浪漫爱情故事,寻思这位姐姐可以做个红娘,这时袁氏打里屋走了出来,他赶忙深施一礼。作势就要磕头。

    袁氏笑道:“免了,我们家不兴叩首,以后回事也不必下跪,即使做书童,男子汉也不能没有骨头。”

    这徐家有些意思,曹鼐宽心之余也不由得暗暗佩服,恭恭敬敬的道:“是。”

    袁氏很满意他的相貌气度,问道:“你是哪里人?为何要卖身为奴,多大的年纪了?要多少银子?”

    婆子上前详细代述一遍。袁氏听说他是个失去双亲的孤儿,不免心生怜惜,见曹鼐不急于要立契拿银子,而是希望配个妻子。说道:“既然想成家,你这样的人品,想要什么模样的美人都有。”笑着一指那位丫鬟,“这是我家姑娘身边极得意的。你好好做事,日后可把她配你。”

    那丫鬟立时红了脸,扭头就往里面走去。曹鼐说道:“多谢奶奶。”因没看见徐家的小姐。故意问道:“小的初来乍到,不知府上有几位公子小姐,也得拜见一下。”

    袁氏说道:“儿子小,远在金陵,身边就一个姑娘,人在闺房不必了。若你能随着回京,到时自会见到。”

    曹鼐点点头,说道:“请夫人赏赐名字,在下的旧名不敢辱没祖宗。”

    “嗯。”袁氏见他言辞文雅,越发欢喜,“既然你新来,就叫一个新字吧,姓呢!改随徐也好,祖宗的姓也罢,都由着你自己选择。”

    “去吧。听说你有位朋友,吃顿饭再走。”袁氏心说如此人物,可以让他先在书房做一段时日的书童,陪着儿子读书,等将来或做个管事,或做个门客,如果他自己争气,还给卖身契让其去参加科举,也算我做件善事。

    曹鼐随着一位管事媳妇出来,到了外厢的书房,忙问道:“嫂子高姓?”

    “夫家姓朱,奴家是夫人房中管酒水的。”管事媳妇看出袁氏很待见他,语气非常亲切。

    曹鼐说道:“我是北方的孩子,无父母亲戚,您就是我的亲嫂子,今后全仗嫂子照拂了。”

    管事媳妇见他会说话,心里也很欢喜,笑道:“那是自然。”

    正说着话呢,就见被袁氏指的大丫头走了进来,说道:“袁嫂子,夫人吩咐你去叫徐管家,来陪新哥哥吃酒。”

    “呦,这就叫上哥哥了?”袁嫂子打趣道。

    曹鼐赶忙要上前说话,谁知人家头也不回,径自进去了。原来她是徐湘月身边的二等丫头,即使知道袁氏是开玩笑居多,但只要她自己点了头,自然就会成真,故此有些害羞。

    袁氏打发她出来,她不得不来,女孩家的心思复杂,也有心再看看曹鼐,等见到了人,却又马上不假辞色的转身离开。

    袁嫂子笑道:“方才那位姐姐,名唤淰儿,是徐家的家生丫头,从小在奶奶身边做事。去年少爷见她越来越漂亮,打算纳为妾,奶奶不肯,送到了大姑娘身边。告诉你,不但一手的好针线,人亦极聪明,又识字会看书,若真的许配给你,真真你的造化,等闲官宦人家的小姐也比不得她,你也随着我们叫她淰姐吧。”

    “承指教。”

    曹鼐记在心里,等婆子带来了清书,进来一位妇人,手里托着六碟菜肴,一个小丫头拎着两壶酒。

    袁嫂子介绍道:“这是李婶婶,徐家多年老人,管着厨房。那是木蓝姐,李婶婶的闺女。”

    曹鼐挨个致意,清书习惯性的接过来酒菜,熟练的摆在桌上,三个女人说了声慢用,一起走了,婆子喜笑颜开的留下吃饭。

    婆子很快吃饱了,告辞离去,趁这机会曹鼐说道:“你以后就称呼我为曹兄,言语上小心在意,不可露出马脚。”

    清书说道:“知道了,只是我是每天来探望你,还是不来的好?”

    曹鼐沉吟道:“这两三日你不用来,等四五天后,去附近的求子庙,上下午来一次。我要是想见你,会在右边的粉墙上画个黑圈,你就来徐府找我。”

    刚说完,袁嫂子的丈夫朱管家来了,三人遂坐在一起吃酒,聊些闲话。

    夜晚,徐湘月陪着徐灏吃饭,沐凝雪和袁氏等女人已经吃过了,聚在另一边谈天说地。

    徐湘月说道:“三伯,我们何时回京?虽说我舍不得涟漪,可也想念小叶子,是不是顺路去浙江探望下她?”

    “可以。”徐灏又说道:“等叫你娘她们先回京,咱俩结伴去杭州,这一大家子人,走到哪都麻烦。”

    “赞同!”湘月开心了起来,兴致勃勃的道:“小叶子来信说,她们同学也结伴去山阴会稽等地方游览,途中到了一古寺,询问僧人那山的名字,寺庙起于何代?得知以前叫做剡山,相传秦始皇东游时,望见剡山有王气,因而凿断了龙脉,后来改名为鹿胎山。”

    徐灏问道:“怎么改名鹿胎?”

    徐湘月笑道:“小叶子也这么问了,僧人说寺庙乃二百四十六代先师所建,先师姓陈,名惠度,中年弃文从武,一日在此山打猎,见到了一只鹿,弯弓一箭射中了鹿腹,不想鹿腹中有孕,被箭伤到了胎,逃入山中产下了小鹿。

    陈惠度追了过去,见那母鹿忽作悲鸣之状,停下了脚步。那母鹿见小鹿受伤,将舌舔舐小鹿的伤口,不期小鹿伤重,随舔而死。母鹿见了哀叫悲号,也随之而亡。陈惠度不胜追悔,遂将二鹿埋葬,随即剃发为僧,一心向佛,后来成了正果,因而寺庙名为惠度寺,此山名为鹿胎山。”

    “原来如此。”徐灏转而笑道:“果然活到老学到老,我去了浙江数次,却不知这些。”

    “还有呢。”湘月神色向往,“她们到处游玩,见一山清水秀,古木参天的地方有一个村落,村落非常兴盛,又看见往来的村民,皆徐行缓步,举动斯文,认为那里人杰地灵,应该住着隐士高人。

    一问才知道,这里的地名竟是‘笔花墅’,乃是‘江郎才尽’的江淹故居,村里有王羲之的‘墨池’,范仲淹的‘清白堂’,还有‘越王台’、‘曹娥碑’、‘严光墓’等众多名胜古迹呢。”

    徐灏动容道:“如此胜迹,岂能不亲自前往瞻仰?没说的,咱们约好小叶子,叫她带着咱们去一趟。”

    这时候袁氏走过来,问道:“你们爷俩在说什么呢?兴高采烈的。”

    徐湘月笑嘻嘻的道:“娘,三伯答应要带我去浙江游玩。”

    “怪不得你笑得合不拢嘴呢,如今烨儿涟漪都不在,属你最受宠了。”袁氏笑道,又对着徐灏说道:“今日我收了一书童,竟是北平府的读书人,父母双亡,说是来云南寻亲的。我看出他一定另有隐情,不过人斯斯文文,年纪也不大,便收下了他,瞧瞧他到底是为何而来,也或许真的走投无路。”

    “读书人?”徐湘月奇怪的道:“云南读书人稀缺,为何非要卖身为奴呢?再说城里有刚成立的大学,可以去报名入学呀,此人一定别有用心。”

    徐灏说道:“或许是打听到了咱家的底细,前来攀附的,这样的人工于心计,今后防备着些,不如给些盘缠叫他回原籍吧。”

    袁氏却对曹鼐很有好感,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是以说道:“我知道了,先留些时日看看,查清楚其来意,若不妥再打发走人也不迟。”(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