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二章 卖身书童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六十二章 卖身书童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昆明城内有位游历四方的年轻读书人,姓曹名鼐(同耐字),乃北平人附近的人,自幼聪颖好学,博览群书,今年一十五岁。

    在街上闲逛的时候,偶遇从学校返回的徐湘月,可谓花解语,玉生香,货真价实的南国佳人,一见之下惊为天人。

    年轻人爱冲动,渴望爱情,而曹鼐少年豪爽,胆量大,要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的敢从北平跑到云南。

    书童清风留意到少爷眼中的惊艳,笑问道:“相公可曾看见了么?”

    “胡说。”曹鼐呵斥一声,清书与管家曹德会意,晓得街上不该公然谈论妇女,因此就闭上了嘴。

    曹鼐边走边暗想,如此气质绝佳的佳人岂能错过?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明日我得打听一下,看看有无可能成为红颜知己!可是曹德是老成人,必然会力阻我,不如先把他打发到治洲,留下清书在此。

    治洲位于通往青藏的必经之路,乃各族混居的地方,藏人居多,现任知府姓俞,是曹鼐父亲的同窗,此次游历,事母至孝的曹鼐是奉了母命,想要获得俞知府的推荐,在家乡谋个书院的营生,以糊口继续读书。

    第二天一早,曹鼐对曹德说道:“我连日劳顿,昨天又走急了几里路,身子困倦得很,想在城内多歇息几日,你先去治洲如何?”

    曹德说道:“马上就要到了,少爷不如到治洲休息,省得大家挂念。”

    “你有所不知。”曹鼐说道:“到了治洲,俞伯伯必定留我入内衙。一来设酒款待,众多不熟悉的官吏,我苦于应酬。二来客居不得舒服,被拘束在衙门睡个懒觉都不得。这样,我写一封信。你把家中带来的礼物,再拿五两银子,买些应季瓜果,预先送过去,也好给俞家一些准备。等我一到,咱们盘桓两日就回北方。岂不两便?”

    曹德摇头道:“少爷若是怕拘束,何不一起到治洲城外,寻个环境清幽的寺院住下?我去俞府,就说少爷在路上有事耽搁,命我先来。不然远隔两地,我怎么放心的下?”

    “我身子委实不快,这里是云南,弄出病来怎么办?”曹鼐坚持己见,“何况那是治洲,哪有什么寺庙?尽是些番僧的喇嘛庙,道不同不相为谋。”

    主仆二人正在僵持呢,掌柜的见曹鼐要住下。巴不得留人,是以说道:“老人家,你家少爷是少年公子。吃不了苦,并且云南毒瘴横行,边民动辄杀人越货,急行一里不如宽行十里,有老儿服侍,你不用担心。应该依着曹相公。你先去,请那边派些官差路上保护。这样才稳妥。”

    曹德见这话在理,于是点了头。吃完早饭拿了曹鼐写的书帖和礼物,嘱咐清书要小心伺候,他两三日就回来,又叮嘱了少爷几句,动身去了治洲。

    曹鼐心中暗喜,叫来清书,小声说道:“有件事要你去办,切不可泄露。昨日在沐王府右边的那条巷内,墙上有一张纸,写着本宅收觅书童,你去问问他家姓甚名谁,什么人家,打听好了赶紧回来报我。”

    清书顿时哭丧着脸说道:“少爷问人家买书童,难道是要卖了我么?”

    “不是卖你,我有缘故,等你回来后再对你说。”曹鼐笑道。

    清书听话的去打听了,原来三房跟来的小厮生病了几个,又不停的打发回京,身边有些缺人手,这令来旅游的袁氏非常不习惯,兼且京城皇族与权贵家习惯了用云南安南这边的家仆,故此有意买几个。

    清书找到了地方,对街有家豆腐店,有个老婆子坐在里面,他进去说我要等个朋友,在店里坐一会儿。

    老婆子没在意,很快清书问道:“大娘,前面的高墙里是什么人家?我看要收书童。”

    婆子笑道:“我知道你的来意了,那可不是一般人家,姓徐,老爷在京城做官,一家子来云南访亲游玩,与沐王府还是亲戚呢。这样的门第可是千载难逢,你要去,身价银五两,若能跟着去京城,是极好的际遇,不要错过了。”

    清书说道:“不是我,有个亲戚托我打听,故此替他问一声。”

    “亲戚在哪里?”婆子问道。

    清书说道:“就在西城。”

    婆子马上舀了一碗浆子给他吃,说道:“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得赶紧,不然就被旁人抢了先,你快去把亲戚找来,我带着他进去,若成了,我也吃一杯中人酒。”

    清书对曹鼐说完后,笑道:“少爷你说好笑不好笑,她一个劲的催促我回来,当成了真。”

    不想曹鼐拍手叫道:“妙!妙!亏了你提醒我。”

    “什么?”清书茫然问道。

    曹鼐掩上了房门,欣然道:“那徐家小姐,即昨天进城时一路看见的,我有求偶之心,却恨无门可入,经你提醒,我何不趁此机会投进去做个书童?我非是要窃玉偷香,而是要打听她受聘没有,看看是否天赐良缘。”

    清书愣住了,呆了半响,对少爷的想法他倒是没意见,士林类似稀奇古怪的风流韵事多了,只要是读书人干的,再下流也算是风雅事,只要不逾越道德底线。

    其实此种事到底不妥当,就算曹鼐人还年少,一个不稳重加“狂荡”的评语,有很大可能会葬送掉他的仕途,比如唐伯虎点秋香,即使是另有其人,但那人一生遭遇基本与唐寅大同小异。

    唐伯虎的放荡不羁,是因仕途不得志下的叛逆,如果没发生考场舞弊案,那么做官时的唐寅,自然是循规蹈矩的官员,绝对不会流传出那么多的轶事。

    清书说道:“断断使不得,少爷打消念头吧。”

    “为何?”

    “那是官宦人家,进去容易出来难。少爷您卖身进去。叫小的怎么来赎你?如今德叔人在治洲,我一个人在这该怎么办?”

    曹鼐说道:“你就在这里,哪里也不要去。我随着那妈妈去了她家,得见小姐,看她是否垂青于我。我好请媒人上门提亲。若是无缘,十天半个月,我就出来。”

    只能说曹鼐太自信了,大概看多了才子佳人的故事,又是想到就做的人物,也把世事想得太简单了。而历史上这位曹鼐乃宣德八年的状元。经杨荣和杨士奇的推荐,进了内阁参预机务。

    后来英宗听信王振的建议,御驾亲征瓦剌,曹鼐虽然反对但无效,也只能跟着去了。尽管一路上一再劝阻,到底陪着殉难在了土木堡。

    当时王振权倾天下,杨荣杨士奇死后,曹鼐是实际上的内阁首辅,史称他明敏爽朗,临事果断,能言善辩,是唯一能令英宗和王振听进话的大臣。可惜被称赞为刚正不阿的状元宰相。到底没能避免土木之变,以身殉了国,旁人或许还有辩解的余地。但曹鼐可是身为首辅。

    清书一向听话,对少爷如此不靠谱的想法表示赞同。

    曹鼐说道:“把你新作的衣服拿来,我穿上看看。”

    清书把衣服拿来,说道:“我穿着嫌长,只怕少爷嫌短。”

    “没关系。”曹鼐穿好了,不长不短刚刚好。

    因为是弱冠的年纪。平日头发是顺下来的,不戴网巾什么的兜起来。而书童小厮是没资格留书生式的长发,虽说时下被徐灏带头冲击。很多人都剪掉了长发,传统习俗总归是主流。

    区别一个人的身份,看看脑袋就清楚了,这方面徐灏也无法免俗,不管到哪都要戴着帽子,而帽子即能彰显身份。至于读书人与否,一块方巾足矣,假冒者的处罚是非常严厉的,这关乎到士林的尊严,可想而知谁敢去碰触老虎的屁股。

    曹鼐年轻不管不顾,把头发整理一下,命清书拿着剪刀开铰。清书比他年纪还小,嘻嘻哈哈的真剪了,沿着脖子的位置剪齐,是个人一看就知是家仆。

    清书说道:“少爷这么走出去,店家一看就知道了。”

    曹鼐笑道:“没事,把头发梳上,依旧戴着方巾出门。”

    主仆二人十分得意,又嘻嘻哈哈的梳好了发髻,出来对店家说道:“晚生有位朋友,住在东门外,我要去拜访他,大概住上三日无日也未可知,清书却要留在店中等待老仆回来。这间房,铺盖盘缠都在里面,不许他人入住。”

    店家说道:“那是自然,若担心清书年纪小,相公有什么财物,交给我就行了。”

    曹鼐觉得有道理,转身回房将五十两银子拿出来,给了清书一两,二十两交给店家保存,其余自己带着。

    告别了店主人,清书揣着衣服随他出门,在路上买了一双眉公蒲鞋,一条玄色丝带,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头发放下来,换上了清书的衣服,脱去了朱履等一切证明书生身份的零碎。

    曹鼐说道:“不急于一时,吃过午饭再去。”

    过了晌午,二人溜溜达达的来到豆腐店,婆子问道:“你亲戚在哪里?”

    清书说道:“这位就是。”

    曹鼐安安静静的上前作揖,婆子仔细一瞧他的相貌,大喜道:“好一个标致小哥,看模样就知是个伶俐不过的,这事成了八分。你们吃过饭了没?”

    “吃过了。”曹鼐回道。

    婆子笑道:“我得先问明你的姓名籍贯,才好领你进去。”

    曹鼐从容不迫的说道:“我是北平真定府宁晋县人,姓曹,自幼读书,因父母早亡,失去了依靠,遂不远万里前来投靠一亲戚,打算访个乡宦人家前去效劳,希望配上一个妻子,就算成家了。”

    说着一指清书,“这位是我同乡,他如今在治洲俞老爷门下做亲随,前日告假来城内游玩,有幸遇见了,承蒙他说起此事,故此引荐而来。”

    “原来如此。”婆子点点头,说道:“可是,立契时谁来做保?这位又不在昆明。”(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