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 大势所趋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六十章 大势所趋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校园里,徐灏戴了一副宽边眼镜,今日要上一堂公开课,他准备给学生们讲讲世界历史,比如四大文明古国之类。

    他对云南大学寄予的期望很大,希望学生们能够冲击程朱理学,不可否认儒家理学对中国的巨大意义,但同时也有着巨大的负面影响,读书人早已把程朱理学视为猎取功名的敲门砖,无数读书人死抱着一字一义的说教,致使理学的发展越来越脱离实际,成为于事无补的空言,成为束缚中国发展的教条,成为“以理杀人”的工具。

    与其在朝堂上进行终将徒劳无功的改革,徐灏将大部分的心血放在了教育上,希望文艺复兴和春秋时期的百花齐放,能够再一次出现在华夏大地上。

    途经北院的时候,遇到了李取中,正在到处寻找童笑贤。

    李取中问了好,说道:“迎新会那天小童得了一笔奖学金,弟子不放心他自己带着,笑贤为人太过疏懒,不注意小节。”

    徐灏含笑点头,问道:“附近的银号怎么样?来往汇出的银票没出现差错吧?”

    “挺好的,就是很多同学还不习惯,不过家远托人不方便,越来越多的同学去银号了。”李取中说道。

    “那就好。”徐灏暗道还是缺乏人才,很多学生也看不上在银号工作,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国能建立初级完善的金融业。

    果然童笑贤蹲在草地上和兔子玩耍,手里拿着一本教科书,李取中喊道:“小童,请客吧,金先生给你钱了。”

    “哎呦!你怎么知道的?徐先生好!”童笑贤赶忙爬了起来。

    徐灏点点头,李取中说道:“冯新说的。”

    “冯新?”童笑贤很奇怪,“他怎么知道?”

    “老李告诉他的。”

    “妈呀!我好几天没看见老李了。”

    “昨天吃晚饭时,周云说的。”

    “我不信。周云怎么知道的?”

    “是你自己告诉的,谁让你当时喊来着,现在差不多熟人都知道啦。”

    “取中。”童笑贤悲哀的道:“我还想着守一次秘密,这回又完了。”

    李取中取笑道:“你的事天生就秘密不了,金先生把钱递给你时,你那么一嚷,沈家姐妹立刻猜到了**分,拿话一试探,偏偏你的口袋是漏的,你说你。”

    徐灏打量着个性开朗的童笑贤。一身不知穿了多久的旧校服,脏兮兮的,整个人显得很邋遢,家世似乎并不好,但是他爽朗的气质令人非常舒服。

    童笑贤一听,下意识的往口袋上一摸,钱不见了!他顿时慌了。

    李取中也紧张了起来,说道:“你赶紧各处找一找呀,丢不了。准是顺手放在什么地方又忘记了。

    “我没放在别处,一直在身上。”童笑贤急得六神无主。

    徐灏见状说道:“你右边口袋里的是什么?鼓鼓的。”

    童笑贤伸手一摸,眉头舒展开来,笑道:“我想起来了。昨天沈葭给我缝好了两边的口袋,我把钱放在了漏了一年的右边,一时给忘了。”

    “你这人啊!”见怪不怪的李取中无语摇头,指着他脚上不成模样的鞋子以及一双灰色袜子。问道:“你哪来的袜子?”

    童笑贤得意的道:“早上翻出来的,左脚的破了,右脚没破。”

    “你那鞋也得换双新的了。脏破的不成样子。”李取中转而对徐灏解释,“当时金先生给了他钱,一嚷被在场的何仙姑听见了,然后她青梅竹马的宋杰去找她,二人是无话不谈的。宋杰得知后,晚上对同寝室的周云说晚上不吃饭了,顺嘴说老童有钱了,周云听着好玩,吃饭时又告诉了老李。

    老李约好了冯新和我一块去泡茶,我去晚了,老李已经走了,冯新一个人在茶馆看书,我们两个喝完茶走时,冯新叫我付钱,他口袋里剩的一点钱要留着今天吃早点用。

    我给了钱出来,他说若小童在场就好了。我问怎么回事?他说小童得了金先生给的奖学金,又告诉我这么一大串。”

    徐灏失笑不已,简直与后世的大学生一模一样。

    李取中继续说道:“回来,伍宝笙看见我,对我说金先生关照你,说你用钱太没算计,怕你放假时钱用的快,故意拖到开学时才给你,又晓得你爱请客,担心被大家伙敲竹杠,所以使了个障眼法,偏偏你一下子给弄穿了,金先生嘱咐伍宝笙交代我,叫我替你管着钱,怎么样?老法子?”

    原来童笑贤的钱一向是放在李取中那里,李取中管着他用钱,银号的功能还不完善,而童笑贤的事永远没有个准数,说不定什么时候用,银号关门早,总是来不及过去。

    李取中总能提前替他想好,按时给他钱,他自己常常奇怪的说:“取中怎么比婆娘还细心?”

    徐灏注视着这一对好基友,感觉非常的舒服。就见童笑贤把钱都交给了李取中,李取中一看,一文不少,又数出一部分给了他,“下午伍宝笙要去买东西,到时候请她帮你挑一双鞋,这双破得不值得再补了。”

    “哎呦!我早上还想着下午买鞋呢,给你钱竟忘了。”童笑贤笑道。

    李取中说道:“你的事没有半件不在别人意料中的,别人猜不到,你又一早又会闹得满城风雨。对了,这次奖学金很多同学没拿到,你得意之下一定会告诉别人,不小心撞到了人家的伤心事。想想,昨天对谁说了?”

    童笑贤叹了口气,“我也想到了,朱石樵好像不高兴了。”

    徐灏眉毛一扬,暗道朱石樵怎么了?李取中说道:“他不会的,咱们那么好。不过你昨天太得意了,你请他吃饭不打紧,何必说什么假期应该工作,什么抄论文也可以涨见识的话呢?他现在穷的要死,偏偏又最忍受不了打工赚钱的。”

    “我真是没有坏心。”童笑贤神色苦恼。

    “我自然知道,他也知道。”李取中又说道:“可是做人这样远不够。比方说你心中不愿令他难受,你应该更加注重说话时的技巧,用点心思做人吧!不然本心不想叫人难过,蓄意不算成功,成事才算成功。”

    “我不成,一辈子伺候花草的命。”童笑贤直摇头,“取中,石樵现在穷了,我怎么看不出来?”

    “你当像你一样,什么都叫人看出来。”李取中笑道。

    徐灏皱眉思索这些话。朱石樵怎么会穷?大约是受到了同学们的影响,身为男人不愿一味伸手,但是他贵为王子,又不屑于打工赚钱,表面上为了维持以往的体面,而私底下不定怎么节衣缩食呢。

    想到这里,徐灏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校园的风气比他预想的还要好,眼前这些无论所学到的知识。还是思想观念,待人接物都已经渐渐要具备近代人的雏形了,假以时日,通过走出去的一批又一批学生们。必将推动整个明朝翻天覆地的变化。

    最令人欣慰的,是现在有充足的时间,明朝正和西方国家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此时童笑贤眼光灼灼的道:“我不买鞋了,把钱给他。”

    “又来了。”李取中笑道:“昨晚听了伍宝笙的话。到处找不到你,你明明夜里没有吃东西的习惯,石樵也是夜晚用心思的人。吃了不消化,你们俩吃什么东西?现在想着把钱给人,你给得起?石樵再不济,也是咱俩比不上的,其实你晚了一步,我一早就已经给他了。”

    童笑贤放下了心,忽然叫道:“好险,我又差点忘了还周大妈上个月的早点钱。”

    徐灏见状说道:“你们去做事吧,我走了。”

    “徐先生慢走。”二人异口同声的道。

    “嗯。”徐灏背着手慢悠悠的去了。

    李取中注视着他的背影,说道:“徐先生真是平易近人,光顾着和你说话了,忘了请教先生一些问题。走吧,去把下个月的饭钱也给了,然后我要去听先生的课,晚上你买了新鞋子回来,看我看看就行了。”

    到了下午,童笑贤准时来到了南院,他没有表,足足看了五次南院警卫室里的钟。

    找到了周嫂子,周嫂说道:“找伍姑娘?”

    他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以前在辽东,他和李取中与沈家姐妹关系较好,来到云南后,伍宝笙也因性格相投加入了进来,不管是善良老实的李取中,还是没心没肺开朗大方的他,很容易令女孩子放下戒备,当朋友一样的对待。

    近代的知识分子一致认为中国的衰落自宋开始,其中,朱熹的理学曾被认为是所有这些衰落的罪魁祸首。

    而对徐灏来说,改变时下的保守风气,无疑必须要解放妇女,这就不免要与程朱理学发生冲突。比如现在男女学生的正常交往,很容易引起一些儒生的抨击反对。

    不管如何,程朱理学能够强化古人的思想信仰,尽管程朱理学或许并不等同与封建道德伦理学说,但是作为古代大一统的理论来源,程朱理学与封建宗法制度、封建道德伦理是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没可能分开。

    从这一层面上说,古人对封建纲常名教的维护,实际上即是对程朱理学的维护。

    徐灏清楚自己没可能以一己之力站在整个儒家的对立面,但是他可以尽可能的维护自己的新学,就算引起了士林的注意,也可把学校迁到海外去。

    早早晚晚,随着中西方科学文化的冲击,程朱理学必将如同历史上一样的迅速衰落下去,失去中国官方哲学的统治地位,对普通百姓文化生活的影响也日渐式微。

    此乃大势所趋,不以人的意志左右。这与回到古代当上帝王,建立征服世界的王朝一样,也必将有被推翻的那一天。(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