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七章 云南官报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五十七章 云南官报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沐昂代二哥沐晟陪着姐姐姐夫四处游玩,途中说了报社的事,又说道:“这令我很头痛,实话说,我很不喜欢报纸,官场上对此早已怨声载道,无非圣上没开口而已。”

    徐灏欣赏着湖面的风光,说道:“当官的自然不乐意,但是多了一个监督官员的行业,就同御史和六部给事中一样,对整个天下有益而无害。虽说如今的御史越来越不堪了,报纸这个行业也将早晚步其后尘,可毕竟能够制衡一二。”

    沐昂说道:“我自是不会反对,不然一顶图谋云南的罪名,我沐家可受不起。”

    徐灏笑道:“不错,这几年你成熟了许多。”

    对此沐凝雪非常欣慰,笑看着长大的弟弟,再也不是小时候的顽皮不听话了。

    沐晟接替父兄镇守云南,沐昂也被朱高炽越级提拔为了都指挥同知,让他在云南军中锻炼,这几年打了几次仗,凭借新式火器和家学渊源,可谓是战功卓著,一跃成为同一辈人中的佼佼者。

    < .沐昂的变化非常大,整个人显得异常沉稳,大到连徐灏都吃惊的地步,可见父兄的死对他影响至深,不得不被迫迅速蜕变。

    沐英沐春父子俩皆是英雄,也都离奇的英年早逝,沐晟沐昂不可能没有疑心,故此兄弟俩如今凡事求稳,低调做人,尤其是征剿叛乱的时候,非必胜把握绝对不草率出兵,就怕给朝廷降罪的理由。

    沐家日渐远离中枢,也因此格外积极配合徐灏的主张,就为了保证沐家在云南的根本利益。

    沐昂问道:“姐夫,你说官府会如何应对?”

    “这我可猜不出。”徐灏笑了笑,“咱们就等着看好戏吧,官场上从不缺少能人,有的是主意。”

    果不其然。县令把报馆东家股东并主笔姓甚名谁,调查的清清楚楚,最大的股东竟然是金陵报社,闹得黄布政使看了后,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议及此事,黄升除了叹气之外,一无别话,问题是这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堂堂朝廷大员竟被区区民间指名道姓的责备,岂有此理。

    当下有位参政上了条陈。说道:“下官倒有一个法子,不知大人意下如何?”

    黄升忙问:“什么办法,快说。”

    那参政说道:“报馆骂咱们,既然奈何不得,下官以为咱们也犯不着同他对骂,自降身份。何妨也开一个报馆呢?再碰到无端指责,自己登文洗刷洗刷也好。况且城内有现成的一家印书局,租了来印报即可,或干脆从辽东办些机器铅字。横竖候补的州府县之中,科甲出身底下好的人不少,只要挑选几位出来,叫他们作论。改新闻,等印出报纸,省内、外府、候补官员、学府士林等一律分派下去,叫他们订报。费用就在各人的俸禄里扣除,这样报纸也卖出去了,经费也充足了。总比他们民办的来得容易。”

    黄升听得频频点头,沉吟道:“好虽好,我们的报上写些什么呢?总不能也登载些不合时宜的文章和鸡毛蒜皮的趣闻,士子名流的风流韵事吧?”

    参政说道:“东西多着呢,朝廷下达的邸报,圣上教诲,外省的大事小情,大人及各衙门的告示,要宣布的公文样样皆可,一切消息只有比民办的更准确灵通。大人如果要办,下官这就下去拟个章程上来。”

    黄升笑道:“看来你是个报馆老手,前两年朝廷屡次说过,骂报馆的人都是些斯文败类,报纸则针锋相对的骂朝中大人们是败类斯文,闹得一度不可开交,你是打哪学来的这套本事?”

    参政脸一红,说道:“下官所说的是官报,在湖南时被委任筹办过,绝不是什么民报。”

    黄升见他急了,连忙说道:“咱们说说笑话,你不要多心。但是,你的主意虽好,可是显而易见是在与民争利,不要因此与地方报馆又生什么嫌隙,还要斟酌斟酌再办的好。”

    不料当天的日报上又把黄升骂得更凶了,黄升急眼了,交代胡知府马上解决此事。

    胡知府琢磨了下,不动声色的把本地报馆的大东家找来,说道:“如今本府打算买下报馆,需要多少钱你尽管开口。”

    东家愣住了,说道:“这个,回大人,我们有好几个东家呢,须得问了大家伙,方才能奉复。”

    胡知府说道:“我都晓得了,东家虽然有几个,背后有京城总馆与沐王府的份子,不过昆明所有事情都归你说的算,只要你答应就行了。你若是肯让出来,将报馆转卖给本官,那一切股本生财,通由我的人打理之外,我另外再送你一万两,未知你意下如何?”

    东家苦着脸一副不敢拒绝的样子,股本生财即买卖盈亏的意思,实则心里已经笑开了花。

    原来开报馆花费大,股东们的钱已差不多花光了,这年头广告的收入少得可怜,全靠着骂官员卖报纸呢,可那也是杯水车薪。

    办报在圈子里乃是人尽皆和的赔本生意,当然所有办报的人其醉翁之意也不在酒。

    为了维持报馆,主要的方式无非增加股东了,既然知府大人要买,一来分出去的股本,可以借此都收回来,二来又能独拿一万两银子的进项,三则今后的生意一概由官府承担,股东们不妨狮子大开口,大家伙多赚些钱。

    如此东家勉为其难的答应了,胡知府大喜,立刻要他签字为凭。胡知府问他几时交割,好派人前去接收,东家约定了三天后。

    东家签了字,回去后把主笔、经理等人找来,说道:“这三天不用做事了,这报馆我已经卖了。”

    众人听了大惊失色,忙问道卖给了谁?东家说道:“卖给了府衙。”

    众人愤怒了,纷纷说道:“报馆我们也花钱买了份子,你要卖也得问问我们愿意不愿意,岂能一个人擅自做主?”

    东家不慌不忙的道:“诸位请听我解释,开馆至今。光赔钱不赚钱,无奈只能靠卖出去些股份来维持,结果招来了些不三不四之人,薪俸无法及时发下,大家都为此有点不高兴做了。现在卖给了官府,不但有了保障也免去了后顾之忧,大家的股本不但可以全数收回,并且还能赚上一笔,何乐而不为呢?”

    大家一听是这个道理,无非是换个东家而已。拿了好处又保住了饭碗,不错。

    只有请来的几位主笔大发脾气,说他们与官府同流合污,办事情也没有定力,如此的虎头蛇尾,将来决计不能成就大事业的,正所谓燕雀焉知鸿鹄之志,道不同不相为谋云云。

    结果几个股东来了一句加薪,每个月三两银子的薪水。下个月加到十五两,反正胡知府肯认。

    面对理想与现实,几个主笔选择了现实,也就不说什么了。只有一个人选择辞去。

    最终把报馆卖给了官府,前后开了不到两个月,总共花了一万多两银子,胡知府却足足花了四万六千两。花了这么多钱,还自以为得意,对上司同僚表功道:“若不是我同沐王府说好了。哪里会这么容易?正是擒贼擒王,这就是办事的诀窍。”

    胡知府接收了报馆之后,因为是日报,一天也不能停办的,因为一时请不到适合的主笔,就在原先的几个人当中,挑选了一位性情温和的,一个月开出二十两银子的高薪。

    当然报纸的宗旨必须得改,非但一句犯上的话不能说,就是稍微刺眼的地方也得斟酌再斟酌。

    这不免令主笔等人很失望,奈何人在屋檐下,怎敢不低头呢?到了此时,也就说不得了。

    胡知府把事情办妥了,这才详细禀告了黄升。黄升着实夸奖他能办事,又说布政司早有此意了,此次你竟能先意承志,实属可嘉。

    把参政拟的十二条章程交给了胡知府,明确表示主笔不得逾此十二条的范围,昆明日报改为“云南官报”。

    私下里黄大人又委婉的表示,将说他的坏话一律改掉,重新发表出来,无非说他如何如何勤政,如何如何爱民,如何如何忠君。

    学校里的迎新会顺利开完了,校方反复保证没有欺负新生之事,沈蒹沈霞都有了妹妹,伍宝笙的妹妹张涟漪到底没有来,因徐灏顾虑到涟漪的容貌和身份太特殊了。

    散会后,一群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分别谈了一会儿,沈家姐妹要留下来收拾会场。

    童笑贤说道:“我爬梯子,你们帮我缝衣服吧。”

    沈蒹太忙,就喊妹妹过来帮忙,沈葭接过了衣服,心说也好做个榜样给新生们看,故此显得一副又热心又勤快的样子,忙着缝补衣服。

    童笑贤看着直乐,故意对金先生说道:“保护人制度真是好法子,这鼓励比惩罚更有用。”

    一句话击中了沈葭,险些一针把指头扎破,抬头狠狠瞪了眼童笑贤。

    伍宝笙不但负责照顾张涟漪,并罕见的提出要多尽些义务,是以金先生把两个男生交给了童笑贤,伍宝笙也负责这两个弟弟。

    角落里,艳丽逼人的伍宝笙看了下两个男孩子的姓名籍贯等,见没有什么别的事了,说道:“我住在南院女生宿舍十一号,你们住进了宿舍后也告诉我房间,有事尽管来找我,没事也可以找姐姐玩,但是不许擅自闯进来,要在门口告诉周嫂子她们传话,一步不许踏入宿舍,有招待客人用的公共客厅。听见了没有?”

    两个男孩十分拘谨,都不敢直视她,一句话也没说,唯唯诺诺鞠了个大躬转身离去。(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