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六章 太美了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五十六章 太美了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徐灏很喜欢留在校园里,因为仿佛一瞬间,从阶级森严至男女授受不亲的古代,一下子回到了现代世界。

    当然还是有区别的,现在的女学生依然保守传统,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都格外谨慎,但是已经不再惧怕与那男同学对视说话了。

    徐灏很担忧,因保守风气在明中叶开始趋于巅峰,名教思想统治了中国两千余年,拥有绝对的话语权。校园可谓是公然在“僭越”,若有朝一日,统治阶级以此来禁止新学,连带着重商主义和航海贸易也都会被一并打倒。

    这不禁令徐灏想起了阮籍痛斥礼教毒害百姓,鲍敬言认为礼教“救祸而祸弥深”;吴虞“吃人的礼教”一文中,说孔子把礼教讲到极点,就非杀人吃人不成功,这真是残酷极了,详情请看其文。

    鲁迅在小说“狂人日记”中总结两千多年的封建礼教,“我翻开历史一查,这历史没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仁义道德’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缝里看出字来,满本都写着两个字‘吃人’。

    无论上诉名家之言对与否,毫无疑问的是古代礼教走向了极端,从稳定国家的功用,变成阻碍国家进步的桎梏。

    对此徐灏无能为力,唯有尽可能的延续眼下一切,以期由质变而量变,或由上而下,或由下而上,最不济,中国也终将由外而内被迫的去改变,尽管改变的代价实在是太惨痛了。

    校园里,李取中天生腼腆不善交际。有些怕面对那么多的新生,恰好看见山上的朱石樵,他也不想去参加迎新会,遂告别了童笑贤,上山寻朱石樵喝茶去了。

    童笑贤独自一个人背着装满了鲜花的大包。走了一段大路,然后上了校园南区的小路,穿过北院,过了文林街到了南院。

    一路上学生们都瞅着他,偏偏他熟人又多,只得一路解释。

    刚进南院。迎头碰见了有学校第一美女赞誉的伍宝笙,此女年方十八岁,乃蜀王妃的娘家侄女,身份尊贵,亦天生的尊贵气象。尤其今日精心打扮了下,更显得华丽美艳。

    伍宝笙见了人缘甚佳的童笑贤,奇怪的问道:“你来我们南院找洗衣房么?背了这么大的一包脏衣服?”

    童笑贤惊艳的后退两步,随即嚷道:“什么脏衣服?这是花,沈蒹沈葭她们呢?我可是牺牲了我的被单。”

    伍宝笙盯着被单,不可思议的道:“天啊!那是你的被单?原本是白色的吧?”

    童笑贤脸一红,笑着往里面走,“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最近它变成这么一种可爱的浅灰色,嘿嘿!”

    “你们男同学太脏了。”伍宝笙非常无语,想了想说道:“晚上我给送一床新被单。你在宿舍门口等着我。算了算了,我直接进去找你,省得被传出风言风语,你好歹是我师兄,给你张罗洗漱之物也不算什么。”

    “行,多谢师妹了。”童笑贤笑着道谢。心里则暗道她怎么了?为何如此的平易近人?奇了怪了。

    以往二人之间没有太多交集,贵为天之骄女的伍宝笙等闲不和任何人交往。来的时日也短,与任何人都不熟悉。据说是蜀王对大学颇感兴趣,故此她算是来观察的,一来就对学校里男女之间的随便似乎十分反感。

    “管他呢。”童笑贤径自走入了礼堂。

    南院小礼堂的面积不大不小,负责布置礼堂的女学生们忙忙碌碌,起初都想着既然答应了,自然要尽力布置好,于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献计献策,把十八般武艺尽皆施展了出来。

    等布置好了,看着大变模样的礼堂,她们都说实在是怪好看的,若能永远这样,别拆了多好?随即每个人都暗道,“若是没有我!哼!这回只定难看死了。”

    童笑贤进来时,大家正急等着花儿,该放花的地方全空着呢。他故意喊道:“怎么没有花?这就算完事了?”

    负责人之一的沈霞顿时慌了,说道:“怎么没有花?刚才伍宝笙还说下午你准会送花来。”

    “听他唬人?”一个又瘦又高的女生说道,她两只肩膀天生下斜,颇像唐宋时期的仕女图,同学都说她跟古美人似的,管她叫何仙姑,因她姓何,芳名仪莲。

    何仪莲指着童笑贤说道:“瞧他背着的是什么?”

    “脏衣服。”童笑贤做了个鬼脸。

    大家都笑了起来,纷纷过来要抢,童笑贤忙说道:“别抢,有些石竹是要你们配上柏枝,用线扎起来,到时新生一人一朵。”

    沈葭说道:“那我们来扎,先生们也一人一朵。”

    正当学生们扎花的时候,学校的金老师进来了。金老师身材矮小,乃是朝鲜国人,洪熙二年的朝贡使,因仰慕宗主国,此后留在了金陵国子监,后来被礼聘去了辽东教授朝鲜话,兼翻译两国的文学著作,又来到了云南。

    童笑贤说道:“金先生好。”

    金先生说道:“正好,我来发假期的奖学金。孝贤,你把生物系的钱领回去,今年你们专研橡胶树用功,生物系得了头彩,工部赏赐了一千两银子。”

    一面从口袋里掏出一副老花眼镜,一面又拿出了一叠大名单,金先生顺口说道:“童笑贤,你能不能自告奋勇也当个大哥哥?”

    “我?”童笑贤嘴张的大大的,“我倒想试试。”

    “金先生。”

    金先生听有人喊他,回头一瞧是沈蒹,就听沈蒹笑道:“让他当个弟弟还差不多,您瞧瞧,地上的那块脏布是他的被单子。”

    金先生大笑起来,把装着纸钞和银票的袋子交给了童笑贤,袋子看上去沉甸甸的。

    扎花的女生纷纷聚拢过来,七嘴八舌的说道:“给我们看看名单成不成?”

    “我也要看看。”童笑贤随便把钱揣进了校服口袋里。

    “你放好了。”沈蒹摇头道。

    “哎呦,我忘了口袋漏了。”童笑贤赶忙善后,“我用手捏着吧。”

    “你这样可不行。”金先生说道:“学校提倡了几年要学会自己动手缝补衣物,你到现在还不会动针线?”

    童笑贤笑道:“我早学会了,平常都是装在左边的口袋里,那边的不漏,有一个口袋足矣。”

    “他是不懒。”沈蒹撇撇嘴,“他是太忙,整天忙着玩。”

    “沈蒹??”童笑贤板起了脸。

    “不用说了。”沈蒹拦着他,“下面准是罚我替你缝补,是不是?”

    “正是,嘿嘿,成不成?”

    “看我高不高兴吧。”她把其中的新生名单拿过来,顺手递给金先生一朵扎好的花。

    名单上是令人吃惊的一千多新生,大多是要进入初高中的,直接进入大学的共有三百人,即要来小礼堂的人数。

    谁也不知道徐灏的煞费苦心,云南综合大学要覆盖整个西南西北不说,也包括其他省市的人才,最终的目的是要让受教育的年轻人人数,全面超越时下的读书人。

    其实无论古代和近代,接受教育的门第都不会简单,连吃饭穿衣都成问题的普通大众,送孩子读书想当然无异于痴人做梦,这是很难迅速解决的难题。

    普及教育的诞生,历史上是由17世纪的捷克教育家提出的,直至19世纪七十年代,由于资本主义工业生产需要有文化的工人,以及工人本身争取受教育的权利,英法美等国家才相继开始率先实施普及教育。

    所以不是说想要普及教育就能普及教育的,不提巨大的难度,现阶段的明朝也确实没有必要,依托现有的科举体系,凡是想让孩子起码认识几个字的人家,不难做到读几天书,反而非要挑战整个统治阶级,强行推出跨时代的强制性普及教育,其结局必将适得其反。

    女学生们一篇篇的看,五百名新生,顶多认识一两个同学的弟弟妹妹,许多都是从来不知道的。而在辽东时期,几乎大多数新生都是同学的亲朋好友。

    童笑贤说道:“我知道三个人,范宽湖是山东聊城人,这范宽怡一定是他妹子。还有这位张涟漪,你们等着看吧,那才是真正的金枝玉叶!咦,她的保护人怎么是伍宝笙?”

    询问金先生,金先生解释道:“是吕先生特别叫伍宝笙照应她的,二人有些渊源,又同在文学系,怎么你认识她?我们还把张涟漪安排在伍宝笙的屋里住。”

    童笑贤说道:“我今天才认识她,不但认识她,还见到了徐先生一家。”

    “徐先生?”沈葭惊呼道,几乎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

    “长得什么样?”女孩子也问起了男生最关心的问题。

    “你们听好了。”童笑贤四顾一下,准备大讲一番,奈何他仅仅是个生物系学生,四书五经方面读的少,平日里对女人的关注又太简单了,无法用传神的词汇准确描绘。

    即使满腹诸如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落落大方等词藻,偏偏一时间就是说不出来。

    大家看他的样子不像开玩笑,越发的想听了。

    “她美么?”何仙姑问道。

    好半天,童笑贤终于说道:“嗯!太美了,美得无法形容。”

    金先生觉得不大好,就说:“美与丑只是个外表,好了好了,赶紧把花扎完,差不多也到时间了。”

    童笑贤认真的道:“金先生,那个张涟漪实在太美了。“

    “不要说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