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七章 交情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四十七章 交情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马愉有两个国子监的同学,一个叫做赵华,一个叫做铁伯,二人自小一起长大,从蒙学到大学都是同窗,两家乃通家之谊,无论去哪里必定双双而来,也必定双双而去。

    年轻时几乎形影不离,长大后各自娶了媳妇,一样亲密无间。

    好到什么地步呢?比方你到我家来,有饭就和嫂子坐在一张桌上吃,说说笑笑无需避讳。这或许在普通百姓家没什么,但是读书人向来最注重男女大防,如此关系,即所谓的通家之谊了。

    这一日聚会,铁伯因先往郊外踏青,赶回来后来找赵华。

    赵家乃是寒门,小小的一间院子,竹池围绕,布置的非常幽雅。赵娘子正在家里浆洗衣物,大冷的天,坐在池边的青石上,低着头,手里拎着衣槌,砰砰砰的敲打。

    此情此景,铁伯灵光一现,想起了听来的趣事,即徐汶戏弄张輗那事,问题是他只知道前半截而不知道后半截,为人又最喜欢讨口舌上的便宜。

    赵娘子不知来了人,低着头干活,突然铁伯出现在面前,叫道:“大嫂,我哥哥在家么?”

    若是丈夫其他的朋友,赵娘子自然会赶忙起身回答,或是急忙回避,对待铁伯自然无须如此,仍在坐在青石上,说道:“你们今日不是会文么?早早就出去了。”

    “那我走啦。”铁伯笑嘻嘻的转身就走,等到了聚会场所,马愉等人请他坐下。

    而铁伯一边饮酒,一边冲着赵华嘻嘻的笑。赵华问道:“你笑什么?是不是遇到什么得意事?说来听听。”

    “没有别样得意。”铁伯神色戏谑。“就是适才去你家,得意我嫂嫂的臀-眼冰冷,实乃天生异禀。”

    马愉听着一愣,众人瞬间哄笑起来,纷纷笑骂道:“老铁又来捉弄人了。”

    奈何事不关己。关心则乱,赵华不知典故的由来,因铁伯可以随意进出自家,与妻子熟悉的不得了,加上比自家有点钱,难保用什么好吃的好玩的讨好妻子。日久生情神马的。

    这下子赵华坐立难安,马愉本想解释,因涉及到权贵的脸面,寻思等回头单独时再说。

    谁知赵华很快坐不住了,匆匆与同窗道别。一口气跑到了家里。

    赵娘子在院子里晾晒衣物,赵华气急败坏的上前问道:“我问你,方才老铁来了没?”

    赵娘子说道:“来了,我说你不在家,他就走了。”

    赵华将信将疑的道:“怪了,既然马上就走了,为何说出那番话来?蹊跷,太蹊跷了。”

    见丈夫自言自语的。赵娘子疑心大起,猜到定是铁伯那家伙又说轻薄话了,拉着丈夫问道:“他到底说了什么?一定不是好话。”

    赵华叹气道:“刚才他在朋友们面前。说得意你的下面冰冷呢,这话太可疑了,叫我有何面目做人?”

    赵娘子顿时变了脸,大骂道:“短命的铁伯,一向背后嚼舌根子,他是见我坐在池边青石上捣衣服。才有此一说,当时带着坏笑而去。这还是你第一个好朋友呢。竟不惜诋毁我来戏弄你,如今你妻子名声远扬。你应该去谢谢他呀,闷闷不乐做什么?”

    赵华嘿然无语,妻子的反应显然没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心里恼恨铁伯之无状,琢磨要报一箭之仇。

    过了几天,国子监的老师考试,赵华位列一等,铁伯因其人的荒诞个性,秋闱之后又疏于温习,居然考了个五等。

    平日都是他笑话别人,今番自己出了丑,同学们带着挪揄的表情走来走去,闹得他呆坐在座位上,又羞愧又郁闷。

    赵华眼珠一转,趁机劝道:“考试无常,多少大才中进士之前,常常遭遇此种挫折。兄弟你胸怀磊落,怎么也学起了迂腐之人?走,咱俩出去逛逛,我请你吃酒。”

    强行拉着铁伯出来,先在一家酒馆点了酒菜,铁伯素来好饮,心情不好又有知己陪伴,酒到杯干有些醉了。

    赵华乘其酒兴,又拉着他到了一春方铺子,不惜银钱买了许多春-药,还买了两个角先生。

    赵华说道:“这药咱们一家一半,角先生也各拿其一,藏在身上带回家去。到合适的时候,作为取乐的玩意,也算咱们做丈夫的孝敬,想必娘子们会欣然笑纳。”

    醉醺醺的铁伯故态复萌,取笑道:“诗云,刑于寡妻,至于兄弟。做兄弟的怎能不受呢?”

    此乃“齐桓晋文之事”一文,刑於寡妻,至于兄弟,以御家邦。意思是先给妻子做个榜样,再让兄弟学自己,进而治理好一家一国。

    赵华笑道:“角先生这东西,经风便脆,脆了就不好了,必须和药都藏在腰上,用人身上的暖气保护。如此用时才会温柔可爱,男女皆觉得有趣。你藏不藏?我反正是要在汗巾子里面,围在腰上。”

    铁伯挠挠头,说道:“我里面穿了肚兜,藏在肚兜里面,可以么?”

    “肚兜自然更妙了,你比我想得周全。”赵华故意赞了一句,当下帮他把东西贴身藏好,嘱咐道:“可别不小心掉了出来,惹人笑话。”

    铁伯点头道:“我记住了。”

    二人说说笑笑的往家里走去,走了一会儿,赵华忽然皱眉说道:“我怎么忘了家中没米了,前面有个亲戚家,我先过去借些米粮,你自己回去吧,明日见。”

    “好!”铁伯信以为真,一步三摇的走了。

    这边赵华抄近路抢先跑到了铁家,对他父母说道:“不好了,令郎考试失利,恐回家被父母责备,暗地里买了一口利刃,藏在身上,说是不顺心就想自刎。等他回来,铁伯您一定要抢先搜出来啊,以防其不测之变。”

    铁员外十分惊愕,万分感激赵华,赵华走了后,急得老人家倚门而望,老远看见儿子慢悠悠的回来了,冲过去一把扯住双臂,叫道:“我儿呀,你不要寻短见,我和你娘不会怪你,快把东西取出来吧。”

    原本铁伯就因没考好,心里惭愧,再来身上藏着见不得人的东西,唯恐当众出乖露丑,故此急得满脸通红,死死按着自己的腰,不住的叫道:“没有什么,真的没有什么。”

    铁员外见儿子这么紧张,更加坚信赵华之言属实,急得大喊道:“老婆子,媳妇,快出来帮忙啊!”

    如此一家三口都急了,就在家门口的街上,父母抱住了铁伯的身体,妻子掰开丈夫的手,往腰上一摸,捏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

    “在这里,果然有个刀柄。”妻子魂飞魄散的大喊。

    行人邻居纷纷围了过来,铁伯大惊,忽然用力挣脱,奈何怎能敌得过热心的邻居们呢?

    大家伙为了挽救大好青年的生命,那真是众志成城,通力合作,抱人的抱人,抓四肢的抓四肢,扯手的扯手,解衣服的解衣服。

    因天冷穿得多,费了好大的力气,层层揭开,露出来贴肉的肚兜,从兜里摸出来两件宝贝,皆用白纸包裹。

    都是啥呢?有金不换、满床娇、锁阳粉,助通宵;还有一件硬东西,白莹莹的,好似挖空的芦笋,遇热膨胀,物理原理几乎和‘铅笔’一般无二。

    铁家娘子当众打开纸包,顿时大感没趣,不用问也知道丈夫是买给自己的,脸上发热,急忙往地上一扔。

    有个小丫头不懂,捡起来戴在手指头上,说道:“不要搜了,铁相公买了个小棍子。”

    众人瞅着脸色通红的铁伯大笑,闹得铁娘子又是好恼又是好笑,一把抢过去转身就走。

    其余的药物,红的红,白的白,黄的黄,孩子们还以为是糖果呢,蹲在地上争抢,大人们忙呵斥他们。

    至于铁家父母早已目瞪口呆,破口大骂道:“不成材的畜生,原来在国子监这般放浪,难怪你考了个下等,哪还有心思读书做文章?你这个畜生,今日打死你算了。”

    铁伯因证据确凿,只好俯首任打了,不敢辩驳一句。赵华躲在远处看着这一幕,暗暗得意,笑道:“叫你口无遮拦,活该。”

    一连几日,铁伯每天被父母责罚,苦不堪言。他还把赵华当做救星,想着请他来帮着劝解父母,故此对媳妇说道:“赵家兄长怎么不来看我了?求你去一趟,请他来救我。”

    铁娘子撇嘴道:“当日就是他来告诉爹娘的,说你藏着刀要自刎,所以爹娘非要搜身,弄出了如此大的笑话,这就是你最好的朋友,说话不着边际,说东道西的,闹得咱家不和,你还指望他来救你?”

    铁伯这下什么都明白了,敢情是赵华故意一步步设了圈套报复自己,二人自此之后心有芥蒂,交情至此终了。

    所以古人说君子之交如水,小人之交似漆,惟有如水之淡,才能不远不近。

    就算再好的朋友,说话也得注意分寸,尤其是涉及到妻子女儿的话题,或者是丈夫男盆友,一定要慎之又慎。

    别以为是朋友,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拿其家人开玩笑,不然失去朋友也就罢了,就怕闹出事故来,追悔莫及!(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