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五章 紫酥肉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四十五章 紫酥肉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春秋我为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正当钟潭才以为无望之时,王乔竟然穿着一套喜庆的新衣来了。

    大喜过望的钟潭才慌忙迎了出去,好似见了宝贝,忍不住诉苦道:“当日忘了派人送至府上,竟失去了音信,真乃彻夜难安,王兄果然是君子也。”

    王乔笑道:“客套话就别说了,船在西门码头,妹夫赶紧穿戴整齐,前去接亲吧。”

    “好嘞!”钟潭才大笑。

    一个时辰后,把新娘子顺利接回了家,下了轿子拜天地等等,揭开了盖头,露出了花容月貌,因盛装打扮,比上一次愈加娇媚了十分。

    钟潭才险些魂飞天外,心里美滋滋的,又见川流不息的抬进来十八个皮箱,个个看上去异常沉重,越发的惊喜了。

    双方都不想惊动亲戚邻居,简简单单摆了几桌喜酒,招待些必要的客人。一番热闹下来,夫妻二人早早在新房里对饮,王乔夫妻笑吟吟的陪着。

    当晚夫妻二人春风一度,心满意足的钟潭才清晨又搂着娇妻求欢,完事后,这才起床梳洗。

    王氏吩咐道:“把箱笼打开几个,让夫君过目。”

    丫鬟遂打开了几只皮箱,就见里面都是些金银细软,王乔也打开了几只箱子,尽是衣服首饰等等,又将八张田契拿出来,请钟潭才收下。

    钟潭才心中狂喜,粗略算算良田果然不小于千亩,最后一丝疑心至此烟消云散,很痛快的将库房钥匙交给王氏保管,他的金银共计三万两。

    此后夫妻二人如鱼似水,整天步步不离。真是十二分的恩爱。

    如此过去了二个月,眼看着秋天即将过去,一日王氏说道:“奴家想去秦淮河逛逛,夫君愿意带着我去么?”

    “这有何难?”钟潭才马上吩咐人去雇艘画舫。

    中午吃了饭,夫妻二人坐船玩去了。临走时吩咐王乔照管家里,王氏当面把钥匙交给哥哥收好。

    钟潭才留了个心眼,趁机叮嘱管家盯着。

    在秦淮河上游览了半天,搂着美人的钟潭才自然意气风发,笑看着两岸的游人百姓。

    不想途中竟偶遇了徐海,徐海黑着脸盯着他。钟潭才就当做没看见,两艘画舫交错而过。

    等船走远了,心里一个劲哆嗦的钟潭才缓了过来,暗道怎么碰到了他?恐怕非是吉兆,赶忙说道:“天色不早了。咱们回去吧。”

    原以为方兴未艾的妻子会不高兴,结果王氏顺从的道:“既然夫君累了,那快回家吧,今天我已心满意足,回去给夫君做几道可口小菜,喝点酒解解乏。”

    钟潭才眉开眼笑的道:“有爱妻陪我吃酒,人生莫大享受也。”

    到了家,已经是黄昏了。王乔夫妇接了出来。见家中平安无事的钟潭才心神大定,暗道自己真是做了亏心事,成天提心吊胆疑神疑鬼。

    过了几天。钟潭才与王乔商议道:“如今到了收晚稻的时候,明日劳烦哥哥去乡下走一遭,米租早收早完事,省得天冷不便。”

    王乔说道:“我想好了,今年妹夫同我一起去,叫佃户认识下老爷。不知妹夫意下如何?”

    钟潭才心说是这个理,哪有自家佃户不认得主人的道理。欣然同意。

    次日一早,王氏早早起床准备了早饭。伺候哥哥和丈夫吃完,叮嘱一番,送二人一起去了乡下。

    中午,走到了某县城,王乔说道:“我担心王家亲戚跑来闹事,这样,我先去看看,若没事你再去,若有事我就回来商量。”

    “行。”钟潭才答应了。

    等王乔走了,他在城内随意闲行,见有个戏班子唱戏,进去坐了半天。

    看完了,天色也黑了下来,返回船上,问道:“王大舅回来了么?”

    家人说道:“没呢,这么晚了,可别出了事。”

    钟潭才担心起来,说道:“或许就在路上,咱们等等再说,就算有事也得等天亮。”

    当晚睡在了船上,大早起来,还不见人回来,钟潭才心说万一王乔被王家亲戚扣下了,我去了也白搭,不如派人去打听,我先回家,真有事也好在金陵找人帮忙。

    当下吩咐开船回家,中午到了家门,钟潭才没等进门,就见丫头慌慌张张的跑出来,叫道:“老爷,奶奶今早就不见了,我们到处寻找,谁知后-门开了,人不知去了哪里。”

    钟潭才大吃一惊,急忙进了内宅,结果所有的财物全都消失了。

    “不好,中计了。”万念俱灰的钟潭才跺着脚,“我的银子啊,我的银子啊。”

    一屁股坐在地上,忽然看见房梁上贴着一张纸,上面写道:“萍水相逢,半文不费,竟图万顷良田。早闻君卖妻求荣,实乃谋财强盗,妾固然媚色设谋,君岂无失财之罪?罪系一样,法分轻重。

    如今妾学西子遨游,君请亡羊于歧路,想君此际欲哭无泪,再休想钱过北斗,恐番成身葬南山;劝君想想女儿,幸无叹息,只有香饵钓鱼,不闻无饵钓鳖,切谨记得便宜处失便宜,贪字亦是个贫字,南柯一梦尔!”

    河南彰德,赵王府。

    这些年来,朱高燧有感于皇位无望,不惜重金修建了偌大的赵王府,广纳美女,开始过起了奢华无度的生活。

    期间虽然也策划了一些事,奈何京城堪称铁板一块。尤其是徐灏对宫闱安全上的态度,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朱高燧的人手几乎都被排除了。

    再来自从张皇后故世后,朱高燧很久没能回京了,影响力日益减弱,估计朝野内外已经遗忘了他这个赵亲王。

    唯一还算安慰的,是他与二哥朱高煦一南一北,遥相呼应,朱高煦带着军队去了海外,他的封地位于后世河南安阳,乃是北平与金陵之间的交通重镇。

    这两年,等待机会的朱高燧腻了众嫔妃,独宠一个出身低微的宫女。此女天然艳丽,无需脂粉装扮依然风韵过人,擅长歌舞弹唱,这令其她嫔妃深为不满,遂合谋伺机发难。

    时间久了,朱高燧经不住轮番诋毁,便疏远了那宫女。

    而这位宫女是甄嬛类型的女人,极有心计,千方百计想再得到王爷的欢心。

    因朱高燧打小喜欢吃烤肉,于是宫女花钱进了膳房,拜了一位老厨娘做干妈,学习烧烤之道。

    学成后,宫女别出心裁的加了一味紫酥,又在干娘的指点下,配上甜面酱和大葱提味,重金收买了内侍,亲手把烤肉端到了朱高燧的面前。

    朱高燧心情不太好,一瞧是她,不免勾起了情意,心情好转过来。在宫女殷勤服侍下,胃口大开,烤肉吃的有滋有味,问道:“这菜可有名目?”

    宫女嘻嘻一笑,答曰:“紫酥肉。”

    朱高燧笑道:“今后本王每天都要吃你亲手烹制的紫酥肉,你高兴不高兴?”

    宫女自然受宠若惊,加倍的奉承讨好,如此重新得到了赵王的宠幸,可是好景不长,没多久宫女失踪了,宫人都说是她自己走的。

    以上只是一段朱高燧的风流韵事,总之紫酥肉传到了民间,成为豫菜谱上的一道名菜,其中开封的紫酥肉最为有名。

    去年,有一家军户迁到了赵王府,哥哥叫做伍星,三十五岁。因娶了媳妇,就把军职转给了胆大心粗的弟弟伍云,伍云自小有使不完的力气,被赵王府安排在城外军营。

    伍家初来乍到,不受赵王府信任,所以没能在王府谋个差事。但还是得背靠王府生存,伍星的远亲是赵王府的一个宦官,得以在王府门前弄个小买卖度日,有亲戚照应,倒也不愁饿肚子。

    伍云隔一个月来家一次,这个月,伍星去了营中探望弟弟。

    到了中午,伍娘子在家无水煮饭,自己提个小桶打侧门进了王府,从水井打了水拎着往回走,不料迎面撞见了无所事事的朱高燧。

    见到王爷,伍氏也忘了规矩,急急忙忙的躲回了家。

    搁在往常朱高燧只定会动怒,今日则问道:“好一个美人,她是咱王府之人么?我怎么没见过?来人,把杨庆给本王唤来。”

    没多久,内侍杨庆急匆匆跑过来,朱高燧说道:“你下面有这样闭月羞花的美妇人,为何不通报我?”

    杨庆忙回道:“王爷,那人家姓伍,上年移来的,是赵麻子的远亲。其次伍星的兄弟是个有名的粗人,时常打架伤人,人在营里做护卫,所以小的就没说,毕竟是王爷您的麾下。”

    朱高燧一撇嘴,不屑的道:“那算什么麾下?我认他老几?整个王府都是我的麾下,敢情我一个娘们都不能碰了?”

    杨庆见王爷这么说,随即笑道:“如此美人,伍星也消受得起?”

    “行了。”朱高燧吩咐道:“你必须替我谋之,而且不能让伍家兄弟怨恨,心甘情愿才好。”

    杨庆笑道:“伍云虽然鲁莽,他哥哥伍星为人却非常老实,想他靠着王府吃饭,小的这就前去劝说,若识趣的话,王爷赏他三五十两银子,免了房租给个差事;若不识趣,撵他走人,再寻他的过失,到时不怕他不屈服。”

    朱高燧说道:“你看着办吧,事成之后,自当重重赏你。”(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