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七章 汉王洲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三十七章 汉王洲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随着徐烨年纪渐长,徐妙锦担心他沾染上了纨绔习气,管教十分严紧,比徐灏夫妇还要认真十倍。

    徐灏对儿子一向是哥俩好的脾气,也知道自己的态度好也不好,如今儿子到了最叛逆的时候,学好学坏只在一念之间,遂横下心来不管不问,实则也是他明知抗衡不起家中的女人们。

    因发生了几次徐烨跟着朋友去逛秦淮河的劣迹,沐凝雪也狠下心来,把儿子全权交了出去。

    如此徐妙锦每天都要看着徐烨读书写字,不算怎么严厉,进进出出就异常严厉了,每次出去都要派人跟着,若是迟回来一刻,就要盘问到底。

    稍有差错,轻则罚跪,重则狠打,可谓是不打则已,一打定要打得头破血流,心疼的涟漪越来越不满。

    徐灏和沐凝雪何尝不心疼呢?不过徐灏太清楚徐烨会遇到的诱惑,徐烨身为长子,他注定要担负起整个家族的责任,不务正业也就罢了,怕就怕他被奸人引诱,误信人言,做出连累家族覆灭的糊涂事来。

    &[ .;不管小时候的徐烨如何优秀,世间太多越大越没出息的例子,不求儿子定国安邦,起码做任何事之前,都要先衡量下利害关系。

    显然徐妙锦的管教非常有用,徐烨本就不是荒唐的性子,现在每次出门,更加不敢随便耽搁了。家族内外很多想要勾引他的女人故意留人玩耍,他一想到了徐妙锦,不觉毛骨悚然,挥挥袖子就跑了。

    十来岁的年纪,依然是个童子身,这方面徐妙锦可谓居功至伟。

    这一天,徐灏信步来探望儿子,原来他打算按照以前的计划。把徐烨送到外地去锻炼几年。

    以前是定的辽东,但现在他打算把儿子送到汉王洲,让儿子在朱高煦身边待两年。

    这遭到了姐夫张辅的强烈反对,张辅指出据他所知,在海外羽翼渐丰的汉王,谋夺皇位的心思更大了,这从他频繁派人回京联络靖难众臣,不难看出其心怀叵测。

    而徐灏除了苦笑还是苦笑,把朱高煦弄到海外去就是出自他的主意,原以为独霸一方的朱高煦会立志于开疆辟土。谁知道他的梦想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皇位。

    当然占据后世澳洲的朱高煦,没有数百年的时间,休想有问鼎中原的实力,无非一介土霸王罢了。不管是人口等各个方面,尚属于蛮荒之地的汉王洲,连建造大规模战船和士兵的能力都不具备。

    把长子送到朱高煦身边,乃是徐灏深思熟虑过的,也为此和朱高炽商量了下。他们俩的目的只有一个,哪怕最终不得不幽禁朱高煦,也要尽可能的留住他性命。

    树欲止而风不静,徐灏边走边思索同样小动作不断的朱高燧。难道皇位就这么诱人么?难道看不出天下至尊的同时也背负着天下最大的责任和压力么?

    凉亭里,徐妙锦正在对徐烨和涟漪等人讲诉“太上感应篇”,徐灏站在亭外注视着儿子,静静的听了一会儿。

    忽然走来一个管事媳妇。说道:“刚刚抓到了一对偷情的男女,女方是花匠老徐头的娘子,男方是徐正。二人在后园僻静之处解带宽衣,正要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被过路的人看见了。”

    徐灏心说徐正不是姑姑多年管家的儿子么?父亲病死,徐妙锦让年纪轻轻的他做了管事。

    就见徐妙锦蹙眉道:“不是才给他张罗了媳妇?怎么会如此混账?”

    管事媳妇说道:“说的就是,他自己的老婆姿色出挑,偏偏不满足,还要去睡别人的老婆,真是可恨。”

    此种背德之事按照家法处置即可,不想徐妙锦却当着徐烨的面前说道:“既然没得手,警告几句就算了,不用咱们多管闲事。”

    徐烨和涟漪都很惊讶,徐妙锦随即解释道:“烨儿你要记住,古语云我不淫-人-妻,人不淫-我妇,随你是什么身份,再逃不过这两句了。你若不信,不妨静观其变,看其是不是自作孽不可活。”

    徐灏摇了摇头,心说这算什么?姑姑改行当了神棍?徐烨也只当是在教诲自己不要做坏事,无非那些因果之说而已,谁信?

    谁知这一次徐妙锦神准,第二天有人看见在柴房里一男一女正在云雨,管事媳妇闻讯而来,看不清楚里面是谁,但能看出是一个妇人和一个年轻男人,觉得还是徐正和老徐头的娘子,因昨日的好事被人搅合了,受到了处罚不重,所以今日又来一遂心愿。

    里面的男女在兴头上,管事娘子说道:“去把老徐头喊来,叫他自己捉奸吧。”

    老徐头听说又是自己的老婆,怒上加怒,拿了一条绳索悄悄走了进去,往二人的脖子上一套,勒紧了叫他们喊不出来动静,央求大家伙把他们抬到了园子里,听凭家主发落。

    徐灏和徐烨过来后,敢情那妇人不是老徐头的妻子,而是徐正的老婆,年轻人则是徐淞新收的帮闲,还未成亲。

    父子俩当下面面相觑,都暗道一声神了。

    正在这时,徐正听说妻子被人奸污了,怒气冲冲的跑过来,一把揪住了他老婆,狠狠扇了几耳光,又奔着帮闲冲去,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徐妙锦淡淡看着这一幕,说道:“烨儿,你来管管吧。”

    徐烨伸手挡住了徐正,说道:“你不用恼羞成怒,这分明是天理昭彰,一报还一报。昨日你犯了错,姑奶奶告诫我两句古语,我不淫-人-妻,人不淫-我妇,我还以为是套话,谁想竟字次不差。你自己好生想想吧,若不是你品德有亏,你妻子岂能有样学样?”

    徐灏心里苦笑,诚然古语很有道理,但未免迂腐了,世上安分守己的丈夫少么?事事如意还非要找刺激的妻子又少么?

    半个月后,徐灏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命徐烨动身前往汉王洲。

    不提因此事好多人心中不满,徐烨在港口结识了位也要去海外闯荡一番的学生,此人名叫王定辉,毕业于山东海事学院,家世普普通通。

    徐烨虽说做过海船,但从未漂洋过海,起初几天风平浪静,二人在甲板上看着大海中的景致,只见天蓝海蓝,水连天,天连水,水天一色,感叹着世界的浩瀚和神秘莫测。

    王定辉指着船上的设备,把测量方向航向的方法,各种设施的作用说给徐烨解闷。

    徐烨对此不太懂,习惯性的详细询问,师承多位师父尤其得自亲爹的衣钵,徐烨各方面的知识可以称之为“博”!如此一来,倒弄得王定辉时常没法回答,正在不耐烦的时候,到了吃饭的时间。

    王定辉遂提出要回请徐烨一顿,结果出海几天,徐烨吃了一口饭便哇的一声,吐了,家人赶忙上前收拾善后,扶着他出去。

    王定国心中暗笑,暗道贵家子弟,原来同废人一样,这世上真不公平,没用的人高居上位,像我这样的却不得不远至异域谋取发迹的机会。

    半个月后,海船顺利抵达汉王洲首府镇南城,徐烨已是折腾的面黄肌瘦,好不容易坐车抵达汉王府,说不尽的人和事,举目皆是山河之异。

    如今的澳洲和历史上惊人相似,一样是发配囚徒政治犯的首选之地,不同的是由英国变成了中国。

    朱高煦对徐烨的到来十分高兴,徐灏能把长子送来托付给他照顾,无疑兄弟之情仍在,早年的怨恨也随着徐灏指点他渡海远征,不但征服了不亚于中原的广大领土,并且为他赢得了巨大声望,怨恨也就渐渐变小了。

    当初父亲意外惨死,兄长也意外的跑到了前线,想父亲举兵是打着清君侧,长幼有序的名义,自然臣子们不好把他推举为帝王。并且兄长除了腿脚不便外,几乎没有任何错失,亦是太祖皇帝钦定的燕王府世子,世人皆知的谦谦君子,徐灏顺水推舟的拥护他,也算是情理之中。

    对徐烨的到来,朱高煦心里有数,绝对不是为了提前下注,而是让儿子就近监视自己。不过能把大侄子送来,显然也是考虑到了兄弟情义,此乃堂堂正正的阳谋,朱高煦不能不领这个情。

    徐烨年纪还小,朱高煦也没什么可对他说的,让他先在王府静养,时常带着他在各处走走而已。

    而那王定辉去投靠其母舅王文藻,王文藻是洪熙三年的翰林,为人倜傥不羁,曾上了许多别出心裁的条陈,比如逢迎徐灏的新观念,提出改变官服的样式和服色,都被礼部给压了下去,一件没能施行。

    为此他郁郁不乐,每天想方设法的继续上书,依旧被压。这方面他的想法很对,但急于求成了,就算是徐灏提出来,大臣们也会激烈反对,现阶段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问题是这样一来,王文藻的名望也随之渐渐低下去了,听闻汉王打下了海外,他忽然主动上书,请求派往到汉王洲做官。(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