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六章 拜堂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三十六章 拜堂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大明文魁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院子里,金达有些听明白了,说道:“是了是了,一定是万英的缘故。唉!这算什么事儿呢?”

    对着碧莲招招手,金达又说道:“你们别怕,过来听我解释。”

    碧莲赶忙摇头,害怕的道:“少爷你有什么未了之言,尽管说吧。咱们阴阳两隔,不好近身,碧莲还得留着吉祥身子抚养小少爷呢,绝非我嫌弃你,你千万别怪罪啊。”

    金达眼下的心情别提多复杂了,便将自己随着某官赴任,半路遇险,叫万英冒名行医,万英又不幸身死,想是地方不知真伪,把他误认成了我,以至于以讹传讹,你们不明就里,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最后金达说道:“如今我考中了举人,你们不要疑心了,快过来相见。”

    碧莲已经捂着嘴,所有的惊吓都转为了狂喜,几步走过来,叩头称贺。

    老苍头夫妇俩信了九分,还有一分将信将疑,磨磨蹭蹭的连连道喜,站在碧莲身后又磕了头,时刻准备着跑路。

    金达也不在意,尽管心里有了明悟,却依然左顾右盼,眼看周围静悄悄的,这么久了连个动静都没有,一颗心直入谷底,强自镇定的问道:“方才说她们俩嫁了,这话是真的么?”

    碧莲低着头,不敢回答。金达转而问老仆,老苍头叹息着说道:“若不是真的,老奴岂敢说出来?”

    好在金达天性豁达,虽然伤心失望却没有马上失态,沉声道:“为什么不察虚实,这么快就改嫁了?”

    老仆苦笑道:“就是信以为实。所以想要嫁人,若知道是假的,自然也就不嫁了。为何快还用说么?徐三爷等亲朋最近一半不在京,迟一步还能由着她来做主?”

    金达压抑着愤怒,闭上眼睛又问道:“她们二人。是谁说要改嫁,还是都说过这话?”

    老婆子接口道:“一起出的门,若论要嫁人的心思,大抵难分先后。早在听到凶信的时候,已经都有了此意。”

    金达疑惑的道:“她们肚子里的念头,你们怎么晓得?”

    老苍头解释道:“我回家报信时。二位夫人都不肯出银子装丧,老奴就晓得心怀去意了。”

    金达说道:“那棺材是怎么回来的?”

    老苍头说道:“这话说起来就长了,少爷你请坐着,让我们慢慢说。”

    当下碧莲进屋守着孩子,老苍头夫妇在亭子里讲述整个经过。而老苍头虽然年迈糊涂,老婆子不糊涂,故意留着下半段没讲,等着金达质问。

    果然金达说道:“我不信碧莲那丫头如此对我,当初她可是最无情的。”

    老婆子说道:“如今莲奶奶让咱们直伸大拇指,整条街上的人谁不敬佩?少爷你也亲眼看见她还在家里,眼见为实。”

    金达心里多少好过了些,说道:“也说得是。这才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可是她到底图的什么,肯把别人的孩子留下抚养,一个丫头出身。除非熬到我儿子光宗耀祖的那一天,她连个夫人的身份都别指望,家里又一贫如洗,我以前又没什么好处给她,怎么肯替我守节呢?

    罢了,你们快把两个贱人要出门的经过。与碧莲不肯离开的经过,细细说给我听。”

    老婆子娓娓道来。这都是她冷眼旁观的,年老经验丰富。事后又回味再三,对于人心的揣摩异常透彻,遂将罗氏莫氏一心要改嫁,因被孩子缠住了,怎么咒骂孩子,折磨的骨瘦如柴,碧莲看不过眼,抱回来自己养着。

    后来罗氏要嫁莫氏,莫氏又担心送回儿子,让罗氏和碧莲当面承诺,结果碧莲一口答应了。

    老婆子最后说道:“她们见既然莲奶奶愿意抚养小少爷,情愿把守节的名声让了她。当时,唉!二位夫人郑重给她磕了四个头,欢欢喜喜的找来媒婆,竟当晚就带着咱家的银子坐轿子走了。少爷,我心里难过啊,眼睁睁看着金家一下破败,要不是还有莲奶奶和小少爷,真想一家子上吊去找您和老爷了,太无情无义。”

    金达听到这里,早已是泪流满面,各种复杂的情绪在内心激荡,正要说感谢的话,碧莲抱着儿子走了出来,“少爷,看看小少爷吧,已经长大了好多。”

    “碧莲。”激动中的金达猛然站起,张开双手把碧莲与孩子一起搂在怀里,放声大哭。

    顷刻间,在场之人全都哭了,此情此景,令偷偷进家看热闹的邻居街坊们,纷纷叹息一声,绝口不再议论金家之事了,一个碧莲,足以洗尽耻辱!

    金达也激动的道:“你再也不是通房,你是我的妻子;不,你是我的恩人。金家的门风被彻底败坏,若不是你替我争气,我今日回来竟是连只丧家狗也不如了,此恩此情我金达永世不忘。”

    接过来儿子,金达大声说道:“我儿,你要是没有这位亲娘,你哪还能活到今日?陪着爹拜谢恩人。”

    说完,金达推金山倒玉柱,跪在地上就拜,碧莲拉不住他,只得也跪在地上。

    刚刚赶来的徐灏等人亲眼目睹这一幕,徐灏叹道:“我羞于见他们夫妇,来人,把这三万两银子,权当贺喜之礼了。”

    张辅笑道:“苦尽方能甘来,要走就走,有什么可惜的?今日咱兄弟要给莲奶奶做回娘家人,把金府收拾一下,庆贺夫妻拜堂,痛喝一顿喜酒,老大人在天之灵也会开心。”

    大家伙顿时轰然应喏,各种家具礼金等物川流不息的抬进院子,三百多位下人把个金家修缮一新,若不是还在守孝期间,非得大肆张灯结彩不可。

    整条街上的邻居都被请来喝喜酒,大摆三百桌宴席,各家女眷过来贺喜,转眼间破败的金家变得热闹无比。

    喝酒的时候,一身体面的老苍头打外头跑进来,喊道:“圣旨来了,圣旨来了。”

    徐灏和张辅相视一笑,在大家伙期盼的注视下,传旨太监带着四个小黄门走进来,笑吟吟的彼此见过礼,当场宣读旨意。

    不出意外,朱高炽赐封碧莲为一品诰命夫人,金印礼服什么的也不消描绘了。也就是金达没挂,不然门外就要多出来一座贞节牌坊了。

    夫妻交拜时,金达当众对天发誓,从今以后与碧莲做结发夫妻,永不重婚再娶。

    这一晚的洞房花烛夜,枕席之欢的种种如意自不必言,非以前草草完事可比。

    金达鞠躬尽瘁了后,搂着妻子问道:“当初我大病,曾与你们永诀,请来徐三叔作见证。你彼时不是说要走么?怎么会为我守节了?唉,你既然心里爱我,就该说出来,想我那时那么的冷淡你,现在真过意不去。”

    碧莲心满意足的笑了笑,金达叹道:“夫人啊!你为什么无事之际拿假话骗人,有事之时把真情为我?万幸我没死,万一真死了,你这段苦情又教谁人怜你?”说着说着,金达又流了眼泪,毕竟这番遭遇,对男人来说太震撼了。

    明媒正娶的妻子跑了,海誓山盟的小妾溜了,大抵金达整个下半生都会耿耿于怀。

    碧莲反手搂紧丈夫,说道:“亏你是个读书人,我话里的意思都品不出。当时我见她们言心不一,又来数落我,一时气不过,说了几句讥讽她们,你怎么也当了真?记得一个说正妻与妾婢不同,一个说只有守寡的妻妾,没有守寡的丫头。

    一来我与你自小一起长大,我对你的情意也不说了,二来我也不是心胸大的,分明她们说自己是节妇,我就是随泼逐流的人了?当时以我的身份哪怕发毒誓,别说她们不信,连你也会当成虚言,说不得还几句锦里藏针的话。”

    金达惭愧的道:“都是我对不住你,有了新人厌旧人。”

    碧莲轻声道:“我既然喜欢你,受些委屈也没什么。当日我说若孤儿无人照管,我要抚养成人,自然不走。后来嫡母生母都走了,我怎能不替你抚养呢?

    我还说等你百年之后,若没人守节,要我烧烧纸钱上个坟,我自然不走。后来大的也嫁了,做小的也嫁了。呵呵!你家当初的风水好,人未死之先,就连出两位节妇;后来风水坏了,才听到了一个死信,两个节妇一股脑的都跑了,弄得有墓无人扫,有屋无人住,叫我如何不替你看家呢?”

    身为女人,碧莲这些日子的怒气肯定要对着丈夫发泄发泄,说得金达惭愧之极,一句话也不敢分辨。

    发泄完了,碧莲忽然说道:“说到底是咱家门不幸,堂堂金家怎么能任由妻妾在外呢?这不是吉兆,我虽然会不好受,还是劝你把她们赎买回来吧,不然你怎么出门见人?”

    金达继续默然不语,对他来说事成定局覆水难收,男子汉大丈夫就要承受下去,怎么能把人给接回来呢?那算什么?

    无需报复,也不用见面,从此形同陌路老死不相往来即可。

    毕竟因为意外,明白事理的不会背后说三道四,不明白事理的任由人家说去,没办法。

    就算被妻妾偷了汉子,难道你为了面子,能杀光天下悠悠之口么?(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