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三十五章 死而复生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三十五章 死而复生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春秋我为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徐灏没想到短短两个月,金家竟然转瞬间分崩离析,速度快的令人匪夷所思,太不可思议了。

    想罗氏有意瞒着亲朋故旧要嫁人,谁家也不通知,自己来不及做出反应也在情理之中。至于放弃堂堂诰命夫人的身份,人家更稀罕丈夫不难理解,再说或许二夫也是位准备续弦的官员呢。

    这世上什么事情都有,既然事成定局,也只能顺其自然了。

    当日,罗氏和莫氏特意问过碧莲,一旦她们有了下家,这家里的东西少不得全部带走,你一个人留在家中,靠什么活着?

    当时碧莲说道:“不妨事,我与二位奶奶不同,平日粗茶淡饭惯了,每日只需半升米,二斤柴就过得去了。家里也不留什么人,单留下老苍头一家,帮我看守门户,他儿子前年死了,无壮年男人不怕被人议论。其实这一切都是小事,不必两位奶奶费心,各自请便吧。”

    罗氏莫氏随即大喜,说道:“若你这番话是出自真心,那就是我们的恩人了,请受我们一拜。”

    .

    这确实是真心实意的,毕竟最大的阻碍就是金达的儿子,能有人自愿抚养功勋后代,则朝廷多半不会追究,不然早早晚晚会有人跳出来告状。

    碧莲忙摆手道:“不可不可,主仆有别,我怎敢受礼?”

    罗氏说道:“你要是受我们一拜,才见得你出自真心,让我们各寻出路。不然,就是故意讥讽我们的话,什么也别说了。”

    碧莲只好说道:“那就恕奴婢无状了。”

    当下她把孩子抱在怀里,朝着外面站立,罗氏和莫氏双膝跪地,恭恭敬敬的给她磕了四个头,这就意味着把妻妾的身份让给了碧莲。乃是新夫人任由她们改嫁,算是从此与金家恩断义绝了。

    看似儿戏,但这符合古代的礼法,家主是可以一言九鼎的,金达的儿子未成人,罗氏是一家之主。

    此种事,就算宗族也无法压制小家,无非谁更强势而已。即使在地方,寡妇对族人提出我要改嫁,除非偏远地区。是会受到律法保护的。

    守节是一种观念,而不是法律,中国自春秋战国以来,还从来没有禁止过寡妇改嫁,要不然读书人也不会极力推崇三从四德了,这是为了要从思想观念上让妇女自己打消改嫁的念头。

    说穿了,人口永远是每个王朝的最基本利益,改嫁意味着人口繁衍。

    所以当时的碧莲面无表情,代表着金家坦然受礼。一句话也没说。

    罗氏和莫氏感慨万千,离开金家固然令人伤感,但欢喜于找到了替死之人,整个人都松快了。因担心夜长梦多,竟连夜叫了媒婆帮着物色人家。

    若不是秘密行事,绝对是能轰动整个金陵的大事件了,堂堂勋贵大臣的妻妾改嫁。虽然不算是空前绝后,但也是立国以来的罕见之事。

    身份尊贵,年纪又好。姿色更佳,还没有拖油瓶,自身带着金家的大笔嫁妆,又是自愿改嫁无人强迫,如此美事上哪找去?

    不到一个时辰,媒婆就回来了,愿意的男人真不要太多。

    谁也不知二女到底选的谁,反正当晚就把亲事说妥了,席卷了金家之物,带着愿意走的下人,遣散了最后几房家人,迫不及待的‘重新做人’去了,留给碧莲母子一座空空如也的宅子,以及老苍头夫妇和守寡的儿媳妇。

    因丢人现眼,碧莲吩咐关门落锁谁也不见,靠着所剩无几的家产,短时间内还能够支撑下去。时常买些纸钱,到坟前给公公丈夫烧化。

    等徐灏得知金家的变故后,人都嫁的没影了,这让他狠狠一拍桌子,十分懊恼,因为不管如何,怎么对金达交代呢?

    连最起码的三个月守孝期都不等,罗氏和莫氏太过决绝了,心有不甘的徐灏就想马上行文顺天府,抓捕二女好生替金达出口气。

    想了想也就罢了,毕竟他是现代人,丈夫死了,妻子过了两个月嫁人很奇怪么?男人能三妻四妾,那就别指望女人坚贞如一。或许哪天自己挂了,自己的女人们若不是碍于徐家的家世,又能有几人甘心守寡呢?

    却说金达和知府一行人遇到了些麻烦,最终有惊无险的抵达四川走马上任,金达也赶紧写信回京报平安,可是路途实在遥远。

    经过了这次遇险加上漫长路途,知府和他更加的亲密了,有感金达气度雍容,出言彬雅,不像是个普通郎中,闲时问道:“看兄之光景,大有儒家气象,当初一定习过举业的,为何跳出方外,隐于壶中呢?”

    金达对着知己,自然不好继续隐瞒了,遂把自己的来历家世如实告知。

    知府肃然起敬的道:“哎呀,竟然是金尚书的公子,失敬失敬!兄弟你家学渊源,医术高明,天分才情自是不在话下,不可堕了功名之志向。

    我这就查人准备静养之地,兄弟你还得读书,遇到考期出来应试。有我在这,不怕地方攻冒籍,倘若能秋闱告捷,春榜联登,也不枉我们兄弟相处一场。兄弟你不可推辞,以医国之手,为圣上分忧,活人更多,强如悬壶济世,兄弟不可不勉。”

    金达受了这番勉励,别说从来没有死心过,死心了也得死灰复燃,如此住进了一间静室,每天刻苦攻书,两耳不闻窗外事了。

    今年恰好是大考年,四川乡试要比金陵晚一个月,并且为了照顾家远的秀才,四月五月各有一场乡试,六月初放榜,然后新科举人们可以马上进京,秋闱是定的金秋八月。

    知府特意推荐他乃是一名遗才,挂上秀才身份的金达到了考场,把生平的本事和见解都写了出来,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他在强手如云的江南或许不算什么,但是在四川绝对是一流人物,连续三场得意,放了大榜,果然中了。

    知府非常高兴,资助他公车之费,派专人一路送他前往京城。

    金达没有直接进金陵,而是先去了镇江,打算把好消息与好基友一同分享,雇了一艘船要在湖上相会,谁知找不到人了。

    地方的里长不明就里,回道:“金郎中被前任知府大人请去了。”

    金达想起当初冒名的事来,不便告诉地方,私下里让家人去医馆访人。

    打听到了水龙宫一带,有邻居说道:“人都死了多日了,棺材都装回去了,怎么还来人问呢?”

    金达大惊,基友竟然死了?心里难过之余,以为是万家的亲人来善后的,叹息着坐船返回金陵。

    刚回京的徐灏也不知道他回来了,金达到了码头,吩咐家人先回去通报,好让家里派轿子来迎接,如今成了举人,父亲的四人官轿也有资格坐了,也算是衣锦还乡矣!

    问题是这家人是知府送的,老仆和碧莲都不认识,听他嚷嚷着什么赶紧派轿子去接老爷。

    碧莲啐了一口,说道:“你是谁呀,就往内宅乱走,不知道就算疾风暴雨,也不入寡妇之门么?我家没有人读书,别人家中举,关我家屁事?赶紧出去。”

    家人被撵了出来,站在门口直挠头,看着府上的匾额,说道:“是金府啊,怎么这么冷清呢?算了,我人生地不熟,还是先回去吧。”

    他原路返回码头,说了一遍缘故,金达自然十分诧异,莫非是妻子为了节省家用,将房子卖出去了?不能啊!那房子可是赏赐的,妻子不懂事敢卖,那也得有人敢买呀!

    没办法,雇辆马车回家吧。到了家门口,纳闷的金达下了车,也是抬头一瞧,嗯!家没卖出去,就是怎么连看大门的人都没了?

    几个街坊邻居留意到了他,起先没在意,忽然间吓了一跳,纷纷擦擦眼睛仔细一瞧,“哎呦!那不是金少爷嘛?难道他没死啊!老天爷,这下子热闹了。”

    幸好是大白天,不然金达夜里回来,保不准就被街坊当鬼给揍个臭死。

    不提炸了锅似的邻居们,金达堂而皇之的跨进大门,把老苍头差点吓死,转身没命的朝内宅飞跑,大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少爷的阴魂出现啦!”

    金达察觉出不对劲了,也跟着他进了内宅,所以没等碧莲询问缘故,人已经站在她面前了。

    偌大的内宅近乎空无一人,阴深深的,吓得碧莲顿时魂不附体,往后退了几步,怯生生的问道:“少爷,你有什么事放心不下?今日回来现身,莫非是记挂着小少爷么?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替你抚养长大,没有叫她们带走。”

    金达愈发的疑惑了,盯着碧莲看了一会儿,又看了一会儿老苍头,皱眉道:“是不是你们听到了谣言,说我死在了外头?青天白日,我好好的一个人,能是鬼么?如今我中了举人回来,不见你们欢喜,反而大惊小怪说我是鬼,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老苍头躲在树后,伸出半个脑袋,说道:“少爷,你在镇江行医,得了急病死了,地方报官买了棺材收敛了,葬在城外,是我去装你回来重新安葬的,你别来哄我们玩了。现如今二位夫人虽然嫁了,还有莲姐在家替你抚孤守节不是,你只管放心好了,可别大白天的出来吓人。”

    “哎呦呦!”老婆子也跑了出来,叫道:“少爷啊!你吓吓我们就罢了,小少爷是你亲生的,就睡在屋里,千万不要吓坏了他,我们对得住你啊!”(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