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八章 文人的心眼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二十八章 文人的心眼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本来富氏答应了要带领妇女同志们征服整条街的男人,轰轰烈烈的大干一场,好让女权运动在大明朝发展壮大,还为此准备了升坛拜将,歃血为盟等等豪举轩昂之事。

    等到收到了信儿,死了丈夫的富氏不得不收敛起来,也没心情搞大事了,开始闭门自守,对外一律宣称要做个荣辱不惊的闲云野鹤,闹得广大妇女同志门大为不满。

    一连几天,睹物思人的富氏因思念丈夫,整日在家嚎啕痛哭,哭声悲切情真意挚。徐江听见了,一时心软竟开始懊悔了,有了回家的意思。

    郑棠拦着不让,说道:“你的骨头虽然作痒,一心回去受磨难,用三爷的话说,你这就叫做犯贱!可是你那两位佳人可不该陪你送死,这是我家,由不得你离开。”

    如此软禁了徐江,两个小妾从中苦劝,徐江又犹豫了,整日里唉声叹气。

    谁知仅仅三天后,富氏态度突然变了,不但不再感激丈夫,反而咬牙切齿的恼恨起来,终日在灵堂叫天叫地。

    &n/ .;徐江就听那边的富氏破口大骂,“我前世造了什么孽,罚我今生受苦。如果嫁给个有情有义的丈夫,如今替他守节,我也情愿了。可是他生前屡次背着我纳妾,想了无数圈套来摆布我,人死了,却连累我不上不下,无家可归,老天爷!给这样无情的人守寡,凭什么?难道叫我没儿没女,靠着几个家仆过一辈子不成?”

    徐江慌了,他倒是不在乎富氏愿不愿意守寡,问题是一旦改嫁,自己岂不是要戴帽子了?

    赶紧找到郑棠,说道:“不得了了,听她的口气,分明要嫁了。以她的性子说得出做得到。万一弄假成真,等她做了失节的事儿,我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郑棠不紧不慢的说道:“你不要着急,其实此乃好事,将来你们夫妻和好的因,就在于此了。想我让你假死,不正是为了今日?”

    徐江忙追问道:“请大人赐教。”

    郑棠轻笑道:“我之用意,乃必须用守寡引动她的望子之心,然后用‘失节’堵住她的吃醋之口。

    为何她不允许你纳妾?就是因没做过寡妇,不知道绝后之苦。一味要霸住你专宠,没有子嗣也不顾着将来。想她年纪轻轻有丈夫,家境富贵,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为何非得要什么儿子?如今做个寡妇才会去考虑将来,富贵又如何?生了病总得有人照顾,临死之时谁人来送老呢?这家产又交给谁呢?”

    一口气说到这里,别说徐江听得津津有味。就连刚来的徐灏也频频点头,人都是失去了才会后悔,吃一堑才长一智。

    郑棠继续说道:“她一想到死后家产被一抢而散的情景,能不心寒?谁会惦记着她的好处?谁来给她年年上坟?自然就会懊悔。可见世人生子,无论嫡生庶出,总是少不得的。现在她定会寻思等改嫁后,先以得子为重。霸占丈夫为轻了。

    想她原先挟制于你,折磨小妾丫鬟,那是因为她自诩站得正。家世好,作为正妻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只要不行止不端就不怕休了她,所以敢作敢为,不愿忍气吞声。故此咱们何不耐心等下去,等她找人要改嫁的时候,把柄捏在了你的手里,则有天大的本事,也只得俯首称臣矣。”

    徐江茅塞顿开,不禁拍案叫绝,徐灏则暗暗心惊,暗道这古代文人实在是太坏了,跟他们斗心眼,等着死的不明不白吧。

    郑棠笑道:“耐心等等,到时我会找个人前去说合,假借一个人名家世,说要娶她做续弦。由你把她娶回来当面质问,到了那时候,失节也不消谁说了,这一生一世敢吃半点醋否?”

    徐江顿时乐得手舞足蹈,钦佩万分的道:“大人真乃诸葛再世,我算是服了。那就请大人马上派人过去说吧,不要去晚了,被别人抢了先。”

    郑棠自得的道:“我娶过数十房姬妾,金陵哪一个媒婆和我不熟?别急,没有一年半载,她不会非要改嫁。”

    说完看到徐灏站在不远处,郑棠赶忙上前见礼,徐灏盯了他一眼,笑道:“郑大人果然高明。”

    “哪里哪里。”郑棠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三爷光临寒舍,蓬荜生辉,请上座。”

    徐灏在郑家喝了些酒,晚上回到家中,袁氏正等着他,说了几句道明来意:“湘月的年纪也不小了,我想先给她订下人家,她的事高不成低不就,再来姚大师说过她命中该和姑表为婚,我对此半信半疑,不想竟真个灵验了。”

    徐灏问道:“怎么就灵验了?你姐姐家的孩子不是不愿意么?”

    原来袁氏还有一位姐姐和一个妹妹,姐姐嫁给了指挥使薛振威,独子名叫薛尚文,比湘月大了几岁。

    薛尚文自小读书,年纪轻轻不免骄傲,不愿意娶表妹,怕被人讥笑他攀附徐家,这也是人之常情。倒是他时常来徐府,最近和徐烨马愉在一起读书,不时结伴去东宫陪伴。

    徐烨在四书五经上的造诣一般,徐灏从不指望他科举,走的是文武兼备的路。而马愉随着年纪渐长,逐渐在京城名声鹊起,被誉为江北第一后起之秀,很多北方的大臣都寄希望于他,只因北方士林从大明立国以来,至今没有出过一位状元。

    不过因马愉和徐家的渊源,以及出身于北方士林,近几年连举人都没考上,对此徐灏不着急,俗话说玉不琢不成器,少年得意并非是好事,故此什么都没做,任由一些文官联手压制他。

    所以人家薛尚文是冲着马愉来的,本身薛振威算是徐灏的部下,加上还有层亲戚关系,走动频繁很正常。

    袁氏很早就看好侄儿,奈何这小子不愿意,没办法。她妹子嫁给了老家的富豪赖大官人,也是独子一人,名叫赖元初。

    赖家十分殷富,后来因遭灾等各种原因,家事渐渐凋零,不到几年的工夫,家产都卖光了,夫妇俩相继病故,留下独子赖元初没地方安身,只得投奔了本族的二叔。

    赖二叔家里不富裕,是个有手艺的匠人,不愿意白养活侄子,要教他学手艺。

    赖元初是个读书人,自然不肯学手艺,赖二叔心想既然不愿继承我的衣钵,我又养不起他,干脆送到他母姨家好了。堂堂国公府,侄子别说安身立命了,什么也不用愁了。

    如此赖二叔写了封信,袁氏马上派人把赖元初接到了京城。

    事先袁氏先问可问徐淞的意思,徐淞笑道:“别的亲戚能来投奔,别说你娘家人了。何况孤零零的一个人,咱们断没有不管之理。”

    袁氏听了大喜,说道:“就是家里来打秋风的人太多了,我虽有意也得问你一声,大不了送到哥哥姐姐家去,我袁家也不比你徐家差多少。”

    “又来了,又来了。”徐淞无奈一笑,“夫人就把孩子留下吧,既然他有志读书,我干脆收他为义子,以免有寄人篱下之感,咱儿子还小,就让他和烨儿尚文一起读书。”

    袁氏越发欢喜,马上征求徐增福夫妇同意,挑选了吉日,让赖元初沐浴更衣,接到内宅拜见长辈,当众认了义子。

    赖元初也很开心,当即称姨夫为父,母姨为母,湘月为妹妹,反正徐家一圈都拜见了,管徐灏叫三伯。

    人是十一月进的京,这些天徐淞见他相貌不错,是个读书人,执礼甚恭,为人小心谨慎,话不多,多了几分怜爱。

    袁氏也动了心思,夜晚和丈夫商量道:“咱们收了外甥做养子,何不赘他为养婿呢?姚大师有过预言,依我说他与湘月很般配,嫁给他,湘月也不用离开咱们了,就住在身边多好?”

    徐淞觉得不错,说道:“那我明日去问问老爷的意思,你去问问三哥,他们若说行,那咱们也更放心了。”

    听完了弟妹的一席话,徐灏皱眉说道:“太草率了,你们问过湘月自己的意见了吗?你别瞪眼,要是涟漪和兰香将来不乐意了,我也不会让她们嫁过来,婚姻大事一辈子,总得自己心甘情愿才好。”

    袁氏笑道:“冤枉!我哪敢瞪眼睛了?我也只是有个意思,接下来让湘月和元初多亲近亲近好了,希望能彼此有意。”

    “就这么办。”徐灏点点头,严肃的道:“此事谁都别传出去,任其自然。”

    徐淞那边,徐增福沉吟道:“我得看看他的文采怎么样,果然可以上进的话,才不误了湘月终身,不然我是不会答应的。”

    徐淞知道湘月因庶出,是以父亲不放心,想徐湘月身为徐增福的长孙女,祖孙俩的感情格外不同。何况湘月越来越被徐灏宠爱,在家族中的地位直线上升,徐增福太清楚老三的脾气了,不想草率行事,从而激怒了徐灏。

    现在薛尚文和赖元初住在三房这边,两个人待遇相同,徐家对他们一视同仁,徐烨和马愉时常过来。

    徐增福今年正式申请了退休,在家开始负责教导子侄辈的学业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