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 等候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二十七章 等候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大唐儒将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冬日天色亮的晚,又下了一场大雪,清晨还像是四更天一样的昏暗。

    丫鬟们纷纷起床,轻手轻脚的梳洗打扮,其实徐灏和沐凝雪早已经醒了,冬天赖床,躺在一块儿聊着天。

    随着五春年纪渐长,珠字辈的小丫鬟晋升为了二等丫鬟,夫妇俩身边陆续又添了十几个小孩子。

    徐家就像一座军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些年也不知多少女孩进来又出去,每个人的际遇都不相同,但毫无疑问,在徐家的生活是一生人中最惬意的一段时光了。

    宝珠提着一盏绛纱灯走出来,问站在门口的妈妈道:“什么事来的这么早?”

    那妈妈说道:“昨晚三爷说今日要见魏师爷,人家四更天就来了,不好意思进茶房坐着,大冷的天站在门口,像个雪人似的,这不我就进来问问,三爷什么时候起来?”

    “那可说不好,我进去给你瞧瞧吧。”宝珠转过身朝回走,穿着一双木头底的小弓鞋,走快了,咯吱咯吱的响。

    走到卧室门前,对只穿了件小衣的迎春说明原因,迎春说道:“把人直接领到外书房听雨轩,什么时候过去可说不准,还没去给老太君老爷太太问安呢。”

    “那姐姐帮我说一下,别叫人空等,妈妈埋怨我没尽力。”宝珠说道。

    “知道了,你去吧。”迎春转身进了卧室。

    宝珠羡慕的看着她,论起体面无人能和五春相比,谁叫人家的爹娘替徐家战死呢。

    她走出来打发了管事妈妈,又见萧雨诗身边的丫鬟珊瑚来了,提起了绛纱灯,在对方的脸上一照,笑道:“好个大胆的,把脸喝得红红儿的,也敢来这边,你一准要碰钉子了。”

    珊瑚侧过脸去,说道:“我几时喝酒了?你那灯笼是红的,映到人家的脸上,倒说我醉了。谁会一大早喝酒?”

    珊瑚时常奉命过来禀事,当下与宝珠说笑几句径自进去了,走到了窗前。

    宝珠也凑了过去,就见徐灏盘膝坐在醉翁床上,沐凝雪在一边梳头,迎春打着下手。

    徐灏也看见她们,问道:“珊瑚来了,什么事?”

    珊瑚说道:“昨日过了一更,大爷五爷来了,东园门早上了锁,就是正门侧门也落了锁,我们奶奶见两位爷没什么要紧话,遂请明早再说吧。况且放人进来要开两三重门,从东园过来,也差不多二更天了。奶奶打发奴家来说一声,兴许昨晚惹恼了大爷五爷。”

    徐灏说道:“惹就惹了,没有急事,徐烨现在也不能进这边,你告诉雨诗,她做得对。”

    “是。”珊瑚露出笑容,又向沐凝雪禀报一些琐事。

    徐灏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背着手出来往隔壁院子走去,宝珠见状急忙跟了上去。

    隔壁的晴雯笑着迎了出来,徐灏见她淡扫蛾眉,薄施脂粉,比年轻时更加的艳丽,身材也更加的圆润,便走进房中坐下。

    说了几句话,晴雯说道:“秀春巧春跟了烨儿,芳春兰春跟了煜儿,你只留下了迎春,莫不是准备收了吧?这传出去可不大好听。”

    徐灏说道:“我发现你越来越鸡婆了,她们五个不出意外都会嫁出去,我父子哪有那福气?留下迎春是因她满腹才华,相貌虽略不及秀春,但身上像是有仙骨,与她人不同,也能和凝雪说到一处去。”

    “那丫头确实与众不同,活脱脱的大小姐第二。”晴雯笑道。

    徐灏摇头道:“少关心乱七八糟的事。听说你们最近在练戏,有扮小生的,也有扮小旦的,什么时候表演?”

    宝珠一面拎着丝巾,一面看着他们的对话,心不在焉的,不觉丝巾脱了手,掉在了地上。晴雯的丫鬟明珠嗤的一笑,宝珠红了脸,慌忙弯下腰捡了起来。

    徐灏坐了一会儿,又起身去了芷晴房里,等到挨个串了一遍,已经快半个时辰了。

    萧氏打发人送来一碗参汤,徐灏吃了就要去千寿堂,宝珠进来说道:“魏师爷一早就来了,如今人在外书房。”

    徐灏顺口说道:“在书房摆早饭,我一会儿就过去。”

    谁知在千寿堂被耽搁了,全家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过了正午,忘了魏师爷在书房等着他。

    这边魏师爷等了一早上,冻得嘴唇哆嗦,有人来传话说要留他在书房吃早饭,心中一喜,好像是金殿传胪一样的心态,一路飘飘然又格外谦恭的走来,遇到人这个称呼老哥,那个叫声老弟,大嫂大姐的叫着,好半天才到了外书房。

    因是奉命而来,他也不好仔细欣赏园中的雪景,四个书童在厢房坐着,见了魏师爷站了起来。

    带着魏师爷的管事妈妈问道:“可听三爷就出来么?”

    有个说道:“没有动静,不知什么时候出来。”

    “魏师爷你且请坐,我去问一下。”管事径自去了。

    魏师爷认真看着屋里的摆设,比起时常去的那间书房更加精致。室中的窗户、栏杆、屏风等,皆是工细镂空的山水,其人物用海外珍宝雕成后嵌上,每个人物栩栩如生,五颜六色一言难尽,贵重无双。

    这令魏师爷开了回眼,可是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也不见徐灏出来,书童送了几次茶,把他的肠子都洗干净了,早早起来没心情吃东西,渐渐感到饥肠辘辘了。

    管事妈妈又去找了宝珠,宝珠在千寿堂外边等候,与一些丫鬟闲谈,这会子又不能上去。

    宝珠说道:“都陪着老太君讲得热闹,这时候只怕不会出来了。”

    管事妈妈说道:“这怎么好的?一早把个魏师爷请在书房里,等到了这时候,快一个半时辰了,我也觉得饿了。你们吃过早饭了么?”

    明珠说道:“早吃过了,吃剩下的东西都在,你若不嫌脏,就进屋吃饭去,等他出来不晓得什么时候呢。”

    管事妈妈笑道:“姐姐们吃剩的菜,我求都求不来呢。肯赏我,还敢嫌脏?哪里会呢。”

    明珠笑了笑,“看你是真饿了,快进去吧,我叫小丫头给你热热菜。”

    当下二人进了西厢房,宝珠问道:“这妈妈不是园子里出去的么?怎么这么巴结人?对明珠也低三下四的。”

    一边的荷珠说道:“自然不是,好像是凤仙她娘,随着红嫂子打辽东进的京,今年才做了垂花门管事。”

    “怪不得口音怪怪的。”宝珠转而又聊起了天。

    半个时辰后,凤仙她娘花嫂子说道:“这怎么好,到底出来不出来?叫人家干等着。这位姐姐劳烦你进去说一声,说魏师爷还在书房候着呢。”

    荷珠爱答不理的道:“我不进去,要进去你自己进去。”

    花嫂子说道:“好姐姐,我若进的去还会求你么?”

    “我没空。”荷珠故意刁难。

    宝珠心软,见状说道:“我进去吧。”很快人出来了,说道:“三爷困了,躺在老太君身边,谁敢惊动?妈妈你先回去吧,过半个时辰再来。”

    “唉!”花嫂子无可奈何,直接去内书房找姑娘求助了。

    徐灏是忽然有些疲倦就睡了,谁会叫醒他,自然是睡到了自然醒。醒来后想起了魏师爷,已经迟了,赶忙走了出来。

    花嫂子和花凤仙正望眼欲穿的站在书房门前,双双上前,花凤仙打起帘子,徐灏点点头走了进去。

    魏师爷是在隔壁院子,这边才是真正的书房,花嫂子过去把人请出来,魏师爷急急忙忙的走出,站在廊下就要深施一礼。

    徐灏一手拉住他,说道:“本约足下早上过来谈谈,不料竟给忘了,中午又睡了个觉,让你久候了,对不住。用过饭了没?”

    前心贴后背的魏师爷眼都饿花了,又不能说没吃,只得说吃过了。

    倒是花嫂子见他饿了一天,心中不忍,说道:“师爷从已初到此刻,只怕连早饭都没吃呢。”

    徐灏不悦的问凤仙,“你们怎么做事的?连顿饭也不招呼?”

    凤仙埋怨她娘没事找事,回道:“今日在内书房,这边的姐姐请了假,我也是刚刚过来的。”

    徐灏皱眉道:“这家里越来越不像话了,也是怪我。赶紧把点心拿来,马上置办一桌酒席。”

    与此同时,富氏遣散了两个小妾,拔掉了眼中钉,又让一群男人颜面扫地,一时间声望大振,好不春风得意。

    街上左邻右舍的妇女听说了她的事迹,连郑棠都被征服了,议论说金陵女子之中,属她算是第一豪杰。

    这世上永远不缺啼笑皆非之事,果然不出那班男人的预料,竟真的有善妒的妇女去拜她为师,求富氏伸出援手。

    富氏一时得意忘形,要求包括丈夫和亲属不管是谁,只要有欺压女人的,必须内不避亲,外不避仇,到时打上门通通惩戒一番。

    不想还没等她大展雌威呢,噩耗传来了,家人哭报说徐江死在了途中。

    富氏大惊,接过来遗嘱一看,可见是千真万确了。大哭一场,要派人回府报丧,大张旗鼓的替丈夫开丧受吊。

    被收买的管事说道:“奶奶,少爷弥留之际嘱咐过了,说死信只能让亲人得知,而外面的朋友同僚,先缓缓再告诉。因才刚出门即命终,不知道的、好事的、有宿怨的,肯定会说少爷是被奶奶给气死的呀。

    兼且那些受了大辱之人,未必不来借机报复,况且人家这一次师出有名,不比前两次的孟浪,兴许还能引来官司呢。奶奶,等到一年半载之后,他们心平气和了,再说出来也不晚。就是现在要吊唁,也得等棺材到了才能举行,您先不要着急。”

    富氏流着眼泪说了一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不免心里异常愧疚,十分感念起了丈夫,当下遵从了遗命,派人知会了徐灏,不敢开丧,偷偷设了个灵堂在内宅,一个人哭着拜祭。

    也是富氏有了觉悟,这些年所作所为,徐家虽然没有计较,但公公婆婆焉能不怒?如今死了儿子,怒上加怒,就等着被扫地出门吧,故此也没脸亲自回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