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三章 扳回一城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二十三章 扳回一城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义气为先的男人们不知不觉凑在一起,义气当然最重要,可也不耽误喝敌人孝敬的一碗茶不是?这才叫做男人的气度涵养嘛!

    再说又跑又骂也口渴了,是以人人都仰着头,不料突然间窗子一响,茶没见到,却见到了无数污秽之物从楼上倾泻下来,洒的众人满头满脸。

    “哎呀,什么这么臭?下了我一嘴,呕!”

    顷刻间再没有人开口,一个个净忙着低头呕吐了,那秽物自然就是最恶心的米田共。

    此乃富氏提前预备好的,因深恨这些家伙,就是要让他们尝尝恩施雨露的滋味,果然没有一个不被她雨露之恩的,而且又是欢欢喜喜的仰面而受,没有一滴浪费。

    出其不意之下,男人仰面接个正着,头脸衣服都成了屎黄色,就像在茅坑里爬出来的一样,恶心的一塌糊涂。

    丫鬟仆妇们早捂着鼻子星散,顺手还把门给锁上了。

     ? .;臭气熏天,已经无法形容此刻的狼狈,许多人跳着脚对着徐江吼道:“我们为了你吃了大亏,还不去交代家人,多舀来几盆水,多取一些手巾让我们洗一洗。”

    “还有干净衣物随便取一些来,让我们权换一换好出去见人。啊,徐家欺人太甚。”

    徐江捏着鼻子说道:“家人都被妒妇制住了,没人敢来,还是我自己去拿吧。”说完他转身跑了出去。

    问题是谁能忍受等待?哪怕一秒钟也不愿意,他们跑到了灶台柴房,到处寻找铜盆水桶和擦脸的东西,结果都事先藏好了,没有找到一件,甚至连破衣服被褥什么的都藏得精光,就是擦桌子的抹布也不留一块。

    至此众人叹气道:“神哉妖妇,真扰世之才也。”

    无法忍受下去。有人叫道:“还是去郑家求救吧,我都要被熏死了。”

    本来富氏还打算关他们一两个时辰,问题是这些人带着屎尿到处乱跑,弄得到处都是,臭气连她都受不了了,毕竟这里是自己的宅子,是以吩咐下人打开可院门。

    好家伙,四五十个一身黑黄的臭人捂着脸蜂拥跑进了郑家,场面真乃装哉!街上的行人猝不及防忙捂着鼻子躲避,好悬没把郑家下人给吓死。认清了来人,忙不迭的打水烧水。

    郑棠闻讯出来,惊慌不已,掩着鼻子问道:“怎么回事?你们一起掉进粪坑了?”

    当下众人恨恨的把整个经过详细述说一遍,又把富氏讥讽他的话,一字不拉的直言禀告。

    郑棠气得双目圆睁,却因他们污秽不堪,没法交谈,让他们先洗干净。

    整整二个时辰后。郑棠出来呵斥道:“我当日曾说过,剿妒的事可一不可再,因人家焉能不做准备?为什么不听我的话,还瞒着我去?如今被那泼妇扫尽威风。连我也为之丧气,气死我了。”

    众人哭丧着脸,领头的说道:“这是门生们的不是,自然不用辩解了。只是这场胜负。弟子们的大亏不算什么,却关乎到男人女人此消彼长的风化,求老师想出个奇计出来。再灭了妒妇的气焰,不然男尊女卑的风气将荡然无存,连投降的妇人也要反叛了,一旦波及到咱们家中,老师与弟子们都将有不测之忧矣!”

    郑棠皱眉道:“我的治妒之方,只有气魄和心术,看来都被徐江这没用的东西告诉了她,兼且摸清了我们的底细,才有了这番报复。唉!既然我辈的伎俩都被她看透了,别说什么气魄心术,连王法都奈何不得,还有什么办法?”

    众人急道:“师父一定要振作,不然徐江和那两个姬妾皆要死于此妇之手了。况且咱们已经与她势不两立,不但您要受制于妒妇不说,焉知她一朝小人得志之后,没有妇女去拜门生?则今后她开宗立派和老师相抗衡,只怕提倡嫉妒容易,化解嫉妒烦难,则吾道之衰,可立待矣!”

    郑棠皱眉没言语,踌躇了一会儿,方说道:“就算图之,也不是旦夕之事,且看她得志之后的举动如何,当时我自有道理。”

    受了大辱的众人得了这句话,总算有了点安慰,纷纷扫兴的告辞回家了。

    这边富氏大获全胜,扳回一城,对家人们论功行赏,连两个小厮亦在犒劳之中。

    然后家里开展轰轰烈烈的大清扫运动,把污秽之气一扫而空,大摆筵席犒赏三军。

    这些事都做完了,富氏命把敌人招来的一男二女带上来,徐江领受竹板炒肉,两个小妾吃皮鞭炖肉。

    经此一事,富氏的声望再一次刷新纪录,肆无忌惮的将三个犯人分两处关押,白天不许见面,晚上不能闻声,一日之中,要经受两次拷问和刑罚。

    谁让小家远离徐府呢,何况徐灏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搭理,自作孽不可活。至于外头谁敢招惹徐家?诚然妻子监禁丈夫已然触犯了大明律,可是顺天府敢管吗?

    再来富氏交代丫鬟天天不间断的巡逻,一有动静,马上押出来治罪,这令有心通风报信的家人投鼠忌器,不敢妄动。

    如此关了几天,一男二女都生病了,大抵是因忧郁的缘故,富氏说了声活该。

    徐江再三哀求要出去就医,富氏不同意。徐江说道:“马上衙门就要派官员到外地置办东西,同僚都快动身了,别的事你不让我出门,难道公事也不容我去不成?”

    富氏一听欢喜起来,等丈夫离京后,正好趁机结果了两个贱人,省得他在身边碍手碍脚的。于是一边料理行装,一边嘱咐几句,直到临行前的一刻,才让几个心腹跟着徐江出门。

    这段期间,不许他与任何人来往,富氏也担心那帮人筹谋复仇,问题是千算万算忘了衙门里都是男人了,个个同仇敌忾,谁都会暗中帮徐江一下,故此什么文书上谕之类,其实都是假的。

    两个小妾不明底细,以为这一次生离无疑就是死别了,眼看徐江要走,什么都顾不得了,挣扎着跑出来,一起抱住了徐江嚎啕大哭。

    “奴家二人终究是一死,不如死在你面前好了。”

    说着就要撞死神马的,富氏冷笑着命丫鬟捆住她们,不耐烦的道:“你放心吧,我岂是心狠之人,不会怎么她们。”

    徐江看了二女一眼,低着头转身就走,到了船上,朋友们猛然跳出来,把下人们给扣下了,他急急忙忙的去了郑家。

    见到了郑棠,哭诉自己的遭遇,求他想个法子,可是郑棠因他沦为了笑柄,不肯管了。

    徐江好说歹说,郑棠终于勉为其难的道:“你的事其实好办,惹不起总躲得起,无非在我家里住上一年两载,我自然有的是办法教训她,但先得知会徐三爷一声,没有他点头,终究瞒不过去。”

    徐江叫道:“那是我三哥,不是她的兄长,我吃了这么多苦,不求他替我出头,两不相帮自是不在话下。”

    “那就好。”郑棠精神一振,笑道:“你被妻子压制惯了,所以心里恨她,只怕过一两个月,没有妇人欺负你,你反而骨头先作痒了。没骨头的男人我见了不止一个,保不住你主动提出要回去犯贱,哪肯老老实实的住在我家?”

    徐江叫道:“我的体面都被她坏了,我的后代被她绝了,连自己的一条性命尚不能保全,此仇此恨已经是不共戴天,巴不得从此分隔一辈子不见才好呢,我岂能回去?绝对不能,请大人放心。”

    郑棠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就要便宜行事了。从今之后你住在我家,给我做个管事,官职暂且告两年病假,而且你不能出门。至于两位佳人,包你不出十日,就双双弄出来,陪你过日子就是了。”

    徐江欢喜万分,什么前程都去他妈的,急急忙忙又回到了徐府,见到了几位嫂子们。

    沐凝雪等人听了觉得不可思议,虽说她们更倾向于富氏,但富氏做的也未免过火了些,也因富氏常年住在外面,妯娌间的感情不深,加上徐江也不会把躲在郑家的事告诉她们,只说自己无颜留在金陵了,这一去怕是三五年不会回来。

    看着徐江进去,朱巧巧笑道:“老六媳妇是个人物,她若愿意出来帮我,我就出手帮她料理了两个小妾。”

    沐凝雪忙蹙眉说道:“嫂子可别说了。”

    朱巧巧笑了笑,看了萧雨诗一眼,拉着她说道:“两码事,算了算了,咱们走吧。”

    书房里,徐灏忙着做灯笼,头也不抬的摆手道:“我知道了,你们两口子的事我不会管,除非是三叔三婶发下话来。”

    徐江说道:“我已经对爹娘说了,爹娘只是叹了口气,什么都没说。”

    “嗯,你走吧,我也不会管你的家事。”徐灏说道。

    徐江要的就是这句话,当下兴高采烈的跑了出去。

    涟漪对湘月说道:“你六叔好没骨气。”

    徐湘月笑道:“那是我六婶太厉害了。”

    嘉兴则若有所思的道:“原来女人家不必三从四德,哼!要是未来驸马敢背着我纳妾,我也这般治他不可。”

    徐湘月又笑道:“你贵为公主,哪个驸马敢纳妾啊?”

    “多了。”嘉兴撇了撇嘴。(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