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二章 徐家之战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二十二章 徐家之战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大明文魁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眼睁睁看着小妾被抽打哭喊着,躲在门外的徐江心如刀割,也气愤不过,有心冲进去拼命吧,打也打不过,智商又偏偏低人一头。

    这边自己要借兵,那边她就像知道了一样,就算诸葛孔明也不过如此吧?眼看着小妾遍体鳞伤,恶妇还不停手。

    于是乎,徐江被彻底激怒了,先冲着忠仆打了个手势,叫他赶紧去求援,然后自己慷慨赴难,抄起一根门闩跑了进去。

    这时候的徐江犹如天神下凡,举着沉重的门闩高高跃起,对着富氏打了下去,要赏她当头一棒。

    谁知这门闩竟然也是个惧内的,不听男儿指挥,反而替女流之辈效力。

    徐江起初就觉得怎么这么轻?随随便便举了起来,毫不费力,情急之下也顾不得思索,一棒子猛劈下去才发现不对劲,貌似是个空心的。

    一棍子下来,富氏咋地没咋地,仅仅手一抬,门闩竟不可思议的落入到了人家手中。

    ? .

    一到了女流之辈的手里,轻如稻草的门闩瞬间好似一条灵蛇,要伸就伸,要缩就缩,指哪打哪,灵活的勾在徐江的腿上,使得他翻了个筋斗,一屁股坐在地上。

    富氏也火了,毫不留情的挥舞双鞭,劈头盖脸的抽了过去。

    可怜一男二女,很快被强悍的富氏打得皮开肉绽,而家中的下人谁敢惹火烧身?一个个穷无声息的溜走了,连个帮忙求饶的人也没有。

    躺在地上的徐江犹自抱着一线希望,指望忠仆搬来救兵,无意中瞄了一眼,险些气死过去,就见那忠仆点头哈腰的站在富氏身边,一脸的献媚。

    富氏冷笑道:“果然如此,你去账房领赏钱吧。”

    “你竟敢出卖我?吃里扒外的狗东西。”气急败坏的徐江破口大骂。结果被狠狠一鞭子,捂着脑袋不敢言语了。

    三人被打得无路可逃,看来今日要做一对半的同命鸳鸯也。

    好在到底徐家不乏自己人,两个小厮偷偷溜了出去,撒丫子的跑到各家报信。

    整条街立时轰动了,不到半个时辰,各路救兵纷纷义薄云天的杀到。

    小厮很机灵,奶奶必定会秋后算账,所以提前跑了回来,意思我们俩是在外头做探子呢。慌慌张张的叫道:“不好了不好了,隔壁家的老爷听到我家的动静,又去号召人来了,奶奶,您不可不防备啊。”

    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了熟悉的叫骂声。这一次富氏临危不惧,随他们先闹去,吩咐家里的男丁去守住大门,特意嘱咐不到贼兵大败亏输之际。不许放一个人逃走。

    敢情富氏提前从娘家搬来了救兵,四五个孔武有力的壮汉等,徐江脸色惨白的看着,暗道一声对不住了各位。那妒妇要发飙了,这一次咱们在劫难逃矣。

    不提徐江和小妾彼此扶着蹒跚躲开,富氏不紧不慢的对丫鬟婆子们说道:“把兵器都拿上,一会儿我要和他们争辩。他们说不过我,毕竟要打进门来,等我躲避上楼的时候。你们一起动手。”

    又吩咐把铜盆水桶和手巾窗帘之类的都收拾藏起来,有些家丁难免满头雾水,这是怕被人家打劫了不成?不能呀。

    富氏都吩咐完了,救兵也正好杀到了,她隔着院门说道:“尔等鼠辈,上一次来打闹,我念着斯文的份上,没有冲撞。你们得了赢头,也该见好就收了,为何今日又来?难道你们会骂人会打人,我就是哑巴不敢还手么?”

    呦呵!气势汹汹而来的众人见她竟敢放肆,指着大门什么妒妇狗妇的骂个不停,又砰砰砰的去砸门,不料大门内藏着铁板,纹丝不动。

    富氏决定先礼后兵,说道:“你们这些鼠辈,以前还算个好人,如今都拜了乌龟-头做了门生,都学他做起了乌龟,哪一个不买来粉头,在家里接客?只因我家的男人不肯同流合污,你们怪他独为君子,担心在背后讥讽,所以千方百计逼他讨了小。

    现如今他粉头也买了,乌龟也做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老娘知道了,你们是打算借我的妒名,好弄两个淫-妇出去吧?真是无耻,借人家的粉头替自己接客,臭乌龟,臭流氓!”

    更多难听的污言秽语疯狂喷出,这下子众人火冒三丈,奈何碍于徐江和徐家的体面,类似的难听之言骂不出口,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除了‘妒妇’‘狗妇’之类,再没有更难听的了,总之两军交战,骂战已先折了一大半。

    富氏得意的道:“你们这班乌龟门生,我也骂够了,饶了你们滚吧。还有几句未尽之言,要借你们的口,寄语那乌龟老师,说他传授别人的心法,根本就不灵验。他说什么压制女人要先用气魄,像我家男人上一次那样威风,连通街之兵都叫了来,当众压制于我,也算是雄到极处,壮到极致了。

    呵呵!老娘今日还不是照样管束丈夫,鞭挞小妾么?你们岂能奈何?可见先用气魄的话十分荒唐,根本不中用。还有他说什么气充魂定之后要用心术,像我家男人上一次那样的聪明,不但做了圈套吓我投降,连休书草稿都事先打好了,你们逼得他休妻,也算是机关算尽了。

    可惜我已经跳出了陷阱,不受摆布,可见后用心术的话也十分荒诞。呸!区区一个好色如命之人,能比得上我家三哥一根汗毛嘛?无非被你们恭维的有了名声,乃至金陵的愚夫愚妇都被骗了。哼哼!也就是他的命好,没有遇到有本事的女人与他作对,所以妄自尊大,做个半辈子的夜郎王。

    如今小巫遇到大巫,被我给说破了,劝他今后老老实实缩了龟-头,躲在他家那污泥洞里,苟活下半世吧。哈哈!”

    众人都听傻了,先前骂人的话虽然狠毒,但不过是骂的自己,当做没听见也就过去了。谁知这泼妇竟敢辱及师父,真真孰不可忍,骂师之仇不亚于杀父,哇呀呀!

    男人们被激怒了,找来铁器凳子等攻城武器,往死了的砸门。

    不等门被破开,富氏先把门闩一拔,接着好似抱头鼠窜似的逃之夭夭,男人们士气大盛,呼喊着冲进了大门,不疑有他,大骂着追了上去。

    富氏一溜烟的跑上楼了,而众人追着追着也熄了怒火,依然按照上一次的做法,故意敲打房门虚张声势,好逼她投降。

    哪里知道富氏四书五经没读多少,自小却是喜好兵法的,这些年宅斗又不断,已然绝非等闲之辈了,兼且摸清楚了敌方虚实,做了充分准备。

    站在楼上的富氏一声令下,瞬间伏兵四起,召集来的丫鬟仆妇手拿刀枪棍棒冲了上去,对着众人就乱打。

    就算兵器没有开锋,打在身上也是很疼的,大多数人赤手空拳而来,要不就是沉重的铁棍,加上又不好还手,顿时哎呀呀的鸡飞狗跳。

    有人边跑边喊道:“别打了,别打了,我们是替你们少爷出力,怎么打起好人来了?难道你们不是徐江的人么?”

    丫鬟举着棒子在后头追打,说道:“奶奶叫打,我们不敢不打。”

    还有丫鬟笑道:“奶奶的法度少爷是知道的,以己度人,他不会怪我们。”

    起初不过是随便打一打,没想到妇女同志们大概被压迫久了,面前又是些平日趾高气昂的读书人,打着打着竟打出了兴头,无需富氏传令,一下打得比一下更用力了。

    男人们顿时不干了,呲牙咧嘴的叫道:“再打我可就还手了?哎呀,我的眼睛。”

    倒是富氏见状说道:“行了行了,给他们吃点教训就够了。”

    贴身丫鬟忙跑出去传达军令,如此女人们才意犹未尽的收了手,围着一群狼狈的男人们。也有几个男人仗着蛮力冲了出去,却被几个壮汉灰溜溜的撵了回来。

    大胜的富氏笑道:“叫这些人都站在天井周围,我得说几句好话,究竟众怒难犯。我在楼上说,命他们抬起头。”

    听完丫鬟的传达,下面的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自己一方出师不利,谁心里会服气?但是瞅瞅外围不怀好意的女人们,与女流之辈厮打太伤体面了,再说真动了手还不一定谁输谁赢呢。

    众人心中纷纷叹气,可转念一想又高兴了,既然楼上的富氏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大概还是得好言好语的求饶,不然大家伙真要翻了脸,一群女人何足道哉?

    说到底兵力即底气,徐家的下人是多,而他们的人数更多,一个打一个就算打不过,三个打一个呢?

    反正最终都得谈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故此众人瞪了眼打了自己的泼妇,一副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的神色,迈步聚集在了下方,一个个抬起头来,就看富氏接下来的好话了,

    楼上的窗户大多是关着的,富氏站在露台上,笑嘻嘻的注视着他们。

    富氏本来就长得人高马大,站在上方就像个女武神似的,闹得许多终于一睹庐山真面目的人倒抽一口冷气,暗道徐江窝囊的不冤,幸好我喜欢小鸟依人的。

    领头的仰着头问道:“有话快说,不然拆了你这座楼,弹指一挥间而已。”

    “呦!”富氏笑容愈发的灿烂,“诸位大爷,我请你们吃茶。”

    “吃个屁茶,想讨好我们?”领头的一脸正气,“我们不吃这一套,男子汉大丈夫,义气为先!”

    “好一个义气。”富氏笑容满面,轻轻说道:“茶,还是要吃的。”(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