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二章 征剿妒妇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一十二章 征剿妒妇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大唐儒将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银子到了手,家人笑容满面的继续说了下去。原来郑棠不仅和宠妾们吃酒玩闹,还交代戏子就着富奶奶的哭声,唱的曲子要与她一呼一应才行。

    如果富奶奶的哭声不大,那就唱清清淡淡的文戏,若哭得重了,就改唱热闹的武戏,所谓轻清重琢,都要合得均匀,不许参差不齐,反正那边哭了一宿,这边也唱了一夜。

    结果自然把个富奶奶气得七晕八素,奈何初来乍到,人家的地盘,怎么耍自己的威风?说不得要使出女人那些惯用的伎俩了。

    乃至唱到了天亮,那边有丫鬟慌慌张张的跑过来,叫道:“新奶奶把绳子系在了梁上,想是要寻死了,大家快去劝一劝啊。”

    郑棠说道:“你们一个不许去,让我自己去劝。”

    小妾们一起点头,那些听故事的人也点头,要不说成功绝非偶然么,想要妻妾不争宠,还不如叫老鼠陪猫睡呢,到底还是郑棠自己有主张,哪怕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

     ****小说 .;富奶奶见他来了,以为被吓着了,一哭二闹三上吊,越发的作势要死要活,把脖子都套了上去。

    谁知郑棠不紧不慢,先把门窗都给关上,不放一个人进来,慢条斯理的说道:“方才丫鬟来说,你想要升天,故此我特地来送你,好歹也算一对挂名的夫妻,冤有头债有主,省得做了非命之鬼,不得超生。”

    说完,转过身去背对着富奶奶,高声念起了往生咒,一连念了几十遍,也不回头,自言自语的道;“去吧去吧,希望你来世投个好人家。”

    富奶奶见他竟如此心狠,气得也‘不肯’上吊了。怒道:“你要我死,我偏不死了,咱们走着瞧。”

    郑棠笑了一声,转过来说道:“不死也好,奉劝你改了性子吧,就当死过了一次,把开门七件事戒了第六件,大家都好。”

    富奶奶冷笑道:“要我不吃醋,那你必须公道,别叫我枉自担着夫人的虚名。却把体面分给她们。”

    郑棠说道:“决不如此,我答应让你有名有实就是了,但是你必须容纳妹妹们。”

    事已至此,富奶奶也只能从长计议了,眼见丈夫不肯示弱,勉强点头答应下来。

    那些小妾见她为人霸道,初来乍到就这么能折腾,知道不是个好惹的,哪还不小心奉承着?赶紧第二日置办了酒席。劝二人和好。而富奶奶闹了一场,也算挣足了脸面,新婚燕尔,怕丈夫嫌弃她妒忌。以后真的被贬入冷宫,也置了桌酒席算是赔罪。

    因担心被小妾们背后耻笑,遂以回请为名。第三日是郑棠见摆平了她,享受了一晚上。当然要办桌酒席了,如此这般的天天家宴。

    众人听完不得不服,感叹道:“果然男人就得有胆量。别人一生一世都弄不服的妇人,被他短短一夜就弄服了,难怪被他没事取笑咱们,谁让咱们没胆量呢?”

    不久郑棠升为了光禄寺正五品的少卿,徐湖还不过是翰林院正六品的侍讲,这已然是升官速度飞快了,即使翰林院大学士也难以与光禄寺少卿的实权相比,哪怕光禄寺也不过是个小衙门。翰林院名气大是大,衙门也是一等一的显贵,就好比后世九十年代之前的中科院,敢和部委下属的司局相比?

    看来名声的加成威力是非常大的,修身齐家才能治天下嘛!

    徐江也升为了光禄寺从七品的署丞,成了平步青云的郑棠下属,因不是仕途出身也没有特别的建树,不出意外只能一辈子当京官了。

    升官没有让徐江喜悦,他最近十分苦恼,侧室因难产死了,富氏多年没有生孩子,升官发财有个屁用?

    三老爷徐增福听闻郑棠的能耐,兼且当初郑棠拜在他的门下过,故此和徐湖情同莫逆。

    特意交代徐湖把好友请回家来,说道:“不瞒贤侄,我如今的这位儿媳妇,除了吃醋之外,别无他长。现在她自己不曾怀娠,又不许犬子买妾,将来他这一支恐有绝嗣之忧。

    想你也算是我的半个门生,亦是徐湖的好友,所以你千万不要拒绝,若能教诲好儿媳,令他得以纳一房姬妾,生个儿子出来,则老夫感激不尽。”

    郑棠慨然道:“漠不相关的人,路见不平还得伸手,何况是老师之子?只要令郎不嫌弃,学生必来相商,让他有个后就是了。”

    这边富氏随着徐江搬到了光禄寺居住,知道公公婆婆已经深为不满,并且左邻右舍没有好人,见了丈夫,一定会劝他娶妾,谁让自己肚子不争气呢?

    她收到了家里的消息,把郑棠视为生平劲敌,暗里地唾弃堂姐的不争气。平日把徐江关在家里,一步不许他出去走动,非要出门应酬,必须亲自送到门前,看着他走过郑家才会进去,可见是对郑棠深为忌惮。

    问题是到底禁不了徐江上班呀,抽空的时候,郑棠遂把自己的秘诀倾囊传授,叫他先回去培养气魄,男人没有气魄,则什么也休提了。

    徐江深以为然,三哥不就是最有气魄的人嘛,别说三嫂她们了,就连长辈都得言听计从呢。

    可是说说容易做却难,一想到孔武有力的妻子,徐江心虚了,苦笑道:“属下等不及了,等我气充魄定,最少也得三五十年不可,到那时候人都老了,就算纳了小妾,也用不着了。还是求大人想个好法子,想到个早上种树,晚上乘凉的妙方。”

    郑棠思索一会,说道:“气魄二字究竟是少不得的,没有浩然之志,如何震慑家宅?看来得用个权宜之计了,你自己没有气魄,那就把我的气魄借你去用一用。这样,你今日回家,就把要纳妾的话劈空讲出来,她若追究是谁的主意,你就说是我的意思,且看她答不答应,你再来见我,我到时自有应变之法。”

    徐江害怕的道:“我哪敢说呀?她一旦震怒起来,断绝了属下的生路,那就不是求大人善后了,而是去吊唁了。”

    郑棠笑道:“胡说,她焉敢害你性命?当你徐家是摆设不成?大抵不放你出门是有的,放心,我自有破门救你的手段。也无需我自己亲征,只消派遣几个门下之士,以公讨妒为名,杀到府上去,当众羞辱她一顿,连你也骂几句,逼得你一定要休了她。

    到了那时节,我有法子引她入彀,决不至于有纵无收。只是这桩事情,利于急而不利于缓,一面托人寻亲,一面与她对话。等她略有了肯意,马上把人娶进门,方才没有转变。

    就怕你是个没有气魄的人,就像舞仙童的一样,全看神仙附着你,方才舞弄得起;一刻离了神仙,就要露出本相来,则此计可一而不可再,今后她不会再畏惧了。”

    徐江想了想,自己现在有家族和郑大人撑腰,还怕她什么?为了美妾娇儿。干脆破釜沉舟吧!

    虽然下定了决心,徐江还是不敢马上回家,找来同僚好友一起商量,拟了怎么说话怎么应对,背熟了才提心吊胆的回到家中。

    一到家里,按照计策,徐江整个人变得耀武扬威,富氏很纳闷,冷眼瞧着他没言语。

    徐江胆气为之一壮,当下先把郑棠的能耐夸奖一遍,又说道:“他连你那心狠手辣的堂姐都能征服,朝堂内外威名远播,金陵城没有一个妒妇不出来投降。就拿咱们光禄寺来说,没有儿子的妻子都开始劝丈夫纳妾了,凡是惧内的,谁不感颂他的恩德?好多人约好了去拜他为师父,竟没人通知我一声,就把我的名字算在内了。

    这也罢了,身边那么多的好朋友,都来劝我娶小,我再三说了不行,谁知他们仗着郑大人的威风,成群结党做了武断,写了一篇征讨妒妇,公讨忤逆的檄文,到处传扬。说我一直没有子嗣,现为妒妇所制,不肯买姬置妾,以危宗桃,使郑大人的德化不能遍及于桑梓。”

    富氏眼睛眯了起来,手使劲攥着,暗道先让你说完,哼!

    徐江看都不敢看她,继续声情并茂的背诵道:“唉,这不限了我十日之内,选一个侧室么。如过期不娶,即系不夫不妇,伤论败化之人,他们要一齐打上门来,声讨咱俩的罪过而致讨。夫人,你说此事好笑不好笑?”

    富氏听了这些话,感觉不像是丈夫自己编排的,他讲不出如此有条理的话,可见是外面的真事了,不由得气急败坏的骂了他一顿。

    骂完了,富氏又怒道:“你和外头人合伙编的瞎话要骗哪一个?讲这么多硬话要吓唬哪一个?咱家绝嗣与他人何干?他们逼你纳小?扯淡,男人不敢纳妾,女人不容丈夫有小,此乃官宦人家的常事,又不是谋反,凭什么要来征讨我?

    好啊!明明是你自己有心不轨,惧怕我的家规,不敢胡作非为,故此假借别人的威势来吓制于我吧?告诉你,老娘是个不受欺骗,不怕吓唬的人,征剿就征剿,那就来吧,叫你知道老娘的御敌手段。”

    徐江眼见妻子不肯服软,忙叫道:“奶奶,这不关我的事啊,我是无辜的。”

    “无辜你娘的狗屁!哎呦,婆婆,媳妇不是有心骂您。”(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