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九章 不可说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零九章 不可说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在明朝,道教分为全真道与正一道两大派系,其中全真派的道士不复元朝时期的鼎盛,地位被武当一派取而代之,日益低调。

    全真道士基本都出家,远离政治,开始在道观山林中生活,不食荤,重内丹修炼,不用符箓,主张性命双修,以修真养性为正道。

    而茅山道教是正一道的主要道场,也是正一道中的符箓派,道士们一般有家室,擅长画符念咒、驱鬼降妖、祈福消灾等,供奉的是三茅真君。

    茅山号称“十大洞天”中的“第八洞天”,又是“三十六小洞天”里的“第三十二洞天”,更被誉为“天下七十二福地”中的“第一福地”。

    茅山宗的前身乃道家的上清派,开宗立派的是南朝梁时的宗师陶弘景,人称“山中宰相”,著作有“本草经注”、“集金丹黄白方”、“二牛图”、“华阳陶隐居集”等,可惜大多失传。

    徐灏的火药就有得自陶弘景的化学记载,如今茅山宗的炼丹术也日益衰落,因丹药大多具有毒性,常常令服用者中毒身亡,渐渐被内%%小说 .丹术取代。

    鲁迅曾说过,中国的根基全在道教,作为中国本土发源的宗教,已然是汉民族不可分割的一种传承。

    这位老道长姓陶,据说是陶弘景的后代,徐灏见他在沈家四处看了一遍,吩咐褚道士化净坛符,祭出驱邪镇宅符、召土地符、召护法灵官符。

    褚道士把符焚烧了,在香炉里添上了檀香。陶道长坐下,命打杂道人再一次去致意沈家媳妇,凡有身子不洁净的,俱要回避,沈家媳妇赶忙答应下来。

    小厮送上果茶,陶道长慢吞吞的用完了茶,洗手漱口。穿上了一件八卦七星法衣,头戴七星法冠,手执桃木宝剑,在坛上开始作法。

    完事后,先喷出了一口法水,布下了天罗地网,召唤天兵天将六丁六甲前来,又画了符水让病人服下。

    徐灏感觉符水有安眠药的作用,沈家老夫人没多久就睡下了,如此陶道长带着弟子们到病人屋里来收妖。

    满屋里香烟缭绕。就见陶道长站在炕前,口中念念有词,忽然间一声大喊,喷了老妇一脸的烧酒,吓得她浑身发抖。

    徐灏瞧得有趣,看着陶道长将一道朱砂符贴在病人身上,吩咐一个十二三岁的小道士举着一面照妖镜,道士们亦步亦趋的跟着镜子看,一个个口中不住的念咒。

    起先四下里都不见妖精的踪迹。徐灏心说若真的出现什么妖怪,那我的信仰真得改了,必须皈依道家,下半辈子修仙玩好了。

    这世上哪有什么妖精呢?徐灏如此想着。不料小道士大叫道:“妖精有了!躲在炕沿儿里。”

    徐灏吃了一惊,见陶道长命小道士指定了方向,赶着过去就是一口法酒,喝道:“众神听令。围住那妖精。”

    “不可思议。”徐灏和同样吃惊的张辅对视一眼,然后瞅着陶道长左手捏着五雷诀,伸进了炕沿儿里。好像一把抓住了妖精。

    徐灏睁大了眼睛,就见妖精还在道长手里一伸一缩跳个不停,不禁起了疑心,毕竟他骨子里就不信鬼神。

    “不要让他跑了,速拿令牌来。”陶道长大喝一声,接过令牌照着妖精的脑袋来了一下,只见冒出了一股白气,妖精一动不动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陶道长和众道士似乎也很好奇,围着妖精仔细看去,突然间哄堂大笑。

    徐灏沉声道:“什么东西?”

    褚道士笑呵呵的道:“公子,您说可笑不可笑,竟是妇人用的角先生成了精。”

    “角先生成精?”徐灏也觉得好笑了,他自然不认为真成了精,不过真相倒是被陶道长找到了。

    陶道长笑道:“我自作道士以来,不知见过多少邪祟,今年七十二岁,还从未见过这样的东西也会成精。大抵是她难耐寂寞,不分昼夜的拿他消遣,这叫做妖由人兴,今后可不要再如此了,真是笑话。”

    陶道长大有深意的看了眼惭愧之至的老妇,躺在炕上臊的要死,就连沈家媳妇也红了脸,谁让她先前说什么被妖精迷了三四遭呢!

    当下命褚道士拿到外面用火烧了,算是断了孽根,然后陶道长领着弟子们出来收拾一番,一笑而散。

    张辅摇了摇头,对徐灏说道:“咱们也走吧。”

    张輗气道:“真是丢人现眼。”

    刚回到家,就听闻三太太刘氏病了,徐灏赶紧过去探望。漆黑黑的深夜,院子里站满了人,先一步赶来的沐凝雪走过来,说道:“三老爷已经请了御医。”

    人高马大的富氏说道:“太太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不用说,我这苦命的媳妇还活着什么?”说着说着,流了眼泪。

    徐灏皱眉看了她一眼,矫情不矫情?倒是没说什么。

    有个媳妇过来说道:“外头的徐奶奶领着清凉观的李道士在屋里坐了好一会儿,说是等着要见六奶奶。”

    富氏说道:“这时候我心中发烦,谁有工夫去说闲话?随便打发个人去见他,看有什么话。”

    代目说道:“我去吧,你们几个照看好奶奶。”

    徐灏进了屋,见徐淞徐江和袁氏等人站在床前,冯文君静静的坐在一边,刘氏似乎睡了,他转身出来,打算去书房见三叔。

    途经芙蓉院的时候,代目在檐下问道:“老道,你又来干什么?”

    李道士说道:“给奶奶请安了,听说三爷也在这儿吗?”

    “在呢。”代目笑道:“你的气色好,哎呦喂,连寿纹里都放出了光。”

    李道士笑道:“您在哪里学来的和尚口气?几位正牌子奶奶怎不见个面呢,刚才听说太太身子欠安,想是受了点风。”

    代目说道:“这会子睡得很沉,昨日下了一服药,今日更重了,请来的几位医生来瞧,也总是含糊着,没有个准话。别说你们着急,连我们也急的什么样似的。”

    与此同时,沈青儿的生意竟一落千丈。原来她先有李大人赏识在前,徐湖欢好之后,名声是打出去了,可是秦淮河上的地位越高,生意就越是冷清。

    不提徐湖的身份,那李大人是有名的醋罐子,不消说他很喜欢沈青儿,就算他家中的一花一草都不许擅动,以至于权贵子弟碍于徐湖,官员们碍于李大人,谁不知趣?所以沈青儿的这块头牌,最近无人来问津了。

    就算那些附庸风雅的士林中人,腰缠万贯的商贾之流,顶多过来坐坐,绝对不敢留宿。当然,沈青儿也不愿陪睡,就是生意跟着清淡了起来。

    今天晚上,徐湖没来,沈寡妇询问女儿:“七公子没赏什么么?”

    拄着腮的沈青儿不在意的道:“急些什么呢?”

    沈寡妇说道:“就没派人来送银子?”

    “妈又来了。”沈青儿蹙起了眉头,“我高攀了他,还怕少了吃的穿的?你老人家放心吧。”

    沈寡妇不乐意的道:“我早知你这丫头心思变了,一心想着进徐府。我今天告诉你,从他和那什么李名士认识了你之后, 谁不说沈青儿爬上来了?岂不知都一毛不拔,你能进得去徐府?做梦吧!前些日子还好,这几天连一两银子也没赚到,光赔钱了,你还说不怕没吃没穿呢。”

    说完,沈寡妇气呼呼的坐在了椅子上,沈青儿心说来的人是少了,怪不得母亲心急,只是那些客人算什么?比得上他的身份么?你又不是瞧不出来。

    无心和母亲分辨,沈青儿少不得拿话来安慰着寡妇,又把徐湖承诺过的话说给她听了,沈寡妇这才有了笑容。

    一个丫头匆匆走进来,手中拿着一封信,说道:“是国公府送来的。”

    沈寡妇非常欢喜,认为有好消息来了,将信一把抢了过来,胡乱撕开抽出了信笺。

    睁着眼看过去,一字不识也,笑嘻嘻的送到女儿面前,“好个麻烦的公子,鳝鱼般的写了些什么话?你比我多识些字,快讲给我听吧。”

    不想沈青儿也一个字不认得,说道:“唤刘三过来,他写了多年的嫖账,应该识得。”

    哪知把刘三叫进来后,他目瞪口呆的道:“这好像是个人字。”

    “呸!”沈寡妇挤兑道:“就认识一个字,亏老着脸嚷嚷要管账。”

    刘三嬉皮笑脸的道:“我虽不认得这字体,但落款的大名在这儿,怕什么呢?妥妥的湖字啊,你看还有三点水。”

    这时丫头又拿着个名帖进来,说道:“李老爷来了。”

    “哪个李老爷?”沈寡妇问道。

    刘三一看名帖,这字他认得,笑道:“是我表兄来了。”

    如今李终南成了候补知县,喜气洋洋的被请了进来,先鞠躬朝着沈青儿母女问安,说道:“昨天来辞行,见嫂子同小姐太忙,不敢进来。天可怜见的,把船期都耽误了,下官寻思怎么也要见上一面。”

    沈青儿忍不住笑了,沈寡妇说道:“老爷太客气了,快坐吧。正好我这有封徐公子的信,这字咱们通不认得,要请老爷帮瞧瞧。”说着,把信纸递了过去。

    李终南一听是徐湖的,那腰瞬间伸长了三尺,恭恭敬敬捧着说道:“李公子的信,就是九天珠玉,轻易不落人间的。”

    他一边说,一边看了下去,立时神色一变,呆气勃发的叫道:“不可说,不可说呀!”(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