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八章 捉妖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零八章 捉妖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介寿堂,张輗的夫人大沈氏过来送年礼,沐凝雪和萧雨诗陪着她们姐妹一同而来。

    倚在软榻上的萧氏说道:“听闻你家的大嫂子病这一程子,总不见好,倒越闹的病沉了,不知吃的什么药?”

    陪坐的小沈氏说道:“整个人呆不知儿的,怕见人,想来中了邪。也该请个有名的御医给她瞧瞧,看是哪一经的症候。”

    “唉!”大沈氏叹了口气,说道:“我就瞧她害的病颇为怪异。自从去年给老太君拜寿回来,接着姑父随着公公走了,堂哥不在家,不多几天,就爱一个人儿睡觉,连孩子们都不叫进房。

    常听着她自己跟自己说话,前几天我去探望,晚上睡在隔壁。到了半夜,忽然像是有人在屋里和她说话,骇了我一大跳,赶紧悄悄在槅扇缝儿里瞧瞧,任什么也没有,她一个人躺在被窝里又说又笑,那样子不消我说,闹得不像个样儿,我见不雅,忙叫醒丫鬟连夜回家了。”

    萧氏心说这么大年纪还难耐寂寞?又顾着沈家的体面,忙说道:“看来真是被鬼缠★`小说★.了。”

    大沈氏说道:“媳妇也这么认为,咱们本家一个太爷说,金陵三茅观的道士法力很大,专门儿的拿妖捉怪。商量好了,这边咱们什么都不管,拢共由他来包办,一股脑在内需四十九两银子。不怕您见笑,就是我姑父在世时,他家今天当这个明天卖那个,日子过的很是艰难。如今自从姑妈得了病,大半年了,任什么都卖光了,真是可怜,不要说别的,连孩子们的破鞋烂袜。也要卖几个钱解解馋,哪儿还有钱去请道士?

    我便帮了几十两银子,今儿就请下了道士,说要半夜里收妖呢。我怕那妖怪怨恨我,这不巴巴的来贵府暂避,今晚不回去了。”

    沐凝雪笑道:“怨不得你这时候要来小住,想有老国公的威风,什么妖邪敢进你家的门?”

    与此同时,徐灏被张辅拉着去了沈家,路上张辅说道:“此事鬼祟。我不信有妖怪,你陪我去见识一下。”

    张輗在一边解释原委,徐灏心说看来这哥俩是担心那姑奶奶偷偷养汉子?拉着自己做个见证?这也说得通,如此大张旗鼓的请道士来捉妖,万一捉到的是个男人,既然自己做了见证,少不得放话不许外头说三道四。

    其实是张辅为人慎重,既然老二请他出面,他就拉着徐灏前来。不管遇到什么事,任由沈家自己处置就行了,之所以请徐灏,倒是确实是为了多一个外人来作见证。

    说到底那位姑妈是长辈。男人死了身为寡妇,这令晚辈们十分尴尬。

    到了沈家,家里还算可以,四五个孩子眼巴巴的站着。身上的衣服也算体面,但是都打着补丁,远没有大沈氏说得那么不堪。

    张辅皱眉说道:“赶紧去张罗饭菜。让账房送来一百两银子过年。”

    徐灏少不得也说道:“李冬,拿百两银子,算是给他们的红包。”

    张輗笑道:“有劳二位兄长接济了,小弟已备下酒席,咱们边吃边等。”

    不提这家人欢天喜地,他们三人就在姑妈隔壁吃饭,里间坐着沈家媳妇陪着亲戚家的妇人,也是边吃边等。

    到了晚上,徐灏说道:“消息传出了么?大张旗鼓的,妖精也不敢露面啊!”

    张輗说道:“封锁了,别看惊动了这么多人,其实邻居什么都不知情。并且。”说着指了指外头,“姑妈她老人家也不知情。”

    没等他说完,就听房顶上啪啦一响,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上面跳来跳去,过了一会儿,寂无声息了。

    徐灏和张辅不由得面面相觑,这根本不像是来人了啊,谁这么傻缺会闹这么大的动静?

    紧接着就听见那边屋里传来妇人吃吃笑不绝口,沈家媳妇赶忙摇手,低声说道:“妖精来了,快别说话,这妖精厉害,专门迷妇人,我也被他迷过两三次了。”

    有妇女害怕,小声说道:“天也黑了,坐在这儿怪怕的,咱们家去吧。”

    身边的女人说道:“怕什么,堂堂爷们坐着呢,什么妖精敢来作孽?再说还有外头的道士。”

    外面的院子里,那三茅观的道士正在摆弄法器,中间放着法师的坐位,桌子上左边桃木令牌,右边插着斩妖剑,中间设列香烛台、法水碗、照妖镜。

    两边挂着马、赵、温、刘四大元帅,驱邪灵官,二郎真君,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神将,驱魔使者,六丁六甲,天兵天将,降魔祖师,除怪天尊,五方使者,雷声普化天尊等一切诸位神像,可谓是兴师动众。

    道士连烧了几张净坛符,吩咐道:“内外人等,有身子不洁净的须回避,恐有触犯。”

    王玄红赶着回去说八卦,趁机告辞而出。

    徐府千寿堂,老太君问道:“看见什么了?”

    王玄红绘声绘色的讲了道士登坛准备的情景,又说好多人亲耳听到了房顶妖精走动声。

    老太君说道:“都说被妖精缠住了,我说她们瞎话,谁知真有个妖精。你们听见那一路子响,想是妖精躲在上面呢。不知道士法力如何,别拿不着他,又跑到别人家兴妖作怪去了。”

    大沈氏说道:“我忘了一件事,去年我们打杭州回来,临走的时候,有两三个美人过来送行,我再想不起她们是谁,当时人多闹得大家糊里糊涂的,什么时候上的岸,咱们也不知道。”

    老太君说道:“最近家里也时常发生稀奇的事,要做些善事积积阴德了。”

    萧氏说道:“您已许下了十万善款,足够了。”

    老太君笑道:“善款要放,善事也不能不做,这两件事都交给凝雪去办。”

    沐凝雪答应了,当下众人聊了一会儿,王氏刘氏陆续来请过晚安,纷纷各自散去。

    沈家,徐灏背手瞧着,点灯之后来了许多道士,敢情还不是一个道士捉妖。

    道士们把法坛拾掇一番,炉内烧起了降妖香。有个姓褚的老道士拿了一碗清水,用桃枝蘸着,在院子里洒了些法水,那些道士各自手持法器,突然间大敲大打,大声叫喊。

    徐灏都看傻了,这哪里是捉妖?分明是把妖精吓跑就结了。想想也对,捉到妖精还怎么继续赚钱呢?或者捉到个野男人,谁还相信有妖怪?

    如此闹了好一会儿,道士们收工了,沈家媳妇迎了出来,她大约二十四五岁的年纪,圆蛋脸,头上戴了几枝碧桃花,穿一件半旧的大红布棉袄,罩着件蓝布衫子,绿布夹裤,涂脂抹粉,嘴上点了胭脂。

    道士们忙上前施礼,领头的褚道士说道:“劳奶奶又要费事,咱们刚吃过饭,又要吃点心,这怎么说呢?”

    沈家媳妇笑道:“不过是几个果子,请道爷们坐坐,这算什么?一旦婆婆病好了,还得亲自到观里拜谢。”

    有个汪道士问道:“不知是什么妖精,奶奶你瞧见过没有?”

    沈家媳妇说道:“模模糊糊撞见过,不高的身材,光着脑袋,跳得很快。不瞒诸位,连我也被他迷过几次,到底不知是个什么妖精。”

    汪道士笑道:“奶奶放心,这个妖精不算什么,像去年雷家庄迷谭大姑娘的那个妖精才利害,偷鸡吃酒闹的一家不安宁。谭家老太太着了急,将我师徒留住她家住了小半年,活活的将妖精逼得跑掉了。”

    冷眼旁观的徐灏总算听明白了,合着捉妖仅仅是个引子,长期吃喝住在人家才是最终目的?就算有男人来偷情,也架不住几个道士成天在家里啊,自然久了也就死了心。这叫什么事!

    褚道士说道:“一会等我们师父来,咱们再商量。那妖精明欺你家没有爷们,若能拿住,咱们就拿了去;若是拿不住,没有别的办法,奶奶你这么俊俏,妖精焉能放过?大不了我破几天的功夫,住在这儿,就和妖精对耗着,看谁耗得过谁!”

    沈家媳妇笑道:“真个的,道爷们肯在这儿壮个胆子,妖精如何耗得过人?奴家这就去告诉几位大爷,必有重谢。”

    汪道士说道:“咱们是龙虎真人的弟子,从来不受人谢礼。只要奶奶知道咱们的好处就结了。”

    “那是自然。”沈家媳妇满脸堆笑,“可不敢忘了道爷们的好处,只要妖精离了门,道爷们再回去。”

    听到这里,徐灏瞅了眼神色不太好看的张輗,暗笑以这位沈家媳妇的风情,大抵妖精没走,婆媳俩的屋里,又多了好几个道士出来。

    张辅皱眉说道:“乱七八糟,咱们走吧。”

    忽然外头有人禀报,说大法师来了,院子里的人赶忙出去迎接,徐灏说道:“不妨再看下去,毕竟是京城里的道士,不太敢胡作非为。”

    从外头被前呼后拥走进来一位脚下生风的道长,身穿湖北茧夹道袍,系着明黄色的丝绦,带顶纯阳巾,穿着棕履,有七十来岁年纪,一口雪白的长须,很有些儿仙风道骨。

    徐灏观他的长相,不像是个小人,也不像是个神棍,目光清正慈眉善目。

    张輗说道:“别看那些徒子徒孙市侩,这大法师真是位得道高人,茅山上清派的嫡传弟子。”

    徐灏说道:“原来是茅山宗的正宗茅山道士,有意思!”(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