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 年关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零四章 年关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大唐儒将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皇宫里,徐灏看着皇后用的全副茶具,非常古朴雅致,先是在雪地上放了一个大铜盘,然后将一个古铜茶炉座在盘内。

    那炉子约有一尺多高,身圆如斗,下有三只鼎足,不知是什么朝代的东西。

    炉身有两个孔,炉口很小,张皇后从火盆里夹了些炙热的火炭,又加了些生炭,顷刻间一炉火焰燃烧起来。

    宫女捧过来一只蔚蓝色的大瓷瓯,张皇后拿着个宜兴窑的提梁刻字大壶,去假山那边盛雪水。

    徐灏笑道:“尚未煮茶,见了这一套茶具,已经令人清心解渴了。”

    张皇后回身笑道:“那是你用惯了精致的,见了我这粗陋的东西,觉得新鲜,过意说好听话罢了。”

    徐灏失笑道:“我几何时说过奉承话了?实话实说。”

    “算你会说。”张皇后笑道。

    正说着,朱高炽坐着轿子来了,徐灏上前扶着他下来。

    朱高炽慢吞吞的坐在特制的椅子上,说道:“今日皇后如此之雅,原来是老三这个雅人来了,但添了我这天底下最大的俗人,不是把雅事闹俗了么?”

    徐灏笑道:“我何曾不俗呢?咱们就来一次附庸风雅吧。”

    “雅些好,咱们不谈俗务。”朱高炽神色疲倦,每天忙不完的政务,即使有内阁与太子辅佐,依然令他深感吃不消。

    来时被杨士奇和解缙堵在乾清宫禀事,是以一听到皇后相请,朱高炽二话不说就逃了出来,哪怕偷得浮生半日闲。毕竟洪熙皇帝是位有责任感的人,绝不会不理朝政。

    张皇后见丈夫来了,看上去很高兴,扫了雪水回来,张罗些点心水果。给丈夫盖上厚厚的斗篷。

    不一会儿见水烧开了,自己去屋里取出来一个玉茶缸,配了四种名茶,亲手泡好了,把盖子盖上。

    又取出来三个粉红色的茶盏,把茶水分成了三杯。又将开水填满玉缸,仍旧盖了。

    朱高炽说道:“劳你亲手自制,受累了。”

    “臣妾开心还来不及呢。”张皇后把茶盏送上,“圣上尝尝,看这茶味可好么?老三你也尝尝。”

    朱高炽和徐灏喝了两口。清香满口,沁入心脾,都说道:“这茶好极,而且不像一种茶味。”

    张皇后失笑道:“明明瞧见我将四色茶并成了一碗,你们啊又来哄我。”

    说笑了一会儿,朱高炽忽然问道:“近日你可见到魏尚书了么?”

    徐灏说道:“有两个月没见到他了,陛下为何问此?”

    朱高炽说道:“御史弹劾他买官卖官,我心上恨极了。想早年是我不顾众议,执意要让他出任吏部侍郎,竟辜负了朕。此外他也会糟蹋人了。强迫几个良家,连自己的儿媳妇也不放过,真乃人面兽心,朕来时已经下旨送交刑部法办,必严惩不贷。”

    眼看过年下狱了位尚书,定会震动朝廷。徐灏见他动了怒,说道:“这是他自己作孽。怨不得圣上。就拿我说吧,帮个朋友做了从九品。谁知我走了眼,他在任上四处胡闹,夏天跑去偷大户家的夫人,被人抓到连衣服都剥了,闹得我面上很不好看。”

    这时,贤妃李氏带着皇二子朱瞻埈和皇四子朱瞻垠来了,张皇后心里不痛快,面上含笑说了几句话。而笑吟吟的朱瞻基马上变身成了严父,板起了面孔。

    两位皇子也像老鼠见了猫似的,恭恭敬敬的垂手而立,因他俩都是李妃生的,徐灏不好在皇后面前显得亲热,含笑点了点头,站起来要把座位让给李妃。

    李妃忙说道:“快别如此,叔叔身份尊贵,我承受不起。”

    徐灏笑道:“别说按君臣之礼,就算是亲戚家的礼节,我也得让座。”

    李妃也笑道:“若按民间的礼,我更是只有站着的份了。”

    朱高炽缓缓说道:“你们俩都坐吧。”

    说完他对着两个儿子,训斥道:“知道害怕,那为何不好好读书?”

    就这样,徐灏没滋没味的聆听帝王教训皇子,半个时辰后,好不容易见朱高炽说累了,摆驾回了乾清宫,他自然不方便留下吃张皇后亲手做的饭菜,一并告辞。

    似乎李妃有话要多他说,徐灏头也不回的跟在朱高炽身后,原来那尚书是她的亲戚。

    回到家,进了园子,途经涟漪小居时,就见钟敬和徐烨徐煜坐在外间聊天,里面传来女人们的说笑声。

    几个人慌忙立起,徐烨上前解释钟敬和三个媳妇应邀来做客,徐灏颇感兴趣的问道:“你真的要把第三个如夫人送回袁家?”

    钟敬说道:“是,留在侄儿家不过权宜之计,岂敢夺他人所好?”

    徐灏心说那你当初为什么把人弄回家来?未免有些怜惜钟敬,搁在后世可以去整容,激光治疗狐臭,勤洗澡爱干净的话,口臭脚臭皆不是难题,果然科技能改变命运。

    里间的说笑声也停了下来,显然知道他来了,徐灏见状说道:“你们继续,我走了。”

    三人把他送出了涟漪小居,转身回来。里间的涟漪问吴氏,“那袁夫人视你为眼中钉,何苦回去受苦呢?”

    盛装打扮的吴氏苦笑道:“不回去又能去哪里?奴家亲人都不在了,无依无靠,总不能赖在钟家不走吧?”

    如果但凡钟敬长相过得去,大概巴不得离开袁家的吴氏肯定会留下,可惜事与愿违。

    邹二姑娘忍不住说道:“听闻袁老爷马上就要回京了,你得以完璧归赵,只当这次落入地狱一遭,依旧去做天上人了。只有我两个珠沉海底,今生料想不能出头,只好闭门修来世了。”

    涟漪和嘉兴等人面面相觑。把钟家形容成了地域,可见她们有多么厌恶钟敬。

    吴氏说道:“以两位妹妹的才貌,何不求求诸位姑娘,尤其是公主殿下,不在钟家受苦多好?”

    嘉兴笑笑。虽然她不方便出头,可也是举手之劳而已,问题是人家愿意么?

    邹二姑娘和何小姐不免尴尬的互视一眼,自然不能说她俩已经成了‘夫妻’,上哪找比钟家更富贵自在的地方呢?

    好在在场的人早知道了底细,也不说破。有心问问假夫妻是什么滋味呢?一个个未出阁的黄花闺女,自是不好意思启齿,心里好奇的要死。

    涟漪招待她们吃饭的时候,三女远远看见了徐家兄弟,徐煜年纪小还罢了。徐烨的相貌继承了父母的优点,一等一的高富帅,她们万分羡慕涟漪姑娘起来,可惜徐家这样的豪门,断不会允许有夫之妇进门。

    在徐家面前,连吴氏都不敢升起不该有的念头,当然也没机会做什么,不然拼着勾引对方一下。堂堂国公府总不会杀人吧?

    护春堂,徐灏吃着饭,外面站满了管事媳妇和亲戚家的妇女。眼看要过年了,家家都忙着要钱置办年货。

    闲来无事的朱巧巧坐在沐凝雪身边,好奇摆弄着徐灏的雪茄,想点一根尝尝味道,有个管事媳妇在回着话。

    沐凝雪问道:“你家的香儿近来可好?“

    媳妇说道:“回奶奶,好是好的。本来明年二三月间就要完婚了,王家常来催促。孩子年纪都不小了。我写信给公公他老人家,尚无回信不说。半年也不寄一个钱来,今日是十二了,看光景,年内有信也未必到,这怎么是好?

    如今外面有八十多吊的帐,还有四十多两的人情债,家里零星费用也须二三十两,新衣服也该做了,求奶奶好歹替我想个法儿才好。”

    朱巧巧冷笑一下,却没说什么,以为凝雪又该拿银子去喂她们了。

    谁知沐凝雪管了十年的家,什么都经历过不说,心肠也锤炼的硬了,焉能被几句话糊弄过去?

    沐凝雪说道:“不瞒你说,我近来也借了好多钱出去,算一算有数万两呢。这家里上上下下都要钱过年,你肯定心里说装什么穷?来,把账本给齐嫂子看看。”

    “不用不用!”齐嫂子忙摆手说道:“好奶奶,等老人家此番来信给我办喜事,至少也有五百两银子,您借四十两或一百吊钱,这个年就能过去了,不然,我就急死了,求奶奶行个方便。”

    沐凝雪说道:“家里今年的东西还没送来呢,林林总总并新年的花销,总得要三万两银方下得去。此时两手空空,罢了,把我的月钱拿出来,给齐嫂子匀十两,让她打了借条。”

    外面在应付着这些事,徐灏也在默默算计,每年这个时候,薛文等好友都得或接济或来张口借钱,没有万八千两银子,连个年都过不好。再来孝敬长辈,赏给晚辈和家里人的,乱七八糟加在一起,能建造一艘战舰了。

    与此同时,徐灏背后投资的金陵银号,走进来位急冲冲的富豪,对掌柜的说道:“我有一件事特来商量,贵号替我出一张二万四千两的银票,明日早上来取。”

    掌柜的说道:“若早几天不难,但今天已是腊月十二了,年终小店忙得很,眼瞅着二十要封号,恐怕凑不出来。”

    富豪说道:“你家凑不上来,还有谁家凑的上来?”

    掌柜的道:“周老爷,您难道不知道年关这银号的银子家家都窄?只有出没有进,要不有多少兑多少吧。”

    “那也行,哎呀真是急死我了。”富豪问道:“票上能写多少?”

    掌故的说道:“依我说也不用票子,后日您来当面兑交就是了。”

    “不行,不行。”富豪解释道:“这我是用来还账的,一定要二万四千两,你如实在凑不出,你出两万两的票子也可,其余四千两我再别处打算。如果我张罗到了银子,后天我来注销。”(未完待续)r655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