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三章 谋官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九百零三章 谋官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首辅沈栗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李终南总算盼来了刘三,就见他浑身是汗,咧着嘴说道:“好累啊,整整忙了半天,谁让是徐三爷来了呢,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说着,脱下那件青色布袍往床上一扔,坐下喘着气。跟来的小厮端过来热水,把手巾送了过去。

    刘三接过来一面擦脸,一面问道:“姑娘上船了没有?”

    小厮回道:“早上船了。”

    刘三又问道:“她母亲呢?”

    小厮说道:“正在忙着收拾残羹,招呼大伙去吃饭。对了,奶奶还说要烫壶酒哩。”

    刘三别有深意的一笑,这才回头对李终南说道:“让哥哥久候了,马上咱们就吃饭。”对小厮耳语几句,小厮笑着自去了。

    刘三忽然正色说道:“表兄,别看如今朝廷抓捕贪官污吏,可人情往来还是照从前一样,没有钱,什么事都办不成。你这次带了多少钱来京?”

    李终南忙说道:“有,有,我已预备在这儿。”

    见他从怀里摸出个皮包,刘三一愣,暗道谁说他是个书呆子了,如今也不不呆了。

    看着李终南从皮包里拣出来一张张的票子,五颜六色,刘三都看花了眼,欢欢喜喜拿起来一看,谁知都是些军中用的代钞,虽然堆满了半张桌子,实则还不到五十两银子。

    刘三哭笑不得的道:“这就是你带来的银子?”

    李终南毅然道:“足足的五十两,好不容易攒下来的,我这前程全靠这几张纸呢。”

    刘三说道:“呸,你全部家私。还不够今天上房的一壶酒。赶紧收起来吧,劝你还是别指望拿到实缺了。”

    李终南愕然道:“这已是民间三年的柴米,怎说不够一壶酒?”

    刘三叹息着道:“不说你是不会晓得了,一壶上好名酒,至少得六七十两银。京城的事情。走到哪皆全靠财神招呼,你这区区五十两,不要说六部门前的看门人都瞧不上眼,就是我那小厮,也未必喜欢你的孝敬呢。”

    李终南顿时黯然变色,几乎把眼泪急了出来。惨然道:“那怎么办?难道去部里丢人现眼,给人家笑话?”

    刘三沉吟了一下,笑道:“我有个计较,等你熬上了知县,等到了任上。你得给我做个傀儡。”

    李终南苦笑道:“你故意逗我玩吧?就算我能当上知县,一个为民做主的父母官,怎能任由你做主,你不过是个。”说到这儿,知道说差了,把下半句咽进了肚子里。

    刘三满不在乎的笑道:“你说我不过是个乌龟吧?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我这乌龟可比你这候补小吏强多了。你若不信,咱们就此丢开手好了。”

    先前李终南看了那账薄上的名字。已经知道此龟非寻常小龟,乃金陵特别的龟,如此热衷功名的他赶紧贴耳摇尾的笑道:“我信。我信,我什么都交给你。”

    这时小厮进来了,努了努嘴,刘三笑道:“你既然信我,那跟着我走吧。”

    当下领他出来,过了个院子。来到一间上房,刘三边走边低声说道:“今日让你见识一下。”

    进了屋子。里面装潢的非常奢华,中间放着一张八仙大案。摆满了美味佳肴,那位沈寡妇坐在中央,像在等什么似得,看见了二人进来,似笑非笑的道:“你们也来坐吧。”

    李终南显得局促不安,刘三拽了下他的衣襟,李终南也算一时福至心灵,上前恭恭敬敬的深施一礼,“在下还没向嫂子正式请过安呢,倒承嫂子赏起饭来。”

    沈寡妇心里一乐,面上骂道:“谁是你嫂子?这也能乱叫,赶紧给我坐下来吃酒吧。”

    李终南恭恭敬敬的坐下,见桌子上虽然都是些吃剩下的,却大多完好无缺,尽是些没见过的食物,心说怪不得人说做了三年乌龟,官也不愿做呢。

    瞅着换了一副模样的刘三,此刻嬉皮笑脸的给沈寡妇斟了杯酒,“酒冷喝了不好,床上没力气。”

    沈寡妇啐道:“呸,又来胡说六道了。也给李老爷斟满啊。”

    李终南越发确认二人间必有奸-情,忙说道:“我哪里算什么老爷,给嫂子提鞋都不配。”

    “呦!”沈寡妇更乐了,笑道:“这样识趣的人,才配做老爷呢。”

    三人一杯两杯的喝了几杯酒,李终南饿得狠了,又对着这么些好吃的,恨不得都倒进肚子里,却碍着‘老爷’的体面,暗自吞咽着吐沫。

    倒是他们二人几乎光喝酒,刘三不停的倒酒,没多久沈寡妇喝上了兴头,眼斜口斜的朝着刘三嬉笑,胸前的衣襟也解开了几颗扣子,丑态毕露。

    刘三笑嘻嘻的在她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就见沈寡妇扬起手来啪的一下打在刘三的脸上,笑骂道:“猴儿,我早知你最会弄古怪的,竟把主意打到我头上了,你却卖了人情。”

    刘三摸着脸,笑着没说话,给李终南递了个眼神。李终南知道是为了自己的事,忙立起来双手举杯,说道:“嫂子打得该,我早说这件事若成,冤有头,恩有主,我一定要感戴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女菩萨。”

    沈寡妇生平最喜欢人奉承,眼睛笑成了一条缝,笑道:“论事呢,不要说绿豆般的小吏,就是大几倍的,也只消我家姑娘一句话。不过老爷是要谋知县,将来万一被人识破了,说这是沈青儿帮的忙,总归有些不妥啊!”

    李终南赔笑道:“嫂子说哪里话,您是菩萨,青姑娘就是下凡的仙子,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求您成全成全可怜的兄弟吧。”

    沈寡妇笑道:“你们俩是串通好了来弄我的吧?”

    刘三顿时嬉笑道:“要弄你,也用不着串通人啊。”闹得沈寡妇脸上红了一红。

    李终南没听懂语带双关的鬼话,兀自说道:“谁敢来作弄嫂子呢?”

    刘三狠狠瞪了他一眼,李终南忙改口道:“嫂子要不答应了兄弟,我也不敢勉强,只是被不明白的外人知道,说嫂子平日何等的威风,到头连一个知县也办不来,可知是个没担当的。”

    沈寡妇被他俩一应一合的鼓动,不觉软洋洋的道:“罢了,我也强不过你们,就由着你们想怎么就怎么,谁让我是什么嫂子呢!”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有小厮叫道:“姑娘来了。”

    谁也不知沈青儿为何返回,吓得李终南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刘三暗中捏了下沈寡妇的手,自顾自的从后门溜出去了。

    接着帘子打起,沈青儿姗姗进来,李终南赶忙站起来,倒把沈青儿吓了一跳,吃惊的看着他。

    孙寡妇指着他介绍道:“这位也是个老爷,只是资格还差那么一点。”

    李终南低着头连续三揖,诺诺的道:“草莽下士,得见仙姿,正同嫂子说姑娘真乃人中鸾凤。”

    沈青儿听他说话不伦不类,有些好笑,又见他一副局促恭敬低三下四的神气,不耐烦起来,推说要更衣,转身到别的屋去了。

    沈寡妇埋怨道:“你发昏了啊,先承认自己是个老爷,却又酸头酸脑的唤我嫂子做什么?”

    李终南赔笑道:“我见了神仙般的姑娘,心里虚飘飘的,整个人都晕了,嫂子您恕我则个吧。”说完,千恩万谢的走了出来。

    寻到了刘三的门前,见门半掩着,里面传出了古怪笑声。

    他满腹心事的推门走进去,见小厮红着脸,弯着腰在整理床铺,刘三的手放在他的屁股上。

    见他来了,刘三放下手问道:“怎么样了?”

    李终南笑道:“此事全仗着你了。”

    刘三得意的道:“事呢,没有不成的,只是你发达了,可别忘了帮衬于我。行了,时候也不早了,你回住处吧。”

    如此李终南欢欢喜喜的走了,隔了一个多月,也不知是否仗着刘三的力量,居然还真的被点了某省知县的空缺。

    紫禁城,坤宁宫。

    徐灏经太监指引,来到张皇后的侧殿书房,屋里芳香扑鼻,不染点尘,有两盆水仙花已经开足。

    桌上摆一个古铜瓶,插着一枝天竹,两枝腊梅,墙壁上所挂的字画,皆是前人名家的,左边挂着一个横幅,是张皇后自己的倚竹图,右边挂着四幅小屏,也是她画的春夏秋冬。

    张皇后似乎更加的消瘦了,不问可知是为了帝王的缘故,神色间也有些幽怨,大抵经年不曾同房。

    徐灏不知该说什么,干脆指着窗外的竹子,“当岁寒时节,将此君与腊梅较量,方见其潇洒自然,节同松柏。”

    张皇后若有所思,轻声道:“不觉日子这么快,转眼又是年底了,真是流年如水。”

    “可不是嘛。”徐灏也感慨日子过的太快,“去年这时候我进宫,陪着嫂子与兄长宴饮,一转眼的工夫,今年嫂子可还要亲手做几道小菜?”

    张皇后欣然道:“我最近新学了两样菜,不晓得你肯赏脸在这里吃饭么?若肯留下来,我命人去把圣上请来,大家叙叙。”

    徐灏说道:“时间还早,昨日下了大雪,一路上积雪还未清扫,何不请嫂子煮雪烹茶,请兄长过来坐坐,咱们也来个清谈雅会,不好吗?”

    “很好。”张皇后露出笑容,“到底你总是与别人不同,也只有你来,我才会有亲戚好友走动般的喜悦。”(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