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章 戏曲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九十四章 戏曲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最终沈寡妇听从了女儿的主意,兴冲冲的去了松江府,满心指望得到贵人青眼,一炮而红。哪知上海最近不流行听戏了,流行起类似话剧那样的舞台戏,或者是胡姬舞蹈等外国的东西。

    并且在唱戏方面,竞争比起金陵更加的激烈,各地才女,各国美人争奇斗艳,背后依托着大富豪的鼎力支持。因沈青儿初来乍到不能号召看客,也不能陪富豪睡觉,本身擅长的扬州小曲,松江府的人都听腻了,不到一个月,园主使了个软手段,把娘俩撵了出来。

    母女好不扫兴,依着沈寡妇的意思那就回扬州,自己开个戏园子。

    沈青儿说道:“兴兴头头的来了,如今灶猫般的回家,要被人笑死呢。俗话说得好,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倒不如再去京城走一遭,就算终不得意,也算是个上过台盘。”

    沈寡妇说道:“我的姑奶奶,横竖靠你的运气,你要到金陵,我怎好驳你?只是咱们脱离了戏班子,路迢迢的去了,就和现在一样没亲没故,万一和这儿一样,如何是好?”

     [^小说][anshuba].;沈青儿笑道:“那样的话我就拼了,不是女儿夸口,真要是倒霉无人追捧,凭着我的身子,值得那些当官的,有钱之人着迷。”

    沈寡妇见女儿这么说,不好不听,便没什么言语了。

    过了几日,母女俩坐上通往金陵的大客船,沿着长江逆流而上。

    这客船分为头等二等三等末等,沈青儿买的是二等票,船舱外是一排座位,不急着休息,选了个靠窗的干净位置坐下。

    船马上就要开了,她靠着船窗望着码头,人来人往异常热闹。不时能看见几个奇装异服的外国人,一个个神色谦恭,不停的给汉人让路。

    忽然从头等舱一窝蜂的出来几个人,走在最前方的是个年轻公子,仪表不凡,边走边说话,大有目无余子的气概。

    后面是送行的,看气度竟都是些官员。那公子看见了沈青儿,忍不住多盯了几眼,走了过去。

    沈青儿心说:“咦。这是谁啊?”

    不料后头传来一阵笑声,被人将自己挤了一下,扭头一看,是个穿着青色对襟褂子,却盖着件湖色花缎窄袖细腰子长袍的年轻人,稀奇的是头发剪成了罕见的平头,像是新式学校那些标新立异的学生,但为何又穿着传统的袍子,而不是笔挺好看的学生装呢?

    沈青儿带着疑问。见那年轻人紧靠着自己的坐位,往里头挪了挪,出门在外没法讲究,就算大家闺秀也得忍着不方便。

    察觉年轻人两只手不停地动。摸摸这里捏捏那里,似乎心里很激动,两只眼珠子骨碌碌地的看着自己,沈青儿心里兀自好笑。面上不露出来,对母亲说道:“时候差不多了,咱们回房吧。”

    孙寡妇一口浓痰卡在喉咙里。因要和女儿说话,不顾前后左右,“噗”的一吐,正好吐在了年轻人那件簇新的花缎袍子上。

    年轻人全部的注意力都在身边的美人身上,没有防备,一口恶心的老黄痰直奔着自己,勃然大怒道:“可恶的婆子!你连时髦的‘公德’二字也不懂么?”

    站起身来,一叠声的呼唤,“来人,来人。”

    打外面跑进来个穿着破靴子,穿了件带补丁青衫的小厮,年轻人越发高声道:“反了,反了,如今这世道越发没个上下了!脏兮兮的仆妇竟坐在本少爷对面,你还不替我唾她。”

    沈青儿见他这个行径,顶多是个**品的官员公子,看那下人就知道了,一手按住母亲,斜瞅着对方冷笑道:“算是得罪了尊驾,也没犯什么王法呀!左右不过同我母女一样,买了张二等票罢了,吆五喝六的。这么大的船,那么多的头等舱,非要挤在我们这些人当中。”

    几句话就把年轻人说得红涨着脸,不知该怎么反驳,只好拿自家的小厮出气,厉声道:“晦气,赶紧取衣服换了。”

    偏偏小厮不争气,老老实实的回道:“少爷,就因为没有出门的袍子,才现去商铺买来的啊。”

    年轻人不等他说完,羞得脸色更红了,叫道:“蠢材,还不滚开,胡咧咧什么?”

    小厮咕哝的跑了,把个青儿母女暗笑个不住,只见他自己扯了张报纸,将浓痰抹了,估计没脸继续坐下去,提着箱子走了。

    这时候,响起了刚问世的悦耳汽笛声,送行的人们纷纷下船,接着先前那位仪表不凡的年轻公子,一个人走过来,在沈青儿对面的空位坐下。

    客船渐渐离开了码头,除了升帆等杂音外,船里很快静了下来,沈青儿打消了回房的念头,看着年轻公子拿出一册水彩画面的书,安安静静的看着。

    沈寡妇是不开口活不下去的主,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女儿闲话,很快讲到了自家的营生上面,沈青儿暗暗地扯了下母亲的衣角,蹙起了眉,沈寡妇不敢讲下去了。

    正好年轻公子把书放下,抬头打量着她们母女,两边同是路途漫漫,不知不觉的搭上了话。

    孙寡妇兴致勃勃的与公子攀谈起来,沈青儿含笑听着,见册书反搁着,封面画了一枝牡丹,着实的红艳可爱,伸出手拿了过来。

    翻开书面,瞅着第一页印着个戏妆女子,沈青儿是读过戏本的人,原也识得几个字,见上头写着扬剧大家兰芳姑娘小影,惊讶不已,止不住仔细看了半天。

    青儿咬着嘴唇,忍不住附在母亲耳边说了句不知什么话,孙寡妇嘴快,笑道:“你放心吧,早晚都会有这一日呢。”

    青儿不高兴的瞅了母亲一眼,把书放下,假作观赏外面的野景,凭窗不语了。青年公子含笑沉吟了一下,起身去了头等舱。

    客船已经初具近代行业标准,松江府如同后世一样,方方面面走在了时代之前。到了中午,有人推着车子过来,上面是数个瓷盆的饭菜,孙寡妇好奇的问这问那,点了几样不常吃的。

    饭菜的味道不能说好,也不能说不好,因母女俩有些吃不惯水煮花生、辣椒炒肉和豆角炖土豆。正吃着饭,随着逆风从后面传来笑声,沈青儿回头一望,一眼瞧见了年轻公子,不觉回眸一笑。

    这一笑不打紧,公子喝了一口白酒,眼前一亮,脱口喝了一声彩。酒水夺唇而出,如零珠碎玉一般随着风溅到了青儿脸上。

    沈青儿“哎呦”一声,孙寡妇忙问怎么了?她扯谎道:“没什么,被风尘迷了眼。”

    一面说,一面把巾子擦拭两腮,一点没有怪罪。

    忽然走过来个中年人,满面笑容的道:“小姐受惊了吧?我家少爷自己不便过来,吩咐在下前来赔罪。”

    沈青儿心里明白,笑了笑没有言语。孙寡妇询问怎么回事,中年人笑着说了情形。

    孙寡妇问道:“你不是迷了眼睛么?”

    沈青儿只笑而不语,又过来个管家模样的人,问中年人:“爷问虞先生,客人请来了么?”

    中年人说道:“你回去说,我一定会请过来。”

    说完,低头在孙寡妇耳边说了几句,喜得寡妇笑逐颜开的道:“这可怎么好意思呢?”边说边替女儿掠了掠鬓角,笑道:“反正在船上,不怕人家笑话。青儿,你跟这位爷过去走一遭吧,人家是诚心实意的道歉。”

    沈青儿能不明白?似愿不愿的板着脸,一副却不过母亲的姿态,缓缓摸出一面牙镶小玻璃镜子,匀了匀脸,问道:“你呢?”

    孙寡妇笑道:“那位爷又没把恩典赏我,我去做什么呢?”

    中年人说道:“好嫂子,你放心吧,我英国公府向来以诚待人,从来不做歹事,青儿过去坐坐,我陪你吃酒,还怕冷淡了你不成?”

    沈青儿一愣,暗道英国公府?顿时心中又惊又喜,这下子再没有任何的不情愿了,连忙盈盈起身。

    金陵徐府。

    徐灏手把手的教沐兰香写字,表妹芊芊站在一边看着,沐凝雪陪着双目失明的冯氏,冯文君神色非常开心,背后站着姨娘装扮的代目。

    沐凝雪笑道:“七弟眼瞅着就要回来了,恭喜弟妹。去年他去了松江府,编纂了一册大明戏曲,赢得了赞誉,做不来地方官无妨,做清贵的京官才符合他的性情。”

    冯文君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夫君才华横溢,却不喜俗务,实在是做不来县令,就怕令三哥失望了。”

    徐灏闻言抬头说道:“我哪会失望?老七喜欢做学问,我开心还来不及呢。回来好,让他抽空教教孩子们,戏曲不是下九流,那叫艺术。当然,玩物丧志就不好了,更不能沉溺于那些戏子。若真正喜欢听戏唱戏,专研下去也不错。”

    杜芊芊说道:“戏曲大家自是受人尊敬,就是拿这个当消遣的多,真下苦心的少。这一次我认真拜读了七弟的大作,才知道天底下竟有那么多的曲目,咱们听到的无非江南几种而已。”

    “是啊”徐灏不知京剧是不是要断送在自己手里,应该不会,北方早早晚晚会诞生出各种艺术形式。

    当然,京剧能否演变成国粹,那就只有天晓得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