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二章 男人的通病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九十二章 男人的通病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春秋我为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这些年来,为人师表的徐叫兽弟子众多,这位陌生的姑娘就是其中之一,上了半年新学堂,后来因父亲的反对回到家中,至今还记得徐灏讲过的课。

    常言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姑娘马上磕下头去,“先生受惊了,学生方才多有冲撞,望先生恕罪。”

    徐灏一把扶住了她,苦笑道:“什么先生,我现在是道德败坏的禽兽。”

    姑娘说道:“我不信,敢问先生原委?”

    徐灏叹了口气,苦笑着简单说了几句,姑娘欣然道:“既然是被人设计,先生又醉了酒,不知者不怪罪。”

    “唉,什么也别说了。事我做的,我也不想否认。”徐灏想起了大长腿,实话实说,“就算我神志清醒,应该也不会拒绝。”

    “先生真是的。”姑娘微微红着脸偷笑了下,反而觉得先生更加的平易近人,想隔壁大嫂那样的尤物,正人君子的嘴脸才令人作呕呢,“学生一个人在家,瓜田李下之嫌是不免的,可是大爷出去,非得遭了毒手。学生想了一计,即可遮人耳目,又能安稳回家,不知先生可愿意?”

    徐灏问道:“什么主意?”凭直觉不是好事。

    果然姑娘笑道:“我爹爹最喜欢串戏,家里女旦的妆饰都有,先生扮作女人,天明可以混过丫头的眼。从后门上了桥,雇一顶轿子,放下帘子一直抬到府上。”

    徐灏苦笑连连,说不愿意吧,惊动了人家的丫鬟怎么是好?罢了,今天丢了一次人。何妨再丢一次呢。

    “来吧。”徐灏抱着烈士的心态,坦然坐下。

    姑娘含羞取出来女旦的头面,细心替他打扮起来,又拿出自己的衣服罗裙,也不躲着。亲手伺候徐灏更衣。

    按理说这就叫做天赐姻缘,人家姑娘都这么对你了,不避嫌疑,什么心思还用问吗?奈何徐灏有家有业,有妻有子,正经危坐只能说一声抱歉了。

    很快天亮了。丫鬟也起床了,涂脂抹粉的徐灏打她身边擦肩而过,姑娘解释道:“这是我一位同学,找我有急事。”

    “哦。”丫鬟粗心大意也没多问,自顾自的去了茅房。

    “多谢了。”徐灏和姑娘相视一笑。拱了拱手,头也不回的往外就走。只剩下姑娘独自依偎在门前,看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长叹一声。

    这边徐灏没遇到时从黄等人,柔声柔气的叫来一顶小轿,不便这么回家,吩咐去曹国公府。

    被李景隆兄弟俩大肆取笑一顿难免,也是这种事找李增枝准没错。再说被人暗算不假,毕竟沾了大便宜不是?徐灏没准备把时从黄等三人斩尽杀绝。

    三天后,李景隆独自来到徐府后门。一带粉一般白的墙垣,环绕一圈足有三里地。

    管事从车上跳下来,往车窗里问了声,然后掸了掸衣衫,走过去投贴请见。

    好半天,出来一个俊俏华服的青年人。冷冷的道:“三爷吩咐过了,不见外客。”

    躲在车里的李景隆顿时乐不可支。徐老三丢人现眼怕见外人,哈哈!当即笑道:“混账。连我都进不去嘛?”

    青年忙问管家,得知是他,躬身说道:“请大人进门。”

    李景隆大模大样的下来,直接往门里走去。进了门,便是个大天井,两边水磨方砖砌成的回廊,两颗参天拔地郁如华盖的槐树,把满院遮得阴阴凉凉。

    过了天井,从西角门进去,走了一会儿,眼前是一座碧瓦双甍,一色福建油漆十八扇的冰梅长窗。窗外一带短栏,高不及三尺,却是雪白矾石雕就的。

    屋中鼎彝瓶,精雅古朴,两边俑人石狮石虎,中间设着供桌,正殿比平常人家的院子还大。中间悬着个匾额,绿地金文,写着“世恩堂”,供奉着徐家列祖列宗的牌位。

    绕过了回廊,向西继续走,到了垂花门。门内的景色一片清幽,徐灏的外书房是万绿丛中的一栋精舍。

    另有个虎头虎脑的孩子接了出来,青年说道:“蛋子,这是曹国公,爷向来吩咐无须通报。”

    王蛋子看了李景隆一眼,说道:“既然爷吩咐了,请里面坐着吧。”

    李景隆也不生气,暗笑徐灏丢了人,故此来恶心自己呢,笑了笑跟着进去了。

    外书房正中央悬了个紫檀横额,用杂玉嵌着“绿瘦红肥之室”六个字,李景隆问道:“我上个月来还没有呢,又是出自你家哪位姑娘之手?”

    蛋子送上茶来,笑道:“自然是涟漪姑娘了。李爷你吃茶,爷每日十点钟到外书房来,时候早着呢。”

    “嗯!”李景隆也不着急,随手拿起一件价值连城的古玩,摩挲了一回。

    把古玩放下,他又在案上捡起一本书,见书面上签着“诗社小稿”,下署涟漪居士,知道是徐家姑娘们所作,字句清香缠绵,也有几首磅礴大气,以七绝居多,令人读起来非常的舒服。

    欣赏了下诗词,还不见主人出来,李景隆瞅了眼虾须帘,忽见帘外人影一闪,接着咯咯的一笑,有个女子低声骂道:“该死的,你又作怪了。等我告诉三爷,看不揭下你的皮。”

    又传来那个蛋子的笑声:“你真狠心。我才给你买的手巾,香水,真是过了河骂起舟子来了。你不对我好一点,看以后我给你买好东西。”

    女子啐了一声,说道:“谁稀罕你这些呢。我才进府,前儿那个镯子被萧二奶奶见了,追着问哪来的。我没得回话,总不能说你送的吧?只好扯谎说一个舅舅从辽东来,带着这个送给我玩的。我跟你说,进了府不比在外头,不能说咱俩的事。”

    蛋子说道:“我喜欢你,三爷早就知道了,怕什么?”

    “不是这么说。”女子解释道:“毕竟男女有别,你在书房,我在园子,我娘说大户人家最避讳男女通气。告诉别人倒不妨事,但是我也不好来书房了,不然别人会怎么想?”

    “那倒也是,这大户人家真麻烦。”蛋子悻悻的道。

    蛋子和花凤仙原不妨书房里有人窃听着,正在那里窃窃私语,远远走过来一个人,跺着脚低骂道:“你们又在说悄悄话了,一天到晚腻在一起,像话吗?”

    两人冲着她嘻嘻一笑,手拉着手飞奔着跑了,那人也转身走了。

    隔着窗户,李景隆认出来是香玉,又等了大半天,过来一个十七八岁的丫鬟,打起帘子进来问道:“李老爷没走吧,爷说请再侯一刻儿,就出来了。”

    李景隆见这位丫鬟穿着件淡墨色花缎的银鼠袄子,淡墨色窄管三镶裤子,拖着根大根辫儿,容貌俊俏甜净,一身书卷气迥非凡态,便知道是贴身侍奉徐灏的,笑道:“你去对你爷说吧,我专诚来的,不见他不会走。多侯几时也不打紧,请他放心尽管从容着吧,哈哈!”

    丫鬟陪着微微一笑,回头对另一个书童说道:“好生伺候着,看茶看点心,有半点不周到,叫你仔细着。”

    说完,将手中的帘子一放,竟自去了。

    李景隆心说徐老三你要和老子比耐心?那就比吧,看谁先不耐烦。重新将书翻着,也不知过去了多久。

    院子里响起了说话声,李景隆抬起头来,只见先前的那位丫鬟,同一个衣衫打扮一样,容貌异常妩媚的漂亮丫鬟,两个人打着帘,徐灏不衫不履的踱了进来,说道:“李大哥,这几天怎么没来过啊。”

    李景隆亦笑道:“谁没来过,不过都被你门上撵走罢了。”

    “瞎说,我家谁不认得你?巴结还来不及呢。”

    徐灏坐在了对面的太师椅上,两个丫鬟一个捧茶,一个倒水,一左一右的站在身边。

    李景隆无奈摇头,说道:“那我就说了?”

    徐灏叹道:“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嗯,那个迎春兰春,你们回去吧。”

    等屋里没人了,李景隆笑了一会儿,说道:“区区几个瘪三而已,本来想让他们滚出金陵,可你说过不必做得太绝,又念在徐汶的面子,我吩咐人教训了一顿。对了,那个美人我送过去了二百两银子,看样子是吃定你了,成天打发人来我家,问你什么时候过去叙旧呢。”

    徐灏皱眉道:“不是我不讲究,当时喝醉了酒,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做了那事,马失前蹄呀!那是人家的妻子,我不会再去找她了。”

    李景隆嬉笑道:“但是你得交代一句话,不然你徐三爷试过的娘们,京城有的是人惦记。若时从黄放下脸面,让妻子接客的话,保管财源滚滚。”

    徐灏一呆,万万没想到这节!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亲近过的女人,时从黄身为丈夫,与妻子行房天经地义,那其他人怎么说?岂不是给他戴了帽子?

    说实话,心里是非常的别扭不太好受,这是男人的通病。不过话也说回来,这样的事都在乎的话,那找小姐算什么事?凡是找过小姐的人,岂不是都戴了帽子?

    徐灏冷冷的道:“谁想试试尽管一试,当老子好欺负怎地?”

    “哈哈!”李景隆大笑,“就知道你没搞过他人的媳妇,会想不开。放心吧,咱兄弟上过的娘们,试问谁还敢惦记?我都想把时从黄送进宫当太监得了,那如氏你不要,也让她守一辈子。”

    徐灏苦笑道:“别说,我还就是这么想的,看来我总归过不去小心眼这道坎。你别管了,他们夫妻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与我无关。”(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