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一章 活神仙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八十一章 活神仙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大唐儒将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河边下午的景色特别明丽,江南的秋天不见朱叶黄华,倒是满地如锦如绣。

    徐灏带着裴医生等人又来到了嘉善县,繁华的码头嘉树成荫,千家的民居瓦顶,炊烟四浮,岸上的货物堆积如山,嘉兴地处交通要冲,水路陆路四通八达。

    河税衙门前,一支高桅杆上,挂着一条写有扁阔红黑大字的长幡信,在秋阳微风中飘荡。

    码头停靠着数十艘商船客船,天色已晚,近百纤夫在酒肆里用谈笑和烧酒卸除一天的劳累。妇人在家门口呼唤自家疯跑的孩子回来吃饭,丈夫们神色写意,鱼米之乡,讨生活相对来说很容易。

    对岸的山坡上,供奉着河神的祠堂前,几株老柳树挺拔耸立,长长的柳枝如同动人的彩带,满目尽是十分兴旺的景象。

    船上的水手伙计在嘉善县最大的码头,已经迫不及待的下了船,跑到王富家里去报信,说船主已经问定了杀人罪,关在死囚牢里,他兄弟也被差遣去寻人头了。

    其余本地的客人各有去处,单说徐灏带着四个精明的捕快和五位外地的客人在这地方下船,分别安排在三个落脚点。

    临下船时,徐灏先吩咐道:“马上乔装打扮,赵甲你装个烂腿之人,赵升你装个驼背,老冯你装个算命测字的先生。其余人或穷秀才或无赖,每日到各处酒肆茶坊打探消息,每天晚上在我的住处见面,告诉白天耳闻目睹的情形。”

    如此他们都住在一条街上,彼此相离不远,其他人住的客栈,徐灏带着裴医生和一个捕快李义租了间民宅,将破衣旧帽给他俩穿上,让李义给裴医生背药箱子。

    谁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徐灏也不说,当夜无话。

    到了明日,裴医生按照指示,在二仙街的十字路口,把招牌挂了起来,好似个江湖郎中,地上铺了层包袱,药箱子摆在中间,上面排列着药瓶、刀剪、药膏等物。

    人来人往的街上,裴医生大声说道:“杭州五世医裴中运。路过贵地,扬名三天。有缘的趁早来治,试试我的手段,治不好的分文不要,贫穷者施医舍药,也分文不要。”

    被他这么一说,马上围上了来了一大圈的人,忽然有个烂腿的一瘸一拐的过来,分开围观的百姓。上前说道:“先生,我这腿疼痛的了不得,却是干疼,您看这一大片发黑。又不肿,又没有水,就是一碰便连心的疼,请问您可能治?”

    众人见他的左腿呈乌紫色。触目惊心,确实是没有肿胀流脓,看来是得了怪病

    裴医生说道:“治不好还算是五世医么?来。我叫你立刻不痛,好好的走回家去,叫大家伙瞧瞧我的医术。看你是个穷人,也不要你的钱。你自己先将这腿用布仔细包上。”

    那人感激不尽的连声道谢,直接坐在地上,用手巾把腿给扎上了。

    裴医生取出来两粒药丸,问道:“哪位行个方便,布施一碗清水?”

    自然有好事之人为了看他的手段,转身取来了一碗水,递给了裴医生。裴医生叫烂腿之人用水将两丸药服下,在他的腿上用手按了半响,说道:“你站起来吧。”

    烂腿的站了起来,惊讶的动来动去。裴医生笑道:“还疼吗?”

    “神了,不疼了。”烂腿的叫道。

    裴医生说道:“你且用力在地上跺下脚,看疼不疼。”

    烂腿的仿佛卖拐的范伟一样,傻乎乎的在地上连续蹬了三四下,哈哈笑道:“不疼,不疼了。”

    裴医生微笑道:“这就好了,我再给你两张药膏,回家贴上,保你永远不犯。”

    “真是活神仙呀。”烂腿的赶紧磕头道谢,“我穷人家没什么报答您,只能天天给您跪香扬名。”

    裴医生说道:“这是你与我有缘,若没有缘法,任凭你给我千两黄金也治不好。”

    烂腿的磕完头,喜气洋洋的拿了膏药,竟飞一样的跑了。这使得围观之人无不赞赞称奇,都说真是怪了奇了。

    裴医生心中苦笑,面上却吹嘘道:“不要说他这条腿,就是烂掉了一半,也能给他立时医好。”

    人们越发的称奇了,有个老翁见状挤进来说道:“活神仙,老汉我今年七十有二了,这双耳朵不通气了,有治法没有?”

    裴医生大声说道:“容易,我给你两丸药,直接吃下,再给你七丸,回家隔一日吃一丸,不可出门,在家静坐半个月,保你听得见。”

    “多谢,多谢。”老翁吃了药,将药丸珍而重之的包好,揣在怀里,欢天喜地的去了。

    很快一传二,二传三,短短时间“活神仙”的名气就传出去了,闻讯而来的人们多到拥挤不开。

    正当场面乱哄哄的时候,裴医生说道:“我每天在此,送医三天,今天有事在身,诸位明早再来光顾吧。”

    有很多人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想要求医买药,裴医生故意不肯,收起招牌和李义径自走了,留下众人到处把这桩奇事传扬开了。

    那位烂腿的人果真请了一封香,跑来在街上称颂活神仙的灵验。于是,来来往往的行人,人人都想一睹活神仙的真容,城里城外有那疑难杂症的百姓,谁不想来此求活神仙碰碰运气?就怕活神仙明日不来了,总之茶坊酒楼,大街小巷都在议论这个话题。

    此时徐灏和亲卫扮作穷途落魄的模样,在街上四处溜达,到了午后,听到人人争传活神仙治病的事迹,满意一笑,但是想要察访凶手何其之难,不亚于大海捞针。

    到了傍晚,徐灏返回住处,他和裴医生虽然住在一起,却分成了前后间。裴医生和李义早已回来,见他来了并不交谈,彼此心照不宣。

    不多一会儿,其他人陆续前来向徐灏回话,今早的烂腿之人自然是赵甲了,因有本地人在场不好交谈,拿了香在门口磕了个头,说道:“谢活神仙。”

    有人问怎么回事?得知寄宿的外地人有起死回生的本事,医生本来就受人尊敬,这下子,不消说主人加意的巴结,左邻右舍纷纷前来送吃的,十分殷勤。

    晚上,住在隔壁客栈里的捕快头乌老大问徐灏:“公子,我们今日跑了一趟,也打听不到半点消息。到底您猜测凶手在哪里呢?这样的瞎访,不是海中捞月么?”

    徐灏说道:“不要着急,六七天应该会有着落,去歇息吧。”

    因徐灏是县老爷的贵客,乌老大不敢再多说什么,心中却是非常纳闷,暗道一个外行装神弄鬼,八成是为了攀附老爷,真给他访到了凶手,自然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访不到,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了,老爷能不记在心里?果然读书人就是好算计。

    看看天色还早,乌老大推说要出恭,转身溜到街上散步解闷去了。

    闲来无事徐灏也出来走走,迎着凉爽的夜风,在街上时不时的驻足,倾听人们的交谈。过了一座天桥,见巷子口有个茶馆,底下卖茶,楼上卖酒,客人来来往往,热闹非常,他就走了进去。

    一上二楼,看见乌老大和两个手下正在喝酒吃肉,见了徐灏,有些不好意思,急忙立起身来。

    徐灏使了个眼色,叫他们不要妄动,径自走到角落的空桌坐了。

    跑堂的过来边擦桌子,边问道:“客官来点什么酒?”

    徐灏说道:“拣可口地道的小菜四碟,本地的黄酒一壶。”

    “好嘞!”跑堂的倒上茶,一溜烟的去了。

    如此徐灏和亲卫两个人慢慢吃喝,乌老大也放下心来,转过头去,对手下不屑的道:“瞧见没,也是个会享受的主。”

    手下吴二说道:“老爷都要亲自拜访的人,身份能不尊贵?不过一路行来,见徐爷和我们吃的一样,睡的一样,难得!我佩服这样的人,不拿架子平易近人。”

    另一个手下周四说道:“大哥,你可别得罪了他,小弟的眼最尖,那徐爷别看穿衣打扮没什么特别的,说话气度绝非等闲之辈,明显是人上人,并且听他口音,是打京城来的,一定是个世家子弟。”

    乌老大说道:“我岂不知这个?没见我对他客客气气,惟命是从嘛?”心里则暗暗震惊,原来前几天他去了乡下办差,一回来就被打发上了船。同在一艘船上,不方便询问手下原委,现在才算摸清了情况,好在自己没有鲁莽得罪了人家。

    这边徐灏留心听酒客的口风,除了些乱七八糟的攀谈外,有人说活神仙怎么灵验的,有说打北面来了个新人会唱京调的。

    忽然听见后面有人说道:“老牛,天底下竟有这样的冤枉事。”

    “什么冤枉?”

    “你不知道咱们县里开航船的王富打了人命官司?问成了死罪,下了死牢吗。”

    徐灏神色不变,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天底中自然没有这么巧的事,而是提前放出去的人手暗中指引的,倒是被乌老大三人无巧不巧的赶上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