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八章 定案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七十八章 定案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唐儒将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被知府一番谩骂,唐童生浑身哆嗦的说道:“大人在上。童生自幼丧父,家境贫寒唯有刻苦读书,立志功名,终日在家刺股悬梁,尚博不得一领蓝衫挂体,哪有功夫去逾墙毁人名节?只因数日之前,不知什么原故,在书架上捡到了玉坠一枚,悬在扇子上,被邻居看见,说是沐家之物,所以原告不察虚实跑来告状。

    这玉坠是他的不是他的,童生也不知道,但童生敢对天发誓,和他家的媳妇决没有一丝奸-情。”

    知府见惯了喊冤之人,无动于衷的说道:“那你和她无奸,玉坠是飞到你家的不成?区区童生没有功名护体,本官不动刑具,你自然不肯招供。来人,夹起来!”

    衙役们上前把夹棍一丢,将唐童生的鞋袜脱掉,把一双白白的嫩腿放在两块木头之间,用力一束紧,就见唐童生立刻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过了一会儿,唐童生缓缓苏醒过来。知府问道:“你招不招?”

    凄凄惨惨的唐童生趴在地上,哭丧着脸说道:“并无奸-情,我有什么招的?”

    知府遂冷笑一声,命重打一百大板,板子噼噼啪啪的打在屁股上,那滋味难以想象,唐童生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穷书生,没几下就忍受不住了,只得喊道:“小的愿招。”

    衙役们一停手,他又昏死了过去,等醒过来,唐童生叹道:“沐家的媳妇有心惦记我是真,这玉坠是她丢过来的,而小人以礼法自守,绝不敢去奸-淫她。大人若不信,只管审问那妇人就是了。”

    知府沉吟了一下,吩咐传唤何氏上堂。一般而言,官府有不成文的衡量标准,也是多年承袭下来的经验。审问奸情案件,先要看妇人的容貌,若长得丑也就罢了,长得好看还用问吗?红颜祸水就是是非的源头。

    很快何氏走进来跪下,不到三十米的路,走了好半天,因胆小害怕磨磨蹭蹭,兼且她身轻如燕,走起路来摇摇摆摆像没有骨头一样,一副随风吹到的柔弱之态。不等审问,怡然先勾画出了一幅美人图。

    知府命她抬起头,只见何氏眉目如画,秋波滴水,娇羞百出如雪的面孔,映出一点似血的朱唇,真是红者愈红,白者愈白。

    知府先笑了一笑,随即大怒问道:“看你这个模样。就知是个淫-物了。你今日来听审,尚且脸上抹了粉,嘴上点了胭脂,在本府面前扭扭捏捏。则平日的邪行不问可知,奸情一定是真的了。”

    这就是资讯不发达的敝处了,原来这位知府大人从小到大,家教异常严厉。本人的性格也过于保守,寒窗十载几乎没去过风月场合,没见识过多少女人。尤其是漂亮的美女,要不岂能闷骚的偷偷靠小说意-淫嘛?

    再来一个老实人娶了自己的表姐,妻子模样一般脾气却很暴躁,他向来惧内,别说纳妾了,家里连只漂亮的母猫都没有。

    故此知府大人想当然的以为,天底下的女人要涂抹脂粉,皮肤才能变得白嫩光滑,点了胭脂才会红,扭捏起来才有风致,不晓得何氏这种姿容柔弱其实是天生带的,上堂哪敢涂脂抹粉,人家可是素面挂水。

    知府不分青红皂白的骂了一通,又说道:“你好生把唐童生奸你的话从直说来,省得本官动用刑具。”

    何氏一脸委屈的哭道:“小妇人与他并没有奸情,教奴家从哪里说起?”

    知府狠下心来,吩咐动刑,衙役将何氏的纤手扯直了,可怜青葱似的十根手指头,套在笔管里面硬生生的夹紧,疼得死去活来,偏偏是美人,惨状看上去也像是在娇啼婉转,连一干官吏都不忍心看下去了,恨不得一棍子打跑大人,拯救这位水性杨花的小美人,你懂的!

    知府问道:“他方才说玉坠是你丢过去意图引诱,他在归罪于你,你怎么还替他隐瞒?”

    何氏脸上没有了血色,更加的白嫩了,对着唐童生哭道:“皇天在上,我何曾丢玉坠与你?先前我在后房住着,你在隔壁读书引诱;我搬到前面躲开你,你又跟到了后面来。就为了你跟来跟去,令公婆起了疑我之心,所以陷我至此。不埋怨你就罢了,你倒冤屈我来了!”说完,放声痛哭。

    知府冷眼旁观,心说两边的话渐渐合拢,想这样一个潇洒英俊的书生,与这样一个娇艳女子,隔着一层墙壁,干柴烈火,才子佳人,岂能不生出事来?现在应该把她的丈夫叫来,看他长得什么模样,若丈夫的相貌好似唐童生,还得费一番推敲;若是相貌庸劣的,自然情弊显然了。

    当下吩咐道:“且把唐生收监,明日带沐寿的儿子来,再作一审,就好定案了。”

    如此受了伤的唐童生被关入了牢里,狱卒要钱,伤势要医,又要送饭调理,没钱怎么办?只能央求禁子去问未来岳父借钱。

    倒霉的是岳父早就有悔亲之心,这时候的云南人能够中举的可谓凤毛麟角,考中秀才的也少,再说时代已经不同了,穷秀才若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远比不上勤劳致富的百姓,更比不上经商开作坊,还不如去新学堂来的有出息,无非一辈子做个体面而手头拮据的乡绅罢了。

    如今又见他弄出这样的丑事出,就算是无辜的,名声也毁掉一半,学府必然要禁止他一两界的考试,前途基本没了。

    故此很干脆的回覆:“借钱没有,他要是肯退亲,情愿将财礼送还。”

    此时的唐童生性命要紧,也顾不上其他了,迫不得已写了退婚文书,央人送了去,方才换了些银子救命。

    知府大人因忙着接待沐青霜的到来,一连数日没有升堂,乃至办完了公务,传唤沐寿的儿子。

    人一见啥也别说了,有好事的书办作了“西江月”用来调侃:面似退光黑漆,发如鬈累金丝。鼻中有涕眼多脂。满脸密麻兼痣。劣相般般俱备,谁知更有微疵。瞳人内有好花枝,睁着把官斜视。

    自以为了然的知府摇了摇头,这样的相貌别说女人了,连男人见了都皱眉,换他也得移情别恋,问了几句话,一个字也回答不出来,又知道是个憨物。

    “别说了。”知府叫唐童生上来,说道:“你如今招不招?”

    唐童生怎么招?养了几天伤势好了些。更不愿改口了。知府二话不说,吩咐道:“夹!”

    这下子唐童生没辙了,官府的夹棍有多厉害,后世的人或许不清楚,但是在古代,能够熬过头一次的,那就是公认的铁汉。

    而且唐童生的腿骨已经受了伤,再禁不得了,不然非得落下残疾了不可。万念俱灰的他索性喊道:“别夹了,我招就是了,小人与何氏通-奸是实,玉坠是她送我的表记。小的家贫留不住。拿出去卖,被人认了出来,所招属实。”

    知府满意的道:“收起夹棍,改打二十大板以为惩戒。”

    如此把沐寿叫上来。问道:“奸情审出是真的,那何氏你还要她做媳妇么?”

    沐寿苦笑道:“在下是有体面的人,怎能留失节的妇人?情愿让儿子写下休书。”

    如此知府提笔写下了判词。命衙役张贴在外面:审得唐生、沐寿比邻而居。沐寿之媳何氏,长夫数年,虽赋桃夭,未经合卺。

    唐生书室,与何氏卧榻止隔一墙,怨旷相挑,遂成苟合。何氏以玉坠为赠,唐生贫而售之,为众所获,交相播传。

    沐寿耻蒙墙茨之声,遂有是控。据生口供,事事皆实。盗淫处女,拟辟何辞?因属和奸,姑从轻拟。何氏受玷之身,难与良人相区匹,应遣大归。

    沐寿家范不严,薄杖示儆。

    沐寿被打了象征性的十大板,临到头读书人在古代的优势显出来了,受了一顿重打已经足够,而沐家的威望也发生了作用,不然若换成非读书人的平民,流徙官卖暂且不论,至少不得游行示众一圈。

    船儿悠悠荡荡在运河中移动,不知不觉下起了小雨,整个嘉兴笼罩在烟雨江南如梦似幻的雨雾中。

    听完沐青霜的诉说,叶琴和林道静沉默了,静静地看着远处思索。

    曾几何时,这样的事是被认为天公地道的,不管何氏和唐童生是否有奸情,但凡瓜田李下就是错,尤其是对女人来说,不管你主动或被动的吸引了男人,就是你的不是,连女人自身都认可这个道理。

    现在就不同了,起码林道静和小叶子不再认可听从长辈之命,就应该心甘情愿的嫁出去,即使嫁给一个其蠢如猪的男人,也得一心一意的守着丈夫。

    对徐灏来说,这算鼓吹女权主义嘛?显然不算,对男人也一样,爹妈命你娶什么样的媳妇你就娶嘛?哪怕你没什么主见,愿意尊重父母的意思,那试问未来妻子是打算竞选美利坚总统的凤姐呢?

    所以这件事先不论对错,光是何氏要嫁给那样的丈夫,已经让二女觉得不值了。

    林道静先说道:“经此一事能分开,我认为不错,就算名节没了又能怎么样?与其一辈子委屈了自己,莫不如孤独一生来的舒心,就算饿死也不妨。”

    小叶子则问道:“照二娘的诉说,明明二人之间没有任何瓜葛,难道坠子是何氏故意丢过去的?就为了摆脱夫家?”

    这一句二娘说的沐青霜心花怒放,搂着她笑道:“你当人家是咱家啊,若是咱家,不用猜都知道幕后指使是谁,也只有你们这些丫头才会如此胆大妄为,那何氏老实听命,应该不会。”

    对此徐灏笑了笑,这样的事他还真能做出来,说道:“此事一定还有下文,类似之事天底下多了,你不可能把寻常的一件冤案讲给我们听。就像道静所说,那何氏借此回家也算因祸得福,以她的人品姿色,又是在保守风气不浓的云南,过几年嫁给一个好人家的儿郎,并非是难事。”

    “对呀对呀!”小叶子很替何氏感到欢喜,“与其锦衣玉食守着个恶心男人,还不如粗茶淡饭和正常的丈夫过一辈子。虽说委屈了那儿子,但我觉得更应该同情女方,他家有钱有体面,还能少得了媳妇?”

    沐青霜说道:“自然少不了,听我接着道来,保管结局让你们大出意外。”

    耳听还有下文,三人都来了兴趣,都想知道接下来是怎么回事。小叶子还天真的道:“要是唐童生能不顾一切,把何氏娶回家就好了,也算是弄假成真。可惜时下的读书人,唉!万无可能。”

    林道静说道:“他二人相互怨恨,今后不相互报复就罢了。我就是奇怪,那坠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徐灏也说道:“是啊,到底谁把坠子扔过去的?是不是陪嫁的丫头?”(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