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 夜行船,载沉载浮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七十章 夜行船,载沉载浮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李秀才说不过妻子,终于恼羞成怒了,嚷道:“横也是你的理,竖也是你的理。你这泼辣货,现在没去读书已经这样的放肆,倘若放你去了,将来不知要闹到怎样的天翻地覆呢。”

    一面说,一面指手画脚做出种种威胁人的怪样,伸胳膊撸袖子,一副说不过就要动手的样子。

    就在他大声咆哮之时,忽听背后有人喝道:“你做什么?怎么又同媳妇呕气了?斯斯文文的人大喊大叫成什么体统,还不走开!”

    李秀才回头一瞧见是母亲,不敢多嘴,只好带着怒气走了,一路上叽叽咕咕的恨个不行。

    等儿子离开,太太回过身来要找媳妇却人不见了,走进房里才看到雅云靠着妆台,坐在那里抹着眼泪。

    原来雅云向来同丈夫争论,从没有哭过一次,今天见李秀才闹得过分了,竟想动手打自己,加上独自远嫁金陵,时日久了想念父母,所以一见婆婆进来便想起了自己娘亲,忍不住伤心落泪。

    她怕被人看见,一溜烟的躲到房里独自掉泪,见婆婆找进来了,忙擦擦眼睛迎到婆婆面前,勉强叫了一声娘,谁知情绪上来就忍不住哭了。

    太太好不容易劝住了她,拉着坐在了床沿上,问道:“方才你们小两口吵闹的原因,我在房外听了半天,大概情形都晓得了。你说的话有些道理,但是性子太拧了;他呢,小时候就是那么副脾气,针尖对麦芒谁也不服谁。好在你懂事知道让着他些,娘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你也不要去恨他,到底让媳妇去念书的人家不多。再说你的文才已经了不得了,不妨在家看书学习好了,何必非要去学堂呢?”

    雅云见婆婆问到了这事,正好趁机禀明清楚。遂端端正正的答道:“娘,非是媳妇固执,实在因在学堂里的益处很多,除了功课之外,其余什么女红、刺绣、家政、育儿种种女人应该做的事情都有专科可以学的。想媳妇在家时,不过从小喜欢看了几本书。分内的事反而荒废了,现在懊悔也来不及了,故此想去学校念念书,学成后也好多替您分担一些力气。娘!您怜我年幼愚钝,好歹替我做个主儿吧。”

    太太这人没什么主见。心想隔壁国公家的奶奶还去念书呢,想来没什么大碍,说道:“那我先问问老爷的意思,看他意下如何,他若答应了我自然答应。”

    当晚太太对丈夫说起此事,李老爷完全和自己儿子相反,作为商人,不但见多识广。并且本身就是支持徐灏重商主义的,思想较为开明,深知按照儿子的迂腐性格。即使考中进士,这一辈子的成就也就那样了,最多做一两任的县令,再往上绝无可能。

    何况能不能考中举人都是未知之数,所以李家的未来还得靠媳妇来打理,不如把诺大家业交给了儿子。非得转眼间葬送了不可,李家能娶到这样心思灵活的闺女。委实是福分。

    李老爷说道:“活到老学到老,做学问不分男女。难得她这样有志气,也不容易,多少女子一辈子连个名字都不会写?咱家的生意就指望她了,不过要叮嘱她,不要学那些打扮不伦不类的女学生,也不许谈论那些大胆妄为的言论,一旦朝廷有个风吹草动,必须马上回家。”

    得到消息的雅云喜出望外,忙拜谢了公公婆婆,自己派人去女子师范报名,买来书本准备参加考试。李秀才这时无可奈何,惟有抱怨父母糊涂。

    却说徐灏从天妃宫出来,正好遇到了进庙游玩的林道静和小叶子,一听他打算离家出走,两个女孩子的眼眸顿时变得亮晶晶的。

    徐灏想了想,带着体贴的干闺女和漂亮的女弟子出门也不错,旅途漫漫,身边多了两位解语花,走到哪都是一桩乐事。

    带着二女先返回徐府,各自偷偷摸摸的准备行囊,一等天色傍晚,三人在后门汇合,趁着夜色坐着车跑了。

    抵达泊船的地点,见船家和水手、伙计围在一起吃完饭,先上船的十几个客人不问可知大多是自己人。

    船家放下饭碗,亲自走过来放下跳板,笑道:“呦,好俊俏的后生,可不是戏班子的吧?”

    “胡说。”徐灏牵着小叶子的手走过去,又接应微微脸红的林道静,“看不出这是闺女吗?所以给我两间最好的舱房,我多给你五两银子。”

    船家赶忙仔细一瞧,可不是如花似玉的两个小美人嘛!说道:“客官你就敢一个人带着两位这么好看的姑娘坐船出门?这满船都是爷们呀。”

    “朗朗乾坤的盛世,有什么不行的?”徐灏从身上掏出了一锭金子,直接扔了过去,傲然道:“从京城到杭州才多远?莫非路上还有强人不成?莫非你这是贼船,船上的都是坏人?”

    “哎呀,别说了,您快别说了,小心被官兵听见。”船家见这位就是没出过门的二世祖,保不准两个闺女是跟着他私奔的,懒得多管闲事,笑嘻嘻的拿着金子头前领路,边走边美美的咬了一口,真金白银。

    林道静和小叶子见徐灏一副不通世务的豪门公子做派,忍不住心中暗笑。

    最好的船舱还算干净,兼且两个女孩子都不是娇生惯养之人,径自动手打扫了起来,惹得几个不明底细的客人和伙计们在一边议论纷纷,万分羡慕。

    收拾的工夫,陆续又来了四五位客人,船家亦吃完了饭,拎着一盏灯笼挂在横梁上,说道:“众位客官都用过晚饭了没有?如果没吃,赶快上岸去吃,等这支蜡烛去一半,就要开船了。”

    众人纷纷说道:“都吃过了。”

    徐灏整个船走了一圈,总归二十二位客人,真正的客人应该有七八个,都是做买卖的小生意人,只有一位方面大耳的少年,衣衫富贵,举止大方,不像个生意人。

    因徐灏的缘故,小船的客人比往常多了三成,没来得及的客人自然有其它的船坐,船上一半的空间用来载运货物。

    这时又来了一个人,徐灏一看,正是白天在面馆遇见的那个江湖人士。

    那人一下子跳上了船头,在舱门口往里面瞧了眼,说道:“挤得很啊,我另搭船走吧。”说完翻身跳上岸走了,令人莫名其妙。

    船家高声叫道:“客人都齐了没有?”

    伙计查点了下人数,叫道:“齐了,齐了!”

    “开船!”船家威风十足的下令。

    小叶子兴奋的瞅着水手们解缆的解缆,张帆的张帆,撑篙的撑篙,很快船儿悠悠荡荡的离开了岸边。

    林道静则安安静静的站在徐灏身边,凝望着两岸千家万户的星星点点,目光痴迷,心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徐府,刚刚从云南回来的沐青霜一身传统的白族服饰,已经接受了朝廷的册封,从大理郡主成为了大理世袭总兵官。

    并且沐青霜公开对云南各族放话,这辈子终身不嫁,作为大理国皇族的唯一血脉,此举立刻稳定了人心,因已经习惯了沐家镇守云南的百姓,不希望她嫁给大明皇族。

    事实上这是多方相互妥协的结果,徐灏自然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嫁给他人,朱高炽也不想沐青霜嫁到藩王府,结果他俩合伙坑了沐夫人,而沐夫人替青霜难过之余,其实心里也暗暗开怀,毕竟对沐家来说,云南才是家族最大的利益所在。

    很多事大家心里都有数,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徐家人就是如此。

    酒席上,沐青霜说道:“咱们用六个骰子,随手掷出什么色样,就从这个色样起,第一句得用骨牌名,第二句用五言唐诗,第三局用西厢曲文,第四句用曲牌名,第五句用诗经,这五句必须要有韵。”

    “阿弥陀佛。”王玄清咂舌道:“就说没你不热闹,果然人一回来,就弄了个这么难的酒令,又要自然,又要有韵,你还是直接罚我们的酒吧。”

    “难些才有意思。”徐妙锦笑道,随着青霜回京,她们这一辈的姐妹们宛如又回到了当年,热热闹闹,说说笑笑。

    徐妙锦随手一扔,笑道:“我先献丑了,群鸦噪风,策鸣凤下空,分明伯劳飞燕各西东。五更转,甘与子同梦。”

    因小叶子跑了,使得涟漪一晚上闷闷不乐,闻言说道:“说得真好,读之令人心醉,长辈们果然比我们才华高多了。”

    “你们也不简单。”徐妙锦笑道。

    王玄清让沐凝雪先来,沐凝雪掷了骰子,看着眼色样,说道:“铁索缆孤舟,沧江急夜流,他归期约定九月九。夜行船,载沉载浮。”

    众女都笑了,徐青莲说道:“你终究放不下心!放心吧,灏儿生性小心谨慎,这一次又带着两个孩子,一定会照顾好她们,平安归来。”

    沐凝雪苦笑道:“无端端的要出门,事先连个预兆都没有,又是夜晚新船,怎能让人放心?”

    大家伙纷纷劝慰,只有沐青霜暗自咬牙,心说我刚回来,你就走,分明是不喜欢我了。你等着,明天我就动身去杭州不可。(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