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 平权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六十八章 平权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大明文魁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要说也不怪林道静要借徐家之手整治那姐夫,实在是李秀才犹如茅坑里的石头,令人着恼。

    当晚夫妻间起了冲突后,姐姐不想和丈夫置气,放下身段,堆着笑脸说道:“好了好了,早些睡吧,不要呕这些闲气了。”

    说完扶着丈夫躺下,不料有些事就不能轻易妥协,指望绕指柔也得对方懂得好歹。

    她若刚强到底,说不定丈夫也就退缩了,而李秀才也仅仅是有点不称心,妻子温柔大方,年轻貌美,说话办事条理分明,娘家又有钱,非常让他有面子,而缠足已经沦为了小道,已经无法成为社会公认的习俗了,能不满意?

    故此他有顾忌,不好意思出口,自从这晚借着酒意半真半假的小小冲突一回,见妻子不和他执拗,以为怕了他呢,此后时常摆出丈夫的架子,使出压制的手段,要成为说一不二的男人。

    横加指责妻子不缠足外,又嫌她不爱涂脂抹粉,不爱穿艳丽的衣服,对下人严厉,要立少奶奶的规矩。总之横也不好,竖也不好,闹得姐姐烦不胜烦。

    进了京,姐姐呢继续以柔克刚的策略,不想和丈夫起冲突,担心被人说三道四,让公公婆婆不满。面对丈夫的横加指责,开始看风使舵,见机行事,但却依然坚持着自我,不想随波逐流一如那些嫁了人的妇女。

    有几次见丈夫脸色不好,勉强顺着他,或是干脆不开口,任由他在屋里大叫大嚷。或是躲到婆婆的房里坐一坐。等见丈夫有说有笑心情好时,趁机用软话开导开导他。

    然而,姐姐的一番苦心,却换来丈夫越来越固执己见,不领情。幸亏公公婆婆对这位知书达理。懂得忍让的媳妇十分满意,所以没有偏袒儿子,反而偏爱媳妇,看书阅报都由着她,李秀才也无可奈何。

    姐姐闺名雅云,这一天在自己的小厅里静坐看书。房中只有个丫鬟伴着她。如今八月天气,初秋清和,南风习习,四面雕窗都勾起来了。

    庭院里浓清嫩绿,一片生机。花台上开着几朵牡丹花儿,墙角的芭蕉有几株卷着心儿叶子,靠西边的花墙架着一带白的紫的玫瑰,已经要谢了。

    一阵阵带着甜香的芬芳跟着微风扑到鼻里来,真是令人神舒心醉。雅云靠着窗儿坐着,手里拿着一本“论女性”。

    说起来,对于女权运动,以前的徐灏自然嗤之以鼻。因为他是男性。但是后世的观念会让他不认同古代的观念,再来鼓励女权的兴起,也是一种变相的革新手段。别小看了解放妇女运动,它是伴随着资产阶级反抗君权至上的启发,妇女们开始质疑男权的神圣性。

    看看五四运动前后的近代中国历史就知道了,中国的女权运动是紧跟着时代潮流的,这对于后来的新中国成立有着至关重要的巨大影响。

    现如今的明朝,很多女性具备了推理能力。认识到男女不平等是由传统习俗以及两性差别教育造成的。再来徐灏极度想让国家拥有更充沛的人力资源,以便人尽其才。这对于提高整个民族的竞争力非常重要。

    所以在这本“论女性”中,自然出现了极为超前的观点。比如先做人,再做男人或女人,女人应拥有和男人同等的受教育权,以及出门学习工作的权利。

    不管是否喜欢古代社会,男同学们如何迷恋男人为尊的家天下生活,时代总归都是要前发展,就算徐灏没有做任何事,中国的男女平等都会随之而来,随之兴起,终至后世的方方面面。

    徐灏派人去迎接姑妈一家子,据闻表弟生得气宇轩昂,文武双全。文能下笔千言,武能百步穿杨,希望传言不虚。

    他自己独自出门逛街,过了内城来到一条十里长的大街上,两边的店铺越来越整洁气派。徐灏边走边看街上的买卖,迎面横着一条宽大的石拱桥,桥下有一座酒肆,竖起的招牌上写着“三鲜大面,十锦小碗”。

    有心过于尝尝味道,徐灏便上了桥,跑堂的跑过来,笑道:“客人用酒?用饭?今天有鲜活的鲤鱼,还有新出水的活剥虾仁。要酒有北方的高粱,辽东的烧刀子,南边的陈年绍兴,广东的玫瑰佛手露,客官您随便点用。”

    一面说,跑堂的一面将一双乌木筷子,两碟小菜,一只五彩酒杯放在了桌上。

    徐灏寻思着吃点啥,他又说道:“店里还有鱼翅、板鸭,可以现吃也可以零拆。”

    徐灏说道:“都不用,你就给我来本地的二两老酒,一大碗三鲜面就行了。”

    “菜呢?”跑堂的问道。

    徐灏指着桌面,说道:“这两碟小菜足够我吃了。”

    谁知跑堂的闹了个老大没意思,还以为来了有钱的公子哥,将嘴一撇,回头高声道:“老酒二两,三鲜面一碗。”

    很快烫了酒送来,跑堂的转身就走,徐灏也不理他,一边斟酒慢慢的品尝,一边望着岸边。天气好,风和日丽,河边有淘米的,有洗菜的,有洗衣服的,这几年金陵变化很大,污水从暗渠排走,一直到出海口修了专门的运河,河流基本保持着清洁干净,反正也没有工业污染,暂时不必研究自来水厂,再来没有电和发电机什么的,想弄也弄不了。

    干活的都是妇女,年纪有老有少,岸上有十几个孩子在放风筝。有个小风筝挂在了柳梢上,出不来了,一位路过的年轻人替他拿竹竿子去挑拨,但竹竿短柳树高,怎么也够不着。

    徐灏正看得出神,冷不丁响起了铜锣声,惶惶震耳,吓了他一大跳。

    李家,雅云在思考着书里面的观点,忽然听到隔着墙一阵琴声悠悠扬扬随风送到耳边,问道:“隔壁可有什么学堂么?”

    丫鬟回道:“学堂是没有,不过隔壁张家的一位少奶奶,听说是打杭州来的,在什么学院里读书呢。”

    雅云听了好像思索了一下,又问道:“这张少奶奶的娘家是不是姓林?你可晓得么?”

    丫鬟忙回道:“不错,本来我也不晓得,前几天她家有个妈妈过来串门,还说似乎奶奶同她府上的少奶奶,以前在杭州还住在一条巷子里呢,我竟给忘了。”

    雅云听到这里点了点头,暗想一定是杭州的邻居家朋友了,倒也极巧。不过人家是宦官之家,听闻嫁给了荣国公府三公子,不便过去相认,只因高攀不起,除非她能主动过来拜访。

    原来隔壁乃是张家老三张軏的宅子,张玉死后,他不愿整天面对着兄嫂,干脆直接搬了出去。妻子林氏的父亲是位知府,如今升为了御史。

    若林姑娘能过来谈谈,做一个闺中文字交,想必是一桩很快意的事儿。

    雅云正在想着,回首看看窗外的牡丹花,似乎在含笑和她点头的样子,丈夫李秀才走了进来,脸上又冷冷淡淡的,不比昨日开心的样儿。

    她马上把书放在桌上,站起来迎着他过去,不料李秀才直接走到桌子面前,两只眼睛在那本“论女性”上溜溜的转了两转,顿时把脸一沉,说道:“你这妇人我实在没见过,好好的妇道人家,正经事一样不都做,偏要干这些浪费光阴的事。就算你喜欢读书,放着那么多规规矩矩的诗书不读,偏要看此种祸乱人心的淫-词邪说,岂不闻女子无才便是德的一句古语么?即使你有了通天的本领值得什么,女人永远得呆在家里相夫教子。”

    雅云被他劈头盖脸的一席话说得心中又好气又好笑,似笑非笑的道:“难道我们女人不是人么?怎么连看书的权利也没有一些,难道女人不该自尊自爱么?”

    “人虽然是人。”李秀才一脸不屑,“但同男人比起来差得远了。”

    雅云问道:“何以见得?”

    李秀才仰着头道:“男女要差五百级,这句古语你没有听见过么?”

    雅云说道:“我没有听过,请问你从哪一本书上看来的?指给我瞧瞧。”

    李秀才自然找不到出处,没好气的道:“你笑我这话没有来历,好,我就算它没有来历,请问你知道‘孟子’上说的‘往之汝家必敬,必戒,毋违夫子’这毋违夫子四个字该怎么解释?你说我的五百级没有听见过,你往日说的那些女人怎么怎么我更没有听见过,懒得驳你罢了,今天你倒来卖弄我了。”

    雅云指着‘论女性’,说道:“这书能问世,说明里面的道理是有见解的,你不妨读一读。”

    李秀才冷笑一声,伸手拿起来往院子里一扔,“亏你算是念书的,把这些歪理邪说当做经史看待,怪不得整个人神神叨叨。”

    丫鬟还以为少爷要撕书呢,吓得不知所措,见他只是扔出了窗外,心安之余,趁机跑到外头躲避风头了。

    雅云正色道:“书上引经据典,夫妇敌体,妻者齐也,夫妇和而家道成。试问敌体二字的同义词不是平权是什么?夫妻若一个只知压制妻子,妻子心中抑郁,又怎能和睦呢?既然不和睦了,家道自是不成个样子,岂非就是不平权的害处么?这些出典不都是圣贤的古训么?敢问哪一点离经叛道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