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六十七章 又是缠足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六十七章 又是缠足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春秋我为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涟漪小居,香气袭人的花厅里,林道静皱眉看着一封信,时不时的微微叹息。

    屋子里没有别人,林道静不习惯被人服侍,婉拒了徐家的安排,独自一个人住在客房,闲时亲自打扫房间,浆洗自己的衣物。

    叶琴与她走得近,因小叶子也是自己的事自己动手,今日过来寻她,问道:“怎么了?莫非是家里来信了?”

    “不是。”林道静站起身来,“家里根本不晓得我在金陵,这是我小时候邻居家的姐姐寄来的信,后来她一家子搬到了杭州,就住在西湖边上。说起这位姐姐,生性聪明,人也端庄大雅,最喜欢读书了。”

    “杭州人杰地灵,北平也是,真想见见她。”叶琴说道,看了眼桌子上的信,问道“适才见你连连叹气,难道你姐姐家里遇到了难事?不妨说出来,一定有办法帮她。”

    “那倒不是。”林道静请对方坐下,倒了一杯茶,“姐姐是个书痴,女红针黹没有不会的,但却都不喜欢,每日里只知捧着几本书卷,废寝忘食的纵览,经史子集没有不看的。这些年来,她尤其喜欢上了新学书籍,对于其中的大胆观点非常赞同,尤其是关于我们女人的争论,真是看得她爱不忍释。因父母只有她一个女儿,钟爱异常,故此她父亲虽然不喜欢新学,然为了爱女情切,倒也不忍干涉她,也念在横竖不去学堂,并无大碍。”

    叶琴说道:“那一定是在新学上头出的问题了,干爹说过传统的思维观念想改变绝非一朝一夕之功,新学一定会催生出许许多多的家庭矛盾乃至社会矛盾。因为根深蒂固的观念不同了,人和人之间会因理念的不同而产生矛盾,甚至会闹得父子反目,夫妻成仇。”

    林道静苦笑道:“就是如此,我这姐姐定居杭州后。又随着经商的父亲搬到了苏州,不上几年,满口的杭州话又变成了又圆转、又轻清、又娇软的一口苏白了,等闲老苏州人都分辨不出她竟不是本地人。

    可是苏州的风俗你也晓得,一边是新学风气最佳,一边是保守习俗最多。亦是对朝廷提倡不缠足抵触最大的地方,大凡书香门第很少有不缠足的。每每我那天足的姐姐出来见客,本地人见了无不诧异,唉,这又涉及到时下争论不休的男女之事上头了。”

    叶琴说道:“昨天报纸上还刊载了张钗姑姑的文章。问为什么男子可以出外做事,女子便不许出来做事呢?难道男人们都是有才干有识见,女子便通是蠢物么?

    为什么女人要对男子敬之如神,男子却待女子如挥之牛马一般?非但做了男人的牛马,还要涂脂抹粉装神弄鬼的做出种种丑态去讨男人的喜欢。张钗姑姑不怪男人们的夜郎自大,而是痛心女人为何如此愚笨,千百年来依赖成性,自然要被男人们得寸进尺。所以在儒家以夫为天的传统下,男人有权,女人无权。连海外诸国都比不上,比如英国的布兰奇公主。”

    林道静说道:“我就此请教过先生,先生只是笑了笑,说不要去琢磨这些没用的东西,水到方能渠成。与其整天在报纸上闲谈中争取女子权利,于事无补。莫不如踏踏实实的做好自己的事,时代进步了。很多观念自然而然就会转变,而不是一味的去宣称鼓动。说到底当今世界以男人为尊,徒逞口舌让男人们去尊重女性?简直是笑话,我仔细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

    叶琴不满的道:“真是不知干爹到底怎么想的,新学不是他一手推动了么?总是鼓励我们这个那个,临到头又泼了一头冷水。真是的。”

    “先生是有大智慧的人,他似乎能看透未来,他的话即使简简单单,也似乎总能一针见血。”林道静一脸的崇敬,接着讲诉起她那位姐姐的遭遇来。

    这位姐姐嫁给了门当户对的苏州商人之子,丈夫自小读书,是个迂腐秀才,说起话来之乎者也,时常不伦不类,似通非通的,令博学广闻的姐姐有些头晕脑胀,有时险些笑出来。

    因新婚燕尔不好去辩论,只得含含糊糊应酬几句就算了,哪晓得她固然觉得丈夫烦闷,丈夫又何尝看得惯她?

    一天晚上,丈夫喝了几杯酒,走进卧房,见妻子坐在床沿边上,弯腰换鞋。丈夫瞅着那一双天足,顿然间长叹一声,恨恨的道:“我家好好的门风都被你败尽了。”

    丈夫自小生长在缠足风气浓郁的苏州,又是个推崇三寸金莲的读书人,自从洞房那天看见妻子是双天足后,心中便老大的不自在,这几天耐着性子没有发作,今晚喝了几杯酒,带着醉意不免说了出来。

    姐姐急忙抬起头来,看见丈夫一屁股歪在了杨妃塌上,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双脚,明白过来了,倒也并不紧张,反而觉得有些可笑,不慌不忙的把鞋换好,故意问道:“今儿忽然这样的烦恼,究竟为了什么不快?怎么来使性子给我看呢?”

    丈夫没好气的道:“哪个会惹恼我?除了你还能有谁?我且问你,你进了我家的门儿,差不多一个月了,那些亲戚家的姑姑婶婶姐姐妹妹不论年纪大小,哪一个不是端端正正,尖尖瘦瘦的一双小脚儿?你可曾见过一个大脚的么?她们哪一个不是又窈窕又好看,走起路来像杨柳一样?哪有像你这般走起路好似个螃蟹?

    哼!偏偏我这倒运人娶了你这一双大黄鱼,岂不是被亲戚们背后耻笑?我李家好好的诗礼之家,门风算是被你辱没尽了,你若识趣,我劝你明儿还是裹起来吧。”

    姐姐听他咬牙切齿的发泄牢骚,初时觉得可笑,难道不知整个天下的风气,已经视缠足为陋习了么?上至故世的马皇后,下至公主贵妇,大明立国后就没有缠足的习惯,难道她们不尊贵了么?

    转念一想,不觉又替丈夫可怜起来,想她身为女子不能经历外面的世情,在闺中看了几本书和报纸,尚晓得缠足的诸多坏处,怎么他一个念书的男人,见识反不如女人?竟把这些粗鄙卑陋的世俗观念当做圣人说的金科玉律?

    是以有感于丈夫固执不通,想法阴暗,可怜他的姐姐不愿发生争执,好好的说道:“你要我把好端端的脚掰断折骨裹小起来,于心何忍?别说些话来同我怄气了。”

    谁知丈夫越发的恼了,怒道:“瞧瞧你的样子,你把我的话视为放屁是不是?我要你缠足你竟敢反对,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不守妇道,不要体面的女人,好!好!”

    姐姐耳听骂她不守妇道,有些受不了了,冷笑道:“你这话未免太无礼,我怎样的不守妇道了?况且我这双天足自小就没有缠过,我家乡家里都没有苏州这样的陋习,又不是故意反对你的意思。既然喜欢小脚,当初求亲的时候怎么不打听清楚?现在想着可惜已经迟了。”

    姐姐不是省油的灯,发作起来话说得又尖又冷,毫不留情面,也是娘家比夫家有钱,底气十足。

    丈夫气得直立起身子,用手指着她,说道:“你不要这般放肆,你也算读过书的人,怎么连三从四德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哼,哼!以前在父母家中要怎样便怎样由得你称心,现在来了我李家却不能不守着我李家的规矩,遵从我的命令。我既然命你缠足,就不怕你削足就履,咱俩走着瞧,明儿让你试试我的手段。”

    听到这里,叶琴怒道:“好一个心狠之人,可惜远在苏州,不然非逼着他先缠足不可,让他尝尝断骨的滋味。”

    林道静神色古怪,轻声道:“就在金陵,不然我怎么能收到姐姐的信呢。哎呀,你可不能胡来。”

    叶琴笑道:“我不胡来,自然有人会胡来。不过林姐姐,你也够坏了,故意说给我听。”

    “赫赫!”林道静笑了笑,随即冷道:“谁让他迂腐透顶,我要替姐姐出一口气。”

    原来这姓李的一大家子进京发展了,那姐姐仰慕女子师范,借烧香为名慕名而来,正好偶遇回校的林道静,是以此后天天通信。

    书房里,徐灏听小叶子讲诉此事,说道:“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就算把那家伙裹了脚,出了事我替你们担着。徐烨,你有这胆量吗?”

    “有!”徐烨轻声说道。

    “很好!”徐灏露出一丝冷笑,“辩论对有些顽固之极的人没用,不如我们拳头的有效,说到底这世界谁的拳头大谁说的话就是公理,喜欢小脚?那就亲自尝尝裹脚的美妙滋味吧。”

    小叶子担心的道:“我也是一时气话,说到底他是姐姐的丈夫呀。”

    “那又怎么样?”徐灏头也不抬,“我不是替她出气,只能说算她倒霉,撞到了我们手上。”

    小叶子一时间傻眼了。(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