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六章 运道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六十六章 运道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唐儒将首辅沈栗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茶楼,朱瞻基气冲冲的走了,张輗给他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得逞的徐汶心里笑开了花,优哉游哉的端起茶来。

    李增枝不想让徐烨见识这个,说道:“你赶紧回家去,记住了,此事不许告诉你爹。”

    徐烨点了点头,在大家伙嘻嘻哈哈的笑声中,老老实实的回家了。

    其实此事自然瞒不过徐灏耳朵,有的是人前来告密,对此徐灏笑了笑,心说大哥总算半了件好事。

    张輗是个大胆心细之人,人品不怎么好,徐灏一直不喜欢他。他不知历史上,张輗与大哥张辅关系冰冷,张辅指责他殴打守坟人,斥及先臣,应该是瞧不起当年的靖难功臣,所以连低调做人的张辅也受不了了。

    因此被明代宗下令锦衣卫逮捕,关了一阵子释放,或许代宗朱祁钰觉得张輗是不错的良将,之后连升三级官至中军都督府右都督,地位已经不亚于张辅了。

    景泰三年,加升太子太保,可就算代宗对他这么好,一见代宗病重,张輗又跑去参加政变,迎立了英宗朱祁镇复辟,终于被封了文安伯,多年梦想一朝达成。

    卧房里,张輗不紧不慢的先把衣服脱了,扔在了凳子上,歪着身子坐在炕上,那妇人没有脱衣服,只褪下了裤子。

    “把衣服也脱了。”张輗自然不想草草了事。

    妇人想了想也就脱了,就见他慢条斯理的抬起自己的一条大长腿,搁在了肩膀上,伸手去摸。

    好半天就这么耗着。妇人见他这个模样,便啐了一口说道:“呆子,要玩就玩,摸什么?就是你的老婆也是有这眼儿的,弄得老娘不上不下。”

    “你懂什么。”张輗笑道。

    没等说完。外面传来一声响,好像是街门被打开了,院子里一片吵嚷之声。妇人连忙把行将上马的张輗推了下去,坐了起来,迅速套上了衣服,下了炕。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糟了,我男人杀回来了。”

    “那我怎么办?”张輗吓得魂飞魄散,这要是传扬出去可怎么得了?急急忙忙的抓起裤子穿上,没等披上长衫,一伙人厮打着把帘布给扯掉了。

    此时的张輗急得无处躲避。炕底下是藏不了人的,墙洞是钻不过去的,仔细一看不禁有些感动,先前那两个人很讲义气,果然信守诺言帮他抵挡,即使打不过对方,逃进了屋子里。

    张輗镇定下来,以他的身手自是不难闯出去。谁知那两个家伙跑过来,忽然伸手抱住了他,随后一群人把他死死压在下面。六七个人不知多少只手,把他浑身上下剥了一个干干净净,然后一哄而散了。

    精光的张輗早就懵了,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一丝不挂,这可咋整?那妇人没了影儿。正在团团乱转的时候,突然外面的人一波一波的进来瞧热闹。指着他说的说,笑的笑。都说:“这就是好嫖的报应。”

    张輗臊得无地自容,只得将草帘子裹着下身,怕遇见了熟人,低着头蹲在屋里,最后找了个看热闹的小孩好说歹说,许诺给他买二十个肉夹馍馍,换来一条破裤子,捂着脸逃之夭夭。

    茶楼上的徐汶等人笑得东摇西晃,捂着肚子哈哈大笑!徐汶嘲笑道:“娘的,总算是报了一箭之仇。”

    且说顺天府新来了个年轻通判,乃是扬州人,十分讲究穿戴,凡是衙役中衣帽整洁,模样干净的就照顾他,见了衣衫不整不讲究卫生的,肯定得骂一顿。

    古语有云,楚王好细腰,宫中皆饿死。

    府尹大人不管小事,府丞大人是个搂钱的快手,闲事一概不问,这位通判是有名的两榜进士,地位仅次于前二位大人,大事小情都归他管。

    一时间,顺天府上上下下,都讲究起了穿戴,有的头上簪了朵茉莉花,袖子中熏了安息香,纷纷跑到通判跟前邀宠。

    张成依然无人注意,徐灏派来的人便秘密安排。这一日没什么事,各房衙役陪着通判大人说闲话,张成坐在角落里。

    有人说道:“对面新来个算命的,叫做华阳山人,算得极准,说一句灵验一句。”

    “可不是么。”有个衙役说道:“我昨天找他算,他说我驿马星明日进宫,果然第二天老爷命我进宫送文书,得了赏钱又见识到了宫闱。”

    有一个捕快说道:“他前日说我恩星次日到命,果然第二天发下了一张好牌,差事办得利索,老爷赞了我能干。”

    说曹操曹操到,那算命的进来溜达串门,张成一跃而起,冲过去拉着人家非要算命。

    算命的说道:“你去我那边挂号,我不在外面给人算命。”

    张成说道:“我知道那边人多排队,要等半日才能轮到,师傅你行行好,给我瞧瞧吧。”

    算命的脱不开身,只得答应下来,让他报了生辰八字,忽然哼了一哼转身就走,边走边说道:“这命算他干什么?”

    张成急了,叫道:“好不好也要算算,难道不好的命就该死吗?”

    闹得大家伙哄堂大笑,算命的叹道:“凡人命不好看运道,运不好看星象。而你这命局已是极不好的了,从一岁看起,看到一百岁,真是连一日好运,一点好星也没有。你休怪我说难听的,这样的八字,莫说求名求利,就是去沿街乞讨,人见了你也得关门闭户。”

    这话可谓伤透了张成的心,眼睛都红了,哽咽道:“先生,你说的话虽然太直,却也分毫不差。我自从出生就苦到了如今,不曾开心一天,终日痴想妄想,要等个苦尽甘来。看来我是没好日子了,不如早些死了干净。”

    算命的见火候到了,偷偷说道:“你别急。听我的不妨把八字改一改,就有好处了。”

    张成不明就里,低声道:“先生故意取笑我,八字是天生的,怎么改得?”

    算命的说道:“不妨。我会改。”

    如此将张成的八字一颠倒,写在了一张命纸上,排上了五星运道,后面批上了几句好话和家世籍贯,折好了塞在张成的袖子里,如此这般的嘱咐一番。

    蒙在鼓里的张成只当是安慰之举。欲哭无泪,其他人都不知这边发生了什么事,都懒得关注他。忽然,有个差人拿着一根火签走过来,说道:“张晦气。老爷拿你。”

    张成忙问道:“什么事发了?要拿我?”

    原来府尹大人命他去拿一个孤老,他可怜人家就没拿,故此违了限期,府尹大人要办他。

    处理此事的是通判大人,直接说道:“打二十板。”

    张成被邢杖的衙役一把拖了下去,从袖子里掉出一张纸来,通判说道:“什么东西,取来我看看。”

    有人捡起来送上。通判展开来一看,是张命纸,从头看了一遍。大惊道:“叫他上来。你说,这命纸从哪里得来的?这是是何人的八字?”

    张成眨了眨眼,回道:“是小人的。”

    通判大笑道:“没想到你这个晦气家伙,竟与本官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

    当下饶了他,退堂回到私衙,见了夫人。不住的笑道:“我一向信命,今日才晓得命是没有凭据的。”

    夫人好奇问道:“怎见得?”

    通判说道:“我方才打了一个属下。他袖子里掉出一张命纸,与我的八字一模一样。想我做官。他做衙役,这就是天渊之隔了,况且他又是衙门里最落魄的,夫人你说这命有什么凭据?”

    夫人心善,说道:“这就是同人不同命了。既然他和你同时降生,那前世一定互相之间有些缘分,你应该照顾下人家。”

    “我也是这个意思。”通判又对妻子笑道:“其实此人命不比我差,你看他的命纸,竟然是荣国公张家子弟,就是不知为何不去军营历练,却跑到衙门里当了不如意的差人。有这样的家世而不依仗,可见是个老实人,可堪重用。”

    果然第二天升堂,通判把张成叫进来,问他为何这般寒酸?张成把一肚子委屈说了,通判不胜怜惜,吩咐从衙内取出来十两银子,叫他去置办一套新的衣服回来听差。

    张成心中暗笑,遂出门买了几件新衣服,换了一顶新帽子,又到澡堂里洗了一个澡,出来遇到了个磨镜子的,一边走一边照镜子,竟不是以前的晦气模样了。

    张成心说难道八字改了,相貌气度也改了不成?却忘了相由心生,人靠衣裳马靠鞍这句老话。

    自从以后,通判大人提携他在跟前办差,走到哪都带着他,可谓时刻不离左右,有好差事就赏给他,有疑难事就咨询他,竟成了心腹耳目。

    而张成毕竟家世摆在那,消息灵通,到处都是亲戚朋友,通判问他算是问对了人,兼且张成为人本分,什么事无不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扶持了通判做了一任好官。

    很快他又换了外号,人人称他“官同年”,茉莉花送给他戴,安息香也送给他熏,一时间,顺天府六宫粉黛无颜色。

    徐灏听李冬禀报此事,不由得啼笑皆非,他本意是让张成调查顺天府的违法行为,谁知下面人会错了意,以为他要扶持张成呢,也不知哪个精通官场的人设计,太厉害了。

    “这出自谁的手笔?”徐灏问道。

    李冬说道:“就是新来的魏师爷,我以为他初来乍到,不会和京城有任何牵扯,所以就去咨询他,他就给我出了这一招。”

    徐灏缓缓说道:“此人本事不小,不过太过工于心计了,也太聪明了。短短时间内,就摸清了那通判的性格。嗯!不能慢待了人家。”

    原来那华阳山人就是魏师爷装扮的,他为了出人头地,故此煞费苦心,也凭此一举入了徐灏的眼里,得到了重用。(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