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 来吧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六十五章 来吧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徐沧的后母也没有守节的觉悟,想丈夫临死前曾拉着徐沧的手,哽咽着不能出声,好半响才说了一句:“苦了我儿了!”长叹一声,随即溘然而逝。

    可见是料到妻子必定不甘心守寡的,放心不下年幼的儿子,因此,事先求到了徐庆堂身上。

    身为男人,徐溶非常愤怒女人改嫁,徐灏却自然是认为天经地义,发妻死了可以续弦,丈夫死了为啥就不能改嫁?毛病!

    就这样后妈偷偷把细软之物运回了家,徐沧年幼又老实,瞧见了亦不敢做声。八叔也发觉了,寻思我名声不好,阻止她不定落下什么话柄,家族风气向来不为难改嫁的媳妇,按照徐老三那离经叛道的规矩,财产夫妻乃是双方共有,改嫁之人有权拿走三分之一的财物,算了,我还是别言语了,反正房子等大头的东西带不走。

    故此没有闹出风波,此刻徐灏心里有了数,遂与徐溶一起去了徐沧家,正好娘家爹妈也来了,姓黄,赶忙把他们迎了进去,唯有八叔心里嘀咕,他来干什么?而他那有名的儿子徐泳不见踪影,因不愿意赡养父母,父子俩谁也不搭理谁。

    坐谈间,徐灏沉得住气,东拉西扯的说些不相干的事儿,徐溶什么话也不说,也不理睬黄员外。

    终于八叔忍不住先开口道:“我兄弟不幸身亡,弟妹正值青春,守节不是个道理。如今遗下了沧儿,非她亲生,人呢可以走,但总得给沧儿留个地步,不知亲家打算怎么办?”

    因徐灏现身,黄员外不好说话,黄夫人却从里面出来,说道:“亲家说得有道理。我女儿年少,又不曾生育,老身不想她年纪轻轻守一辈子寡。至于给沧儿留个地步,倒像我们有什么欺心的意思,好没道理!只要把当初陪嫁的嫁妆取去,其余徐家的物件,一样不动。正好三爷来了,劳烦您作证点收明白,沧儿就托付给他老两口了。”

    徐灏看了眼八叔,徐沧年纪小总得有人照顾。就算八叔觊觎他的家产,有他在也不怕出什么事。若徐沧自己不愿意,等姑妈一家子进京后再商量,大不了接到外宅养着。

    八叔见徐灏没吱声,说道:“我也没什么意思,咱丑话总得说在前头,里面的箱笼细软,不是我多心,必须检点个明白。是你们陪嫁的。尽管拿去,其余丝毫不能带走,这是我侄子的财产。”

    黄夫人笑道:“说的是,那就请进去检点检点。省得有人疑心。”

    徐灏没动弹,徐溶微微冷笑也没进去,明眼人都清楚怎么回事,也是徐家不缺钱。身为老大爷们不想为了些金银与黄家夫妇争执,没那个必要,再来徐沧家并不富有。

    八叔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知道细软已经没了,也没有对证的证据。见衣柜箱子里剩了些寻常的首饰,散碎银两和一些衣服,难掩失望的道:“我兄弟难道只留下这点东西不成?”

    黄氏苦笑一声,解释道:“他在世时家里本来就不富裕,人所皆知。自从得了病,请医服药、寿衣棺椁、开表发殡、待人请客,也不知用去多少银钱!这都是你老人家亲眼看见,难道是假的?”

    黄夫人接口道:“你老人家不信,连我女儿的箱子都打开看一看,省得疑心。”

    “不必了。”八叔也不愿过多纠缠下去,无非是花徐家的钱,黄家暗中把自家的嫁妆全部拿走,顺便捞了一二百两,区区一点银子,追着不放反而显得自己小肚鸡肠。

    其实他真正看中的是房子,实在忍受够了和儿子住在一起。徐府搬家,徐泳清楚自己不受全族待见,没有搬过来,而就算想搬过来也没人给他家拿钱盖房子。

    正好黄夫人说道:“今日都说开了,别过了明日又反悔,不如现在就搬出去吧。”

    八叔一听正中下怀,说道:“亲家母办事就是爽快,那就搬了吧。”

    天色已经傍晚,黄氏先走到徐灏身前磕了两个头,徐灏温和的笑了笑,她又在灵前哭了几声,把头上的两根簪子拔下来,留给徐沧做个纪念。此刻的徐沧如天打雷击一样,整个人哑口无言,欲哭无泪,徐灏也替兄弟心酸,娘死爹故连后妈都走了,实在可怜。

    但这就是人生,徐灏拉着徐沧走到一边,低声道:“八叔搬来后,什么事你都别说话,回头我自有安排。”

    “我知道了。”徐沧心里多少好过了些,有三哥在,也不算孤零零的没人管。

    徐灏看着他就像看到了当年的徐湖徐江,因自小看着他长大,感觉就是亲兄弟一样,目送黄氏坐着小轿趁着夜色离去,带着徐沧去了千寿堂。

    老太君心疼他,叫月兰取出五百两银子,说道:“可怜见的,这钱就交给溶儿管着,你兄弟就交给你照顾了,老八我不放心他。”

    “遵命。”徐溶笑道。

    与此同时,徐汶和李增枝等亲徐灏的狐朋狗友聚在一起,徐湖匆匆跑上二楼,兴奋的叫道:“上钩了,上钩了。”

    徐汶和李增枝相视而笑,又冷笑道:“老子就知道他狗改不了吃屎,热孝期间不敢出门招摇,这次非得让他出大丑不可。”

    原来因张輗为了爵位和张辅闹得很僵,徐汶一心报复,李增枝等人也有意替张辅教训教训张輗,合伙设了一个圈套。

    张輗喜欢听戏,今晚独自溜了出来,找了个不常去的戏园子,在角落里听了半天,付账离开。

    途经几家挂着灯笼的行院,里面欢声笑语迎来送往,他看都不看一眼,忽然见一正经人家的门前站着一位少妇,乌云似的一堆黑发,肌肤细嫩,尤其生得一双好眼睛,水汪汪的睃来睃去,最妙的是个头高,足有一米七五的样子。相当罕见,张輗生平就好这个。

    顿时把他闹得心头火起,笑眯眯的瞧着妇人。那妇人一面笑,一面斜睨着他,觉得比起常见的那些男人,这人体面干净了好多倍,相貌堂堂,身材不高不矮,腰圆背厚,穿一件新白纺绸衫子。脚下一双新缎靴,笑道:“您能请里面坐坐,喝钟茶儿。”

    张輗有心想进去吧,又觉得不应该,老父亲才故世几天?心里过不去这道坎。

    妇人还以为他是头一次呢,笑道:“呦!不要害臊,你瞧这条街进进出出,一天有多少人?你只管进来吧。”

    远处的茶楼上,徐汶拿着望远镜到处瞧。故意叫道:“哎呀,那不是张輗嘛?这混账怎么想嫖-妓?”

    莫名其妙被叫来的徐烨吓了一跳,说道:“不能吧?”

    “怎么不能,殿下。您过来看看,是不是他。”徐汶对着随徐烨而来的朱瞻基说。

    朱瞻基黑着脸走过去,接过望远镜一看,怒道:“好一个张輗。竟是如此道德败坏之人。”

    徐汶和李增枝等人暗自偷笑,徐烨有些反应过来了,不过他也不待见张輗。是以什么也没说。

    那边的张輗还在天人交战呢,妇人又笑道:“想是相公的小脑袋,准没进过红门开荤,还是吃素的,嘻嘻!”

    惹得附近的几个人都笑了,有一个上前扯了扯张輗的衣衫。张輗回过头来,见那人三十来岁的年纪,衣着打扮是个有钱人,笑嘻嘻的道:“人家媳妇儿请你进去,这可是好事,她是这一带有名的良家,非那些妓女可比。你就进去好了,怕什么?我替你掩上门,没有人能瞧见。”

    张輗心说我还用你帮忙?不免嘟囔了一句,那人听不清楚,说道:“你若对娘子有意,只管大大方方的进去,咱们呢都是朋友,我替你守着们,包管没有人来。等你出来请我喝四两酒,吃碗回回牛肉面就是你的交情。没有也不要紧,出门靠朋友,算什么事?”

    另一个穿着蓝布衫的汉子也说道:“面皮太嫩?怕什么?要玩就玩,花个一两银子而已,你上哪找身段如此窈窕修长的美人?还有这么便宜的美事嘛?赶紧进去吧。”

    本来就意动的张輗被二人你一言,我一语,说得心痒难搔,再来若不进去,岂不是没了男人的颜面?顺水推舟的道:“真好进去嘛?我不会撒谎,实在是头一回,怪不好意思的。”

    先前的男人笑道:“有什么不能进的。”就把张輗推了进去,顺手把门关上,反扣住了,说道:“你不要慌,有我们在这里,你只管放心乐吧。”

    张輗继续扮作头一次来的样子,犹犹豫豫的不敢近前。

    倒是妇人一眼看穿了他,似笑非笑的道:“乖儿子,不要装模作样了,想上老娘就进屋。”

    说完掀开帘子,进了卧房,只见从屋子后头走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妇人,伸手道:“数钱吧。”

    张輗怔了一怔,想起散碎银子都赏给戏园子了,说道:“我没有带钱。”

    “没带钱你进来作甚?”老妇人皱了眉,“想白玩是万万不行的,我们这不是秦淮河,不兴作诗白睡那一套。”

    张輗笑道:“没有钱,可是我有票子。”

    很大方的给了二两银票,张輗彻底放开了,掀起了帘子进去,屋里的气味有些熏人,那少妇坐在炕上,一条席子,一只红枕头,旁边放了一张春凳。

    少妇请他脱了鞋坐下,从炕炉上拿起砂壶,倒了一杯半温的茶。然后大大方方的拿出一个木盆,添上热水,就这么直接撩起了小衣,蹲下身子,用手舀水洗了洗。

    张輗瞅着她的下身,等擦干净了,妇人摇摇摆摆的走过来,直接上炕仰面躺下,两腿一伸,笑道:“来吧!”(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