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 奴隶贸易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六十一章 奴隶贸易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徐灏对辽东发生的事没有做出任何表态,任由内阁去处置,因为他知道嫂子是绝对忍不下这口气的,迎接倭国的将是辽东军民的怒火。

    近日金陵最轰动的是一出戏,没几个人知道是太子朱瞻基编排的,徐灏好奇之余便同凝雪坐车去观看。

    来到一个戏园子,几处小花小草,倒也收拾的十分雅致。远远听见里面锣鼓喧天,人声噪杂。

    上了二楼雅间,沐凝雪感觉非常新奇,也惊喜于丈夫带她出来散心,很是开心的样子。就是不习惯前面满堂的男人,什么样子的都有,嬉笑怒骂没个正形。

    不等她开口,迎春已经打发走了侍者,重新把椅子擦干净,垫上了锦缎,换上了自家带来的茶水点心。

    徐烨和小叶子好奇的看这看那,很是兴奋。徐灏先是看了眼戏单,又看了看台上的唱腔,似乎是第二出戏。有个花旦扮了一个粉姐的模样,对着个衣衫褴褛的叫花子,拿着一盒子的牙齿,闹得下面的看客感同身受,对着妓女喝起倒彩来。

    这故事讲诉的是一个粉姐名叫王仙菊,乃是金陵极有名的美貌妓女,遇到了一位痴公子,二人一见面即一见钟情,海誓山盟情投意合,一个愿娶,一个愿嫁,一副除死方休的架势。

    公子的父亲知道了,派人过来催促他回家。临行前,王仙菊向公子讨要一样表记,作为离别后的相思留念。谁知公子送她这个,不要,送她那个,也不要,闹来闹去直言要一颗牙齿,希望是将来重逢的兆头。

    这公子是位情重如山的人,当下就把一颗牙撬了下来。后来公子回到家。千求万求表明自己非王仙菊不娶,不然此生宁愿孤老,二老被逼的没办法也就答应了,准备了若干娶媳妇用的东西,预备把王仙菊救出火坑。

    其实二老自然不愿意儿子娶个妓女做正妻,偷偷找来些亲戚商议,亲戚们就对公子说,既然你这么有把握对方是个好女人,那不如扮成叫花子模样,假说家里发生了火灾。弄得家破人亡,一贫如洗,看她会怎么做?

    深信爱情的公子二话不说答应了,结果那王仙菊见他一脸的晦气,马上翻了脸把下人申饬了一顿,要撵公子出去。

    气得浑身哆嗦的公子说道:“你既然不认我,也罢了!但是我留下的一颗牙齿,受之父母,你得还给我。”

    王仙菊冷笑一声。叫丫环捧来一大盒的牙齿,说道:“哪个是你的?自己拣去吧。”

    公子顿时看傻了,这才知道自己也不知是第几个被骗的傻瓜,不禁大哭一场而去。

    亲戚们得知后。都说既然离间计成功了,不如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斩草除根,省得那妓女又来纠缠。于是将置办的嫁妆衣服都抬到王仙菊的青楼门前。让公子换了鲜衣怒马,就在大街上烧了一大盆炭火,把衣服礼物一样样的付之一炬。

    很有意思的打脸情节。也满足了人们对于妓女的鄙夷,说实话这样的例子在金陵太多了,非常能引起那些喜新厌旧的男人们的共鸣。

    徐灏猜测着朱瞻基的用意,似乎是打算整治风气的节奏,先制造些舆论出来。

    徐烨受到感染,义愤填膺的道:“这样的女人,可惜我管不了,若是能管,非得重刑严惩,不足以泄我的愤怒。”

    那戏子确实演得好,把个无情无义的妓女演得活灵活现,令人可恼。

    叶琴笑道:“你要打抱不平,也别恼那个扮王仙菊的姑娘呀,不然岂不是看戏流眼泪,替古人担忧了?”

    回到家,徐灏换了衣服,抱着沐兰香教她背诵小九九乘除法。

    沐凝雪冲了个澡,径自去了介寿堂,萧雨诗也在屋里,萧氏斜倚着背靠,随口问道:“今儿什么时候立秋?”

    萧雨诗叫丫头拿过来皇历,又看着自鸣钟,见针已经指到午正四刻十四分了,说道:“马上就要交末时了。”说着铛的下响了,笑道:“交了末时了,大家都出去看秋吧。”

    “梧桐一叶落,天下尽皆秋。”沐凝雪看着窗外,“你们留心看梧桐就是了。”

    萧氏说道:“这么着,你们到外头看去,等落叶儿了,也给我送来瞧瞧。”

    丫鬟婆子们顿时都跑了出去,迎春说道:“得了两句,恰合这会子的情景。小婢拾将梧叶去,也从闺阁报新秋。”

    萧雨诗赞道:“实在好得很,真是清新俊逸之句。你如今越来越有才了。”

    正说着,刘氏打外头进来,乐不可支的道:“二嫂,你教那些傻子在外头等梧桐落叶儿,知道它多早晚才落呢?”

    萧氏笑道:“其实就是让她们出去走走,都闷在屋里人都生锈了。”

    外头有个小丫头绿云,春天时进来服侍太太,还不到半年,见大丫鬟们都在外面等梧桐落叶,她便一个人绕到屋后去瞧,抬着头等了一会儿,不想微风吹过,竟飘下来一片叶子,连忙走过去捡起来藏着。

    一溜烟的跑进了屋,笑嘻嘻的送了上去。刘氏说道:“好啊!她们都在那里傻等着呢,你在哪里捡来的,莫不是用手摘的?”

    绿云说道:“我是在屋后看见的,赶忙拿来了。”

    萧氏笑道:“这孩子伶俐的了不得,单单一片叶子,看来是难得的凑巧了。”

    沐凝雪说道:“明儿才是巧节呢,她今儿倒先得了巧了。”

    整个晚上,徐灏就见女孩们忙忙碌碌,在院子里摆上了供桌,放满了瓜果等祭品,焚香礼拜的,然后每个人用小盒子,把捉来的小蜘蛛放在里面,供在桌上,等明早打开看。

    按照乞巧节的习俗,若盒子里结成了小网,便是得了巧,最差的是不结网的,寓意今年做什么事都不得巧,总之家里的蜘蛛是遭了秧。

    远在千里之外的海上,杨稷带着人下了底舱,这艘船非常的大,上下总共四层,每层横七竖八挤满了人。

    杨稷厌恶里面的气味,捂着鼻子边走边说道:“倭人竟敢跑到辽东撒野,殿下说了,这批倭奴全部送往永乐洲金山去淘金沙子,若不死算他们命大。”

    他说的是江南金陵本地话,不虞被懂得官话的倭人听懂。忽然他停住了脚,对着紧紧靠在一起的男女问道:“怎么回事?”

    贫民黑田爬起来陪笑着咕噜咕噜的解释了几句,幸好杨稷在倭国住了几年,听得懂,没好气的道:“怪模怪样,既然挤在一处,算是你们夫妻。”

    黑田回视妻子,见她双颊飞红,眼泪汪汪的像个泪人,生怕被这位大明贵人看上妻子,吓得再不敢说话了,赶紧缩头缩脑的往后退去,一个不留神,后脑碰在了横梁上,倒在地上。

    还没等他爬起来,一个管事拎着鞭子一脚飞过,狠狠踢在了黑田的腹部,整个人疼得蜷缩成一团。

    有个浪人操着半生不熟的汉话,叫道:“八嘎,平白欺负人做什么?我们不是你们的奴隶。”

    管事笑道:“你们谁不是欠了钱?欠了钱就是卖身契,你小子给老子安生点,不然扔下海里喂王八。”

    “行了行了。”杨稷摆摆手,别有意味的看了那妻子一眼,“这些都是有手艺的,对他们好一点,希望这趟能多活几个,不然又要赔本了。”

    等他走了,有人下来送碗筷,按人头分派,拎来了几桶米粥,几十碟的腐乳和咸菜。顷刻间,倭人疯了一样的扑上来争抢,勺子碗的乱响,黑田夫妇眼巴巴的看着空空如也的饭桶。

    这艘船的目的地是后世的旧金山,因倭寇袭扰,震怒的朱巧巧逼迫幕府交出三万奴隶,不然就要炮轰京都。

    战国时期的倭国人命贱如狗,幕府便诱骗赤贫的百姓上船,勾画出了美好明天,其性质就和后世的中国劳工一模一样。

    杨稷早就参与了奴隶买卖,几年来谋取了暴利,这一次他打算亲眼看看永乐洲是什么模样,所以跟着船来了。

    航行途中,经历了数次欺男霸女的事件,也因吃不饱饭,倭人集体暴动,冲突中死了十几个人,其中有两个女人,渐渐的连米粥都不给了,诚心把倭人饿得奄奄一息,省得麻烦。

    那妻子自然成了杨稷等人的玩物,倭国妇女有点姿色的都跑不了,好在倭人不把贞洁太当一回事,能伺候大明贵人,也是给倭人换种不是?

    在海上走了数十天,抵达了金山港口,杨稷命调查准确人数,在底舱因伤因病先后死了一百余人,还剩下一千三百二十三人,到处都是哭声。

    为了安抚倭人,杨稷安排埋葬衣冠冢,尸体早就扔下海了,又请来医生诊治病人,然后催促倭人上岸,一个个都带上了铰链,不服从的美其名曰送回倭国,实则就是一刀宰了。

    金山城已经初具规模,汉人与印第安人暂时相安无事,杨稷骑着马押着奴隶前往城北的矿场。

    三年后,陆续将近十万倭人渡海开垦美洲,最终活下来的不足三百人。(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