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九章 红颜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五十九章 红颜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我要做首辅寒门状元三国之席卷天下首辅沈栗大明文魁大唐儒将春秋我为王庶子风流     结伴去了华山游玩的徐妙锦和徐翠柳回来了,在翠柳位于山上的闹红榭内,徐灏吃了一口带回来的野山茶,唇齿留香,笑问道:“这一趟旅程该心满意足了吧?下次打算去哪?”

    徐妙锦笑了笑没说什么,徐翠柳却苦笑道:“以前有姐妹远行,人人羡慕,而回来后总私下里忍不住说没有想象中的好,也幸亏带的人多服侍周到,也还算满意。谁知这一次我和姑姑诚心少带些人,凭自己的力气游览山河,竟万万没想到,怎一个无趣二字?”

    徐灏笑道:“说来听听,我早说过多带些人,到了任何地方务必先知会当地官府一声,你们偏不听,哈哈!”

    徐翠柳嗔道:“都怪你当初嘱咐,以致我们心中不服气,不想成为百姓厌恶的权贵。唉!”

    徐妙锦说道:“老实说,假如你问我华山到底是好不好?我可除了奇峰仙境外什么印象也没有,走在危险的山路上,女客无不是心不在焉甚至有些懊恼,男客大多十分无聊。我知道人们心里都在后悔此行,除了费力攀登就是攀登,累得什么都顾不得了,但为了顾全其他人的兴趣,嘴上不得不说些好听的话。唉!我们终于醒悟到这世上不喜欢旅行的人居多,因为享受不到旅行中的丝毫快乐,花钱,不便,辛苦,糟蹋光阴在外面跑了一趟,带回来的只有疲倦与无聊。”

    徐灏点头道:“这就是基础设施与科学没有发达的缘故,对普通大众来说,出门是最辛苦的事。我何尝不是一凡夫俗子,宁肯窝在家里,也不想去名山大河游历一番,实在是太艰辛了,无论吃的住的玩的,条件太差了。即使有钱也难受。”

    徐翠柳说道:“我说女子天生不适宜旅行,一半是生理上的缘故。经期不便旅行,孕期不便旅行,忍受大小解的苦处也比男人来的不方便,足以抵消游玩的快乐而有余。女人身子比男人柔弱,在外地动辄水土不服腹痛欲泻,哪还能静静地欣赏水色山光?再来山水名胜之处几乎没有女厕,我们是万万不敢进茅厕的,难道也要效仿山野之人在深山里雅人雅事一番吗?堂堂国公府的小姐,一旦冷僻处有歹人调笑。也没脸在活着了。

    热了不敢解衣迎风,脏了不敢清泉泡足;担心发丝吹乱了,衣服撕破了,不敢大声说话不敢大笑,时时刻刻担心没了大家小姐的脸面,举凡出汗、脚痛、雨淋、日晒都让人烦不胜烦,山水又何乐能!山水又何乐哉!”

    徐翠桃徐翠云等自家姐妹无不心有戚戚焉,纷纷说起了旅行的辛苦。

    徐灏心里叹息,别说古代了。就是现代出门旅游,你问问上述这些困扰存不存在?搁在七八十年代之前,九零后的年轻人估计打死都不想去了,光是坐火车满满一车厢的人。座位下面都有人打地铺,各种气味各种杂音。

    徐妙锦说道:“我也算是知道我的本性其实并不喜爱名山大川,更喜欢人造纤巧的东西,家里任一座假山都能让我们逛上半天。数数石洞有几个,你在山上呼,我在山下应。不费力气也趣味无穷。”

    “就是。”徐翠云说道:“就说在附近走走吧,距离不远也得带齐许多东西,手帕啦、袜子啦、胸罩啦、月经带啦,哪件少得?而且咱们天生脚力也不济,即使比小脚女人强过百倍,上山也要讨轿子,平地也要雇车,谁能自己走路?外头的人又爱敲娘儿们的竹杠,住宿时提心吊胆,上个茅厕都得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摸摸,哪里是游玩,简直是受罪!所以说出门没有男人为伴真真不敢想象。”

    “快别说男人了。”徐翠柳笑着摇头,“这一次我们与几个游历的书生结伴登山,我算是对他们既惊且叹了,惊的是其胆量之大,明明危险之极偏为了在我们面前逞能,站在危崖上学男子汉状,好几次险些闹出人命来;叹的是他们的蠢,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登顶做几首诗,下山后累得瘫软如泥,一个个躺在地上昏了过去,什么潇洒都没了,我和姑姑则早已半路返回,可不敢上去了。”

    徐灏大笑,见她二人舟车劳顿一身疲惫,遂起身告辞离去。而徐翠云等姐妹则夜宿闹红榭,自然不聚首几天决不罢休了。

    出来后,徐灏向书房而去,看了半天书,去了千寿堂陪老太君吃过晚饭,散步时一轮月上,辉映花间,凉爽的和风微来,天云四皎,让丫头把湘帘卷起,朝外面看去。

    竹兰进来说道:“几位姑爷来了,问三爷是否出去?”

    徐灏说道:“把人请进来,弄些好酒好菜。”

    很快李茂和刘智刘茂一起进来,刘茂先说道:“今日我们与一些同窗踏春,结果很多好友年轻时号称六根全净,五蕴皆空,成了亲竟和妻子约法三章,不许随意出门,始信人间果然大多是惧内的。”

    徐灏为之莞尔,刘茂在二姐的调教下,何尝不是一等一的孝夫?刘智刘茂也是有名的惧内,谁让娘家势力太强呢?

    一边喝酒,一边听他们诉说委屈,实为人生一大乐趣。

    与此同时,涟漪小居里,姑娘们在林道静的主持下,讨论“红颜薄命”的话题。

    林道静开明宗义的道:“红颜薄命,这四个字为什么常连在一起。我以为其故盖有二焉。第一,红颜若不薄面,则红颜往往不为人所知,故亦无从谈起了;第二,薄命者若非红颜,则其薄命往往被视为平常,没什么可谈的,这或许就是红颜薄命的由来。”

    徐烨笑道:“天下美人多得很,在秦淮河两岸,时常能见到整齐好看的姑娘,就是在去乡下的路上,也能见到许多。她们的眸子是乌黑的,回眸一笑,露出两排又细又白的贝齿,我觉得真是好看极了。但是这些红颜又有几人闻名?除非遇到一个王孙公子,喜欢上了她,那这位姑娘的美名马上就可以传遍整个京城,比方说孙望月姑娘,如今半个中国谁不知道她?”

    紫鹃说道:“可惜尊贵的太子殿下决不会像少爷那样四处溜达的,就是王公大臣,豪富的官绅也不会。一心想着名满天下的美人太难了,就是有,也只在骚人墨客身上,一如秦淮河上的名妓。”

    “说的是。”徐烨频频点头。

    马愉开口道:“看来一个再好看的女人若生在一个平凡的家庭里。一辈子过着平凡的生活,那么她永远不会成名,永远没有人把黑字写在白纸上,称赞她一声红颜。除非她因一个有本事的男人,牡丹绿叶相得益彰,才能一举成名,古来美人没有帝王将相,英雄才子的陪伴,就算美到惨绝人寰。又有几个人知道她呢?”

    徐烨笑道:“譬如说吧,西施若天天蹲在河边洗纱,虽然有几个樵夫、牧童、渔翁等辈吃吃她的豆腐,誉为村里的第一美人。她的美名可能传扬几十里外吗?即使某一天被大户强了,惊动了官府,至多也不过一镇的人知道,顶多一城。哪里会名满天下,流传百世?惹得文人千百年来吟诵不绝。”

    马愉说道:“就是如此,合该她因缘际会。恰好被范蠡的手下发现了,然后献给了范大夫,再献给了越王,三献而到了夫差面前,于是她的‘红颜’出名了,薄命也就不可避免。”

    嘉兴公主叹道:“像孙姑娘这样幸运的女孩终究少之又少,自古以来,王宫就是红颜薄命的发祥之地。想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进了宫,不是一生枯坐空房,便是被帝王临幸,即使美若天仙若帝王不中意,也没有出头的机会。长恨歌中有‘承欢传宴无闲暇,春从春游夜专夜’,我都替杨玉环觉得辛苦,竟是夜夜要守着年迈昏庸的唐明皇,倒不如趁早长眠于马崽坡下,来得清静。”

    迎春忽然说道:“我倒觉得女孩子应该自尊自爱,美貌必然与年轻相连,而年轻的女子常常缺乏经验阅历,缺乏学识眼界,被男人称赞她的好看,却隐瞒她的无知,想女子无才便是德真真坑苦了多少红颜?把个无知当成了逗人爱怜的娇憨,结果她们只求娇憨,不肯多动脑筋,飞蛾投火似的不顾一切,往往红颜跟了负心人,成了一个个薄命人。”

    叶琴说道:“干爹在我们小时候就反复说,家里的女孩大多是美人,而美人就要学习,就要明白是非道理,懂得家国观念,不然心胸会变得狭隘,胸襟会变得龌蹉。自己不肯努力向上,只希望嫁给有权有势的人来养活,于是动辄见了帝王眼红,见了大臣眼红,见了英雄眼红,见了才子眼红,仿佛只要上了这些人的床,便可立时身价百倍。即可以持宠而娇,你也竞争,我也斗心机,大家一起抢夺良人,真可谓一人得意,万人伤心,红颜薄命的故事更层出不穷了。”

    徐烨和马愉对视一眼,暗道再说下去,就要说道时下很多女学生日渐推崇的一夫一妻制了。

    可以说,徐灏带给了明朝很多崭新理念,其中之一或许就是赋予了大明妇女以思想灵魂,再不是从前混混僵僵生生世世附庸于男人的女流之辈了。

    诚然他会因此被亿万男人怨恨,怨恨他多此一举,可是为何不站在女人的立场上想想呢?当然即使在后世,有些红颜也不配得到男人的尊敬,而有些男人亦然。

    其实,写书的历史家通常最势利,批评女人的是非曲直总是跟美貌有关。一个漂亮女人做了人家的小老婆,就认为她独宿可怜,丝毫不顾及正室的感受。

    但假如正妻生得美丽,却冒出来个比不上她的小妾时,则怜悯又转移到了美人身上,难道不漂亮的女人薄命就活该么?惟有红颜才薄命,真真恶心透顶,小钗也无法免俗,反省中!(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