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五章 望月楼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五十五章 望月楼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林道静忐忑不安的在徐府住了下来,因是暑假期间,以教导姑娘们的音乐为名。起初她还以为自己被徐先生惦记上了,心情不免十分复杂,既期待又不情愿。

    谁知徐灏整天也不见踪影,时间久了,她也就心安了下来,说到底仰慕是一回事,但给人做小却是另一回事,并不乐意。

    今日女孩们腻在一起,派人去请她来,谁知人恰好来了,正中下怀。徐煜先搬来一张椅子,他很喜欢这位多才多艺的女先生,拉着她坐下来,林道静也很喜欢这位懂事乖巧的小弟弟,含笑道谢。

    徐湘月说道:“她们正要请姐姐呢,恐怕不来,叫我丢脸请你。”

    叶琴替她斟了一杯茶,林道静笑道:“谢谢,我打谅都在这里,所以毛遂自荐就来了。”

    徐烨笑道:“说着曹操,曹操就到。”

    涟漪兴致勃勃的问道:“几时学校开学,我也想去报名了。”

    “大概还有半个月左右。”林道静回答,却没理会徐烨。

    徐烨又说道:“女子师范的名声越来越响亮,看来姑娘不久要乘风仙去。”

    林道静忽然冷笑道:“我是曹操,你是杨修。”

    徐烨知道说的造次了,不该拿‘仙去’比喻,忙告罪。徐湘月笑道:“林姑娘倒难说话呢。”

    林道静说道:“是他说的话呕人,正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徐烨说道:“昨日姑娘做的对联倒也别致,究竟什么意思?”

    “燕雀岂知雕鹗志。”林道静板起了脸。

    大家伙见她一对上徐烨即没了好脸色,觉得颇为有趣,清楚她是为了避嫌。故此不假辞色。涟漪笑眯眯的道:“刚才说了曹操,你就说呕人,现在你骂烨儿燕雀,到底怄不怄?”

    林道静笑道:“你待怎样?”

    徐烨故意说道:“问你是怄我们不是?咱们说清楚了,省得无端端的得罪了你。”

    林道静笑道:“但许我怄你。不许你怄我,知道不知道?”

    叶琴失笑道:“就是但许我负人,不许人负我的意思么?”

    “一点不差。”林道静捂嘴轻笑,“他要我做曹操,我就做曹操好了。”

    徐烨无语道:“咱们都不要同林姑娘争论了,他说我们是燕雀。我们做了雀,她一定是凤凰了。”

    林道静笑着啐了他一口,徐煜此时才问道:“据说先生会武艺,可否让弟子见识一下?”

    “哎呀!”林道静对着他却异常和蔼可亲,拉着手说道:“那岂不是班门弄斧么?”

    徐湘月说道:“论武艺。我们徐家真没什么拿出手的,先祖是以谋略闻名,我三叔也是如此,远不如张家的武艺来得精湛。”

    徐煜说道:“我昨日读书,说有一等人有大来历,有大智慧,其初必有大糊涂,大放纵。然后有大醒悟,大解脱,这是何故?”

    林道静解释道:“这等人混于世俗。都是一片婆心,看似疯疯癫癫,实则清清醒醒,故一旦贯通,立地成佛。老子说得好,将欲翕之。必固张之;将欲弱之,必固强之;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是谓微明。这个微明就是大智慧呢。”

    “说得好。”叶琴鼓起掌来。很是佩服。

    林道静反而不好意思了,说不得起身在墙上摘下来宝剑,涟漪见状笑道:“我给你做个捧剑童儿,好不好?”

    “那可不敢当。”林道静先整理下身上的零碎,然后拔出里面的雌雄双剑,走到门外做了一个四门手势,舞动起来。

    大家伙见她起初笑容可掬,后来神色渐渐庄重,把个剑一纵一横,一上一落,开始还能看见她一闪一隐,很快难分清楚了。

    叶琴叹道:“不怪她敢只身来金陵呢,竟有这等剑术,想来书上说红线隐娘怎样的奇术,我总不信,谁知真有这等人。”

    原来林家有位老管家是个武人,林道静很小的时候天天缠着他练剑。

    涟漪羡慕不已的看着,等林道静微微喘息着停了手,遂主动邀请大家去她的涟漪小居。

    徐烨惊讶的道:“你闺房等闲不让任何人进,今儿怎么如此大方?”

    “林姑娘是奇人,自然得郑重款待。”涟漪拉着林道静的手,“我祖父病重,好些天没有回来住了,若姐姐喜欢,就住在我房里好了。我领你过去瞧瞧。”

    说着,领着众人就走,进了涟漪小居,门前一排五株杨柳,一株大桂树,一株大紫薇,庭心里头一座葡萄架。

    庭心门前又有一座假山石,附近栽种着草木,假山里收拾了一间小室,洞口石上,写着清凉别境四个字,有石床石凳,左首放着一只大圆白石盆,雕刻着人物故事,还有一个梳妆用的白石台。

    对面另有一门,可以开启关上,上面的大窗装着玻璃,光亮通明,里面竟是一个温泉浴池,乃是涟漪避暑洗澡的地方。

    众人看了一会儿,这里就连徐湘月也是第一次来,以前唯有小叶子和徐烨时常过来,后来涟漪有了新的住处,都不曾踏足,就是嘉兴公主也不熟悉,故此人人都对她神神秘秘的新居十分好奇。

    涟漪小居占地很大,除了正楼外,楼北一条回廊,是到望月台的路。

    望月台是近一年来的涟漪亲手设计,又与小时候的闺房不同,唐朝样式的绣楼,气象恢弘,楼门前小小的平台游廊,像极了徐灏以前的竹园,说不尽的绣槛文窗,雕梁画栋。

    楼梯两边都是金漆栏杆,扶手处用紫绒包裹,紫绒的踏脚地方,每层楼梯钉着波斯步步娇的织毛锦毯,房门口挂着一条品红金线的珠帘,帘面上用珍珠编成洞天福地四个大字。

    紫鹃揭开了门帘,请众人进去,那一刹那,从里面冲出一股暖气随着香味出来,一进门,阵阵甜香袭人,里面烧着一个大熏笼,春生满室。

    因为屋里热,涟漪已脱了外衫,里面穿着一件银红闪缎蓝锦花边的春衫,越发显得玉琢金镶,天然妩媚。其她女孩也都脱下外衣,一律紧身的窄袖湘绣小衫,令徐烨大饱眼福。

    林道静暗暗乍舌,就见涟漪姑娘的绣房,南面一带楠木玻璃短窗,上一色西湖色纺绸窗帘,用黑白两色的洒线绣着梅兰竹菊,四周的墙壁都用织锦裱着,地上铺着两条白虎皮的地褥,上边挂着十二盏白铜雕绣花的灯架。

    西南角朝东放着一只镂空雕花嵌空镶牙的沉香床,顶上一个横匾,分为三格,两边写着她自己的无题诗,当中一格画着牛郎织女鹊桥图,挂着一顶银红色的金线纱帐。

    一条湖绉一块玉元缎润边的灰鼠床圆,床上衬着紫鼠褥,一个草上霜的香屑鸳鸯枕,床里面折着四条草丝锦缎洒花边的鸳鸯翡翠消寒被,颜色一条是秋香绿,一条是竹根青,一条是杨妃红,一条是玫瑰紫,另有一条葵花宁绸满绣花边的灰背被。

    床上中间一个紫檀横架,四只小抽屉,架上放着一架小自鸣钟,一个錾银方寿字香炉,两瓶润口丹,两瓶百花香水,还有一册工细人物画页。

    床前靠壁一只花梨雕画大理石面桌,一张锦缎桌套,上放一架牙嵌紫檀梳妆百宝匣,两个寸许高的白玉美人,用玻璃圆罩罩好。一枝赤金博古毛笔,两个翠玉缸,一缸里是水晶香蜜,一缸里是清凉香水,另有两个香粉胭脂白玉小匣子。

    床门前靠窗一只雕楠嵌牙方脚大八仙桌,一条元缎边宫锦桌套,放着一个琉璃灯盏。两只紫檀花架,上放着两个白玉盆,种着一红一绿两盆老梅椿。

    靠西壁两具红木嵌玻璃衣橱,橱旁架上四只金漆大皮箱,旁边一只杨妃榻,百花绣枕,灰鼠垫褥,当中一只花梨百灵小圆桌,桌上银红镶锦缎桌套,四围均有四只楠木小杌,锦缎杌套。

    圆桌上一只古铜盆,两只古铜鼎,均是紫檀雕座。北首靠壁一张紫檀雕栏千年长寿八宝横陈榻,紫檀雕花几,红缎子白绫边的几套,放着一架报刻美人手打自鸣钟,花梨木架上一只贡窑青长方盆,双台水仙花。

    下边两个红木脚踏,居中两只五彩辽磁吐壶。壁上一架紫檀嵌黄杨五尺高的大着衣镜,旁边一副磁绿金字对,榻上两个枣红洒金宁绸靠,两个苹果绿满金宁绸垫,湖色绉纱满绣榻帏。

    沿窗一张玻璃面子红木宁式半桌,却无桌罩,放着几个高脚玻璃碟,碟中装着几种水果,杏仁瓜子之类。

    靠窗八把花梨嵌牙小靠椅帔垫亦不用皮,一色八条竹根青素宁绸金边满绣椅帔,一色八个出银炉红素宁绸金回文边垫子,当中绣着大团鹤。

    椅子中间隔着四个紫檀茶几,放着玉牙色摹本缎绣花几套。下边四个磁吐盂,西首墙上泥金笺四条,工楷小琴条,写着元稹的会真诗,旁边两条泥金笺长联。

    北壁靠东四条工细着色的汉宫春晓图,乃是当今圣上的手笔。其余装饰真是华丽纷披,令人目迷五色。

    众人纷纷诧异的道:“涟漪有这样的好房间,不教我们见识,也是辜负你装饰的苦心了。”

    嘉兴笑道:“红楼里秦可卿说,我的房里大约就是神仙也可以住得,你这里也不逞多让了。”

    徐烨说道:“我们涟漪本来就是神仙。”

    涟漪微微的一笑,请大家坐下。(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