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九章 过家家

【书名: 平凡的明穿日子 第八百四十九章 过家家 作者:宁小钗

强烈推荐: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春秋我为王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小时候,徐烨也时常和涟漪小叶子过家家,玩拜花堂。徐烨喜欢当娶亲的吹鼓手,拜天地时的喜令官,入洞房时的大全福人,如此就找不到新郎官的人选了。

    他干脆提议道:“让叶姐姐扮新娘好了。”

    “那怎么行呢?”小叶子红着脸说,“涟漪本来是你的媳妇,你就该跟她拜花堂。”

    “过家家,又不是真的。”徐烨一心要扮演他称心的角色,非常大方,“等你长大了,你想娶她,归你也行。”

    这大方是真‘大方’,问题是涟漪也没心没肺,她还要挑肥拣瘦,“叶姐姐长得比我好看,力气却比我小,得给我当媳妇儿。”

    “对对!”徐烨拍着巴掌大笑,他认为如此一来,游戏更加的好玩了。

    “我不干。”小叶子认为他俩合伙捉弄她,“丈夫都是男的,没有女的。”

    涟漪一口咬定道:“长得好看的,力气小的,就是媳妇。”

    小叶子不玩了,想走,奈何徐烨抓住了她的胳膊,涟漪握起了拳头,面对不亚于荷花的小恶霸,小叶子只得忍辱屈从。

    于是,涟漪给小叶子打扮起来,换上了大红丝绸长裙,自己穿了小白褂,编了个花冠戴上,耳朵上夹了两朵野花,小叶子挣扎着,反抗着,但是被他们降服了,哭丧着脸任其摆布。

    徐烨摇头晃脑的吹起了笛子,让小叶子在院子里转了几圈,算是坐花轿了。

    然后到达婆家门口,涟漪大摇大摆的把她迎进门去。把小叶子按在供桌前跪下。

    徐烨笑嘻嘻的叫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相拜,同入洞房。”

    新娘子进了里间,徐烨把四块糖果分送给新娘子和新郎。模仿大全福人,捏着嗓子问道:“生不生?”

    “生!”涟漪煞有其事的叫道,“媳妇儿,你也说呀。”

    “生。”小叶子呜咽的说。

    徐烨又拿来一碗长寿面,请新人吃,按照规矩。本来可以收场了,徐烨偏又想出个鬼点子,还要让小两口说悄悄话,他在外面听窗。

    屋子里,涟漪美滋滋的问道:“你愿意当我的娘子吗?”

    “我愿?我不愿意。”小叶子终于忍无可忍了。不带这么调戏人滴。

    “你为什么不愿意?”涟漪大怒。

    “牛不喝水强按头。”小叶子含着眼泪,“强扭的瓜不甜,我要告你俩强抢民女。”

    涟漪哈哈一笑,搂着她在脸蛋上香了一口,“不愿意也晚啦,你跟我拜了花堂,生米做成熟饭了。”

    有段时间,小叶子似乎真的认命了。在涟漪面前一副乖乖小媳妇的模样。有时涟漪心血来潮也要扮漂亮的新娘子,小叶子就客串新郎,两个女孩子一度如胶似漆。晚上睡在一个被窝里。

    不过,随着她们一天天的长大,徐烨也不那么的大方了,死活不同意她们俩成亲了。

    徐府,身为寡妇的芷烟回来后,沐凝雪让她管着厨房。一般来说,成了亲的丫鬟就成了老婆们。就和倭国结婚就成了欧巴桑一样,身份不可避免的贬值了。得听从体面的丫鬟招呼,有时候甚至没有老婆们说话的地步。

    芷烟也清楚自己再也不能和从前一样,论在徐家的地位,远不如秋香和竹兰她们,不禁有些难受,有心忍着吧,又实在憋得慌。

    这天凝雪叫她吩咐厨房,回头开中饭,添一样鸡丝炒青笋,要做得清淡点,还要炒得嫩。又拿出了一瓶百灵丹,叫她送给萧雨诗去。

    芷烟答应了,却因为一时忙不开,正在为难,这时芷云走了进来。

    芷烟便央求道:“好妹妹,你替我到小厨房走一趟,交代刘嫂子添菜,我要送东西给雨诗奶奶。”

    芷云说道:“你找别人吧,我有我的事呢。”

    芷烟赔笑道:“好妹妹,你横竖要出去的,顺便走一趟算什么呢?我若不是实在分不开身,也不会求你了。”

    芷云冷笑道:“我才不出去呢,自己溜达惯了,倒说人家要出去。我们反正是当下人的命,一辈子当下人罢了,哪里像人家有造化的,去当奶奶。”

    说着一摔帘子出去了,芷烟听了不觉眼眶红了,勉强忍住,要想叫别人去,大概一样碰钉子,谁让当年对徐灏满腹怨气,结果人人都心知肚明,后来嫁了人又离开了徐家,一度回来趾高气扬的,如今丈夫死了后只身回来,自然人走茶凉。

    当下急冲冲的去了小厨房,吩咐刘嫂子,刘嫂子答应了,说道:“嫂子坐坐歇歇吧。”

    “我要去雨诗姑娘那里,别忙了。”芷烟一溜烟的出来,来到萧雨诗的院子里,萧雨诗正在奶孩子,芷烟上前说道:“这是夫人叫我送来的,说是用过了的,别嫌脏,先用着,等配好了新的,再送过来。”

    雨诗笑道:“这还客气什么,我也正配着方,这两天对付着用,有一瓶尽够了,你回去替我道谢吧。”又说道:“芷烟姐姐,你怎么从不来瞧瞧我?若不是大姐打发你来,咱们还见不着呢。”

    芷烟苦笑道:“我的姑奶奶,我如今还配来瞧你么?没的给你丢脸。”

    雨诗说道:“哪有这些说的?咱们从前怎么好来着,我也和你差不多的命,没有家投靠过来,人就是穷了,可别志短,也许将来还有你的好日子呢。”

    “我今生今世是不想了。”芷烟叹了口气,“现在人人不待见,不过是得过且过混日子罢了。”

    雨诗说道:“以往的事不用提了,只有自己认命,想开点,别再生那些闲气。”

    问芷烟在护春堂做什么事。有多少月钱,娘家还有什么人没有,芷烟一一回答,当下雨诗好生安慰了一番。

    如此不免坐的略久了一些,回来后被小丫头风柳挤兑了几句。气得芷烟暗自咬牙,心说一个二三等的丫鬟,竟敢对自己吆三喝四。

    傍晚,忿忿不平的芷烟千万百计要引起徐灏的注意,特意站在窗外的花圃边,月色花光中搔首弄姿。

    换上了露出两只臂膀的花旗袍。此乃徐灏一时心血来潮的作品,芷烟的胸部很丰满,目光隐含着刺儿,紧身、抱腰、裹臀、风华正茂的少妇一身曲线毕露,摇弋多姿。

    徐灏打外头回来。看到她点了点头,“饭后散步呢?”

    “奴家不配爷问候。”芷烟一副爱答不理的姿态。

    徐灏笑了笑,就见她故意拧腰摆胯,走着莲步,一扭一扭的进去了。

    芷烟随着沐凝雪一同长大,识文断字很有些才华,第二天早晨头顶着星星起床,在后院小花园里踢踢腿。弯弯腰,拉个云手,等着晨跑的徐灏经过。便咿咿呀呀的溜嗓子。

    见男人来了,她赶紧使劲的伸腰,让饱满的胸部越发凸显,可每次徐灏都一如既往的打声招呼,头也不回的跑了,闹得芷烟咬牙切齿的直跺脚。

    对面的张辅二弟张輗以功臣子的身份。做了堂堂神策卫指挥使,三弟张軏也升为了锦衣卫指挥佥事。原因是张玉老将军最近病重卧床,朱高炽特意下的恩旨。

    涟漪回了家。陪着父亲母亲守着祖父,张家上上下下一片愁云,徐灏也每天过去探望一次。

    张輗一向和徐汶交情不错,也是他保的媒,两年前徐汶续娶他妻子的堂姐苏氏,而苏氏家世一般,也没什么嫁妆,兼且算是个大龄剩女,姿色平平,徐汶不过是权充作正室罢了,也是看在张家的面子上。

    张輗不会继承国公,故此大太太王氏也不怎么看重这位新的儿媳妇,抡起爵位家世,徐家比起张家来只高不低,再说苏氏又不是张家女,左右一穷亲戚罢了。

    所以苏氏在徐家没什么存在感,二年来没有生养,打理长房的是王玄清,每次到园子里来,规规矩矩不苟言笑,不太会讨长辈欢心,徐灏和她甚至没有说过一句话。

    张輗和徐汶的大舅哥苏邦臣年逾四旬,妻子早亡,剩下一个十五岁的女儿顺姐,开了一个古董铺子。

    这日,苏邦臣将房子收拾干净,焚了些香,预备两个唱曲的女孩在家伺候,邀请张輗等人来坐一坐。

    亲戚黄中竹与他比邻而居,第一个到了,张輗天天伺候老父亲有些烦闷,推说有事溜了出来。

    苏邦臣和黄中竹在门外守了好半天,见轿子来了,忙走至轿前拱手。

    张輗下了轿,笑道:“承兄长盛情,弟不胜惶愧,来晚了。”

    苏邦臣说道:“穷人家备不出什么可口的东西,不过尽点儿穷心,我们苏州人有名的‘苏空头’,千万别笑话。”

    把人迎进屋里,摆上茶水点心,苏邦臣问小厮道:“怎么徐大爷还不见来?快再去请。”

    小厮说道:“小的方才去了,他家爷们说先坐下吧,等一会应该会出来。”

    张輗问道:“有什么正经事,我来了他还没来。”

    小厮说道:“像是在家同少奶奶置气了,小的再去请就是了。”

    苏邦臣笑道:“徐大爷怎么就敢和小妹闹起来!等小妹罚他个夫纲太正。”

    黄中竹是个七品主事,笑眯眯的道:“谁不知苏家姐妹最是贤惠,这一定是老徐寻事了。”

    张輗嗤笑道:“老徐因他令尊故世的早,与魏国公本家势同水火,也和他家老三有些隔阂,气象大不似从前,这些年官运不佳,意志消沉脾气渐长,一定是他有错在先。”

    黄中竹说道:“若等老徐,难道咱们就是一味清谈?家里预备的东西,也该拿出来摆个样也好啊。”

    “对对,我马上拿出来。”苏邦臣赶忙说道。

    张輗摆手道:“候着徐汶来吧,咱们同领盛情,不急于一时,不能失了礼数。”(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平凡的明穿日子相邻的书:主公请留步抗战之铁血尖兵独立根据地误入贼船明末巨盗超级远东帝国风流宋歌集结令大明虎臣民国1927抗战之超级悍匪猎尸追毒